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夏斌:一个经济学人对理论创新的思考

更新时间:2019-03-31 23:47:39
作者: 夏斌 (进入专栏)  

  

   内容摘要:本人从理论与经验不同的概念含义出发,基于经济思想史上不同的学说流派,梳理及评估了国内经济学人对中国改革开放40年奇迹进行理论总结的不同视角及内容。并进一步分析了理论总结中分歧较大的经济学管理上的四条基本原因。在此基础上,作者特别指出了对当今中国关于中国经济学、中国学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等提法的理解,以及中国经济学界、教育界基于40年“中国奇迹”之经验,进一步提高经济学理论创新水平需注意的若干问题。

  

   目录:

   一,总结什么?是理论还是经验?

   1,科学理论应该是普适的,经验是可参照的

   2,众多文献在总结什么?基于哪些视角?

   二,总结中分歧为何那么大?

   1,未能区别理论总结与经验总结的差异

   2,未认识到科学理论是发展的理论,主流理论内容并非全是普适的

   3,未认识到从不同尺度分析,存在反映不同经济世界的理论

   4,不同的经济学研究对象,不同的概念体系和语境,自然决定了对“中国奇迹”会有不同的理论解释

   三,如何进行总结?

   1,对中国经济学、中国学派等提法的理解

   2,在中国,理论创新需注意什么?

  

   进入2018 年,对中国14 亿人口大国,连续40 年,年均GDP 增长9.5%这一被称为“中国奇迹”进行总结的文献日益增多。但是迄今的讨论,对“中国奇迹”的理论秘诀是什么?认识并不统一,难以形成共识。为什么?本文从一个经济学人的角度,谈谈对我国当前理论创新观察后的一些思考。厘清这些问题,也许会有助于学者面对中国40年宏大、复杂的历史素材进行理论抽象,做出一些真正的创新。

  

一、总结什么?是理论还是经验?


   对“中国奇迹”总结什么?这是当前40 年总结中首先碰到的问题。迄今,各种书籍及相关文献已数以千计,多数都在说从理论上进行总结,其实粗粗分类,却可分为两类不同性质的文献。一类是纯理论性文章,另一类是经验性总结文章。而且,大多为后者。诚然,这两类文章相比,不存在是与否、偏与正的问题,只是人们在认识经济世界、上升为不同知识层面时的两种不同理解方式。但是,理论与经验,从认识论而言,毕竟具有不同的含义与意义。

  

   理论,是人们基于从日常经验认知中不断进行归纳与解析,抽象出一定的概念,按照一定的逻辑形成的知识概念体系,是概念的逻辑集合,是反映事物本质的联系。理论往往有一定的范式要求,具有一定的普适性。

  

   经验,是人们基于成功达到某一具体目标要求所总结的的知识、技能、途径或重要策略。经验也是对客观世界的一种认知。不过,这类知识不像理论那样强求“范式”的要求,强求知识概念的体系性(逻辑的集合)。经验的意义表现为具体的两种事实的前后关系,自然,有供他人的参照意义,但是受时空条件的限制较多。在经济学科意义上讲经验,未必如哲学的认识论意义上讲经验,它不指向事物本质的联系,只是对事物现象或局部因果的认知。

  

   应该说40 年高速增长的“中国奇迹”,或者说穷国赶超富国的历史事实,给以上两种不同知识形式的思维创新活动,提供了极其丰富的材料。由于知识性质本身的属性要求不同,其结果,自然在其理解与解释经济世界方面,是有差异的。本文讨论的重点,是探讨理论这一知识形式的总结问题。

  

   1,科学理论应该是普适的,经验是可参照的

  

   理论作为一种知识形态,其本质要求是指向普适的方向。否则,不称其为科学理论。自然科学是如此,社会科学也应如此。例如,经典物理中表示任何有质量的物体间都存在一种吸引力的万有引力定律,其不会在中国国土上成立而在其他国土上就不成立。同样,经济学中的分工、供求、市场交换等知识概念,不同的经济学说流派,出于不同的分析要求,可能会赋予有差异的解释,但是作为千百万人无数次观察的结果,作为一种存在状态,以概念抽象表述的事实本身,是相同的,是无需证明的,当然也可以说是普适的。

  

   当今,人们之所以对经济科学是否一门科学,是否普适的理论表示怀疑,只是因为,首先,现代经济学存在明显的不成熟。经济学作为一门科学的产生远远滞后于物理学、生物等学科,是一门相对不成熟的科学。与其说偏重于经验科学不如说更偏重于历史科学的经济学,本身还在不断的发展中,有个自身“不争气”的因素。特别是进入上世纪中期以来,被西方认为主流的现代经济学被引向、推致到了数学演绎建模的优雅的形式主义极端,长期以来反而对世界上重大的现实经济问题往往没能做出令人满意的解释,不仅招致了来自各思想学派乃至社会各界的批评,也招致了包括被经济学界公认的当代一些主流著名经济学家的批评。世界著名经济思想史专家布劳格曾一针见血地指出,“现代经济学患病了”(M·布劳格,1973);一些诺贝尔获得奖者则是叹息:现代经济学“武断的假设引向……毫不相干的理论结论”(W·列昂惕夫,1982);“现代经济学是漂浮于空中的一种理论体系,与现实世界中发生的事没有多少关系”(R·科斯,1999).另一些诺贝尔奖获得者,如斯蒂格利茨、罗默等人的尖锐批评声,人们更是耳熟能详,不一一列举。

  

   其次,由于现代经济学派中的一些人,出于傲慢或意识形态的偏见,唯数学演绎建模方法为科学,视马克思经济学、历史学派、演化经济学、后凯恩斯经济学以及奥地利学派等等,一概视为“异端”、“非科学”,不屑一顾。这样一来,相对与自然科学中物理学、生物学等知识学科本来就滞后发展的经济科学,在各种重大经济命题上,内部又分歧重重,产生10 个经济学家往往有11 种观点这一被人取笑的现象,自然在非经济学人的旁人眼中,发展中的“不争气”加上“窝里斗”的外溢效应,让外界不得不发出这样的疑问:经济学是一门科学吗?是普适理论吗?

  

   再次,经济理论研究和经济政策研究不同,前者是对现象进行概念抽象后的事物本质规律的研究。后者是基于一定的理论框架予以实际应用时的政策、制度的研究,是把在理论抽象活动时曾剥离、舍去的因素又回归、恢复到具体的政策制度研究中,扩展具体的过程、细节的研究。在现实中,不少理论家、教授甚至包括诺贝尔经济学家,往往也热衷于这一现实复杂经济现象的应用研究,但他们中的有些人又受限于掌握材料的局限,以及对不同于理论研究的政策研究,实践经验又不足,将理论直接简单套用于现实,混淆了政策研究与理论研究的差异,“下车伊始”,指手画脚,提出的政策观点隔靴搔痒,不能解释和解决实际经济问题,这就更易让人们对经济学是否一门科学产生了重大的怀疑。

  

   但是,尽管如此,笔者依然认为,伴随古典经济学产生以来,全球经济增长的速度出现了人类有史以来从未有过的快速增长速度。这种由人的行为所主导的经济社会,发展如此之快,与二三百年来一批经济学家对经济科学知识的探索与积累,不是毫无关系的。促使生产力发展与科技创新的经济制度、秩序、政策、法律的形成,与前仆后继的一大批经济学家对经济社会长期的研究、争论以及最后的理论选择是密切相关的。这说明,人们尽管可以对经济学是不是一门普适科学仍存有疑问,评头论足,但是从总体上说,丝毫否定不了无数经济学先辈(包括主流的和各种非主流的学者)所共同艰苦探索积累的不断逼近真理这一知识硕果所具有的理论科学意义。实际上,经济学先辈们在构筑普适的理论科学大厦过程中,已经堆砌积存了大量的知识“砖瓦”,尽管此“大厦”还未最后“封顶”。同时,从知识体系范畴分析,作为科学理论的本质要求应是普适的这句话,也并不意味是错误的。只是作为与自然科学不同的理论科学的经济学,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人的行为的科学,研究的对象始终是处于人的行为与客观经济社会存在共同作用下的动态过程。自然,反映这一过程的理论,其科学的成分必然是在不断被补充、被丰富的过程中。

  

   经验,由于是人们在一定的时间、空间条件下成功完成某一目标要求所取的知识、技能、途径、策略或者说经济领域中应采取的政策与制度,往往体现了理论在一定时空国度下政策制度选择和具体展现时的差异,强调了条件的具体约束,自然有一定的历史阶段性或具体性、局限性。但是尽管如此,经验有供其他主体行为参考的价值。如在经济学中,穷国在发展的“起飞”阶段,针对普遍的储蓄不足和外汇短缺这一“两缺口”情况,利用外资可推动实现“起飞”,就是一条极其重要的经验。而且,针对不同的国家、起飞初始阶段不同的经济结构等情况,在利用外资策略和政府初期的干预政策方面,譬如在外债的规模、期限、种类、币种、利率结构上和出口加工区、自由贸易区、工业园的扶植政策上,曾经的“四小龙”经验确实也为后来的“五小虎”以及后来中国经济的崛起,提供了成功的参照。相信,这些经验同样也成为其他发展中国家以后追求成功的借鉴。尽管经验是一国甚至是数国增长中极为珍贵的认知内容,能成为他国发展的参照物,但是从认识论、从经济学方法论角度看,未经人们合理抽象而形成系统的知识概念体系,不尽符合一定的逻辑自洽的“范式”要求,因此仍不能归为普适性理论。

  

   当然,经验与理论之间也不是绝然的割裂。在一定条件下两者是相互联系与转化的。因为“没有一个理论是静止不变的。正如人们使用理论来处理和改变他们周围世界一样,这个不断变化的世界也在改变着人们和他们的理论。当新的经验出现后,人们就会扩展他们的理论以解释这些新经验,为它们赋予某种含义或异议。……建构出一种新的联系。理论就是以这种方式增长和变化的。”1细想一下,其实不仅是经济科学等社会科学,物理学等自然科学中每一个新规律的发现又何尝不是这样的?

  

   以上,指出理论与经验知识属性的不同,只是想强调,经济科学理论的创新,应该是追求科学的、普适的价值。

  

   2,众多文献在总结什么?基于哪些视角?

  

   基于以上对理论与经验的认识,观察目前海内外对“中国奇迹”的总结文献,左图右史,不计其数。稍细分析,首先如上述,可分为理论和经验两大类,其次,即使是理论性文献,同样还可从经济思想史上不同学派思想的角度进行细分。

  

   (1)在经验性总结方面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迈克尔·斯宾塞教授(Michael Spence)等人曾领衔撰写的近百万字巨著《中国经济:中长期发展和转型》2,是一部代表性著作。尽管此类由著名主流经济学家研究中国经验的书籍很多很多,可以说这本著作是海外学者对中国问题研究中一本极有分量的经验性巨著。(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5742.html
文章来源:经济学家圈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