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蕴岭:周边形势评估的方法与判断

更新时间:2019-03-29 17:46:22
作者: 张蕴岭  

  

   由于中国有众多的邻国,形成地域广阔的陆地和海洋区域,因此,对于中国来说,存在一个以陆地和海洋为依托的周边地区,出于地缘与利益的原因,周边地区在中国的对外关系中一直处于特别重要的地位。

  

   从历史的经验看,中国与周边呈现正相关关系,即中国好则周边好,周边好则中国好,因此,中国与周边往往是正向互动的。如今,中华复兴的时代,如何分析、评估和判断周边的形势以及中国与周边的关系呢?这是值得研究的问题。

  

一.周边形势评估方法


   所谓周边,是中国的视角,是以己为中心画圆,这样,中国南部、西南部、东部是陆海相连,西部和北部是陆地相连,自然形成了一个环型的周围区域。不过,邻国看中国,就不一样,不会有周边这个概念,而只是把中国看作是自己的相邻国家。其实,以己为中心画圆也不只有中国,我看过不少以己为中心的国家地图,只不过大多数国家没有这么多邻国,没有像中国有这样的周边地区。

  

   由于中国地区很广,周边也与中国有着不同的连接,一般而言,邻国对与中国直接接壤的省区有更亲的地缘情结,与直接相邻的省区形成一种特殊的“近地缘关系”,比如,俄罗斯远东与中国东北,朝鲜与中国吉林,中亚与中国新疆和西北地区,中国云南与缅甸等等。

  

   不过,许多邻国并不喜欢中国用“周边”这个用语,一则,因为它好像意味着中国是这个地区的中心,而自己仅是中国的外围;二则,邻国并没有“周边意识”,即对离其很远的其他国家并没有特殊的感知。

  

   尽管如此,对中国来说,地缘周边的定位还是有意义的。从周边的视角分析和判断中国接邻地区的形势,有两个方面的要素需要考虑:一则,中国把自己作为该地区的一个组成部分,而不是把自己置身之外,因为中国本身是生成关系和形势发展的重要因素,是当事者,攸关方。这样可以纠正把变化都归咎于外部因素的“单向思维”,把自身作为重要变量;二则,把中国与周边地区作为一个共处的和相互联系的地缘和利益区域。尽管周边不同地区、国家的情况多有不同,但以中国为链接点,它们间有越来越多的交互联系与影响。特别是在当今时代,无论是中国与其他邻国之间的联系,还是所处地区各国之间的相互联系,都与历史上不同,因此,中国与周边邻国之间的关系是与历史上很不一样的,进一步说,与中国实施改革开放前的关系和形势也大不相同。

  

   研究通常称,中国古代与周边国家建立的是中国为中心,周边为外围的中心-边缘关系与秩序框架,也称之为“华夷秩序”。 华夷秩序构成的基本要素是:其一,中国实力强大和制度(治理)先进,具有领导能力;其二,中国能够为其他国家提供利益,或者说是可受益的公共产品;其三,中国的地位和领导力被其他方接受与并受到尊重。近代,这三个要素都发生变化,其中,前两个涉及到中国自身,后一个因中国本身变化或者其他因素(外来因素),因此,华夷秩序的解体也是三个构成要素共同发生变化的结果。

  

   当今,中国与周边的关系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关系的大调整与秩序的重构是一个必然的进程。在此情况下,有三个问题需要思考:其一,中国希望建立一种什么样的关系与秩序?其二,周边国家希望建立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和秩序?其三,构建关系与秩序的外部环境。

  

   第一个问题是至关重要的。迄今,中国关于周边关系的领导人说法不少,在各次党代会的文件里、政府的白皮书里也有表述,但是没有一个政府关于中国周边关系的正式文件,有关中国与周边关系的学术性文章不少,也有不同的观点。总的来看,官方一再表明的立场是:中国希望与周边国家建立一种基于相互尊重、和平相处、合作多赢的新关系,一种以命运共同体为理念的新秩序。但是,在如何构建上还是有不同的声音的,比如,有的认为,在周边,中国应该发挥主导性,或者引领性作用。鉴于中国快速崛起,外界不少人对也对中国意图表示怀疑,提出中国意在“恢复华夷秩序”,意在排斥美国等等,认为中国的官方说法与实际行动并不一致,中国依靠实力“以武断的方式”实现自己的利益,为此,一些国家对中国的许多做法提出反论和做出反制行动。

  

   第二个问题比较复杂,涉及到周边不同国家的认知和定位。据研究,即便是古时的华夷秩序,真正被纳入有效秩序之内的国家也很少。如今,周边国家的情况大为不同,像日、韩是美国的盟国,与美国关系很近;中俄与中亚国家组成上海合作组织;南亚有崛起的印度和印度有很大影响力的南亚联盟组织;东南亚有合作程度很高的东盟等等,一则,他们有意愿与中国发展关系,二则,他们不愿意看到或者接受中国的主导国地位。除中俄由于国际环境因素建立起比较密切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外,其他大多数国家都是“两面下注”(hedging ),即在与中国发展关系的同时,也与其他国家发展关系,或者构建比较密切的关系。有些国家对中国不断提升的能力和作用保持更大的警惕,一是那些与中国有争端,特别是领土领海争端的国家;二是与美国有同盟关系的国家;三是“域外近邻大国”,这里主要是指地缘上不属于周边,但有直接军事存在的美国。他们对中国的主导作用基本上是拒绝的,往往会采取各种限制措施。

  

   第三个方面的问题涉及到地区和世界未来发展的取向问题。对于这个问题,还是很有争议的。二战以后,出现了两个集团对立格局下的冷战,美苏各霸一方,地区秩序基本上被纳入这个大的格局之下。冷战结束以苏联解体为标志,使得美国的霸权地位上升。原本希望世界由此会走向“美国治下的和平”和西方政治制度一统天下的局面,结果并非如此。世界的多极化,政治的多样化成为主导潮流,出现了美国的霸权地位不稳,传统发展范式难以为继,新兴力量快速崛起等新趋势。在此情况下,人们担心的是新兴力量挑战会导致对抗,甚至战争,推动新秩序的努力会引起大的冲突。从这个角度来说,许多周边国家对未来的格局表示担忧,其中,对中国挑战的担忧和对美国遏制中国引起冲突的忧虑,成为周边外部环境的重要影响因素。另一方面,中国希望以自己的成功为世界提供一种新选择的意愿,也引起不同的反响,美国等西方国家担心中国会借此构建势力范围,为此,把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推动建立“亚投行”等,都与势力扩张联系起来,把中国增强军力的做法看作是与美国争霸。

  

   显然,尽管中国是周边形势发展中起着特别重要影响的因素,甚至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关系和秩序发展的大走向,但是,周边局势的发展是由多因素、多力量、多取向制导的。因此,分析和认识周边形势,需要多视角,多层次,多要素考虑,需要把现实与未来的趋势结合起来。

  

   在我国对外关系中,周边被放在首要的地位,所谓首要,至少包含三层意思:  一是优先考虑;二是优先投入;三是优先处理。这是因为,一则,周边关系直接,利益大,事故多;二则“周边无小事”,任何处理不当都会产生很大的影响。事实上,近年来,无论是对外战略布局,资源投入,还是应对和处理,我国都向周边地区倾斜。就大布局而言,“一带一路”、命运共同体建设、合作机制构建(上合组织等)都是从周边开始,以周边为重点。不过,最大的麻烦也出在周边,朝核危机,南海争端,中日关系等等。

  

   这里,有两个重要的问题需要给与特别考虑:一是近邻关系“两面性”的转变,近邻关系既有互利,也有矛盾,如果只强调互利,而忽视矛盾,无论是在考虑上,还是在投入上,都可能会产生与预想不同的结果,同时,在一些情况下,利与害也是可以翻转的;二是近邻关系复杂性,多因素(政治、安全、社会)相互交叉的影响,外部因素的影响等。还有,对事件发生的短期性与长期性也需要综合考虑,中国与周边是搬不走的邻居,许多周边问题大都需要从长计议。

  

二.对影响周边大势走向因素的分析


   由于周边邻国情况、利益和关系结构复杂,周边局势和关系矛盾也多,敏感点和热点多。总的来看,我国周边地区大局基本趋向稳定,一个突出的特征是,中国对大局和关系发展的掌控能力加强,有能力阻止局势失控或者向有害于中国的方向发展。从这个角度来认识,可以说,周边关系与局势总体趋好。

  

   (一)中国继续是对周边大局发展有着重大影响的“内在因素”。影响最大的是中国经济的发展,因为中国是几乎所有周边国家最大或者最重要的贸易以及投资国。当前,中国经济的调整与增长下行,以及与美国的贸易争端都对周边国家的经济产生重要的影响。有的国家,如印度、印尼等对中国产品加征关税,贸易摩擦增加,不过,总的来看,经贸关系基本稳定,中国坚持开放发展战略,维护多边与区域开放,周边国家也都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因此,周边维护市场开放与经济合作大局仍然是主流。在中国与周边国家的关系中,经济关系是基础,而在中国与周边国家关系的发展中,变化最大的也是经济关系。从未来发展看,中国为周边地区能够提供的最大的“公共产品”主要还是市场和投资。

  

   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把周边地区作为起点和重点,构建基础设施网络显然需要从周边地区开始。迄今,对于“一带一路”的建设,绝大多数邻国都给与了积极的支持,原来不想参加的日本,也与中国达成在第三国开展合作的共识。只有印度政府尚未公开表态直接参与。其实,也没有必要让所有的国家都接受与直接参与“一带一路”,鉴于各国,特别是大国各自都有自己的构想与倡议,应该积极推动“多带多路”倡议的链接与合作,这样,可以拓展合作的空间,减少对中国意图的疑虑。

  

   中国的自身发展需要外部的和平与合作的环境,中国主要的外交努力也是创建一个和平、稳定的周边环境。从中国的利益看,中国不希望乱,也不用强制的方式去压服或改变别的国家。中国一方面通过增强的综合实力提升对自身利益的维护,同时坚持用协商、谈判的方式化解矛盾,缓和局势,增进共识。这样,一则可以维护自身的利益,二则,可以缓解矛盾,缓和局势,让热点降温。

  

   其实,对中国与周边国家关系影响大的是争端,其中,领土与领海争端最容易导致局势的急转。就像南海的争端,菲律宾前政府把争端提交到国际仲裁庭,把矛盾国际化,引起中菲关系和南海局势紧张。中国积极主动发展与新政府的关系,双方采取了协商与合作的政策,不仅让局势转危为安,而且推动了两国关系的新发展,也使得与东盟进行的《南海行为准则》磋商获得新进展。南海局势的转变对周边大局的发展有着积极的意义。

  

如今,中国与周边国家的关系已经建立在双轨基础上,一是双边关系,这是基础;二是次区域合作关系。参与和推动区域合作机制是中国与周边国家构建新型协商合作关系的重要举措。(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5719.html
文章来源: 盘古智库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