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周方银: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学者对国际格局的认识与争鸣

更新时间:2019-03-28 22:22:31
作者: 周方银  
美国在国际体系中的地位更加突出,在此背景下,美国学者更多地讨论单极格局。中国学者更多强调的则是日本、欧洲等国家和国家集团经济地位的相对上升,由此对国际格局的同一变化,形成了与美国学者颇为不同,甚至有时截然相反的看法。

  

   1991~1995 年,发表在国际关系学术期刊上的中国学者的学术论文中,“单极”作为主题词在内容摘要中出现的只有寥寥几篇,这些有限的文章也基本上对“单极论”持反对态度,在其讨论中,主要强调的是美国面临的挑战和困难。

  

   外交学院的傅耀祖于1991 年撰文,认为当时正在发生二战以后的第二次国际格局的转折性变化,它是一种从美苏两极向多极化格局的演变。发生这一变化的根本原因是,在此前的 30 年中,西欧、日本利用美苏对峙之机,把主要人力和物力用于发展经济和新科技,找到了符合本国国情的发展战略,经济技术的发展速度超过美苏。在对外贸易、黄金储备、对外直接投资等单项经济指标上,美国已不再独占鳌头,“资本主义世界已形成美、日、西欧三足鼎立的局面”。如果这一观点被接受,则中国应该重点学习的是冷战时期西欧、日本的经验。某种意义上,中国不仅在经济发展方面要学习西欧、日本,在对外政策方面,中国也要学习西欧、日本的做法,即极力反对穷兵黩武的做法。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的宋宝贤于 1991 年撰文认为,“当今世界确实有单极世界和多极世界并存的特点”,但他强调,“今后世界单极的特性将会逐步减弱,多极的特性将会逐步加强。一方减弱,一方加强,这正是多极化的必然趋势”。在单极世界形成的时间点,宋宝贤却认为单极的特性会逐步减弱,多极的特性会逐步加强,且多极化是必然趋势,这比较鲜明地体现了中国学者的思维特点和看待国际格局的视角。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的卫林认为,“目前发生的变化……结束了由一两个大国支配世界事务的局面,国际关系体系因此发展到一个新的历史阶段”。在他看来,苏联解体代表的并非美国地位的进一步上升,而是显示了经济因素所具有的显著重要性,它说明,“以战略需要为基础的两极格局,过渡到以经济竞争为特点的多极格局,经济科技因素将越来越超过军事因素的重要性”。

  

   在1991年这个国际体系由两极转向单极的时间点,中国国际关系学者的普遍认识是,国际格局的特点是多极化趋势在加强。这样一种系统性的认知无疑带有很强的中国学者看待国际形势的特色,包括: 高度强调经济因素,强调力量发展不平衡规律的作用和国家的盛衰转化,往往以十几年、几十年的时间视野来看待格局的演化,以及或许存在的一定程度的愿望思维。

  

   (3)1991年年底之后,中国学者对国际格局的主流界定是“一超多强”。这个提法一方面承认了当时体系内只有一个超级大国的客观事实; 另一方面强调多个强国的存在,其潜台词是,美国虽然是唯一超级大国,但其对国际体系的主导能力从长期来说呈下降趋势。这种对国际格局多极化趋势的比较强烈和一致的相信,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学者中间关于中国在国际社会中应如何积极发挥作用的乐观情绪,使他们并不用花很大精力去探讨如何在单极体系下,应对可能出现的来自体系霸主的更强大的压力。

  

   “一超多强”的提法自1991 年逐渐出现,在中国学者中迅速获得认同,并在比较长的时间内保持了很高的使用率,一直到当前,它仍然被很多学者所使用,虽然在这个过程中,世界主要国家的实力结构发生了颇为复杂的变化。它作为术语在使用中的稳定性,在很大程度上可以与多极化一词媲美。

  

   “一超多强”的提法反映了国际体系中几个实力较强的国家之间存在一定实力落差的客观事实,同时,它也给中国学者留下了比较大的灵活解释的弹性空间。人们既可以因为“多强”的存在和发展而认为“一超多强”是多极化的具体表现,也可以因为只有“一超”,而认为“一超多强”其实只是换个说法的单极格局,人们还可以认为“一超多强”是从两极格局到多极格局转变期间国际体系的过渡形式。

  

   (4)部分学者对国际体系中力量变化过程的认识,带有某种决定论观点。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的王怀宁认为,20 世纪 80 年代末 90 年代初,世界政治与经济格局发生的巨大变化,是战后各国政治与经济长期发展不平衡带来的必然后果,不是由某些偶然因素和突发事件引起的。“各种偶然因素和突发事件只是起着使变化加速或者滞后的影响,但不可能改变世界政治与经济格局变化的进程与方向。”显然,他认为世界政治与经济格局的变化有一个稳定的方向,这个方向,不言而喻,就是多极化。在他看来,两极格局已经由于苏联的解体而终结,但“美国并没有因为苏联的解体而形成一霸主宰世界的局面,而是在日本、德国成为它的主要竞争对手之后,形成了三足鼎立新格局”。

  

   与此相似,辽宁师范大学的李靖宇、王应树认为,“当代世界的复合格局的产生具有历史必然性,而雅尔塔体制却始终打着人为的印记,所以它的解体只是时间问题”,“当今世界的主题是和平与发展,任何人都无法倒转这一时代的大潮流和总趋势”。对世界格局的未来变化敢于做出如此笃定的判断,其中所包含的决定论色彩在一定程度上是不言而喻的。

  

   这样一种经济决定论的观点和对经济因素在国际格局变化中所起作用的极端强调,在 20 世纪 90 年代的中国国际关系学者中普遍存在,经济成为中国学者看待国际格局的主要视角。这样一种观点,如果投射到外交领域,就会导致对国与国经济关系重要性的特别强调,以及十分强调外交活动的经济属性和经济价值。

  

   整个 20 世纪 90 年代,中国国际关系学者在强调经济因素重要作用的基础上,对国际格局的多极化趋势总体上都有着很强的信心。但在克林顿时期,美国经济迎来高增长、低通胀的新经济时代。受益于克林顿政府“信息高速公路”等高科技产业扶持政策,美国互联网产业高速发展。相比之下,西欧、日本的表现并不十分亮丽,日本经济增长在一定程度上陷入停滞。此时,即使从经济层面来看,多极化趋势的事实支撑也在相当程度上被削弱。加上美国在科索沃战争中所展现出的军事实力和霸气,这种情况对中国学者在世纪之交对多极化的信心和乐观情绪多少产生了一定影响。

  

   (三)“ 9·11”事件与中国学者对国际格局的认识

  

   2001 年“9·11”事件的发生,并没有带来国际格局的重要变化,但它对作为体系中唯一超级大国美国的全球战略、对外政策产生了重要影响。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此后国际格局的走势。“9·11”事件的发生也推动了中国学者对国际格局的讨论。

  

   在“9·11”事件发生之前,中国学者对国际格局的认识总体上已经汇聚为“一超多强”这个说法。

  

   在“9·11”事件发生后,中国学者大多认为,这个事件本身并不足以改变国际格局。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的阎学通认为,“一般来讲,没有大规模的战争,国际格局是不会变化的”,“9·11”事件并没有影响到力量对比。济南大学社会科学学院的李庆富认为,“9·11”事件虽然震惊了整个世界,使国际形势发生了巨大变化,但“原来的国际格局并未因此而改变”,由此形成的是一种“单极控制与多强制约的国际格局形势”,但多强的制约非常有限,而单极控制则很明显。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的钱文荣认为,“9·11”事件后,“一超多强”的世界格局虽未发生根本改变,但力量对比明显向着有利于西方的方向发展,“一超”的地位得到明显加强。不过他认为,美国全球战略地位和单极化趋势的加强并不等于多极化趋势的消失,更不是像美国人所说的单极世界,他还特别强调了美欧战略冲突越演越烈的趋势。

  

   随着反恐战争的推动,不少学者认为西方体系进入新的扩张期,在国际格局中,“一超”与“多强”此前的相对平衡局面一定程度上被打破,出现向“一超”倾斜的情况。同时,很能体现中国学者思维 ( 并在很大程度上与此后事态的发展一致) 的是,不少学者认为,这样一种态势本身是不可能长期保持的。

  

   总体来说,此时,中国学者对国际格局的判断颇为敏锐,他们对国与国之间关系走势的判断也比过去更为准确。学者们对国际格局的性质和对重大国际事件两者之间能够做出明确的区分,这体现出中国学者在理论与政策分析水平上的明显进步。

  

二 中国学者对国际格局认识的争鸣


   中国学者在讨论政策时,总体上不爱进行公开的争论,由此导致的结果是,在公开发表的学术论文中,就不同观点进行直接、深入、透彻辩论的情况并不多见。即使如此,由于 1985 ~ 2017 年,国际格局经历了颇为复杂的演变过程,面对同一国际格局,不同的学者确实存在一些不同的看法。这种观点的分歧,在学术讨论中有时也以学术争论的方式呈现出来。其中比较重要的有以下几次。

  

   (一)冷战后时代的终结?

  

   不少中国学者认为,1991年之后出现了一个国际格局的过渡时期,一些人采用了“冷战后时代”的说法。从概念上看,“冷战后时代”是一个颇为笼统的术语,它对国际格局的类型并没有很清晰的指向,从而是一个方便的说法。在这个概念下,可以包容对未来各种不同的认识和设想。但这个过渡时期有多长,它会在什么时候结束,以及向什么方向过渡,对此,学术界存在不同的看法。

  

   1999 年,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的庞中英提出“冷战后时代”已经终结,其重要标志是“全球化”的加速。他认为,21 世纪即将到来,“冷战后时代”不能也不该被带入新世纪,1999 年应被看作“冷战后终结”的一年。至于“冷战后终结”的国际秩序含义,庞中英认为它首先意味着,美国作为唯一超级大国对国际事务的全面影响在加强,“在可以预见的未来,没有可以威胁美国安全的国家或者国家联合”,其次意味着以美欧标准确定的全球同质性扩大、加强,美国成为“世界新秩序”的领导者、权力的平衡者和规则的制定者。与之相比,发展中国家不得不面对现实,接受由西方确定的国际体制和国际规则,通过适应经济全球化来寻求生存之道。庞中英的观点,在某种程度上可以总结为,国际格局进入了一个由西方特别是美国主导的时代。

  

对此,除了大多数学者继续坚持多极化的观点之外,也有多位学者撰写了商榷文章。南京大学政治与行政管理学系的李滨就此撰写了商榷文章,他总体同意庞中英对“冷战后”世界秩序性质的看法,不过不同意庞中英对中国应对策略的主张。庞中英认为要强调中国在国际社会中的领导地位,塑造中国的世界角色。(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5702.html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研究学部集刊》2018-12-31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