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韩东屏:论社会形态及其演变

更新时间:2019-03-26 22:55:51
作者: 韩东屏 (进入专栏)  

  

   5、制度独定社会向制度共定社会的复归

  

   制度独定社会由于制安权被统治集团垄断,所定立的社会制度不公正,人与人之间不仅存在统治集团与被统治群体的分殊,也存在人为规定的尊卑贵贱顺序及不同等级,还存在强力压迫、权力剥削、资本剥削,因而整个社会矛盾重重,各个人群等级之间都存在尖锐的利益冲突。

  

   在以剥削为据考察出的高中低三等级群体中,高等级群体人员为了使自己过得更好,基于相同的社会地位和利益诉求,形成上层利益集团,亦即剥削阶级,不断加大对中低等级群体的剥削;低等级群体人员在有了一定的觉识之后,为了使自己过得更好,基于相同的社会地位和利益诉求,会形成低层利益集团,亦即被剥削阶级,力图少受或不受中高等级群体的欺压盘剥;中等级群体人员为了使自己过得更好,基于相同的社会地位和利益诉求,形成中层利益集团,即剥又被剥阶级(乃“既剥削又被剥削的阶级”之简称),一方面也在加大对低等级群体的剥削,另一方面又希望少受或不受高等级群体的剥削。但是,因为只有高等级群体即上层利益集团才拥有制安权,中低等级群体都没有,所以各群体之间的利益博弈总是在按照高等级群体的意志进行或发展。

  

   高等级群体成员,作为追逐自身利益最大化的自利人,由于欲壑难填,好了还想再好,加之其人口数量也在随着各个家族的世代繁衍而不断增加,就必然会有这样的冲动,即用自己垄断的制安权来扩大自己的利益和减少中低等群体的利益,以从中低等群体那里攫取更多的资源来使自己过得更好。因而按高等级群体意志发展的等级利益博弈的趋势就是对中低等级群体的剥削越来越大,越来越重。由于中等级群体可以将高等级群体对自己的剥削转嫁给低等级群体,而低等级群体同样也有人口数量不断增多的问题,所以他们无论再怎么努力地生产,提高产量,也越来越难以支撑日益加重的剥削,直到有一天被欺压剥削得实在忍受不了,到了难以维持起码生存条件时,就只有以聚众起义、拼命造反的方式来使越来越严重的剥削得到中止。不过,由于起义造反者缺乏新的制度意识,尤其是没有新的制度理论,即便成功也就是改朝换代而已。这时等级制依然存在,只是剥削退回到了比较轻的状态。是故,我们在历史上就能看到,大的起义造反之后,社会统治者往往会有轻徭薄赋和重新分配土地之类的制度安排出台。剥削减轻,客观上会提高中低等群体的生产积极性,于是社会就会有较大的生产发展和经济繁荣,甚至有时能逐渐进入一个所谓的“某某盛世”。只是高等级群体为了使自己活得更好,除了靠剥削之外再没有别的招数,因而他们很容易“好了伤疤忘了疼”,于是在社会经济状况出现好转的时候,又会开始逐渐加大对中低等级群体的剥削力度,直到再一次导致起义造反,让历史进入新的轮回。

  

   中等级群体虽然因为还可以剥削低等级群体而不至于有活不下去的时候,但也不愿意承受高等级群体对自己不断加重的剥削,因而他们有时也会起而造反。中等级群体的造反在历史中主要体现为工商业主亦即资本家的造反。资本家的造反往往一方面会借助于低等级群体的力量,另一方面会联合高等级群体中的开明之士,并且一般都会伴之以改革的方式进行,其结果是使原来仅凭资本剥削致富的资本家也能进入到制度权属群体,拥有一定的制安权,甚至变为新式贵族,于是不仅不再受权力剥削,而且也能进行权力剥削。而这时的新王朝,也会由君王一人定制变成由统治集团内的选举代表即议员来定制。比如,古希腊雅典城邦的梭伦改革和伯克斯提尼改革、[15]法国12世纪的城市自治等,就都属于这类改革的成功先例。

  

   在制度独定社会,不仅高中低三大等级之间存在的利益冲突总是愈演愈烈,而且高等级群体内部由于又有层级之分和小利益集团之分,也存在争权夺利的斗争。这种斗争,有的体现为王朝中的宫廷政变,其结果往往是更换君王;有的体现为贵族的不断自我坐大,其结果有时是王国的分裂和贵族的割据称王,有时则是某个贵族对君王的直接取代。高等级群体内的这两种形态的斗争之结果虽各不相同,但也有一个共同之处,这就是与中低等级群体的起义造反一样,也都导致了王朝的改朝换代。

  

   但是,不论是低等级群体的起义造反所导致的改朝换代,还是高等级群体的利益斗争导致的改朝换代,全都属于只换统治者而不换根本制度的“换汤不换药”,都不是对制度独定社会的终结。如果说起义造反的“换汤不换药”是由于起事者还没想出新的制度安排,那宫廷政变和贵族坐大取代的“换汤不换药”,则是篡权者根本就没想有新的制度安排。中等级群体即资本家发起的造反及改革虽然加了一点“新药”进去,有一定程度的制度创新,但集团独定制度的“大药方”还是未变。正因如此,对制度独定社会的终结和对制度共定社会的复归,就只能从进行反抗的中低等群体有了新的制度意识形态时开始。这时,他们的反抗将不再是起义造反及改革,而是社会革命;其结果也不再是改朝换代,而是建构新的社会。因为与起义造反不同,有新制度意识形态及其新制度理论为指导的社会革命,在获取成功后,不仅会更换社会制度安排者,也会变革社会制度,尤其是会以新的资源配取制度取代旧的资源配取制度。

  

   从人类历史看,这个时刻首先出现在欧洲近代,其标志是17世纪中期开始于英国的民主革命(亦称“英国革命”)。[16]英国民主革命最初也是一次中低等级群体的起义,起义队伍的主体是工商资本家、城市平民和广大工人,但这次起义已不是以往那种只有改朝换代作用的起义,而是要使社会由君王贵族当家做主变为由所有公民共同当家做主的革命。由于革命的主导者是工商资本家,这次民主革命并不彻底,它只是废除了君王统治和身份等级制,而没有实现全民民主。因为革命后的制安权分配制规定了当选议会议员者必须是有相当数量私人资产的男性公民,所以有权当家做主的其实只是资本家,而低等级群体的广大劳动者,还有所有妇女,实际上还是被排除在了当家做主之外,继续受资本家的压迫剥削。正如马克思恩格斯所说:“从封建社会的灭亡中产生出来的现代资产阶级社会并没有消灭阶级对立。它只是用新的阶级、新的压迫条件、新的斗争形式代替了旧的。”[17]因此,在这个时期,还不是制度共定时期或真正的民主社会时期,而是资本家集团垄断所有制安权的制度独定时期。后来,随着工人群体的觉醒、工人群体政党的出现和由工人群体政党领导的广大劳动者的持续不断的抗争,掌权的资本家集团不得不步步退让,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有权当家做主的范围终于扩大到了每一个社会成员身上。至此,民主革命在英国基本上全面完成,英国也基本上回归为制度共定社会。与之类似,在英国民主革命的示范下,其他欧洲国家也随之或迟或早地进行了自己的民主革命,同样走上复归制度共定社会之路。继而,在欧洲国家民主革命的示范下,其他各大洲的众多国家也陆续开始进行自己的民主革命进程。

  

   在整个制度独定时代,世界各地都始终存在激烈的集团斗争、等级斗争及起义造反,为何终结制度独定社会的社会革命单单是在近代的欧洲率先开始?

  

   这有两个方面的原因。

  

   一是古希腊罗马时期的集团民主制在欧洲各族群的头脑中都始终留有深刻记忆,而且这个时期其他文明尚未有的民主政体理论文本也得到了留传,因而在后来欧洲各族群的集团等级斗争中,有古代集团民主制遗风的政治变革就不时似曾相识地重现,12世纪出现于法国的城市自治运动和16世纪造就了荷兰共和国的尼德兰革命,[18]就是其典型。尽管它们还并不是人人分有制安权的真正民主,但毕竟也有限制王权、议会制、选举议员等民主的形式。

  

   二是与“君权神授”制度意识形态相反对的,由“上帝面前人人平等”、“人人生而平等自由”、“天赋人权”、“国家主权”、“君权民授”、“主权在民”和社会契约论、有限政府论、近代民主论等观念和理论构成的新型制度意识形态,也是在欧洲的文艺复兴、宗教改革、乌托邦构想和思想启蒙的运动或思潮中一点点孕育出来的。这一点乃是更为重要和关键的因素。因为正是有了这种前所未有的制度意识形态去与欧洲历史上已有的民主形式及民主经验相结合,再用于指导中低等级群体的起义造反,才产生出了全民意义上的民主革命。同样,其后欧洲的民主革命由不彻底到彻底,由不全面到全面,从而形成既有形式也有内容的实质性民主,也是新制度意识形态在其间起了关键作用。不过,这时的新制度意识形态又是另一种不同于资本家民主制的制度意识形态,这就是由马克思恩格斯提出并论述的消灭剥削、没有压迫,解放工人阶级和劳苦大众,真正做到全社会人人平等的社会主义制度意识形态。

  

   6、归结及推论

  

   基于以上所有论述,现在可以理出并推论出以下明确结论。

  

   其一,社会制度决定着整个社会的历史形态及其演变。其一般规律是:制度决定社会。有什么样的社会制度,就有什么样的社会形态;当社会制度发生变化时,社会形态亦将随之发生变化。因而社会的演变就是社会制度的演变,社会的变迁就是社会制度的变迁;要想改变社会形态,就得先改变社会制度。

  

   其二,鉴于在社会制度中,制安权分配制是关于如何制定制度的元制度,因而从根本上说,是制安权分配制决定社会的历史形态及其演变。不仅如此,社会的历史形态和发展阶段,也首先要依据制安权分配制来命名和划分。

  

   其三,从制安权分配制看,迄今为止人类社会历史的发展轨迹,经历了制度共定社会、制度独定社会和复归制度共定社会这三大历史形态或三大历史阶段。其中,制度共定社会又有制度直接共定社会和制度间接共定社会这两种类型,制度独定社会又有一人定制社会和多人定制社会的两种类型。由于一人定制社会即君王定制社会,多人定制社会即寡头定制社会和集团代表定制社会,因而制度独定社会也可以说是三种具体形态。同时,若从制度独定社会的制度安排者的制度权属集团说,制度独定社会的具体形态则是贵族奴隶主定制社会、官僚地主定制社会和资本家定制社会这三种。不过,制度独定社会的这些具体形态都是从全世界范围说的,并非每个族群或国家的历史上都曾一律依次出现过。

  

   其四,制度共定社会是全民共同定立社会制度并共同进行社会管理的社会,在管理中自然全都是按共同定立的制度待人,由于“公正即按共定规则待人”,[19]故基本上不存在社会不公的问题;制度独定社会则是个人或少数人单方独自定立社会制度并进行社会管理的社会,在管理中完全没有可能按共同定立的制度待人,因而处处都有社会不公存在。从这个意义上说,人类社会历史中的三大形态或三大阶段,分别也是原始公正社会阶段、古代不公正社会阶段和现代复归公正社会阶段。

  

   其五,在制度独定社会历史阶段,出于人是理性自利人的事实,垄断制安权的少数人集团对社会大多数人实行压迫和剥削是一定会发生的事情,否则他们就根本不需要也没有必要垄断会使自己费心劳神的制安权,更没必要在分明有人愿意分担制安权重任时还强霸着制安权不放手,因而压迫和剥削大多数人,乃是所有制度独定社会中的一个普遍现象和必然规律。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567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