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郑力刚:翻山越岭 —— 越野滑雪记

更新时间:2019-03-26 06:39:36
作者: 郑力刚  

   1. 两个季节, 两种滑雪,两种越野滑雪,两种越野溜冰滑雪

   于我们热爱越野滑雪的人来说,这个世界只有两个季节——滑雪的季节和不滑雪的季节。滑雪的季节,从第一天可以滑雪的那天开始,到最后可以滑雪的那天为止。在这滑雪的季节,我们什么别的运动都不愿做,只要条件许可——这包括地上有一定厚度的雪/天不下大雨/没出差在外/没卧病在床,你可以肯定我每天的运动就是滑雪。

   我相信提起滑雪,绝大多数的人想到的以及有过经历的是高山滑雪(或称阿尔卑斯滑雪/山地滑雪)。高山滑雪,从历史的角度来说, 是从越野滑雪进化而来的。在20世纪,随着商业和技术的进步,高山滑雪场建立起来,用缆索和机器将人从山底拉到山顶。这项革命性的发明,将往上滑这项最耗体力和意志的运动从滑雪中除去,让从一定高度的山上顺山势向下滑行的运动成为专门的运动,以其特有的刺激性及挑战性风靡全球。再加上几乎每个高山滑雪场都有难度不同的滑雪道可选择,使这项运动成为许多家庭冬日度假的首选,真正是一项老少咸宜的运动。

   然越野滑雪,这项从斯堪的纳维亚起源的运动,因为它包括了所有的地形,上坡,下坡,还有平地,使得这项运动几乎永远不可能达到高山滑雪的流行程度和商业成功。这是因为越野滑雪需要良好的身体素质和意志,滑长长的上坡和长距离就是这最好的印证。这与十公里以上的跑步运动永远不可能很流行是同样的道理。

   越野滑雪有两种基本姿势。最古老也是最基础的是所谓的古典式,它几乎可以用在所有的地形,两只滑雪板是平行的(这也是为什么古典式有时也称为平行式),滑行前进时,身体的重心移到在前面的这只滑雪板,而后面的腿则蹬,再加上滑雪杆的撑。另一种姿势是溜冰式,或称自由式,滑行时的动作如溜冰一般,向前的滑雪板不是像古典式那样指向前方而是左前方或右前方。溜冰式的滑雪早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就有人干过,但直到二十世纪的八十年代才风行起来。细说的话,溜冰式的滑雪也有两类,大部分溜冰滑雪者滑的是两溜冰式(两溜),这“两”的意思是每两步撑一下;另一种是一溜冰式(一溜),每一步都伴随着滑雪杆的撑。

   一般来说,初学者都是从古典式开始的,因为它接近走路。但是这看起来容易的事,做好却并非易事。关键是重心的转移要完全和自如。重心转移也是溜冰式滑雪的重中之重,往前滑的滑雪板是不是平的是其试金石。

  

   2. 得天独厚

   笔者居住的城市渥太华及其附近只是一个一般的高山滑雪之地。原因太简单了,这里没有什么大山。事实上整个北美的东北部都不是很好的高山滑雪的地方,一是山不够大和高,更重要的是雪不是很多(西部大山一个冬天降雪量可达十米以上,让人望雪惊叹!),而且表面也比较冰(icy)。

   然渥太华却是一个世界级的越野滑雪圣地。其原因同样简单,就是因为渥太华河北边的Gatineau Park (以下简称GP)。这个属于国家首都区管理的公园,占地三百六十一平方公里。其中湖就有五十多个,更不用说一个接一个的山头和成片的树林。这公园一年四季是我们的playground(游乐场?),更妙的是它就在城市的边上。从我们家到这公园的最近一个入口,只有半个小时的车程。

   每年十月的第四个星期天,这公园就不让车进入了。这对我们越野滑雪的人来说,意味着万事俱备只欠白雪了。这个有近二百公里grooming(扫压雪?)的越野滑雪道的公园是北美最大(最长?)的越野滑雪系统。一年一度的Gatineau Loppet越野滑雪大赛吸引着世界一流的运动员来此和其他好汉一比高低。

   渥太华雪多,但在北美的东北部也还有许多和渥太华一样多雪,甚至更多雪的城市。但渥太华得天独厚就是因为它边上的这个庞大的公园以及它近二百公里grooming的越野滑雪道。我也去过北美东北部其他越野滑雪的地方,要么他们远离城市(如Lake Placid),只能偶尔去去,不可能如我一滑雪季度去GP四十多次(我最高纪录是去GP五十六次,2007-2008滑雪季节);要么远不如GP大(如蒙特利尔的皇家山,京斯顿的Point Pleasant Park)。

   如果就越野滑雪而言,我自己也是深蒙上帝厚爱的,尽管不是最爱(最爱的应住在GP像我最好的朋友一样)。我上班的研究中心就在首都区的绿化带中,四周全是树林。所以在滑雪的季节,周日的每天中午,我会出来在林子里滑上一小时的雪。当然这里的滑雪道是没有扫压的,而且因为不够宽,是不能滑溜冰式的。但我也极为心满意足了。因为这毕竟是工作日啊。在工作日的中午能够一个人在树林里享受蓝天,红日,白云,白雪,和运动,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陶醉呢?

   还有在秋末冬初时,往往下小雪,三到五厘米。这种情形下,在GP或我上班附近的林子里是没法滑雪的。雪太浅,滑雪板会被林子里的石头划破不说,滑雪杆撑在石头上,柏油地上,或冻得瓷实的地上的感觉实在不好受。但我家后面就是高尔夫球场,在这里滑雪板会被石子划破的概率是很小的,滑雪杆撑在密集的长短如一的草上的感觉更是可以接受。如是,在多数滑雪爱好者望小雪兴叹的日子,我却可以在开阔的高低起伏的高尔夫球场享受自然。

   世界级的越野滑雪场地在半小时车程内,上班的周围有大片的林子可在午休时滑雪,高尔夫球场可在雪少时滑,这实在是得天独厚!

  

   3. 丰年好大雪

   2007-2008是我历史上最好的滑雪季节,这一季度我一共滑了一百一十四天的雪。其中有一次是山地滑雪,而其他都是我心仪的越野滑雪。那个季度开始得很早,十一月二十一日一场三十厘米的大雪,让我们这些喜欢滑雪的人高唱哈利路亚去翻山越岭。

   这一季节更让人喜爱的是气候没有大幅度的波动。所以绝大多数雪能够保存下来。不时下来的新雪更是让人看在眼里,喜在心头。城里的人只担心车道上一场又一场的雪往哪儿堆放,而市府则天天为清扫街道而发愁,因为清雪的预算早已超过了。和我们喜爱滑雪的人一样高兴的只有清雪的工人,因为加班费使他们的收入增加了不少,季节后据说不少人买了新车换了房子,乐得嘴都合不拢。这个季节一共下了四百三十二点七厘米的雪,成为渥太华有气象记录以来第二大的降雪季节(第一是1970-1971的冬天为四百四十一厘米)。

   我这一季节一共滑了一百一十四天的雪。这么多年的滑雪,我只有两个季度滑雪超过一百天。最好的是此季度,另一个是2016-217的冬天滑了一百零八天。最多雪的季节滑最多的雪,这么浅析的道理是不难明白的,更重要的是自己没有辜负上帝的一片苦心和希望。此季度我十一月份滑了七天(十一月二十一日就开张),十二月二十九天,二月份更是来了个满堂红,真正的天天滑雪,二十九天!尤其让我高兴和回味不已的是,这一百一十四天的滑雪有近一半(五十六天)是在越野滑雪圣地GP进行的。

   说到满堂红的月份,我一共有过四次:2004年二月二十九次,2008年二月二十九次,2013年三月三十一次,以及2017年二月二十八次。本来2017年的一月也是能成为满堂红的,只是有天陪亲人在医院的急诊室呆了十五个小时,只能望雪兴叹!

   渥太华的冬天雪的确不少,但从历史数据来看也不是很多。从1937年起,冬季降雪量超过三米的只有八次。而这八次里面,只有1970-1971, 2007-2008, 和2016-2017三次超过四米。这三次里面有二次就被我赶上了。对于热爱越野滑雪近乎疯狂程度的我,一个冬天能滑几次雪是和这个冬天的降雪量绝对成正比的。不用说,上帝对我是关怀和偏爱的。2007-2008和2016-2017,丰年好大雪啊!而我也真正地尽情享受了这丰雪的盛季,对自然对上帝,充满了感激!

  

   4. 赶早市

   三月初是一个很奇妙的时候。经过一个漫长的冬天,你可以明显地感到每天日照的时间都在增长,而且这一段常常是艳阳高照。很多年在这个时候,我上班边上的树林里的滑雪条件已经不是太好,甚至不能滑了,毕竟这里没有人压雪和扫雪。但在河对面的GP,其条件仍然非常好,一个冬天的雪都在那儿瓷实地压着!渐渐的天长,让我不时有上班之前或下班之后去GP滑雪的想法和行动。

   渥太华河在渥太华市区有六座桥。周日早上进市区和下午出市区的车流量都很大。这对我来说,如果下午四点或三点半下班去GP的话,平常半小时的车程往往会变成一小时甚至更长。所以除非迫不得已,我是不会下班后去的。

   于是我常早上六点甚至五点半起来,洗漱完后,就驱车去GP。因为我是逆高峰方向走,再加上早,所以毫无堵车,半小时就来到我心仪的GP。经常停车场里一辆车都没有或只有二三辆车。更妙的是,许多时候我选择的滑雪道刚刚清扫过,处女雪(virgin snow)!这片天地,东方的太阳在冉冉升起,脚下的处女白雪徐徐展开,一眼看去,没有一个人影和踪迹。啊,这片属于我的天地!我仿佛生活在仙境,心情无比平静和愉快地享受着这很少人能够有机会体验的境界。

   近二十公里滑下来后,大汗淋漓的我又回到了停车场。这时车流的高峰期已近尾声,所以没耽误多少时间就来到研究所洗澡吃早饭上班,什么都不误。中午的时候,外面的阳光实在诱人,我不由得常离开办公室在所里的环形路上散步,常有同事诧异地问我今日为何没有去滑雪或跑步,我骄傲地说,赶早市去了!

  

   5. 火红的第五乐章

   经过十二月,一月,和二月三个寒冷及多雪的月份,绝大多数人在三月对于冬天是不会有任何暮念了。而且事实上,气温在三月份明显地回升,更让人高兴的是日照的时间大幅增长,明媚的春光让人对未来充满了憧憬。然地上的雪也不是一两天就化没的。更妙的是三月份还不时有新雪降落,这让大多数人烦不胜烦,而让我们喜爱滑雪的人喜不自禁。

   在三月份,滑雪爱好者往往都希望能在季度的最后一个阶段再充分享受大自然给我们的特权。在这个时候,如果有一天外面的条件能滑雪而自己因各种原因不能去滑雪的话,那是极为恼火的。少一次就是一次啊!真正是只争朝夕和时间与气候赛跑。2012年的三月,气温回升很快,而地上又没有多少积雪,这个月我只滑了六天的雪,是我记录中三月份最少的。2009和2010的三月也不妙,只有九次,一个数字,情以何堪!

   然2013年的三月却是个奇迹。我在这个月每天都滑了雪,满堂红! 2015年的三月也很不错,二十九次!记得有一部名为《火红的第五乐章》的日本电影八十年代初期在中国放映过。情节全都忘记了,有印象的是总部电影的配乐是德沃夏克的第九交响曲《自新大陆》,四个乐章一个音符都不落的全用了。我猜想电影的大概之意是写主人公在新的天地谱写出辉煌的第五乐章。三月的满堂红如我也有此意。

  

   6. 夜行货车

   台湾陈映真先生是我喜爱的小说家之一。记得三十多年前在清华读研究生时读过能找到的他的所有小说。让我最感动的是他那人文情怀,特别记得的作品有《云》和《夜行货车》。后者被改编拍成电影,但我是不会去看的,我不愿意自己美好的记忆被人糟蹋。

于越野滑雪我也干过几次“夜行货车”的事。这都是发生在白天有“公务缠身”的日子,(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565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