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胡德平:以“相反相成”的观点看中美贸易谈判

更新时间:2019-03-18 22:31:18
作者: 胡德平 (进入专栏)  
这种价值必然有其价格反映。白拿,无偿转让当然不行。1985年中共中央对《科学体制改革的决定》就谈到了“知识形态的商品”,“新的知识产业”等问题。

  

   问:“知识形态的商品”在改革之初有具体的实践成果吗?

  

   答:《决定》所以制定出这样的文件,就是因为一些科研单位进行了科研事业的改革,他们搞了科研成果、专利的承包制,“对外实行有偿合同,对内实行课题承包制”。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株洲市电子所”,先行先闯的科研单位最先尝到了知识产权价格的“禁果”。

  

   只要我国的商业活动坚持诚实信用的原则,不强买强卖,许多技术转售的合同协议是可以成交的。

  

六、市场经济中的信用问题


   问:市场经济的法则是守信、互利,市场很现实。有人讲,经济学不应追问道德标准,经济学中没有伦理学,难道科学也有伦理问题吗?

  

   答:经济学有道德问题,科技成果如何运用也有个伦理问题。亚当·斯密最初就是研究伦理学的。

  

   问:那么我国改革开放的经济学应讲什么道德伦理呢?

  

   答:经济学和伦理学有不可分割的关系。耀邦同志说:“同外商打交道,不是同自己人打交道。对自己人还可以讲纪律,必要时强调服从,搞点一厢情愿;对外商就不能来这一套,而只能讲信誉,讲协议,讲合同,讲平等互利,讲两厢情愿。”(《胡耀邦文选》P.361)

  

   1984年6月27日,耀邦同志还比照共青团倡导的“五讲四美”,对日本朋友讲了经济交往的“五讲四美”。

  

   问:经济交往的“五讲四美”是指什么?

  

   答:他说,首先是讲“友好”,不以意识形态、政治制度、内外政策强加于人。第二讲“互利”,“专门利人不行,专门利己也不行”。“也就是要双相思,不要单相思”。第三讲“信义”,“就是不能搞欺骗行为。能办到的事才说,不能办到的事不说。”第四讲“礼貌”,中外朋友吵架动不动“说人家是什么主义,不是高明的办法”。至于第五讲“纪律”,这是对内而不是对外讲的。

  

   问:这样有趣生动的交谈,日本朋友有何反映?

  

   答:当讲完“四美”(行为美、语言美、品德美、风度美)时,日本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江崎玲于奈先生忍不住插了一段话:“再加上一个‘想的美’,就更好了。……不论黑人、白人或者黄种人,脑子没有多大区别,问题就是在于如何开动起来。”我认为这就是科学上的伦理学,没有一点种族歧视的平等意识。

  

七、中美谈判中的“结构性”问题


   问:还有一个问题,中美谈判中的结构性问题究竟是指什么?

  

   答:所谓结构性问题,经济学各派的意见并未完全统一。但都涉及到一个国家财政、货币政策以外的体制性、政策性的经济问题。中美两国各有自己国家的经济结构问题。我国政府在贸易战的初期,就已经开始回答这个问题了。也是我国改革初期反复讨论的一个问题。

  

   问:贸易战初期,中方的意见是什么?

  

   答:去年6月4日的《人民日报》刊载了刘鹤副总理代表中国政府表明的态度:“改革开放和扩大内需是中国的国家战略”。中国人民对“改革开放”的方针路线,早已耳熟能详,但对于“扩大内需”,而且提到国家战略的地位,这恐怕还是第一次。

  

   问:改革之初,我国反复讨论的问题是什么?

  

   答:改革之初,人们都在想世界究竟有哪些国家和地区对中国的改革发展有借鉴意义?经济界、理论界提出了日本和亚洲“四小龙”(韩国、台湾、香港、新加坡)的发展模式,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打造了出口导向型的经济结构模式。这是因为他们内部资源贫乏,市场狭小,这种经济结构对他们是适合的,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生死攸关的战略问题。

  

   问:中国的权威人士更爱新加坡的政治经济模式,我国以此为坐标怎么不适合?

  

   答:可惜这种办法不适应中国。我国地大、人多,各种资源虽然不是最富集的地区,也是一个相当丰富的国家,市场又极其广阔,对外的经贸依赖度根本不像亚洲“四小龙”那样大。我国应该根据我国的基本矛盾,以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生活需要,不断扩大内需,提高经济质量的要求,调节我们的经济结构。

  

   问:今后对中国来说,经济结构调整的方向是什么呢?

  

   答:两头在外、大进大出是日本和亚洲“四小龙”经济结构的模式,我们则应以“内需导向型”的经济结构模式发展自己。

  

   问:内需是重要的,它的意义请再说明一下。

  

   答:本世纪初,就有外国学者提出这样的问题:“将来谁来养活中国?”我国的“三农”就是我国经济结构中一个很大的短板部分,我国的金融体系结构调整等都应包括其中。在今年两会上,李克强总理提出“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持续释放内需潜力。充分发挥消费的基础作用,投资的关键作用,稳定国内有效需求,为经济运行提供有力支撑”。这不就是国家战略吗?这不就是对经济结构调整最有力的回应吗?即便外国人也不至于反对吧?

  

八、汇率问题


   问:中美贸易谈判,美方的要求有什么不实际之处吗?

  

   答:关于汇率问题,我有如下看法。我国由于外汇占款过大,人民币超发很多,这意味着人民币今后会趋向贬值方向发展。美元现在升值,世界主要国家也包括中国货币都在相应贬值。人民币对内对外都有贬值的压力,美国却都要求人民币对外升值,这合理吗?

  

   问:这两难的问题怎么解决呢?

  

   答:中方提出了这种的办法予以解决。只要中国不为出口竞争的目的,让人民币汇率人为下滑,那么人民币的升值、贬值都应由市场决定。这是方向,至于时间,让市场决定人民币汇率浮动的时间,不妨加快一点。如果有理,恳请中方代表坚持。

  

九、协议的执行问题


   问:令人挠头的是协议执行监管的问题,对被监管一方来说,似乎太没面子。

  

   答:中兴和美方达成的协议,其根据是美国的“长臂管辖权”法规。中美贸易协议执行监管不属“长臂管辖权”范围。对执行协议的法律性质和对等原则,谈判应予以明确。

  

   问:时间不短了,谢谢你接受采访。最后,你对谈判的期望是什么?

  

   答:期待中美不再打经贸战,使“相反相成”的贸易协议早日签订。

  

2019年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556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