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邓晓芒:黑格尔辩证法为形式逻辑的奠基

更新时间:2019-03-16 23:11:50
作者: 邓晓芒 (进入专栏)  

  

   黑格尔用辩证法为形式逻辑奠基,抓住一个 “存在” (Sein),一个 “矛盾”(Widerspruch),就抓住了根本。从对上述这两个概念的本体论理解出发,黑格尔对形式逻辑的整套规律进行了逐个的重新解释。以对形式逻辑最简单的判断形式即肯定的判断为例,通常表示为 “S是 p”,即“卡尤斯是博学的”或“玫瑰花是红的”这样的判断,黑格尔认为可以从 “个别的东西是普遍的”这样的概念关系来理解。[4](P303~304)比如在 “玫瑰花是红的 ”中,“玫瑰花”是个别的,“红”则是普遍的,因为红的东西很多,玫瑰花只是其中的一个特例。但这只是从形式上看是如此,而从内容上看,玫瑰花有很多性质,红只是其中的一种性质,在这个意义上说,玫瑰花是普遍的,红倒成了个别的,所以这个命题同时又可以理解为“普遍的东西是个别的”。这样,“形式把自身造成是一个进入自身与形式区别对立而长在的同一,即内容。”[4](P306)然而,这两个命题都是自相矛盾的。首先,从形式上说,“‘个别的东西是普遍的’。但不如说,这样一个直接的个别的东西不是普遍的;它的宾词有更广的范围,所以宾词与它不符合。”其次,就内容而言,“即‘普遍的东西是个别的’这一命题……这样一个主词毕竟不是如像它的宾词所述说的那样一个个别的特性。”[4](P307)换言之,个别的东西是普遍的,但又不能是普遍的,而只是个别的;普遍的东西是个别的,但也不能是个别的,而只是普遍的。然而我们又不能说“个别的东西是个别的东西”,“普遍的东西是普遍的东西”,因为这就成了同义反复,不再是判断;真正能够成为判断的就只剩下“个别的东西不是普遍的东西”和 “普遍的东西不是个别的东西”这样的 “否定判断”了。肯定判断由此而向否定判断过渡:“个别的东西是普遍的”变成了 “个别的东西不是普遍的”(或 “个别的东西是非普遍的”),“普遍的东西是个别的”变成了“普遍的东西不是个别的” (或 “普遍的东西是非个别的 ”)。[4](P310~311)

  

   上述矛盾的意义也可以理解成这样:当我们按照形式逻辑说“玫瑰花是红的”时,我们所说的是 “个别的东西是普遍的”,但这实际上已经是自相矛盾的了。因为如果真正严格按照形式逻辑,A=A,那么个别的东西和普遍的东西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个别的东西只能是个别的东西,它怎么可能是普遍的东西呢?A怎么可能是非A呢?如果非要坚持说个别的东西是普遍的,那就相当于说 “个别的东西不是个别的东西”,A≠A,因而形式逻辑的命题本身 (例如 “玫瑰花是红的”)就已经包含矛盾在内了。中国古代的公孙龙子也正是出于同一理由而认为“白马不是马”(个别的东西不是普遍的东西),他是按照对逻辑同一律的严格形式的理解而得出这种违反常识的结论来的。所以,如果一定要坚持形式逻辑的形式化 (同一律)理解,则我们不可能说出任何一句有意义的句子,而只能说出 “太阳是太阳”、“玫瑰花是玫瑰花”、“白马是白马”、“一棵树是一棵树”等这类同义反复的句子。“假使对例如什么是一株植物这样的问题给予一株植物是——一株植物这样的回答,那么,受到这种考验的全班人员,都会立刻承认这一命题的真理,但也同样会立刻同声齐说这样的回答什么也没有说。……仔细考虑一下这种真理使人厌烦的效果,那末,‘植物是——’这一开端,是准备有所言说,作出进一步的规定的(慧田哲学公号下回复数字该题讲座)。但是,当只有同一事物重复时,便反而出现了相反的东西,即什么也没有发生。所以,这样的同一说法,本身是矛盾的。”[4](P34~35)黑格尔并没有说形式逻辑的同一律是错的,而只是说,它用“是” (Sein)这个词在许诺一种言说的内容,但却没有说出任何东西。凡是要说出任何东西,都必须将同一律投入事物的差异和变化之中,到运动和矛盾发展中去求同一。而这就导致了判断从一个层次上升到另一个更高的层次,并上升到推理,最后达到“概念的推论”,即推出一个上帝的绝对最高同一性来。[4](P388~389)

  

   所以,在黑格尔看来,形式逻辑只有从内容方面来理解才有认识上的价值和意义,而这也就意味着它只有建立在辩证逻辑的基础上才有意义。但问题是,形式逻辑对自身的这种意义来源于“日用而不知”,反而误以为自己的意义仅仅在于其抽象的形式法则,以为自己只是一套与思维内容无关的思维工具和思维形式技巧。这样,黑格尔辩证法首次打破了形式逻辑的这种自我感觉,把它提升到了对自身基础的自我意识。这是黑格尔的伟大功劳之一。

  

   参考文献:

   [1]邓晓芒.康德先验逻辑对形式逻辑的奠基 [A].康德哲学诸问题 [M].上海:上海三联书店,2006.

   [2]康德.纯粹理性批判 [M].邓晓芒译,杨祖陶校.北京:人民出版社,2004.

   [3]黑格尔.哲学史讲演录 [M].贺麟,王太庆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78.

   [4]黑格尔.逻辑学 [M].杨一之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77.

   [5]黑格尔.小逻辑 [M].梁志学译.北京:人民出版社,2002.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5540.html
文章来源:《云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0年第2期 P3-7,94页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