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清平:利他主义“无人性有德性”的悖论解析

更新时间:2019-03-15 15:01:34
作者: 刘清平 (进入专栏)  
却没有因此就以非此即彼的方式断言“为自己的利益采取任何行动都是恶的”。相反,如前所述,利他主义只是主张,在出现冲突时把自己的利益凌驾于他人的利益之上“损(他)人利己”是恶的,而“舍己为(他)人”的做法则是善或高尚的。不管怎样,假如利他主义真的持有她指认的那种立场,它在这个世界上注定了只能是后继无人自取灭亡,因为任何认同这种立场的人都会由于完全拒绝满足自己需要、考虑自己利益的缘故,失去存活下去的可能性。

  

   第二,她从“不会造成冲突的才是理性客观之善”“理性的人们之间没有利益冲突”等抹煞了现实生活中不可避免的人际冲突的扭曲前提出发,断言人们可以只追求个体私利不伤害他人,所谓“既不能为了他人牺牲自己,也不能为了自己牺牲他人”,[10](PP17-19、45-46)尽管貌似可以让“利己”摆脱“损(他)人”的缺德嫌疑,但同时又会釜底抽薪地掏空她指责利他主义的立足基础:在没有人际冲突、万事和谐圆满的情况下,不管利己还是利他岂不是都不会对他人或自己造成任何伤害,以致统统能够构成毫无瑕疵的完美德性吗?既然如此,哪里还有必要标榜利己主义才是德性,却贬斥利他主义是道德食人主义呢?

  

   第三,尤为反讽的是,她还遮蔽了“对他人有利”与“对自己有利”之间的鲜明差异,认为像人们在危急时刻冒着一定风险帮助陌生者这类明显属于利他主义的行为也是利己主义的。[10](PP38-41)这种论证不仅混淆了利己与利他这两个在核心语义上截然有别的不同概念,同时也折射出她不愿冒犯流行的伦理直觉,公然把这类通常会受到赞许的利他主义行为也说成是道德食人主义的潜在意向,至于其结果则更有自败意味了:如果这类将他人利益置于自己利益之上的行为也属于利己主义的话,这个世界上哪里还会有与利己主义形成了鲜明对照、让她能够大肆鞭挞的利他主义呢?就此而言,她为了替利己主义辩护而对利他主义展开的那些偏激批判,毋宁说是试图凭借莫须有的二元对立架构,给莫须有的利他主义加上一个莫须有的罪名罢了。

  

   让事情变得更加棘手的是,除了许多利己主义者会对利他主义行为做出在实然性或应然性的维度上时常是缺乏理据的贬抑否定之外,许多非利己主义者甚至利他主义者也有可能在人际冲突的纠结状态中,依据“不可害人”的规范性标准把某些特定的利他主义行为评判为不道德或不正义的,结果让利他主义的道德属性呈现出更为错综复杂的局面,很难一刀切地贴上“有德性”的标签。

  

   首先,如果张三从事的旨在有利于李四的行为在李四自己看来并非有利而是有害的(产生了让李四反感讨厌的后果),李四就有可能认为这个利他主义的行为不道德。前面提到子女有时会反感父母出于“为你好”的动机从事的举动,就从一个角度展示了利他主义“好心办坏事”的悖论性特征:利他主义者的高尚道德意图,反倒在人际冲突中实际产生了让被利之他反感厌恶的不道德后果。

  

   其次,如果张三从事的旨在有利于李四的行为严重伤害了张三自己,即便张三和李四都认为这样做具有“舍己为(他)人”的高尚德性,也还是有可能被其他人评判为不道德的。举例来说,从元伦理学视角看,张三对于李四百依百顺,乃至到了甘愿忍受任何屈辱的极端地步,也可以说是遵循了利他主义的原则:把李四的利益绝对凌驾于自己的利益之上而无条件地牺牲自己;不过,许多旁观者却有可能依据“不可害人”的伦理直觉,认为张三这种“舍己为(他)人”的利他主义行为有点儿像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或卑躬屈膝的奴才。

  

   最后,更严重的是,如果张三从事的有利于李四的行为严重伤害了王五,往往还会因为这种复杂纠结的人际冲突使它的道德属性出现南辕北辙的致命断裂:虽然张三和李四都认为这个行为是有道德的,王五却认为是不道德的。例如,张三冒着风险帮助李四逃脱了法律惩罚,李四当然会称赞张三重亲情讲义气,但受到李四不义侵害的王五却会认为张三的利他主义举动属于徇情枉法。再如,纳粹官兵为了元首战死沙场,当然会受到法西斯同伙的赞许嘉奖,但被侵略国度的民众对他们这种为国捐躯的行为却肯定会做出截然相反的道德评判。

  

   以上只是简单地分析了几种特定类型的利他主义行为,但从中已经可以看出,不管我们站在怎样的规范性道德立场上,持有怎样的应然性评判标准,都很难给利他主义贴上一刀切的高尚标签,断言它仅仅因为具有“舍己为(他)人”的特征就一定是有道德的。而从实然性描述的角度看,人们在日常生活中实际针对某个行为做出规范性评判的时候,根本就不是依据子虚乌有的二元对立架构,一方面把利他主义行为统统评判成有道德的,另一方面把利己主义行为全都评判成不道德的,相反总是按照在复杂纠结的人际冲突中有利于谁又有害于谁的伦理标准具体动态地展开的。休谟、康德、叔本华等人虽然在不同程度上肯定了“不可害人”的伦理直觉或“人是目的”的绝对命令,但在泛泛而论地推崇利他主义的时候,却明显忽视了现实生活中的人际冲突,尤其遗忘了这条正义标准不仅适用于利他主义行为所指向的那个“他”,而且同样适用于利他主义行为关涉到的其他“他”以及作为主体的那个“己”,结果没有意识到下面的事实:在复杂纠结的人际冲突中展开的利他主义行为,尽管其本意是想要有利于某个“他”,但同时也可能给另外的“他”以及作为主体的“己”、乃至给它想要有利于的那个“他”造成这样那样的伤害,从而在不同人们的规范性评判中呈现出不同的道德属性,不可能不分青红皂白地一概而论。

  

   综上所述,一旦说明了自利、利己、利他之间既微妙有别又密切相关的内在联系,澄清了利他主义的生成机制,我们就会发现西方学界设置的二元对立架构让利他主义陷入的“无人性有德性”悖论,其实是某种脱离生活实际、包含逻辑矛盾的荒唐怪论,因为如同人们基于利己动机从事的利己主义行为一样,人们基于利他动机从事的利他主义行为一方面完全符合趋善避恶、取主舍次的人性逻辑,因而拥有无可否认的实然性现实存在,另一方面又会由于复杂纠结的人际冲突,在不同人们的规范性评判中呈现出截然相反的应然性道德属性。

  

   注释:

   ①出于行文统一的考虑,本文在引用西方译著时会依据英文本或英译本有所改动,以下不再一一注明。

   参考文献:

   [1] 霍布斯.利维坦[M].黎思复等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85年.

   [2] 徐向东.自我、他人与道德—道德哲学导论(上册)[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9.

   [3] 休谟. 道德原则研究[M]. 曾晓平译. 北京:商务印书馆,2001.

   [4] 康德.道德形而上学原理[M].苗力田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2.

   [5] 叔本华.叔本华论道德与自由[M].韦启昌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

   [6] 王海明.道德总原则理论辨难[J].武陵学刊,2010(4).

   [7] 亚当·斯密.道德情操论[M].蒋自强、钦北愚、朱钟棣、沈凯璋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8.

   [8] 刘清平.试析诸善冲突的根源和意义[J].浙江工商大学学报,2013(6).

   [9] 内格尔.利他主义的可能性[M].应奇、何松旭、张曦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15.

   [10] 安·兰德.自私的德性[M].焦晓菊译.北京:华夏出版社,2007.

  

   本文刊载于《浙江大学学报》2019年第1期。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553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