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潘祥辉:新媒体赋权:热点事件中的网民参与

更新时间:2019-03-12 11:03:58
作者: 潘祥辉 (进入专栏)  

   从传播学的角度看,其实网民只是一个业余的信息传播者和观众,他不是专业的传播者。他发完帖子或者看完新闻,可能就上班去了、挣钱去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大家还要养家糊口呢,我哪有那么多时间精力对一个事情持久地保持关注?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们也不能对他们要求太高、期待太高。实际上我觉得网民当中很多人素质也是很高的,不过有时候他们也很无奈啊。他们倒是想要知道最后这个事情到底怎么了,可是没有人告诉他。理论上网民是有知情权的,但实际上我们都知道他们没有,那能怎么样呢?

  

   所以我认为这种事情如果要怪的话,只能怪专业的传播者。专业的传播者当然就是媒体了。其实媒体的职责就是提供全面完整的信息,而且媒体也有动力去刨根问底,因为这就是媒体的工作啊。而且你也是靠这个来挣钱的,对不对?所以在很多的热点事件当中,专业的媒体也失声了,他们也换台了,我觉得这个就很难被原谅。样一来实际上你就把自己降低到业余水平了,媒体不仅没有引导到“吃瓜群众”,自己也变成“吃瓜群众”了,我觉得这就是失职。

  

   当然这样说可能有点苛刻,因为我们知道媒体也有自己的难处。很多“烂尾新闻”实际上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这些原因我们很多人可能都懂,就没有办法深入下去了。对这个问题,不是因为新媒体赋权不够的问题,我觉得而是政治赋权、法律赋权不够的问题,这是一个线下赋权的问题,当然这是另外一个话题了。反正这样一来,次数多了、时间久了有些媒体也就比较气馁,跟网民一样大家就娱乐至死好了,因为搞娱乐没什么风险。但是这样一种随波逐流的犬儒主义,我认为出现在中国的舆论界、新闻界是非常不好的,也非常不应该。如果说普通网民的话还可以理解,如果是专业传播者也是这样,我觉得是不能原谅的。我们说围观改变中国,让网民来围观什么?媒体是有责任的。

  

   五、媒体“娱乐”难免伤到网民“胃口”

  

   全媒派:有人认为公共议题的严肃性在某种程度上被网民传播的娱乐性消解了。例如两会期间,人们对“红蓝记者”的关注一度压过对两会议题的讨论。请问您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潘祥辉:首先我认为娱乐和严肃其实本身没有明确的界限,娱乐也可以很严肃,比方说在先秦娱乐实际上就是为了取悦神灵,它是娱神的,所以它就是十分严肃的事情。而严肃的议题也可以以比较娱乐的方式传播,我觉得“红蓝记者”之争未必就是娱乐,其引发讨论的背后其实关系到一个很严肃的话题,比方说记者应该怎么提问,新闻怎么样做才叫专业,媒体跟政治之间应该是一种什么关系,这些其实都是很严肃的问题。

  

   而所谓严肃的“两会”,其实我们不能排除有些人是当作娱乐节目来看,当然还可能是比较沉闷的娱乐。你看都是清一色男性的官员,一样的穿着,还有一样的官样话语。只有这个女记者的存在,算是增加了一些靓丽的色彩。人们为什么热衷于围观两个女记者掐架的场景,而对“两会”议题不关注呢?我觉得是因为“红蓝记者之争”有冲突,这是突发性的,至少事先没有排练过。有冲突才是新闻,才有看点,而常规的会议反而没什么看点。所以受众厚此薄彼,实际上没有否定新闻学的原理,恰恰是告诉我们什么才是真正的新闻。最早把这个视频放出来的记者,我想也是懂这个道理的,所以我们不能怪网民不懂事,人性就是这样,要怪只能怪我们的会议、会议新闻不接地气。

  

   当然这个只是事情的一方面,中国媒体还有互联网上的娱乐,我觉得确实是过头了。实际上在中国的转型社会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但是我们的媒体和网民如此热衷于追求娱乐,这确实是一种不良的倾向。

  

   我个人觉得娱乐至死除了人性的原因,比方我们人人都喜欢轻松,而不喜欢这种劳神费脑的东西,你知道严肃的话题是很费脑的。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一些结构性的因素,这个就和传统媒体及网络媒体的选择性的内容生产策略有关。为什么呢?因为生产娱乐是没有什么风险的,而生产严肃新闻风险太大,来钱也太慢了,所以媒体也就趋利避害了,一心一意搞娱乐。你看娱乐立台、娱乐立报、娱乐立网,这个在新媒体上表现的是非常突出的。

  

   传统媒体也好,新媒体也好,实际上都从娱乐生产当中获得了巨大的好处。但是我要说,这种新闻生产上的不平衡制造了巨大的迷魂阵,也搞坏了受众的胃口。其实信息接受是有口味的,人的口味一旦形成了,我们就只吃这种东西,别的东西就没有胃口了,所以这样就构成了一种恶性循环。受众在娱乐至上的拟态环境中久了,我想可能对现实的感知能力就会变得迟钝。其实我是很担心我们娱乐的一代,比方说九零后一代、零零后一代,他们是不是还有兴趣去关心因素的议题?甚至是否还有能力去思考大问题,这个是我的担忧。

  

   六、网络互动与问答

  

   全媒派:感谢潘老师的分享,老师辛苦啦!下面是自由互动环节,欢迎各位宝宝们踊跃提问!

  

   Fiship:潘老师好,您之前有关“马云爸爸”以及网络称谓的研究我觉得很有趣,想问问老师当时做这个研究的缘起,怎么将日常生活和学术研究联系在一起,能不能为我们以后做研究、找选题提一些建议?

  

   潘祥辉:关于“马云爸爸”的研究,我就是被好奇心引导的。我觉得叫别人“爸爸”很难接受,但为什么大家却这么叫呢?一定有它的道理在里面。所以我们需要解释清楚这个现象。当然,要解释这个问题又要调动各种知识和理论资源来说清楚。这确实是生活中的传播学。生活中的传播学值得我们关注的还有很多,关键在于我们要有发现的眼光,当然也包括理论提升的能力。2018年9月份我在我们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18级研究生的开学典礼上做过一个讲座,名字叫《生活中的传播学:观察与思考》,就是讲这个问题。学院的微信公号有推送,我给大家分享一下这个推送吧,供同学参考!

  

   文龙:潘老师您好,我有两个问题,(1)想就刚才小助手的问题往下问,从您刚才的回答上看,公共议题和娱乐议题之间的关系似乎更像是二元对立的,而公共议题却又好像总是竞争不过娱乐议题。比如,前两天我们还在讨论“基因编辑”,结果第二天就被娱乐圈的新闻抢走了大多数的关注度。您认为这是不可避免的吗?我们应该怎么面对呢?(2)您刚才谈到了很多新闻媒体的责任,但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现在议程设置权的下放,还有很多自媒体和商业媒体在和新闻媒体竞争话语权,换台式吃瓜是不是更像是一种舆论场域中各个议程形成的合意呢?

  

   潘祥辉:公共议题和娱乐议题我觉得不是一个零和博弈的问题。既然是公共议题,和大家的利益相关的,必然大家都会关注。未必会被娱乐吸引过去。但现在的问题是新媒体平台是高度垄断的,而且大家一个劲地通过娱乐来实现吸睛,差异化不大。也正是沉浸在这样的信息环境下,受众也是高度同质化的。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其实正常的情形应该是多元分化的,从议题到受众,各有各自的喜爱。但中国从信息生产,到受众口味,都太同质了。自媒体公号更是这样,几乎都在往一个方向用力。这种舆论生态确实堪忧。

  

   阿离:老师您好,我很好奇,我们一方面痛恨“网络喷子”的极端言论给他人带来的伤害,一方面又无法否认“人人都有表达权”,想问下我们应该怎么对待这种矛盾?

  

   潘祥辉:“人人都有表达权”并不意味着可以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要以尊重别人的权利及公序良俗为前提。这个问题实际上是“网络言论自由表达及其限度”的问题。关于这个问题学界有太多的论述了,我自己也写过相关文章,基本原理不复杂,可以去查一下相关论述。

  

   李湘:潘老师好,我之前跟尼尔森合作做消费者研究的时候发现一些技术手段是可以追踪个体并在某些页面实现诱导转发、消费的,在个体不知情的情况下,怎么看待这种看似主动本质却被动的关系?放到社交媒体上,舆论能够被引导么?真正知情发声或关注议题本身(包括发起人、事由、过程、结果等)的数量有多少?

  

   潘祥辉:新媒体与大数据(用户数据)被用于商业精准营销,或者被用于其他用途,这是不争的事实。关键是得让这些幕后操作,得到规范。比如我们的隐私如何保护?以及如何让我们知情,包括“技术反制”的力量要跟上。对新媒体数据公司要有制衡,否则一定是被人操纵。舆论场也是如此,我们呼唤更多的“立法、公开与监督”,保护大数据时代普通受众的权益。要让不法利用数据的这些人,还有平台型媒体、公司不能胡作非为。这是非常重要、迫切的问题。

  

   做我的猫:老师您好,我想问一下,之前重庆公交事件新京报发布了错误信息,随后就简单删了微信,前两天人民日报一开始大加称赞基因编辑,后来又是简单删掉微博而已,两家媒体都没有做出道歉,您怎么看待主流媒体这样的做法呢?

  

   潘祥辉:关于主流的媒体的更正与致歉,我做过一个研究。发表在香港《传播与社会学刊》上,名字叫《我们错了:中国式媒介更正与致歉的政治社会学考察》,主要观点就是中国的主流媒体是很少道歉和更正。为什么?说白了,还是缺乏压力与动力,使这样一种媒介伦理始终建立不起来。其实向受众道歉了,也不会影响公信力。不这样做,反而显得底气不足。

  

   Christinelmh:老师您好,最近蒋劲夫家暴事件经过舆论发酵之后却被某些人塑造成“抗日英雄”,我想问下您怎样看待网络民族主义这一现象?您认为网络对于民族主义有没有放大的作用?

  

   潘祥辉:网络民族主义的问题,学界有许多研究。我觉得网络是会有放大效应的,网络民族主义、网络民粹主义,互联网提供了一个“发酵”平台。有些媒体或自媒体人为了吸引流量,也会推波助澜。

  

   我爱学习:老师我想问一下关于女性平等题,现在越来越多的女性追求平等,但很多的女性甚至是男性,已经不只是追求平等,而是开始追求女尊,很多可能平时看来比较正常的对话和图片,也会被打上不尊重女性、物化女性的标签,就比如在昨天微博热搜就有一个叫“妖妖”的评论了一个画手的图片,说不尊重女性,然后引发了很多讨论,您怎么看待这种现象呢?

  

   潘祥辉:我不知道“我爱学习”是女同学还是男同学。我是觉得追求平等没有错,但不要走入极端。“过犹不及”,不要什么东西都上纲上线,大家现在要追求首先是“人的尊严”,人与人之间应当互相尊重,在这个基础上再来谈男性和女性的平等与尊严的问题。简单地站队、开撕,没有太大的意思。有一些比较激进的女性主义者可能走得比较远了,但我相信大多数女性还是知道是非的。

  

   全媒派:今天咱们的真爱嘉宾分享会就到这里啦~谢谢潘老师的耐心解答和干货分享!

  

   ——结束——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549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