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季风 邓美薇:人口老龄化、技术创新对经济增长质量的影响

更新时间:2019-03-12 10:58:27
作者: 张季风   邓美薇  

  

   摘要:通过测算中国30个省份与日本47个都道府县层面经济增长质量指标,构建系统GMM模型,创新性地比较分析了中日两国人口老龄化、技术创新对经济增长质量的影响。主要结论有:(1)中国技术创新驱动经济增长质量提升的表现强于日本,人口老龄化对中日经济增长质量均具有负面影响;(2)技术创新与人口老龄化的交互作用对经济增长质量具有正向效应,技术创新可以作为应对人口老龄化挑战的有力举措。但是,这种作用在日本实证样本中统计显著,而在中国实证样本中未通过显著性检验。鉴于此,中国应借鉴日本经验,大力推进产业技术革新,提高老年人健康水平,鼓励老年人二次就业等。

  

   关键词:技术创新; 人口老龄化; 系统GMM; 区域经济;

  

   作者简介: 张季风 , 男,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邓美薇,女,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博士研究生。

  

引言

  

   中国“未富先老”问题愈加凸显, 2000年, 65周岁及以上人口总数为8 821万人, 老年抚养比为9.9%, 2016年, 65周岁及以上人口总数增加至15 003万人, 增幅高达70%以上, 老年抚养比也增加至15%。人口老龄化既是挑战又是机遇。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应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 构建养老、孝老、敬老政策体系和社会环境”, 并强调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 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战略支撑[1], 目前中国处于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关口期, 作为创新范畴下重要组成部分的技术创新是否可以有效应对人口老龄化给经济增长带来的挑战, 人口老龄化加速背景下技术创新对经济增长质量的驱动作用如何, 则需要认真考量, 因此, 将中国与日本情况进行比较, 探究人口老龄化、技术创新对经济增长质量的影响, 具有一定的研究意义。之所以选择日本作为比较对象, 主要基于以下考量:首先, 日本最早进入老龄化社会, 早在1970年老年人口比例就达到7%[2], 目前老龄化程度最为突出, 同时技术储备十分丰裕, 技术贸易收支比居世界首位;其次, 日本将技术创新作为缓解老龄化社会问题和提升经济增长质量的重要举措, 不仅提出“社会5.0” (超智能社会) 概念, 意欲依托技术创新打造新型社会形态[3];而且重视强化人工智能、医疗器械、健康产业及情报通信领域的创新能力, 充分利用老年人力资源;最后, 现阶段中国经济增长过程与日本过去历程类似, 人口老龄化发展速度也与日本相近。根据日本国立保障·人口问题研究所的推断, 人口老龄化率由7%增加至14%, 中国约需23年 (2002年至2025年) , 日本同样经过23年 (1970年至1993年) , 而其他人口老龄化程度较大的国家相对花费时间较长。如, 法国经过115年, 瑞典经过85年, 美国经过72年等。因此, 通过梳理相关理论基础, 基于中国省级及日本都道府县层面的动态面板数据(1) 1, 构建实证模型比较分析两国人口老龄化、技术创新对经济增长质量的影响, 进而探究技术创新是否可以有效缓冲人口老龄化挑战, 以期提出相关政策建议。

  

一、理论基础

  

   (一) 人口老龄化、技术创新对经济增长质量的影响

  

   目前, 学术界尚未对经济增长质量进行明确的界定, 通常将经济结构、经济增长有效性、可持续性、分享性等与经济增长密切相关的内容作为经济增长质量涵盖的范畴。人口老龄化对经济增长质量的影响机制表现在:第一, 人口老龄化影响经济结构升级。 (1) 人口老龄化可以通过影响人口结构、各产业就业所占份额而影响经济结构升级 (Siliverstovs, 2011[4]) 。 (2) 老龄化社会相关产业的发展有利于产业结构升级。第二, 人口老龄化影响经济增长的有效性, 即影响产业生产效率。 (1) 劳动人口日益老龄化不仅导致社会劳动人口绝对数量的减少, 而且其工作所需的体力、耐力相应下降, 影响劳动生产效率 (Roger and Wasmer, 2011[5]) 。 (2) 人口老龄化程度加深的同时, 劳动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人力资本也在提高[6], 有利于资本生产效率、全要素生产效率的提高。第三, 人口老龄化影响经济增长持续性及分享性。 (1) 人口老龄化通过影响能源消费、废弃物排放等, 间接作用于经济增长持续性。Menz and Kühling (2011) 研究发现人口年龄结构与能源消费、二氧化硫排放具有统计上的显著关系[7]。 (2) 人口老龄化可能通过影响收入分配、福利等作用于经济增长分享性 (Miyazawa, 2006[8]) 。此外, 随着老龄化社会发展, 家庭老龄化、空巢化趋势日益显现, 对社会养老保障体系提出更高要求[9], 也间接影响经济增长质量。

  

   技术创新对经济增长质量的影响机制表现在:第一, 技术创新促进经济增长质量的提升。 (1) 技术创新通过促进企业生产效率改善, 提高企业绩效, 进而作用于经济增长质量 (D Aboal, 2012[10];D Singh, 2015[11]) 。 (2) 技术创新有助于提升企业竞争力, 优胜劣汰促进产业结构调整, 影响经济增长质量 (Montobbio, 2002[12];Metecalfe, 2005[13], Gai and Pissarides, 2007[14]) 。 (3) 技术创新可以优化国际分工, 并通过技术贸易“扩散效应”影响一国经济增长质量[15]。第二, 技术创新也有可能阻碍经济发展。如企业倾向于风险高的研发项目, 依赖于模仿创新, 可能造成研发支出的重复与资金浪费。而且, 制度或者区域因素也可能影响技术创新对经济增长的作用 (Roper, 2002[16]) 。

  

   (二) 人口老龄化与技术创新的交互作用对经济增长质量的影响

  

   关于技术创新与人口老龄化的关系, 先行研究主要围绕人口老龄化对技术创新的影响进行探究, 如Schneider (2008) 认为, 劳动力年龄结构与其技术创新能力存在“倒U型”关系[17]。关于技术创新与人口老龄化交互作用对经济增长影响的研究文献较少。技术创新与人口老龄化交互作用对经济增长质量的影响机制为: (1) 人口老龄化倒逼技术创新, 有助于放大技术创新对经济增长质量的正向效应, 弥补人口老龄化负向影响。 (2) 人口老龄化伴随的劳动力稀缺, 会使全社会更加重视人力资本培养及技术创新投入, 倒逼企业转变生产方式, 由依靠廉价劳动力压低成本获取利润向谋求技术创新提高技术水准过渡。 (3) 老年人并非绝对缺乏高产出能力, 高龄劳动人员累积的知识、经验、技能存量有可能助推企业产值增加 (Frosch, 2009[18]) 。 (4) 通过技术创新可以为老年人提供更便捷的通信服务、更舒适的工作生活环境, 有助于充分利用老年人力资本, 促进经济增长质量的提升。一方面, 随着年龄增长, 人的身体机能将发生变化, 体力、耐力逐渐下降, 但是互联网、物联网及移动通信的技术革新不仅为老年人提供更优质的养老服务, 而且一定程度避免老年人体力、耐力的过分消耗, 有助于提升老年人社会参与能力, 促进退休员工的二次就业。另一方面, 医疗设备、护理行业、食品及营养相关行业的技术创新有助于提高老年人健康水平, 一国居民的健康对经济增长质量具有重要的驱动作用[19], 老年人健康水平的提升不仅给自身带来效用, 而且有助于延缓生命衰老过程, 减少生命老化对其生产能力的负面影响[20], 对于独生子女家庭来说, 更有助于减轻年轻子女赡养老人的负担, 间接提升其工作效率。

  

二、指标测算与实证模型构建


   人口老龄化与技术创新不仅直接影响经济增长质量, 两者的交互作用也将间接影响经济增长质量。下面进一步通过构建实证模型进行验证。

  

   (一) 经济增长质量指标测算

  

   鉴于数据可得性、完整性与中日两国情况对比维度的一致性, 借鉴邓美薇、张季风 (2018) [21]的做法, 最终选取11个基础指标, 分别进行中日两国经济增长质量的测算。其中, 中国西藏自治区数据缺失较多, 故剔除。各基础指标描述见表1。

  

表1 中日两国经济增长质量测算所需的共同基础指标说明

注:↑表示正向指标, ↓表示负向指标


   由于部分指标计算方法较复杂, 需要进行简要说明。关于产业结构合理化测算公式为:

   式 (1) 中, gmn表示m地区n产业的年均增长速度;g为地区经济增长速度;hmn表示地区产业n在地区经济中所占比重。ir数值越小, 产业结构越合理[22]。全要素生产率采用Malmquist指数法估算, 公式为:

   其中, (xt+1, yt+1) 与 (xt, yt) 分别表示第t+1期与第t期的投入与产出向量, Mi (xt+1, yt+1, xt, yt) 为第t期至第t+1期的全要素生产率变动率, Dt和Dt+1分别表示以第t期与第t+1期技术为参照物的第t期、第t+1期的技术效率水平。

  

运用主成分分析方法测算经济增长质量指标, 为更好反映分析对象的动态特征, 采用时间轴上的全局主成分分析 (GPCA) 方法[23][24], 由于各基础指标属性不一致, 因此对负向指标进行倒数处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5488.html
文章来源:《日本问题研究》2019年第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