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俞可平:当代中国政治学的成就、趋势与挑战

更新时间:2019-03-10 22:59:15
作者: 俞可平 (进入专栏)  
本来就薄弱的基础理论研究更显得势单力薄。智库建设又严重偏向于现实政策,助长了政治学研究的功利化和短视化。

  

   从学术成果看,原创性的高水平论著稀少,大量的作品是低水平的重复。许多研究报告、论文和著作既无学术价值,也无应用价值。由于研究经费的增加和职称晋升的需要,政治学论著和研究报告的数量在迅速增长,但众多作品都是无效的低水平重复性成果,缺乏原创性,这损害了政治学的形象,削弱了政治学的吸引力。

  

   从学术交流看,在国内外的重要学术论坛和高端研讨会上,中国政治学者的声音非常弱小。近年来,虽然中国学者在国际学界的声音越来越大,对国内政治经济生活的发声也越来越强,但与其他学科相比,政治学者的声音和影响明显薄弱,在国外一些重要的论坛和研讨中,几乎看不到国内政治学同仁的身影。

  

   近年来,关于“中国政治学向何处去”的争论,集中于“本土化与全球化”“中国化与西方化”“政治化与学术化”“自主性与普遍性”“定量分析与定性分析”“中国特色与普遍价值”等议题。上述争论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代中国政治学所面临的挑战,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政治学的发展再次处于一个新的转折点,何去何从,值得每一位中国政治学者深思。在我看来,要有效应对这些挑战,在新的时代背景下推动中国政治学的发展,需要正确处理好以下几对关系:

  

   第一,要处理好事业与职业的关系。对于从事政治学专业教学研究的学者来说,政治学的教学科研工作首先是一种职业,需要基本的物质生活条件保障。但是,作为基础性社会科学门类之一的政治学,对学术进步和政治发展具有不可取代的重要作用,这就要求政治学者更要把政治学教学科研工作当作一项事业,具有学术进步和政治进步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一方面,对中国政治学者自身来说,要在事业与职业之间达成一种合理的平衡,克服功利主义的偏向;另一方面,对于政府和社会各界来说,要为政治学从业者创造良好的生活条件和学术氛围,使更多的政治学从业者把政治学研究当作事业而不是单纯的职业。

  

   第二,要处理好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的关系。当代中国政治学的发展,既需要基础理论研究,也需要应用对策研究。政治学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虽然属于两种不同的学问,但它们之间存在十分紧密的内在联系。高质量的对策研究必须建立在扎实的基础研究之上。高质量的智库,首先应当是产生新观点的思想库。没有坚实的基础研究,就难以产生原创性和前瞻性的思想观点,没有思想的思想库,不是真正的智库。

  

   第三,要处理好现实性与学术性的关系,使政治学研究既能为我国的社会政治发展提供理论指导,又能为繁荣我国的社会科学做出贡献。在所有社会科学学科中,政治学与社会政治现实的联系最为密切,它首先应当研究现实中的重大问题,并且主动为现实政治服务。但政治学是一门社会科学,它与现实政治之间有重大的区别。不能把现实政治与政治科学混为一谈,政治学者应当通过自己的专业知识和学问服务于现实的政治建设,但这不是政治学者的唯一责任,政治学者还有推动知识进步的责任,两者之间的关系不能颠倒。

  

   第四,要处理好本土化与全球化的关系,使政治学扎根于我国特殊的土壤中,同时又不背离人类社会共同的政治学普遍原理。立足于中国的现实,根据我国具体的政治、经济、文化和历史环境,研究我国的政治问题,使政治学研究带有中国特色,这是我国政治学发展的前提条件。但是,政治学作为一门科学,它必然具有超越国家和社会的普遍性公理,离开这些公理,就无所谓政治科学。所以,应当使中国政治学成为国际政治学必要的组成部分,使全世界的政治学者都认识到,中国的政治智慧是全人类政治智慧的重要内容。同时,应当展开比较政治研究,吸收全人类的政治智慧为我所用,使我国的政治更加民主、廉洁、高效和稳定。

  

   第五,要处理好政治学与社会科学中其他学科的关系,使政治学既有自己的学科特色,又共享其他学科的知识。正像社会科学的发展不能没有政治学一样,政治学的发展也离不开社会科学其他学科。政治学者必须善于从哲学、文学、史学、经济学、社会学、人类学和法学等学科中汲取有用的概念和方法。但是,政治学又是一门独立的基础学科,它有自己独特的专门知识、学科规范、概念范畴、分析方法、研究对象和公理体系,是社会科学其他学科如法学、社会学所不能取代的,同样,政治学的子学科如国际政治、行政管理、政治理论等也不能取代它。

  

   总而言之,政治文明的进步和国家治理的现代化,离不开政治科学的繁荣。没有政治科学的繁荣,就难有高度发达的民主政治,也不可能有国家治理的现代化。作为社会科学基础学科之一的政治学,不仅是人类不可缺少的专门知识体系,而且凝聚着人类的政治智慧;不仅肩负着传承人类政治知识的责任,而且承载着促进人类政治文明发展的使命;不仅事关中国特色人文社会科学的繁荣,而且事关中华民族的民主进步。中国的政治学者要不辱使命,需更加自觉地致力于学术繁荣和政治进步,努力提高中国政治学的知识化、专业化、学术化和全球化水平,使当代中国的政治学在推进我国社会主义政治文明和民主政治建设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本文注释略)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5467.html
文章来源:《天津社会科学》2019年第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