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周竞红: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共产党民族理论的深化

更新时间:2019-03-07 01:17:45
作者: 周竞红  

   内容提要:民族理论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民族问题的实质是阶级问题”在改革开放前一度占据中国民族理论的核心地位。它是民族解放议题在社会建设中传承和演变的结果。改革开放为民族工作打开新局面,中共中央在拨乱反正中否定了“民族问题的实质是阶级问题”这一理论判断,作出社会主义时期民族关系基本上是各民族劳动人民之间关系的理论判断,并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相继提出“四个交织论”“八个坚持”和“五个并存论”,构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族理论和实践的基本框架,引导人们依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特性,深化对当代中国民族问题的认识和解决民族问题的实践。

   关 键 词:改革开放  民族问题  基本判断

  

   中国社会民族问题提出与近代以来国家政治转型和现代化追求进程密切相关。基于统一多民族国家的历史国情和现代化建设的复杂现实,在不同历史时期,中国共产党面临的民族问题具体内容有重要的差别,但是都关系到国家统一的大局。从理论上来说,革命时期要解决的是民族解放问题,各民族劳动阶级的利益保障是革命的重要目标指向。随着新中国的建立并过渡到社会主义建设阶段,各民族平等权益在制度层面得到承认,各民族团结以社会主义建设目标为基础,党和国家为各民族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提供了政治和制度保障。但是,20世纪50年代中后期,受到“左”的思潮影响,各民族“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目标实践被严重破坏,“民族问题的实质是阶级问题”被绝对化,党对民族问题的判断在政治失序中逐步偏离统一多民族中国的实际。直到改革开放,中国共产党才在拨乱反正中推进民族政策落实和解决民族问题基本制度的建设。四十年来,中国共产党对当代中国民族问题的认识有了更开阔的国际视野,围绕社会经济建设展开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解决民族问题正确道路的新探索。

   改革开放后,党对民族问题理论判断演变基本上经历了两个阶段,即破除“民族问题的实质是阶级问题”的阶段和深入实践各民族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的阶段。面对改革开放不断深化所出现的新情况和新问题,党对民族问题的具体判断更加深入和细化,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

  

   一、破除“民族问题的实质是阶级问题”魔咒

  

   理论界早就有研究成果指出“民族问题”在不同的领域或对于不同的研究者来说有着不同的含义,不同历史时期不同领域中“民族问题”内涵不同,解决办法不同。①中国共产党在新中国建立之初的政治实践中,结合中国社会实际,做出对民族问题的理论判断,其目标任务也较为明确。20世纪50年代,“三大改造”一经完成,中国进入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在特定的国际国内政治环境影响下,“民族问题的实质是阶级问题”的理论判断流行开来,被“左”的思潮和急于求成的社会心理所利用,使之扩大化,该理论判断对中国新型民族关系的发展造成了严重的负面影响。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中国共产党工作重心转移,党和政府民族工作面临新部署和新格局,即“要广泛深入地宣传贯彻新时期的总路线和总任务,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全面落实党的各项政策,特别是民族政策,加强各民族之间的团结友爱,维护和发展安定团结的大好形势,充分调动各族人民的社会主义积极性,发扬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革命精神,在国家大力支援下,加速边疆、少数民族地区的经济建设、文化建设和战备建设,加强对敌斗争,为建设繁荣的边疆、巩固的边防,为实现四个现代化而奋斗。”②随后,1980年4月中共中央转发的《西藏工作座谈会纪要》通知指出:“在我国各民族都实行了社会主义改造的今天,各民族间的关系都是劳动人民之间的关系。因此,所谓‘民族问题的实质是阶级问题’的说法是错误的(马恩列斯和毛主席都没有说过这样的话。毛主席在支持美国黑人斗争时所说‘民族斗争,说到底,是一个阶级斗争问题’,是指美国广大黑人同美国垄断集团和反动派之间的矛盾是阶级矛盾,广大黑人同白人劳动者联合起来,才能实现自己的解放。毛主席这个论断,完全不能适用于我国解放后的民族关系)”。③当年7月,《人民日报》发表特邀评论员文章④,进一步从理论到实践,从历史到现实,全面厘清“民族问题的实质是阶级问题”理论判断的错误,全面论述了社会主义时期民族问题、民族关系的实质,指出:民族问题和阶级问题是两个不同性质的问题,各自有着发生、发展、消亡的规律。阶级和阶级斗争是属于各民族内部的问题,民族问题则是属于不同民族之间的问题,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阶级斗争会反映到民族关系上,但不能因此就说民族问题的实质就是阶级问题。新中国成立后,经过民主改革和社会主义改造,消灭了剥削制度和民族压迫制度,各民族间的关系基本上成为劳动人民间的关系,各民族人民在根本利益一致的基础上形成了平等、团结、互助合作的新型的社会主义民族关系。民族问题的实质发生了根本变化,国内民族问题主要是各族劳动人民间的问题。澄清“民族问题的实质是阶级问题”提法造成的思想理论混乱,为当时民族工作和理论界的拨乱反正提供了重要理论和舆论支撑。民族工作领域也进一步突破阶级斗争为纲的约束,有效推动了民族理论与思想界清除“左”的影响和民族工作领域解放思想。

   《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1981年)进一步指出:“改善和发展社会主义的民族关系,加强民族团结,这对于我们这个多民族国家具有重大意义。在民族问题上,过去,特别是在‘文化大革命’中,我们犯过把阶级斗争扩大化的严重错误,伤害了许多少数民族干部和群众。在工作中,对少数民族自治权利尊重不够。这个教训一定要认真吸取。必须明确认识,现在我国的民族关系基本上是各族劳动人民之间的关系。必须坚持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加强民族区域自治的法制建设。保障各少数民族地区根据本地实际情况贯彻执行党和国家政策的自主权。要切实帮助少数民族地区发展经济文化,努力培养和提拔少数民族干部。坚持反对一切破坏民族团结和民族平等的言论和行为。”⑤虽然中共中央这一历史性文件未充分论证当代中国民族问题,但是,在理论上指明了社会主义时期解决民族问题的途径和内容。这一时期,中国共产党基于建立新中国以来的经验和教训,以及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对民族问题的定位更符合中国社会实际。乌兰夫重申了“民族问题是我国革命总问题的一部分,各民族的大团结是夺取革命和建设事业胜利的基本保证”⑥的理论判断,标志着中国共产党对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中国民族问题认识的加深,标志着民族理论和思想上清除“左”的影响取得了重大的进展。

   从理论内容上来看,社会主义建设理论包括了正确解决民族问题的内容,《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指出:“社会主义不但要消灭一切剥削制度和剥削阶级,而且要大大发展社会生产力,完善和发展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并在这个基础上逐步消灭一切阶级差别,逐步消灭一切主要由于社会生产力发展不足而造成的重大社会差别和社会不平等,直到共产主义的实现。这是人类历史上空前伟大的革命。”⑦一切主要由于社会生产力发展不足而造成的重大社会差别和社会不平等的消除,实际上也为正确解决民族问题创造了最为重要的物质基础和良好的社会环境。

   改革开放促成的思想解放和观念更新,使得党和政府的民族工作转向推进民族地区经济与社会的全面发展。此后,中国共产党在推进改革开放和具体解决西藏、云南、新疆、内蒙古、海南等民族地区面临的发展问题过程中,贯彻执行以发展为总目标的新时期路线和党的民族政策,并使得中国特色解决民族问题道路的制度化水平不断提升。

  

   二、在深化改革实践中丰富民族问题理论认识

  

   20世纪90年代是国际社会政治格局发生巨大变化的年代,也是中国改革开放深化的阶段。1992年,以市场经济体制改革为突破,中国改革开放实践进入深水区。面对国际风云变幻、国内改革问题,党对民族问题的理论判断更为深化和细化。党中央认为“90年代是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关键时期,也是促进各民族共同进步、共同繁荣的关键时期。”⑧1992年中央民族工作会议为民族工作部署了五项任务,即加快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经济发展,逐步与全国的发展相适应;大力发展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的社会事业,促进各民族的全面进步;坚持改革开放,不断增强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的自我发展活力;坚持与完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全面贯彻落实《民族区域自治法》;进一步加强各民族的大团结,坚决维护祖国的统一。

   中央民族工作会议在部署工作任务同时,也全面总结了党关于民族问题的理论成果,主要内容包括:对民族问题基本概念的厘清⑨、对民族问题产生原因的总结⑩、对民族问题影响的评估(11)、对社会主义时期民族问题产生原因的总结(12),以及对新时期民族问题集中表现的清楚描述等(13)。

   党中央更加明确地认识到民族问题所具有的长期性、复杂性和重要性。在探索建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中,民族地区各项发展政策不断落实。同时,国家统一是当代中国民族问题的一个重要面向,因此,改革开放以来在推进民族地区发展的同时,党中央通过“一国两制”解决香港和澳门问题,并积极探索解决台湾问题的路径。

   1999年,为“进一步认识和努力把握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民族问题规律,深入研究民族工作面临的新形势,全面部署跨世纪的民族工作”,(14)党中央再次召开中央民族工作会议,申明并要求“全党同志都要高度重视民族问题”,必须把加强民族团结、促进各民族共同发展和共同繁荣,作为整个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民族工作的行动纲领。(15)重申“民族问题往往与宗教问题交织在一起”的特点,要求不断提高正确处理民族问题的能力。(16)为完成党的十五大提出的跨世纪发展的战略目标,实现各民族共同发展和共同繁荣,党中央谋划了民族工作的四项重要任务,即加快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发展、坚持和完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加强民族团结和维护国家统一、加强党对民族工作领导和提高民族工作水平。

   市场经济体制建设和发展所带来的一系列社会生活变迁,使党和政府不断面对民族地区出现的新问题,党中央对正确解决民族问题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间的关系有了更深的理论认知,指出“民族问题始终是我们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必须处理好的一个重大问题,也决定了民族工作始终是关系党和人民事业发展全局的一项重大工作。”(17)民族是一个历史范畴,民族问题是一种社会现象,只要有民族和民族差别存在,就有民族问题存在。党中央基于民族问题复杂性,提出“四个交织论”,即“在现实生活中,我国的民族问题往往表现为经济问题与政治问题交织在一起,现实问题与历史问题交织在一起,民族问题与宗教问题交织在一起,国内问题与国际问题交织在一起。”(18)“随着改革开放不断深入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不断发展,我国经济社会结构发生深刻变化,各种利益关系更为复杂,各种思想文化相互激荡,这一切必然会对我国民族关系产生深刻影响。随着冷战结束后国际形势的变化,民族因素和宗教因素在国际政治中的影响明显上升,各种民族主义思潮和活动趋于活跃,引发了一些国家和地区的冲突和内乱。在这样错综复杂的形势下,我们必须坚定不移地贯彻执行党的民族政策、切实做好民族工作,不断巩固和发展全国各族人民的大团结,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提供重要保证。”(19)

准确判断当代中国民族问题基本形势,是正确处理和解决民族问题的前提。“正确解决民族问题,涉及我国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与和谐社会建设各个方面。我国的民族问题必须放到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全局中来解决,解决好民族问题又有利于推进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5400.html
文章来源:《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学报》 2018年0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