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孙敬鑫:“一带一路”对外话语体系建设的问题与思考

更新时间:2019-03-06 09:35:31
作者: 孙敬鑫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五年多以来,随着其稳步推进并不断取得丰硕成果,已经名副其实地成为国内外学界和媒体广泛使用的高频词,成为各方欢迎的全球最重要的公共产品之一。整体来看,国际舆论场中的“一带一路”倡议愈发清晰、具体、全面和客观,但也夹杂着很多失真画面和噪音杂音。在新时代推进“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对外话语体系建设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已经愈发凸显。

  

“一带一路”对外话语体系建设恰逢其时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的对外话语体系建设取得显著进展。国际社会听到了越来越多的中国声音, 海外民众听懂了越来越多的中国故事,国际舆论场中心也涌入了越来越多的中国方案和中国话语。这其中,“一带一路”倡议发挥了重要作用。从时间和空间两个维度看,一方面,“一带一路”倡议需 要加强对外话语体系建设,以便能更好地被国际社会所理解,从而为实践层面提供更多助力;另一方面,“一带一路”倡议本身也具备作为新型对外话 语体系试验场的条件,成为展示中国对外话语体系 的绝佳窗口。

  

   从时间上看,对外话语体系建设和“一带一路”倡议被同步提出。2013年8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强调,要着力打造融通中外的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2013年9月和10月,习近平主席出访哈萨克斯坦和印度尼西亚时,先后提出了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倡议。2013年11月,党的十八届三中全发布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强调,加强国际传播能力和对外话语体系建设,推动中华 文化走向世界。两个重大课题被同时提出,既有 时间的巧合,更有历史的机遇,“一带一路”倡议 付诸实施,为对外话语体系建设提供了“练兵场”和“试验田”。2016年8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工作座谈会上强调,“加强‘一带一路’ 建设学术研究、理论支撑、话语体系建设”,明确把“话语体系建设”放在了重要位置,为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打开了新的工作面和突破口,也对讲 好中国故事、传播中国声音提出了更高要求。2016年12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三十次会 议审议通过的《关于加强“一带一路”软力量建设 的指导意见》也提出,“加强理论研究和话语体系 建设,推进舆论宣传和舆论引导工作,加强国际传 播能力建设,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有力理论支撑、舆论支持、文化条件”。

  

   五年多来,习近平总书记数十次在各类公开场合对“一带一路”倡议进行系统阐释,国家也发布了《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等文件,这些都为“一带一路”提供了权威表述。学界和媒体在对外传播过程中,发表了大量的文章和著作,也积累了丰富的话语素材和叙述方式,关于“一带一路”建设的故事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当代中国与世界研究院在全球20余个主要国家开展的调查显示,2017年“一带一路” 倡议的海外认知度达到18%,在印尼、印度等沿线国家的认知度甚至达到40%及以上 ;认知度排前五 位的国家依次为:印尼(43%)、印度(40%)、意大利(40%)、日本(40%)、俄罗斯(34%)。《国 际金融论坛中国报告 2018》发布的最新民调数据显示,在受访的26个代表性国家和地区的中央银行中,63%的受访者认为“一带一路”倡议是极其重要乃至千载难逢的机遇,也是过去10年最重要的全球倡议之一。

  

   从空间上看,“一带一路”建设是中国与外部世界共同的兴趣和利益所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是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实践平台,也是中国向世界提供的最重要的公共产品之一。不仅是沿线国家,其他相关国家和国际组织乃至企业、个人都是其中的利益相关者,都是这个“大蛋糕”的烘焙者和消费者。因此,“一带一路”倡议是一 个真正覆盖全球的公共产品。

  

   单从舆论角度而言,“一带一路”建设也已经成为国内外共同关注的最重要话题之一。笔者通过 中国知网检索发现,截至 2018 年 10月底,国内发 表的涉及“一带一路”话题的报刊文章超过14.6 万篇,仅2017年就超过5万篇;通过当当网检索发现,国内出版的以“一带一路”为主题的图书著作超过1900种。同期,经专业渠道检索发现,境外发表的 涉及“一带一路”话题的英文报刊文章超过17万篇、俄文报刊文章超过2.3万篇,就连印地语文章 都超过了8000篇;境外出版的多语种以“一带一路”为主题的图书近1000种 ;海外主要智库发布的专题报告超过300个 ;海外社交媒体上的数量更是庞大,据统计,仅 2017 年上半年,推特(Twitter)就发布了67093条“一带一路”相关原创推文。可以说,“一带一路”作为中国方案的代表,作为中 国向世界提供的重要公共产品之一,正在受到越来越多利益相关者的评论,成为世界上每一个角落都可能出现的公共议题。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参加“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时说:“虽然‘一 带一路’倡议相关项目的落实尚在起步阶段,但我们已经看到了来自各方的巨大热情,所以我对‘一 带一路’倡议充满高度的期待。”

  

   简言之,“一带一路”倡议在恰当的时间推出,在合适的国际场合亮相,契合了海内外普通民众的共同需要,特别是在当前逆全球化暗流涌动之时,“一带一路”倡议的价值更加凸显。以“一带一路”建设为载体,打造与之密切相关的对外话语体系,是中国应该用好的重要抓手。

  

“一带一路”对外话语体系建设迫在眉睫


   五年多来,“一带一路”对外话语体系建设初见成效。“一带一路”倡议及共商共建共享核心理 念和相关表述多次被写进联合国文件和亚太经合组织、二十国集团、上合组织等重要国际机制成果文件,标志着“一带一路”正式成为既融通中外、也 融通官方与民间的全球性话语。整体来看,国内外对“一带一路”倡议的话语阐释有着越来越多的共识,同时由于观察视角、参与程度、位置角色等不同,也产生了如下三个鸿沟。

  

   一是对内与对外的话语鸿沟。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共建“一带一路”倡议源于中国,但机会和成果属于世界。这就决定了中国既需要对内宣传阐释好,也需要对外讲好“一带一路”的故 事。但内外毕竟有别,在传播“一带一路”时,也有意无意地出现了内外两种话语逻辑,甚至是表述上的明显差异。比如,在对内场合,长期以来,中 国的媒体和学者更习惯称“一带一路”为“战略”(strategy),也有人称“规划”(program)、“工程” (project)等,但在对外场合,则更多采用的是“倡议”(initiative)。这些词传递的内涵有很大差异,甚至是相互矛盾的,这就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外界对“一带一路”属性的认知困扰。2015 年 9 月,国 家发改委会同外交部、商务部等部门对“一带一路”英文译法进行了规范,明确提出,除首次出现时使 用英文全称译文外,其简称译法可视情况灵活处理, 除可使用“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外,也可视情使用“the Land and Maritime Silk Road Initiative”, 其他译法不建议使用。但遗憾的是,这条规定还是没有被很好地执行。

  

   二是官方与学者的话语鸿沟。五年来,围绕“一带一路”倡议的属性、内涵及外延等,官方话语体 系通过领导人讲话及中央文件表述,已经非常明确、相对稳定。相比之下,国内媒体和学界的报道及研究,没有及时跟上官方话语的更新步伐,且产生了更为丰富的解释体系和角度。比如,尽管对多样的 学理探讨应该鼓励,但有些基本事实的错误,如对沿线国家数量和路线图的反复讨论,导致互联网上的相关数字和地图不少于十个不同的版本,这就在一定程度上对外界产生了误导。再比如,美国亚洲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纳德吉.罗兰(Nadege Rolland) 2017年9月撰写的专著《中国的欧亚世纪?——“一带一路”倡议的政治和战略影响》,有一个章节专 门讲“一带一路”建设可能遭遇的风险。值得一提的是,罗兰列出的风险大都是中国学者从各自视角提出的。

  

   三是国内与国外的话语鸿沟。客观来说,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深入推进,外界对其认知度、认可度、参与度都在稳步提升,特别是沿线国家舆 论生态日益友善,但内外对其认识还存在明显差异,尤其是外界的误解不仅长期存在,甚至还有加剧的 趋势。例如,有人认为“一带一路”是“中国版马歇尔计划”“中国版珍珠链战略”“中国版西进运动”,甚至攻击“一带一路”是“新殖民主义”“债权帝 国主义”,等等。特别是 2017 年年底以来,围绕“一 带一路”的负面舆论有进一步扩大的趋势,“破坏规则论”“破坏环境论”“战略透支论”“债务陷阱论” 等新的标签层出不穷。“一带一路”是“中国提出的”还是“中国的”,是“大家共商共建共享”还是“中国单打独斗”,是“大合唱”还是“独唱”,是“百花园”还是“后花园”,等等,这些在国内看来答案非常明确的问题,却一直在外界认识上存在模糊和争论。造成这些问题的原因,除了实践层面遇到的问题之外,也有中国话语体系建设面临的问题。这种认知鸿沟需要尽快弥补好,否则很容易对“一带一路”建设产生直接的负面影响。正如郑永年教授所提醒的,这是个矛盾,一方面要走出去,另一方面一走出去就遇到麻烦。这里面可能有方式方法的问题,但背后话语体系的问题更为重要。

  

“一带一路”对外话语体系建设前景可期


   前述三个鸿沟表明,“一带一路”对外话语体系建设不是一朝一夕之事,习以为常的中国逻辑在外部世界看来可能很难理解。在话语体系建设过程中,既需要官方与民间、国内与国外相向而行、相互促进,同时也面临着难以避免的困难甚至是混乱,对此,要时刻保持理性认识和合理预期。当然,不断完善 “一带一路”倡议的对外话语体系,也并非遥不可及。笔者认为,可以优先从以下几个方面努力。

  

一是强化话语生产、翻译、传播之间的有效对接。对外话语体系建设,既是中文起草者的责任,也是翻译者的责任,同样还需要传播方的配合。中文是话语源头,翻译提供了中外对话的桥梁,而传播则加快了对话的频率和效率。中国应创造更多机会,将中文生产方、外文翻译方及传播方更为直接地联系在一起,最大可能地实现话语的“保真”。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官方文件加快了对外翻译出版的步伐,也有越来越多中国学者出版的以“一带一路”为主题的专著或者重要文章被翻译到海外,这都是值得鼓励的做法。除用心做好话语走出去外,中国也应该进一步加强对外文相关著述的翻译和引进工作,认真研究别人对“一带一路”的叙事逻辑和用词,(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5372.html
文章来源:《当代世界》2019年第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