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桂林:逻辑要义、历史努力与认知前提:建构中国特色政治学话语体系

更新时间:2019-03-01 00:08:06
作者: 张桂林  

   中国特色政治学话语体系的实践性可以在三个层面上得到解释。一是中国政治学的话语体系必须反映和解释中国政治实践特有的丰富性和特殊性。在一般的意义上,话语体系和它所承载的思想理论一样,是对当代实践问题的学术回应,因实践的需求而产生,随着实践的变化而创新——或者是创设新的话语,或者是对原有话语的内涵外延重新界定。以西方近代的“自由”话语为例,当新兴资产阶级意欲与旧势力决战、问鼎政治权力的时候,“自由”是生机勃勃的革命话语。而当它完成了革命的任务,一跃而成为统治阶级之后,“两利相权取其大”的功利主义自由观更新了“自由”的内涵,弱化了其生机勃勃的革命性而将其变为“思想的自由”和“意志的自由”。当下,中国的政治学者尤其要重视依据中国特定的政治实践来建构自己的话语,并随着国家政治实践的变化来创新自己的话语。中国现当代波澜壮阔的社会变迁,以及现代化转型造就了其政治实践和政治经验不可比拟的丰富性;中国独特的历史文化和政治传统造就了其政治实践和政治经验不可比拟的特殊性。丰富而特殊的中国政治实践和政治经验必然要求着本土话语的不断创新,要求着在借鉴西方话语时要予以符合国情民情的扬弃,要求着在传承历史话语时要予以现代化的转换。二是中国政治学话语体系的建构者必须深入了解政治实践,洞察中国政治现象的复杂性、特殊性等,以获取对政治现象最丰富生动的感悟,达到对中国政治实践最真实的认识,从而为政治学话语体系的“中国特色”的打造奠定可能性。不能准确认识和解析政治实践的中国特色,必然不能形成政治学话语体系的中国特色。如果仅仅从红头文件、领导人讲话、制度文本等去提炼解释话语,得出的只能是“应该如此”、“西方如此”等无意义的抽象空谈。三是话语体系的实践性要求着建构方法的实证性。实证性决定着话语体系的科学性,是话语体系具有解释力和国际交流价值的重要条件。中国政治学长期以来沉浸于宏大叙事、概念演绎、抽象表达,不习惯也不擅长立足于事实和数据的实证研究,这是我们的学科话语体系形成缓慢、对话困难的主要原因。这种状况虽然日渐改观,但还远远不能适应学科的发展和实践的需求。我们在建构中国特色话语体系的过程中,应该强化对中国政治现象的实证研究。习惯于用经验事实和调研数据来说话,善于从经验事实和调研数据中凝练出具有普遍性的概念、判断和原理,形成话语体系。唯其如此,才能满足政治学者们分析评价丰富而特殊的中国这种实践的紧迫需求,才能突显政治学科的实践价值。

   ①《(授权发布)习近平: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全文)》,2016年5月18日,www.news.xinhuanet.com,2017年10月9日。

   ②《(授权发布)习近平: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全文)》,2016年5月18日,www.news.xinhuanet.com,2017年10月9日。

   ③《(授权发布)习近平: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全文)》,2016年5月18日,www.new.xinhuanet.com,2017年10月9日。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5306.html
文章来源:《政治学研究》2017年 第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