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涅克拉索夫作:诗人与公民

更新时间:2019-02-27 21:33:50
作者: 陈殿兴 (进入专栏)  

  

   就算你应当忠于自己的使命吧;

   每人都去膜拜自己的唯一个性,

   难道祖国会轻松些吗?

   视祖国为神圣的高尚心灵

   寥寥无几,屈指可数。

   但愿上帝保佑他们……其他人呢?

   他们目标渺小,生活空虚。

   一些人贪赃枉法,抢夺盗窃,

   另一些人阿谀奉承,歌功颂德,

   还有一些人……还有一些人明哲保身,

   崇尚空谈, 只顾自己,

   苟且偷安,用狡辩骗人:

   “我们这个民族已病入膏肓,

   “我们不愿意白白牺牲,

   “我们等待:也许时间会帮忙。

   “我们庆幸,没有受到损伤。”

   高傲的头脑狡猾地掩饰着

   自私自利的无耻打算。

   可是……我的兄弟!不管你是谁,

   你千万不要相信这卑劣的诡辩!

   千万不要学他们的坏样:

   夸夸其谈,不肯实干。

   不要走进无害者的行列,

   因为你能做出有益贡献!

   儿子不能冷眼旁观,

   当亲爱的妈妈身陷水火;

   一个真正合格的公民

   不能冷漠对待自己的祖国,

   这是使他最痛苦的责难……

   为了祖国的荣誉,去赴汤蹈火,

   为了信念,为了爱……

   去牺牲,无可指摘。

   人不会白白牺牲,事业会发达,

   当有人用热血浇灌它……

  

   你呢,诗人,你天赋超群  ,

   你是永恆真理的代言人,

   不要相信:飢饿的贫民

   不配聆听你先知的琴音!

   不要相信:人们彻底堕落——

   上帝仍在人们的心中活着;

   信仰者发自肺腑的声音

   永远都能打动人们的心!

   做一个公民吧! 服务艺术,

   为同胞利益而献身,

   运用自己的天才

   去宣扬崇高的博爱;

   你如果富于才华,

   用不着费力处处自夸,

   在你的劳动里,它会

   发出令人振奋的光华。

   你瞧:穷苦的劳动者

   击碎一块坚硬的岩石,

   在他有力的锤下

   自然迸出火花!

  

   诗人

  

   说完了?我差一点儿要睡着啦。

   我们怎能接受这种观点!

   你扯的实在太远。

   教导别人——需要才干,

   需要强大的心灵,

   而我的心灵慵懒、

   自私而且胆小怕事,

   一无可取,不必多谈。

   我们急着要扬名文坛,

   生怕不留神误入歧途,

   只走前人走过的小路,

   一旦偏离了这个方向,

   就得完蛋,一切都得泡汤!

   诗人,你的角色多可怜!

   沉默不语的公民幸福安康:

   他生下来就跟缪斯无缘,

   要做什麽,自己说了算,

   他用行动去追求高尚目的,

   他的劳动卓有成效,争辩……

  

   公民

  

   这个观点实在不敢恭维。

   这是你的观点?出自你的嘴?

   你应该有更正确的结论:

   你可以不做一个诗人,

   但必须做一个公民。

   公民是什麽?

   他是祖国的儿子,无愧于祖国。

   唉!我国商人、军校学员、

   小市民、官吏、贵族已经够多,

   甚至连诗人也不需要再增添,

   我们需要的是公民!

   可是公民在哪儿?谁不是参议员,

   不是写手,不是强人,

   不是贵族首领,不是地主,

   而是祖国的公民?

   你在哪里?回答啊!没有声音。

   连他的强大有力的理想,

   诗人的心灵也感到漠然!

   如果他在我们中间,

   他会多么伤心悲痛!!

   他的遭遇悲凉凄惨,

   不过他也没有祈求更好的命运:

   祖国的痈疽就像长在他身上一般。

   ……………

   暴风雨在呼啸,要把

   脆弱的自由小船赶进万丈深渊,

   诗人在诅咒,或者在哀叹;

   而公民却默默地低下头颅

   去承受那千钧桎梏。

   什么时候……我说不准。尽管很少,

   但命运之神使我们中间出现了

   一些名副其实的公民……你知道

   他们的遭遇吗?… 跪下祈祷!…

   懒汉!你的空泛理想

   和浅薄的嘟囔可笑之极!

   你的比喻毫无意义,

   说一句不偏不倚的公道话:

   废话连篇的诗人幸运安全,

   默默实干的公民处境悲惨!

  

   诗人

  

   你的论断千真万确,

   人所共知,不必多说。

   诗人日子的确轻鬆些——

   自由言论里包含着欢乐。

   可是我何曾跟这欢乐有缘?

   唉,我的青年时代啊,

   那时我凄惨,无私而且困难,

   简单些说,那时缺乏理性判断。

   那时我的珀伽索斯④多么奔放不羁!

   我在它的飞扬飘逸的鬃毛上

   编织的不是玫瑰,而是荆棘,

   我高傲地骑着它离开珀耳那索斯山⑤  。

   我义无反顾,不怕危险,

   探过监狱,看过刑场,

   聼过审判,访过医院。

   我不重复在那里的所闻所见……

   我发誓,我由衷地恨过!

   我发誓,我诚挚地爱过!

   结果呢?…人们听到我的呼号,

   认为那全都是诽谤造谣;

   我不得不乖乖停下笔来,

   否则我就得被砍掉脑袋……

   怎么办?责怪人们蒙昧无知,

   责怪命运不公,那不明智。

   假如我看到有人揭竿而起,

   我会积极参加,毫不迟疑,

   可是送死,白白送死……怎么能够?

   那是在我才二十岁的时候!

   生活在前面狡黠地诱惑我,

   它像大海波涛那样自由广阔;

   爱情温柔地许诺我

   世界上最美满的幸福生活——

   心灵怯懦地退缩了……

   可是不管有多少原因,

   我都不掩饰痛苦的真情:

   听到正直公民这个字眼,

   我会恭敬地低头致敬。

   那可怕的徒然的火焰

   至今仍在我胸中燃烧着,

   如果有人轻蔑地鄙弃我,

   我心里会感到軽鬆快活。

   不幸的人,你为什麽

   践踏了人的神圣职责?

   你从生活里得到了什么赏赐,

   你这个病态时代的病态儿子?

   假如人们知道了我的生活,

   我的爱情,我的焦灼……

   一腔忧郁,满怀愤怨,

   我已站在墓穴的边缘……

  

   唉,我的第一首歌

   竟变成了告别的歌!

   缪斯悲伤地垂下了头,

   啜泣几声,默默无言,

   悄然离去,神色黯然。

   从那以后我们便不经常见面。

   她有时偷偷走来,神色凄惨,

   低声说些热烈的言语,

   唱几首高傲的歌曲。

   或召唤去城市,或召唤去草原,

   她充满殷切的期望;

   可是一听到镣铐声响,

   她马上便逃匿,不知去向。

   我决不想疏远她,

   可是我怕!我怕!

   当我的同胞身陷苦难深渊,

   我率真地讴歌过雷鸣电闪,

   率真地讴歌过大海的愤怒。

   我鞭笞过小偷小摸的蟊贼

   以博取窃国大盗的赞许——

   我的勇气使小孩子们惊叹,

   他们的赞扬使我飘飘然。

   在多年的重压下,我的心灵佝偻了,

   对一切都心灰意懒,

   缪斯对我充满鄙夷,

   已经彻底把我抛弃。

   如今任凭我怎么呼唤,

   她已经永远不再出现。

   她像光明一样,我不了解她,

   永远也不能了解啦。

   哦,缪斯,你还会偶尔

   光临我的心灵?

   是命运要赋予她

   非凡的歌唱才能?

   谁知道呢?威严的命运之神

   把一切都隐藏在浓密黑暗里。

   眼前只有一顶荆冠⑥

   走向你威严的美丽……

   1855年—1856年6月

   (译文原载美国《新大陆》诗双月刊)

   ----------------------------------------------------

   1此系果戈理《钦差大臣》第二幕第八场县长的一句台词。

   2此系普希金1829年发表的《诗人与群氓》的节录。当时有些人要他为了功利而写诗,普希金这首诗是为了回答这些人而写的。普希金并非主张“为艺术而艺术”,他是在捍卫自己的创作自由。

   3英文Muse,希腊神话里的诗神,女性,借喻诗人的创作灵感。

   4英文Pegasus ,据说是希腊神话里的一匹飞马,其足迹所过之处有泉涌出,诗人喝了可获灵感。喻诗兴,诗才。

   5英文为 Parnasus,据说是太阳神阿波罗和诗神缪斯的灵地。

   6荆冠是殉难者的象征,《圣经∙新约》说,耶稣被捕后,士兵用荆棘编了一顶王冠给他戴上,戏弄他.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526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