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盛邦和:松本三之介:“儒学”与“国学”的世界

更新时间:2019-02-27 21:21:35
作者: 盛邦和 (进入专栏)  

  

   盛邦和,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博导、中央民族大学首席教授、东京大学外国人研究员

  

   作为“儒家文化区”的东亚,传统文化对这个地域的政治发生何种作用?一个民族与国家的政治特质,既被经济形态决定,又被文化形态决定。通常讨论多的是文化与经济的关系。多年来东亚经济进退涨跌,戏剧性地影响着“亚洲价值”的荣辱浮沉。然而,同样是“亚洲价值”,制造与维护着一个怎样的政治模式?文化与政体的关系如何?直面这个问题,将使我们对东亚传统有一个建筑在合理基础上的新认识。

  

   日本战前尊奉“儒教”与国学,这些学说加上其他社会经济因素,制造出“超国家主义”、“全体主义”的专制帝国。这是战前日本思想界谨慎回避的话题,直至战时更若寒蝉噤声。战败后,学者们终于得到一个难得的自由言说的空间。在丸山真男的首创带动下,一股“日本政治思想研究”的学术风潮席地而起。这是一个史学思潮。就其本质而言,更可以说是重新认识儒学、国学及一切“国粹”的反思思潮。参与其中的包括松本三之介等一批比较年轻,堪称“丸山弟子”的学者。阐明现代专制政治与传统文化的关系,成为他们的研究方向。

  

   松本三之介写有《国学政治思想的研究——近代日本政治思想史序说》。本书内容最初发表于《国家学会杂志》。当时题目是《近世日本国学的政治课题及其展开——关于幕末国学的考察》。认识松本三之介的学术思想,或可深入了解上述史潮的观点理路,并获如下启示:民族文化的传承与阐扬无可非议,问题是须对其中非合理的“前现代”因素有所警戒。这方面,日本教训深重。由此松本等人研究传统及获得的结论,值得中国学界留意。

  

   1、对朱子学的新理解

  

   日本江户时代堪称理学时代,以朱熹为代表的理学牢固占领思想领地。开展日本精神史研究无法绕开历史上着实存在过的硕大理学世界,更何况它至今还在发挥影响。任何一个学术思想都非孤立的存在,而与周围思想环境密切联系。尽管各学术派别的代表常会否定这种联系,甚而对相关派别不惜诋毁。然而“联系”的存在终究无法否定。再则,开展比较是进行思想研究的重要方法,既然国学与理学有着必然的内在联系,将它们做并列比较也就很有必要。也许正是出于这些原因松本前往“理学世界”做一番巡游,化不少笔墨,阐述对理学的理解。

  

   如果说孔子思想特质是“政治哲学”,那么宋明以降,则受佛教影响,阐述政治原理同时,开始注目心灵世界,精神内容由此改观。松本说,为理解朱子学的政治思想,当先窥探朱子学的人生奥里。朱子在论证人生观时,突出人性与宇宙的连贯一体。宇宙具万物本原即“理”。由“理”,生“气”。理与气合,以成世界。理乃“绝对”,气则回流不停,遂生万物群像。此与日本江户时代理学家林罗山语义相同:天地未开,只是一个“理”,理为“太极”,一切由理而生,生于太极。

  

   人既有作为理的善的一面,又有附着于形的,以气的方式表现出来的恶的一面。人本有善良心性,只因物欲蒙蔽,而向小人的方向发展。惟须依伦理要求,对气质作不断改造,将蒙蔽善良之心的物欲逐渐去掉,恢复本心,成为君子。

  

   松本在他的另一本书《天皇制国家与政治思想》中曾提出“公的世界”与“私的世界”的命题。“公的世界”,为强调群体利益的“社会世界”。“私的世界”,为关注一己私利的“个人世界”。松本多年思考:“公私未分”的前现代社会,“私的世界”被压抑与泯灭。时至现代,当将“私的世界”与“公的世界”分离,予人以独立价值与个体理念。现代社会的一大特点是“自然自立的个人世界”的建立。缺乏“私的世界”的社会,不配为现代社会。天皇制国家强调“灭私奉公”。“公的社会”建立在“灭私”,即消灭“个人”利益与“个人“自觉的价值体系之上。“私的世界“被淡化与否定,徒有其名而成子虚乌有。

  

   现代性民主社会的建立,切须现代“私的世界”的竣工。战后日本能否建立起这样的“私的世界”?松本思想的深处存在疑虑。总体说,战后日本人确实得到解放,日本发生巨大变化,从此进入民主社会。然而面对社会“公”的激变,日本人“私”的精神状态是不是也同时“解放”,发生变化呢?抑或以不变应万变,以小变应大变?在松本看来,日本人经过长期的封建教育,已经建构出一个“否定私”的内心世界。日本人思想真正获得解放,尚需做出很大的努力。

  

   日本人在明治维新之后的一段时间,积极吸取西学,世界价值进入心扉。然而时过19 世纪80 年代,国粹主义盛行,走上“超国家主义”、“绝对主义”、“全体主义”道路。如果说“超国家主义”,表达日本专制主义政治结构的特点,那么“绝对主义”与“全体主义”则强制个人对“全体”(“国家”)的“绝对”尊崇、“全体”对个人的“绝对”支配。

  

   日本人何以被“教化”出集体的“无私世界”?回答是整个德川时代,朱熹理学思想笼罩日本。“灭人欲存天理”的教条成为束缚思想的紧箍咒。日本人个性遭受严苛压抑,而成失去个体灵魂的躯壳。松本研究国学与政治联系的同时,对理学思想作深刻剖析,对“无私”世界作实质揭示,将促使日本人从自我限制的思想牢笼中挣脱,为实现社会的现代化,及早实现人的现代化。

  

   2、国学与儒学的比较

  

   国学是江户时代的学派。其主要学术特点在于观摩古典,提倡古道,探究阐发民族精神。18 世纪有契冲、下河边长流等人倡言此学,力主更新理念,发掘《万叶集》等古典的特殊价值,从中领会日本精神的固有内涵。荷田春满进一步发展这样的学术思想,并糅入神道思想。贺茂真渊则说明古代精神乃日本之道,比儒学更加优越,主张恢复日本古代精神。本居宣长著有《古事记传》,集复古思想之大成。平田笃胤继承宣长古道观,强化了神道与国粹色彩。明治维新时期,国学鼓吹尊王攘夷,成为维新的精神引导。

  

   松本三之介对幕末国学作了评价:国学发展到幕末,原有注重民间生活的思想进一步充实,而具“实用、实事、实德、实学”的特色。学术界有“草莽的国学”的称呼。国学倡“家职勤勉论”,劝导人民用勤敬的心情从事耕作、负担租税、整齐家事与维持村落生活,显示倾心民间道德教育的思想趋向。

  

   松本感到国学思想中有着明晰的政治论。在宣长那里政治就是“事君”,换言之是“臣的服从”。宣长说:为君者,重要的事是祭神,大臣的责任则在于服务天皇,“奉天皇之大命”,各司其职。宣长论列他的“服务政治论”,强调对“支配”概念理解的重要:“支配”由两个要素组成:“命令与服从”。问题的核心不在于讨论支配者的意志,而在于强调被支配者必须以支配者的意志为自己的意志。这样天皇的“大御心”就是“被支配者”的绝对行为原理。不可将天皇的 “大御心”说成是“命令”,“命令”由上而下,毕竟是客观理念,接受命令难免有被动心态,因此应将原本是“命令”的天皇的“大御心”,视为从天皇那里领悟到的“心”,以天皇之心为本人之心。

  

   松本将国学与理学作对比说:理学在论说“士”的精神构造时强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而宣长突出的不是这些,是以绝对服从为基干的“被治者”(被支配者)的心情构造。理学与国学的区别、国学的特殊“实践意义”在这里被明白突现出来。本居宣长塑造的是“天皇观的政治理念”。天皇有绝对的权威,政权担当非天皇莫属。一切胜利与光荣属于天皇。一切失败与缺陷与天皇无关,也与“为政者”无关。失败与“缺陷”之所以出现,是因为被支配者那里出了问题。宣长还论证神道与理学的区别。理学强调教诲,神道不轻言“教”,而重视“事实”,主张以事说理。笃胤将“事实”说成“意识表现下的显在化”,“事实才是真实的道”。宣长与笃胤思想一致,都主张以神道为依据的“无规范性格”,把理学贬斥为远离“事实”的“空言”。宣长认为理学的空言作风其实也在违背孔子的教诲:欲载之空言,不如见之行事。总之神道是在说明一种“非规范的规范性、非政治的政治性”。它的出现与儒家思想比较,更具有政治实践意义,与日本的政治国情更加贴近。

  

   在对日本政治所起的作用方面,儒学与国学仿佛各自有着不同的位置与分工。就象前文说的那样,理学特别关心人的内心世界,要人从内心深处产生变化,驱逐于“公”(国家与天皇)不利的私心杂念。在治心与治人两个方面,理学看重治“心”,可谓目光深远。心即意志,既然把人的意志牢牢控制,即可将整个社会控制在手中。

  

   然而在日本国学者看来,仅仅依靠理学思想还无法使日本长治久安。国学大家本居宣长在议论到国学研究对象时说,国学研究领域具体可以分为“道学、有职学、史学、歌学”。其中他特别重视“道学”。然而他又坚决反对将“道”理解为中国的“儒佛之道”。他说“道”是一种特别的“古意”,为日本所独具。它不来自儒经与佛典,而出于《古事记》与《日本书纪》这样两部日本最有名的历史典籍。他要求人们在读这两部书的时候特别留意神代史部分的叙述与思想。其中传播“天皇是神”的皇国史观,反映日本本土宗教——神道教的中心意义,说明神道就是“天照大御神的道,天皇总揽天下的道”。

  

   中国皇帝与日本天皇处境不同。中国汤武革命以降,皇帝无道,可以通过“革命”将其驱逐下台,然后皇运隆替,新朝开启。日本不然,天皇“万世一系”,推崇天皇是日本必须遵守的政治准则。这样日本不仅要有理学来管理人民的思想,还要有一个学问来确立天皇无可侵犯的至尊地位,认定天皇神圣转世的天道神统,编制天皇至高无上的秩序法则。这些理学做不到,理学的本质是“心灵学”,其思想范围的狭隘与政治功能的局限,促成国学的诞生与兴隆。“国学”这一名称的出现,不仅为了区别于“汉学”与“中华学”,从内涵意义理解还因为它是“国体学”与“国家政治学”。

  

   确实,日本近世以来最大的学术为理学与国学,两学并存,为日本封建统治的稳定发挥了无可替代的作用。松本三之介双管齐下,对理学与国学做并列研究,揭示日本封建政治的理论基础。

  

   3、与丸山学术的联系

  

松本三之介的《国学政治思想的研究——近代日本政治思想史序说》共分三章:第一章、国学政治思想理解的前提。第二章、国学政治思想的性质与课题。第三章、幕末国学思想。作者写作本书的一个重要指导思想,是要通过对国学的研究寻找日本政治思想特质,及其形成的原因。应该承认,无论古代与近现代,一国历史事件的发生与展开都与该国政治思想有着密切的联系。日本也不例外,因此要对日本历史特质有所了解,就要对日本政治思想特质有所了解。而在松本看来,要了解日本政治思想的特质,必须追根求源地对日本政治思想形成的特殊前提与原因作认真研究。自然,这样的原因与前提可以从日本的社会中去寻找,然而也可以从相关的日本传统思想境界中去寻找,(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526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