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臧晓晴: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主要方面的辨析

更新时间:2019-02-22 14:26:44
作者: 臧晓晴  

  

   在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中解决好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这一突出问题,对于更好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进而巩固和完善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的性质是至关重要的。它虽然在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中不具有决定或体现该社会性质的作用,处于矛盾的次要方面,但它成为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的主要制约因素,就可能是社会中其它一个或多个领域中矛盾的主要方面。如在当前供给和需求的经济发展矛盾中,供求不平衡,低端、低质量产品和服务供过于求,中高端、优质产品和服务供不应求,供给侧方面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成为经济发展中矛盾的主要方面,决定了经济结构失衡的性质,因此必须进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但不能据此判断它为决定社会总体性质的社会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的民主、公平、正义、安全等许多方面决非供给侧改革就能解决的。再如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不能因为在某段时期生产关系有些方面或因素制约着生产力的发展,就认为这时生产关系是基本矛盾中起决定作用的主要方面,而否认生产力是基本矛盾中、进而在社会历史中起一般决定性作用的主要方面。只有当出现了不变更非常落后的生产关系、就不能发展生产力的严重对抗的状态,这时生产关系才会成为该矛盾的主要方面。在一般情况下,生产力作为矛盾主要方面的决定作用就在于能够推动解决制约它发展的矛盾次要方面的生产关系问题,确保“生产关系一定要适合生产力的性质”。但在这对基本矛盾中处于次要方面的不适合生产力发展的生产关系因素或问题可以是当时生产关系自身中一些矛盾的主要方面,或是与其它社会要素之间矛盾的主要方面,这也会导致生产关系的调整或变动,并可能对历史进程产生比较重大的影响。同时,只是生产关系方面的变革是不够的,还须上层建筑领域的相应变革,才能更好适合社会生产力发展的要求。这些都需要对矛盾“具体的事物作具体的分析”[12]才能做出准确的判断。实际上,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过去也存在,不充分发展过去更严重,它与社会性质没有必然联系。而今天所说的美好生活在过去至少是不现实的,是改革开放前根本想象不到的,属于“新事物的性质”[13],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问题之所以上升为社会主要矛盾的次要方面,就是因为人民美好生活需要转化成了社会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才使它相对变成了主要制约因素,表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性质的社会发展到了新的高度。因此,从主要矛盾的提出和其两方面作用分析看,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方面不能主要决定或体现新时代社会的性质,在人民掌握了决定自己命运主动权的条件下,它只能成为该矛盾中需要被解决的次要方面问题。不过,这也显示了它在社会中非同一般的重要性。

  

   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创造人民美好生活的必由之路[14]。人民美好生活需要成为社会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标志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分别跨过了贫困生活、温饱生活、小康生活的时期,开始迈进美好生活新时代,这是在我国所处的相当长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中一个关键的发展时期。因此,人民美好生活主要地决定新时代社会的性质,当然不是改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性质,而是进一步巩固这一性质,并与时俱进地推动这一性质的延续和发展。我们应运用好主要矛盾---主要方面---主要特性,确保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社会的性质更好体现在为人民美好生活而奋斗的历史进程中。

  

   二、人民美好生活需要在社会主要矛盾中起着主导作用,因而是该矛盾的主要方面

  

   毛泽东在《矛盾论》中分析到矛盾的主要方面时指出:“矛盾着的两方面中,必有一方面是主要的,他方面是次要的。其主要的方面,即所谓矛盾起主导作用的方面”[15]。这就是说,在矛盾自身运动过程中,哪一方面起主导作用,是其主要方面的另一个特性。

  

   那么,在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的两个方面中,究竟哪一方面是起主导作用的呢?

  

   毛泽东说,“离开具体的分析,就不能认识任何矛盾的特性”[16]。这里应先对该矛盾总体情形进行具体分析。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是我们党顺应矛盾运动的规律,审时度势,不早不晚,主动适时提出的,这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过程中出现的上升为支配地位的新的社会主要矛盾做出的重要判断。这并不是说这对矛盾两方面已经处于非常严重对立的状态,非得要削减一方才可取得与另一方的平衡,或者到了不解决一方问题另一方就无法生存的地步,而是发生了新的有利于推动经济社会更好发展的变化:一方面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取代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表明随着即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人民生活水平有了一定质的提高和新的广泛要求;另一方面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取代落后的社会生产,表明经济社会在高速发展中相对于发生变化的前一方面出现了新的突出问题。如果对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方面的问题估计过度的话,那美好生活就不现实了,这对矛盾也就不成立了。毛泽东曾举例说,“在革命斗争的某些时候,困难条件超过顺利条件,在这个时候,困难是矛盾的主要方面,顺利是次要方面。然而由于革命党人的努力,能够逐步地克服困难,开展顺利的局面,困难的局面让位于顺利的局面”[17]。这正是我国改革开放前后该矛盾主次方面转换情形的真实写照。经过40年改革开放,顺利条件已经远超困难条件。虽然我国面临的困难和挑战依然十分严峻,但战胜困难和挑战的有利因素还是占据着主要方面。否则,我国现在就不可能顺利进入新时代。正如习近平豪迈宣告的,今天,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要更接近、更有信心和能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18]。因此,在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中人民美好生活需要方面的力量还是很强大的,足以使相对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方面问题和整个矛盾体处于可控可逐步克服和解决的限度内,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突出问题的制约力还不足以在总体上否定人民美好生活需要。当然,矛盾的两方面是互相依存的,若没有对立面及其相当严重的制约,不经奋斗,怎么可能创造美好生活呢。

  

   因此,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是在发展过程中产生和更新的,是一对好的矛盾,是在我国历史上比任何时期矛盾都要好的矛盾,是把握机遇攻坚克难实现中国梦、人民的梦的主要抓手。这对矛盾将通过自身两个方面的相互作用,不断推动矛盾自身在更好发展中得到解决,而不是由我们作为矛盾之外的力量介入去解决其主要问题,却把矛盾中人民美好生活需要这一解决自身主要问题的力量空悬一边,被动地接受满足,这是把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看作该矛盾主要方面隐含的逻辑问题。我们应注意分辨的是,判断这对矛盾中哪一方面是主要方面的特殊性在于,不是矛盾中需要解决的主要问题方面就是其主要方面,而是矛盾自身中决定着需要解决的主要问题方面的方面才是其主要方面。我们不是第三方裁决者,而就是矛盾本身中解决问题的人民一方,矛盾的提出本身包含了具备逐步解决矛盾的客观条件。这一矛盾的总体性质和状态是我们进一步具体分析其哪一方面起主导作用的客观依据和现实背景。

  

   据此,笔者认为,人民的美好生活需要是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中起主导作用的方面,主要基于以下几点具体理由:

  

   第一,人民的美好生活需要是该矛盾的主体及其目标方面,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是相对的客体状况方面,前者起着主动的解决问题的作用,后者起着被动的被解决问题的作用。新时代,人民更是历史的主动创造者。矛盾中人民美好生活需要是靠自己辛勤劳动创造来实现的,满足美好生活需要的主要制约因素即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客体方面问题,也只有通过矛盾自身主体一方的人民自己来解决,没有其他人能解决,更不是外力来解决,它也不会自动按人民需要来解决。我们要从矛盾本身视角观察、分析矛盾自身是如何解决问题的,而不是把我们实际当作矛盾之外力量代他去解决其内在问题,代他去满足人民需要,从而把问题当作它的主导方面,却把它的主体一方的人民及其目标当作服从于问题主导方面的次要方面,而不是决定问题解决的主导方面,这样人民岂不可以坐享其成,等待问题的解决?如果人民长期不能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这个客体问题,反倒使它与美好生活需要背道而驰,甚至威胁到主体一方人民自己的生存,如环境被破坏严重到不适宜人民生存,民主被践踏严重到人民人身自由、权益得不到保障等,那它就转变成了矛盾中起主导作用的主要方面,迫使当地人民背井离乡或强烈抗争,这在个别、局部地区是有可能发生的,使该矛盾走向了美好生活反面的自我否定,也就不成其为本来意义上的矛盾了。当然,我们党主动提出这一主要矛盾,特别把人民的美好生活需要当作主体及其目标方面,表明我们党把握了遵循矛盾自身运动发展规律的主动权,领导和依靠人民完全可以防止矛盾脱离美好生活需要目标向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方面演变。因此,在这一矛盾中,我们应注重发挥人民主体方面的主动作用,“永远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奋斗目标”[19],以此逐步解决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问题,主导矛盾自身向着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的目标平衡充分地发展。

  

   第二,人民的美好生活需要方面是该矛盾自身发展的动力,不断推动着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方面问题的解决。新时代,人民美好生活需要是动态的、日益广泛的,“不仅对物质文化生活提出了更高要求,而且在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环境等方面要求日益增长”[20]。相对人民更高和增长的要求,“更加突出的问题是发展不平衡不充分,这已经成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的主要制约因素”[21]。动力是一切力量之源,是推动事物的矛盾运动和发展的决定性因素。美好生活需要为解决不平衡不充分发展问题、推动矛盾运动和发展、即“更好满足人民在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等方面日益增长的需要”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动力[22]。如果把这动力看作为矛盾的次要方面,反让动力去服从被认为矛盾主要方面的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那才恰恰是要“抑制”或“降低”人民的需求,不仅使矛盾得不到积极方向解决,而是向着消极、反面解决。试想,不是人民需要动力起着矛盾的主导作用,矛盾怎么会顺应满足它的要求来解决呢?

  

   动力是矛盾中起主导作用的方面,规定着矛盾运动的轨迹和速度等状态。人民美好生活需要的动力有多强,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解决和其矛盾进展就能达到多大程度。当然,这种主体生活必须是现实的、具备一定条件的,这就需要人民不断打造革新自身的“动力系统”,即提升人民自己的能力、素质、知识、修养、道德、文明等水平,改变落后的风俗习惯、陈旧的思想观念和不文明的生活方式、行为举止等等,从而构建可体验美好生活需要的“先进性能”,否则,就不会享用民主,不会善待公平,不会伸张正义,不会欣赏美丽,也就不会感受美好生活。如共享单车多么好的中国现代的一大发明,可它也是对国民素质的真实考验。很多人只图自己享用方便,到处乱停乱放,恶意损坏,严重影响他人行走和城市交通,降低了人们美好生活获得感。再如垃圾分类,投入了那么多人力物力、想了那么多办法推行,可是进展缓慢,还是到处可见垃圾乱丢乱扔乱放,严重影响生活美感。很多事情,只要人人改善一点点,大家生活就将变得更加美好,这里未释放的能量效应是极大的。可见国民素质存在的很大差距和问题,使已有条件享受的一些美好生活变得可望不可及。而要改造我们的国民性、解决这些影响和困扰人民美好生活的根深蒂固的深层次自身问题,将是长期的、更为艰难的任务,这也显示了这对矛盾所蕴含的主观世界自我改造的革命性意义。因此,这对矛盾的如何解决还是取决于人民需要的主导方面。

  

第三,人民的美好生活需要方面支配和引导着社会其它矛盾的运动和发展。(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517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