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邵荃麟:关于《阿Q正传》

更新时间:2019-02-20 20:03:37
作者: 邵荃麟  
却以其他许多阿Q的生动和逼真,以鲁迅确切地把握了围绕阿Q的环境的动态,完全补救过来了,这种事情在文学创作上是可能,然而却是危险而不易尝试的”。

  

   以上是把欧阳先生对《阿Q正传》的分析大概地介绍了,照这些论点看来,《阿Q正传》至少是犯了下列各种毛病:第一,重要的主题没有表现出来,所谓发掘革命种子的企图,只获得“部分的成功”;第二,人物心理的表现,欠缺真实性;第三,形式和作风上流于滑稽,阻碍了内容的发展;第四,典型性格把握不住,造成后半部性格的贫弱。虽然欧阳先生再三的说明这些只是“微小的破绽”,并且指出以鲁迅的描写环境逼真和其他理由,是把这些缺点“遮掩过去”或“补救过来”。然而这些缺点如果真正存在的话,这个破绽也就不能算是“微小”,而且也不是补救和遮掩所能济事了。

  

   作为一篇民族代表作的《阿Q正传》竟然犯着这许多严重的毛病,这问题显然是太严重了。

  

   然而,欧阳先生的动机,却是良善的。他对这篇作品无疑是抱着极大的敬意,这一点不能不指出。作者的原意大概是想从《阿Q正传》的“艺术上的破绽”上来说明鲁迅先生思想的突进。所以他说:“原来作者由于思想跨进,想在阿Q身上发掘革命的种子,无形中使《阿Q正传》所欲表现的主题复杂化了,而《阿Q正传》中作者底情调,专注在讽刺与滑稽上,因此和这情调不相容的别些情绪所包含的主题,便不得不被软弱,糊涂下去。这不是表明艺术的退步,而是表明思想的突进,这种突进,虽然可能为艺术形式所一时赶不上,然而却可能是艺术的领导者。”

  

   在另一段,作者又说:

  

   那么,鲁迅底思想为的向前跨进而发生变化,在《阿Q正传》中所反映出来的痕迹,到底是那一些呢?……主要的是表现在现实主义占上风的冷隽风格(《阿Q正传》为了切合“开心话”的滑稽要求,特别加强了它那冷隽的外貌),与那时鲁迅因思想跨进而特别积极跳动的同情心有点不相调和的这一契机上。

  

   这就是欧阳先生论证的最主要的地方,也即是他全部分析的主要结论,即《阿Q正传》是鲁迅先生思想跨进的一个表现。然而这样分析的结果,却把《阿Q正传》的伟大艺术价值几乎抹煞了。

  

   欧阳先生的毛病,我以为是,他首先假定了鲁迅先生思想发展的程序,根据于这程序的图式,再来分析这篇作品,这样就不知不觉走到了观念论的路上去。作者对于《知识即罪恶》一文的理解,造成了他这个固执的观念。一切分析都为了达到一个目的,即证明当时鲁迅先生思想的突进,这个观念大大地阻碍了他对这篇伟大作品的认识。首先,他把这作品的主题,主观地肯定了。于是根据“发掘革命种子”这一概念的认识去分析人物的心理与性格和作品的内容与形式的关系,结果发现处处是破绽。作者虽苦心地想从这些破绽来证明鲁迅先生思想的跨进,然而连这个企图似乎也并未成功。作者所要指出的,主要表现于《阿Q正传》中鲁迅先生“因思想跨进而特别积极的热情”,所谓“积极”、“消极”究竟应该怎样区别,这固然还待讨论(照作者意思似乎鲁迅以前的作品只是一种消极的热情)。但是照作者分析的结果,则表现于《阿Q正传》中所谓“能发生积极的合理作用”的,有“自我意识性”的热情,显然也不会发挥出来,因为所谓“发掘革命种子”的企图在这里并不获得成功啊。可是在另一方面,《阿Q正传》中所包含着的伟大的现实的思想,却反而在作者的笔下被掩遮住了。因为即使退一步,承认欧阳先生的分析是正确的,那么《阿Q正传》至多也不过说明了鲁迅先生个人在思想上跨进了,而这篇作品本身所包含的思想内容,究竟有什么伟大之处,却未被指出来,倒反而显露了艺术形式上的种种破绽。那么,这篇被认为世界杰作之一的作品,它的艺术价值究竟是在什么地方呢?岂不是成了一个迷惑的问题了。

  

   要说明以上各点,仍然得回到鲁迅先生的思想问题上来。研究一个作家的思想和创作过程,只能综合地去观察它的发展趋向。如果把它细碎地切成一段一段,甚至拿每一篇作品作一段落去研究,这方法不但是机械的,实在也是危险的。以鲁迅先生的思想发展过程来说,大家都公认他是从进化论发展到革命论,这是没有问题的。不过我们却不能机械地把进化论的思想和革命论的思想,看作鲁迅先生思想发展过程中两个对立的阶段。鲁迅先生从进化论发展到革命论,并不是鲁迅先生自身来一次思想革命,或是什么旧思想对新思想的清算。作为一个现实主义者的鲁迅先生,他的思想发展,始终是紧紧地伴随着中国历史现实的发展。当中国历史上两大社会势力斗争(人民大众反帝反封建的斗争)已经展开的时候,当“五四”民主主义革命已经到尖锐阶段,新旧文化思想已经开始积极斗争的时候,这种社会斗争的概念必然是反映在一个现实主义者的鲁迅先生底思想上。决不能说,在进化论阶段中的鲁迅先生完全没有革命论的思想存在。但是由于当时中国新的革命力量尚未成长,中国的民主革命尚未与世界革命取得同流,鲁迅先生也就无法看到这一革命的发展前途,因而他也就不能进展到明确的革命论思想阶段。这不是鲁迅先生的思想落后于现实,而是当时的现实条件不能使他的思想达到更高的阶段。在鲁迅先生一生的思想发展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贯穿着一条红线,就是他彻底的民主主义思想,这即是说,他始终是站在被榨取的大众利益上,绝不妥协地与封建买办势力作战,并且猛烈地抨击着市民阶层那些虚伪的改良主义,这和近代革命论者对于殖民地民主革命的观点,是完全一致的。从这一点上,我们可以肯定鲁迅先生的早期思想和后来革命论的思想并不矛盾,也因为如此,他的思想才能跟着历史的前进而发展到革命论的阶段,这绝非偶然,而乃是自然的一贯发展。这里无所谓旧思想对新思想的清算,也无所谓从消极到积极的转变。《鲁迅的书》里也曾经指出,“从《狂人日记》一直到《风波》,每一篇里都有两种不同的人物,一种是牺牲者,一种是代表旧势力的分肥者,这两种人物的社会纠葛,是鲁迅小说一贯的中心,因此,从鲁迅底小说里,可推测一种晦涩不明的倾向,这便是各式各样、形形色色的两种人物的斗争,可能从一种个别的、偶然的形式中认识出人类社会两大势力的必然对立,进而将此一系列的复杂斗争,概括为两大主要社会势力。”然而作者却郑重指出,在《阿Q正传》以前,这种认识在鲁迅先生只不过是一种很晦涩的感觉,而且认为这种晦涩性为合理的,“因为在鲁迅底思想上,确实还没有达到以榨取者与被榨取者的斗争来解释人类一切社会纠葛的可能。他没这种感觉,但还不能利用此种感觉作为思想的武器。”这样一来,从《狂人日记》到《风波》诸作品,便成为一种消极的作品了。作者把《知识即罪恶》一文作为鲁迅先生思想发展的分水岭,直到这时,鲁迅先生才开始明白对于榨取者“是需要一种斗争,而且一种决死的充满感情的斗争”,直到这时,才开始对那些榨取者“为什么要阻止人类往好的路上走呢?他们之间有什么共同点么?他们之间在这社会里可能依据什么条件成为一类或一个无形的集团么?”诸如此类问题才“似乎有点头绪”了。这一划分,仅仅是根据《知识即罪恶》中“我们还是用感情来决一决罢”一句话,这方法实在是太危险了。我们知道一个人在某时某地说某一句话,是很难把这句话就当作这人在此时此地才开始具有的思想底根据。正如欧阳先生所说,“文章只能是思想的表现并不是思想的起点与发生”。事实上,鲁迅在这以前也未曾有过不需要斗争的表现,相反地,他从《狂人日记》开始就是以不妥协的精神在战斗着。单就《狂人日记》来说,我们就看到鲁迅先生对于封建阶级是作着多么锐利的剖解,对于封建文化是取着多么锐利的态度,这难道不是所谓“决死的充满感情的斗争”吗?而在《孔乙己》、《药》、《明天》、《风波》等里面,我们又看到鲁迅这种斗争精神是怎样和对被榨取者的爱紧密地结合着。对于榨取者的罪恶,在一九一八以来鲁迅先生所著的杂文中,几乎不断的宣布着,他指出榨取者的最高理想“只是纯粹兽性的欲望的满足──威严,子女,玉帛──罢了”。这便是奴隶的掠夺与榨取。在当时“五四”反封建的尖锐斗争中,以深刻认识中国的鲁迅先生,竟是连“榨取者为什么要阻止人类向好的方向走”这一类问题都还摸不着头绪,岂不是滑稽么?

  

   问题不是在鲁迅先生对于社会矛盾认识的晦涩与否,也不在他能否利用这认识作为思想的武器,而是上面说过的,由于当时中国民主革命还是逗留在初期的阶段,新的革命力量还未成长,还未曾组织起来,鲁迅先生还不能明白地看到革命的远景。因此,他虽然看到了现实中间这种矛盾和斗争的存在,而且肯定了这种斗争,然而却不能确定这斗争的前途。正如后来他自己所说:“先前,旧社会的腐败,我是觉到了的,我希望着新的社会的起来,但不知道这‘新的’该是什么,而且也不知道‘新的’起来以后,是否一定就好。”(《答<国际文学>社问》)。在写《呐喊》和《彷徨》时,鲁迅先生所感到的苦闷和寂寞,主要也是由于这一点罢?突破这种苦闷,而使思想跨进到新的阶段,这是在大革命已经起来以后。在写《阿Q正传》的时候,鲁迅先生的认识也还不曾达到这种境界。然而在那时候,由于他对现实的深刻认识和他对榨取者斗争的实践,却把当时社会底本质矛盾用天才的笔力透底抉发出来了。鲁迅先生对于中国社会剖解的深邃,在中国文学史上是空前的。仅从这一点说,我们不能不承认当时鲁迅先生对于中国社会关系是有比谁都深刻的理解的。

  

   鲁迅先生虽然在那时没有看到革命的远景,没有看到人类解放的前路,然而却从没有悲观,从不曾因此而削弱他斗争的勇气。他告诉我们,路是“从没路的地方践踏出来的,从只有荆棘的地方开辟出来的”(《热风·生命的路》)。又说,“无论什么黑暗来防范思潮,什么悲惨来袭击社会,什么罪恶来亵渎人道,人类的渴仰完全的潜力,总是踏了这些铁蒺藜向前进。”(同上)这些话,不仅是进化论的思想,同时也是一个革命论者,一个新人道主义者的信念,这种信念不是形而上学的,是从现实的深刻认识中产生出来的。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514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