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周天勇:这才是中国21世纪复兴最伟大的工程

更新时间:2019-02-15 22:28:22
作者: 周天勇 (进入专栏)  
才能有边疆和睦繁荣和国家统一的安宁。

  

   第六,调水改土,增加可利用土地财富,形成以土地为基础的高效农业、新型制造业、住宅和城市,是未来中国货币发行和吸纳的资产基础,使中国在发展经济的同时,稳定货币、稳定汇率和稳定金融,保证中国的金融安全。有一些人士认为,如2009年一样,大兴土水,搞大投资和大开发,会造成较大的浪费,并且由于近年整个国民经济杠杆率上升,特别是地方政府债务高企,会造成债务风险,通货过多,金融体系会不稳定。在人口相对收缩时期,货币发行的基础是什么,是内向发展方式时的黄金,还是出口导向经济增长模式时的美元?我认为应当是价值低洼和不易贬值土地财富。在产权清晰和市场可交易体制下,在开放体制经济中,在出口导向经济发展战略向国内消费主导转型时,在人口相对收缩和老化而需求追求经济富裕时,土地财富的增加,包括以地为本的创业,以地为本的建设,以地为基础的住宅等财富的增加,应当是国内货币发行的基础。我认为,选好方案、总体节约,控制预算、审计监督,长期国债、社会投入,土地改革、市场运作,国企民企、平等进入,聚集人口、发展产业,并可以形成一个讲求成本效率、增加良性资产、寻求投资回报、获得运营收益的调水改土实施机制。不单纯是计划和行政调水,而是市场经济方式的综合开发,是债务和投资有资产和收益保证的关键。否则,要么人口增长低迷和结构老化,货币发行降速,流动性萎缩,通货紧缩,经济增长乏力;要么硬发行货币,没有财富扩大吸纳,导致较少的资产价格快速上涨,或者形成全面和严重的通货膨胀。

  

   第七,调水改土和扩大发展空间,是推进城市化、转移农业劳动力、扩大创业就业、提高居民收入、增加国内有支付能力消费需求、延长工业化,保证国民经济安全和良性增长和发展的关键性战略。中国改革开放和快速的经济增长,得益于40年来转移农村剩余劳动力、推进工业化、利用外部需求、实施出口导向工业化战略。然而,相当多的发展中国家也希望走中国成功的发展道路,他们有着比中国便宜的成本优势,照搬中国过去的一些经做法,从中国这一最大制造业基地吸引走资金、企业和产业,再出口给发达国家,无疑与中国形成强劲的产业和国际市场竞争。而美国等发达国家,实施再工业化战略,振兴制造业,利用减税等方式,吸引国外,特别是在中国的外资、跨国公司、制造产业回归;着眼于本国提高就业率、消除收入差距和提振经济增长,政策上回到贸易保护主义,也与中国出口导向的经济发展发生了贸易冲突。2006年时中国出口总规模占当年GDP的35.36%,2018年时下降到当年GDP的19.58%,下降了15.78个百分点。也就是说,与2006年相比,出口需求对中国减少规模高达125872亿元。未来国际经济竞争中前有堵挡、后有追赶,都不愿意中国多出口产品给他们的国家,而是他们想要更多地争夺中国的出口市场,还都想要将产品更多地卖给中国。然而,中国自己的工业化还并没有结束,60%居民的工业消费品并没有得到满足,或者没有完全得到满足。这样一种国内外未来格局下,中国确实需要从过去出口导向的工业化战略,转向扩大消费需求主导的经济发展,才能顺利和圆满完成工业化,在人口特别老化之前实现富裕,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

  

   而实施调水改土、扩大发展空间,是实现这一设想的重而实施调水改土、扩大发展空间,是实现这一设想的重大战略。(1)改变水资源分布,适当调整人口和劳动力的地区结构,在国内接纳东部制造业转移,增加他们的创业就业机会,扩大增量内部消费需求,形成新的国内消费需求规模,疏通中国北部经济的流动和循环,包括在经济流量上对外的一带一路内外联系,在新的对外开放格局下,继续推进中国的工业化。(2)调水改土,通过土地产权和配置体制改革,将更多的土地使用财产权,也即土地财富和资产,较为平均地赋予居民。总量上扩展为有26亿亩到28亿亩耕地,新增6000万亩到8000万亩建设用地,在耕地和建设用地供给宽松条件下,取消耕地红线和建设用地指标控制,一般城市、县城和建制镇可由地方自主规划管理,只要符合用地空间和功能规划,农民、城市居民、用地企业和开发商等,可以个人、合作、开发商设计、投资和建造住宅、商业设施、工厂等。(3)新开发土地使用财产权,可以交易、出租、入股、抵押和继承,一方面,民众可以有土地财富,放开拥有个人庭院、别墅和鼓励合作建房,居住方式多样化,降低房价,避免土地财富收入或者由地方政府分配太多,或者土地集中后高价由开发商卖给居民,转移居民收入中本来用于消费的部分,使国内经济消费不振、生育低迷、失去活力;另一方面,居民可以用来创业兴办小加油站、客栈、酒店、小加工厂、农场、林场、果园、观光游乐景点等,将民众拥有财富和以地兴业的积极性调动起来。扩大以地为本和为内容的创业和就业机会,增加与土地有关的居民收入,扩大有支付能力的消费需求,应对国际上压缩中国出口的激烈竞争。

  

   第八,水资源人均水平低和分布不均是中国未来现代化的短板,水不强则中国不强;实现中国21世纪复兴,其前提是首先是要建设成为一个水利强国。前面已述,中国在能源供给方面,国内煤炭储量可观,开采加工能力规模最大,石油天然气除了自产外国际竞争性对中供给市场形成,国内页岩油等储量潜力也较大,煤核水发电能力较大,光伏和风能发电发展较快,输电网络基本形成,并且超高压技术和设施世界领先,分布式发电也在发展。中国在基础设施方面,海洋江河船运,公路铁路和高速高铁,火车汽车、航空飞机、车站港口机场等等,已经形成纵横网络并与世界联通,初步实现了现代化。城市化方面,都市圈、城市带,大中小城市,城镇—乡村建设日新月异。上到北京、上海、深圳和杭州等,已经成了世界现代化的大都市;下到边远地区的县城,也从往日一条土道,两边矮屋的小街,纷纷变成了道路柏油、两边绿化、楼房林起、路灯明亮、多街多巷的小城市。除了技术、材料和工艺方面与发达国家还有差距外,中国在工业方面,总量规模最大,门类最为齐全,可以制造高铁复兴号机车、火核水电机、重型调装挖掘机、海上石油钻探生产平台等,有建设大跨度桥梁和长距离隧道的能力,是汽车、家电和移动终端的最大规模生产国。

  

   然而,从劳均可耕地和其他人均可利用土地面积,人均水资源量,人均调水水平等方面看,我们与美国、印度、加拿大、欧洲等国家和地区相比,是可利用土地和水资源方面的弱国,我们劳均耕地水平比日本、韩国等国家还要低1/3和一半。水资源人均占有水平低和分布不均,人均耕地和建设用地水平太低,降低了国内能源、交通(特别是中国北部和西北部)等体系的利用率,抑制了中国进一步城市化、人口迁移及劳动力流动、制造业国内转移、吸纳留住外流资金的空间,压缩了中国经济在外部受到竞争后国内回旋的余地,成了制约做强中国,实现21世纪复兴的最大短板部分。因此,调水改土,扩大发展空间,不是该不该做的事,而是不得不做的关乎未来国运之大事。

  

二、调水改土:中国21世纪复兴的最伟大工程


   除了现代化的交通、城市、工业和农业等等外,骨干水利工程和丰富及分布合理的水资源,高质量的国土和可利用土地比率高,即水利和国土的现代化,是一国经济强盛和竞争力的基础。没有现代化的水利和国土,就没有现代化的国家。从古代到近代,再从近代到现代,传统水利工程,发展成了现代的水利体系。中国远古时,人类村庄和耕田防洪是堵,到大禹时改变为疏。古代时,人们开凿水井提水,用于做饭洗衣饮水;发明了溪河边水车和水轮等,用于田间浇灌和磨碎谷物的动力;修建水坝,用于储水;秦时李冰父子修筑都江堰,用于成都平原的灌溉;京杭大运河,始于春秋吴国为伐齐国而开凿,隋朝大幅度扩修并贯通至都城洛阳并连涿郡,元朝翻修时弃洛阳而取直至北京,主要用于南北物资的运输。

  

   到了近现代,兴修了集防洪、储水、灌溉和发电等功能,中国修建了三峡大坝,以及长江、黄河等干支流梯级水库电站;而到东中线南水北调,开启了调节水资源在国土上合理分布的工程。

  

   而今天,中国到了传统水利,向现代水利转型的阶段了。即从小规模、平面式、单一陆地、局部式防洪、储水、灌溉、发电、航运、调水等传统水利体系,转向大规模、立体化、海陆双向调水,调水与改土相结合,具有综合功能,基本满足国土开发利用对水资源较均衡分布的需要,与交通、城市、农业、工业等经济体系相匹配的现代工程和人工智能水利网络体系。

  

   中国应该进入水利现代化的时代。前面已述,新时代水利现代化的任务是:为中国北部经济带增加水资源的供给,开发、利用和深度利用北部广阔的未利用和低利用国土;提高劳均耕地水平,保证粮食安全;水资源循环和综合利用,提高植被覆盖率,改善中国北部和西北的生态环境;增加居民、企业和国家的土地及相关不动产财富和资产,富裕居民,增强国家的经济实力;改变耕地和建设用地资源紧张约束局面,解除耕地红线,取消建设用地指标,使土地要素配置由市场决定,建立完整的市场经济体系;通过调水改土和扩大发展空间,推进城镇化,迁移人口、增加就业、提高收入,延长工业化,推动国民经济中高速增长,使中国顺利进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

  

   首先,在目前已经建成337亿立方米调水能力的基础上,再建设和形成750亿立方米左右的调水能力,使中国未来总调水能力达到1100亿立方米左右。这一目标与世界上一些人口和国土大国比较并不高。人均调水水平上比美国人均调水量低21立方米,总规模上比印度和加拿大分别少286亿立方米和290亿立方。

  

   从来水的结构上看,北部新经济带的东部主要依靠海水淡化西输,中部来自于空中补水、南水北调西线调水,西部则利用空中补水、藏水西调、伊水额水济准济吐。需要攻克的技术、工程和其他项目为:

  

   (1)加大财力和人才投入,研究青藏高原和新疆地区云气流动规律,分析云气水资源携带规模,加快提高云气降水率技术的应用攻坚,尽快完成小规模试验到中规模示范,再到大规模推广的过程,并配套移动和固定调水装备制造,建设小规模中短程储水和输水工程,使天河工程变成现实的增水储水调水产能,目标补水规模争取达到200亿立方米。

  

   (2)北部新经济带西部,可考虑空中补水,引怒澜济雅—藏水入疆,伊水额水济准济吐,通水济格等综合工程,在新疆和青海境内实现250立方的调水供给规模。

  

   (3)北部新经济带中部,发挥青藏高原空中补水作用;建设西线工程,即四川大渡河、雅砻江支流达曲—贾曲联合自流线路,调水40亿立方米; 四川雅砻江阿达—贾曲自流线路,在雅砻江干流建阿达引水枢纽,调水50亿立方米; 通天河侧仿—雅砻江—贾曲自流线路,在通天河干流建侧仿引水枢纽,调水80亿立方米。 三条河争取调水170亿立方米。主要向贺兰山、六盘山以西,青海和新疆以东的区域调水。

  

(4)北部新经济带东部,在现有南水北调东线和中线的基础上,渤海海水淡化,东水西调330亿立方米,向六盘山和贺兰山以东,东经123o以西区域中,(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5089.html
文章来源:网易研究局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