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邓峰:美国驻韩国使馆对1975年金日成访华的反应

更新时间:2019-02-13 23:10:39
作者: 邓峰  

   内容提要:1975年4月,在印度支那革命局势取得重大进展之际,金日成访华。韩国方面对此给予了高度关注。为了充分掌握韩国盟友的相关动向,美国驻韩国大使斯奈德密切注视韩国人对金访华所做的反应,认为韩国的基本认知便是强调朝鲜威胁的增强。与此同时,斯奈德还和韩国政府要员接触并观察韩国新闻界和学术界的评论,了解到韩国内部对金访华动机的评判存在一定的分歧。无论如何,斯奈德不同意朝鲜威胁增强的看法,这为华盛顿决策层制订对朝鲜半岛政策提供了相应的参考和依据。

   关 键 词:美国驻韩国使馆  斯奈德  金日成访华  U.S.embassy in ROK  Sneider  Kim Il-sung's visit to China

  

   1975年4月18-26日,当印度支那革命局势取得重大进展的关键时刻,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①最高领导人金日成率领党政代表团到访北京。这是金日成自1961年访问北京后,时隔14年后的首次正式公开访华,不仅是中朝关系中的大事,同样是国际社会具有轰动效应的大事,吸引了全世界许多相关国家外交官的目光,其中尤以美国人为甚。

   自朝鲜战争以来,美国已深深卷入朝鲜半岛,那里和其东亚国家安全战略利益休戚相关,因而任何风吹草动皆成为其关注的对象,更不要说像金日成大规模访华这样的事件了。本来,美国对中朝关系的动向便十分关切,而对于印度支那局势出现重大变动的当口金日成的访华,就更为重视了。冷战时期,中朝特殊友好关系一直倍受国际社会关注,而其中最重要的当属中国推行何种对朝政策。②毕竟,在印度支那共产党革命胜利的形势下,美国人担心朝鲜方面受此形势鼓舞而在半岛发动革命、引发新的战事。这是华盛顿决策层最不愿看到的一幕,因为刚刚经历越战惨败的福特政府确实不想在亚洲重蹈越战战争的覆辙,其亚太安全战略的核心就是在越南战争结束后尽力维持美国在该地区权力的稳定,③不希望破坏此种稳定的任何因素出现,以至于美国的威信和荣誉在越南丧失后继而在朝鲜半岛再次经受考验。假如朝鲜半岛因金日成发动革命而重燃战火,那么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权力和地位无疑将会受到极大的冲击,后果将不堪设想。

   美国驻韩国使馆对金日成访华给予了特别重视。此种重视主要不在于精准地分析和判断金访华的动机和意图,而在于必须要搞清楚韩国对金访华的反应,同时及时协调和韩国的关系。朝鲜和韩国同处于一个半岛,如果韩国对金访华做出不准确的判断而采取激烈的对策,那么势必加剧半岛紧张局势。美国人当然不愿看到此种情况出现。尤其让他们记忆犹新的是,在朝鲜战争期间,李承晚为了使美国继续帮助韩国实现统一大业而悍然破坏停战谈判。与朝鲜一样,韩国领导人无时不在期待统一半岛。只不过,他们知道韩国自身无此能力,实现统一的唯一方式是依靠美国人,其实就是使美国卷入南北冲突之中。对此,美国人当然不同意,所以其对金访华背景下韩国人的反应十分敏感,高度关注他们的想法。

   本文主要利用美国政府新近解密的外交档案来考察美国驻韩国使馆,如何关注和评判韩国人关于1975年亚洲特殊国际背景下金日成访华的看法,同时以此为基础,对美国驻韩外交官所做判断予以评价。尤其指出的是,美国外交人员透过金访华一事,密切追踪对象国的政治及对外战略动向,从而为政府的相关决策提供了具有一定价值的参考信息。鉴于国内外学术界此前尚无利用美国外交解密档案研究1975年金日成访华的成果面世,希冀本文的研究能够作为抛砖引玉之作,为我们准确把握美国对朝鲜半岛及对东北亚的政策提供有益的借鉴和参考。

   美国使馆对韩国官方看法的留意

   金日成率领朝鲜党政代表团于1975年4月18日下午乘专车抵达北京。当天晚上,中国政府举行了欢迎宴会。翌日的《人民日报》发表了题为“中共中央国务院盛宴欢迎金日成主席和代表团”的报道,同时刊登了金日成和邓小平在欢迎宴会上的讲话。④过了两天,在收集到较为充分的相关信息后,美国驻韩国大使斯奈德便向国务卿基辛格详细汇报了韩国方面对金日成访华的反应。

   第一,韩国政府很担忧印度支那革命形势对朝鲜半岛的影响,即印支局势的进展可能会对朝鲜半岛具有某些令人难以预测的负面含义。韩国官方认为,金日成的宴会讲话证明了他的观点——“朝鲜局势是和其他地区的革命努力联系在一起的,其中柬埔寨是最新的成功案例”。只是韩国人不清楚金日成到底是在制造外交声势以“强化其作为第三世界佼佼者的凭据”还是“首先关注要寻求在朝鲜半岛复制印度支那(革命)的成功”。⑤

   当然,鉴于朝鲜半岛事关己方切身利益得失,韩国政府更注重考察金日成后一种选择存在的可能性,“(韩国)外务部注意到,在1966年金日成曾提议通过组建北越支持者的军事集团以便在印度支那采取联合行动,他还在那时说此集团能够成为在朝鲜(半岛)采取行动的模式,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对该想法”。⑥显然,考虑到朝鲜方面以往欲采取联合军事行动支持印支革命的企图,尤其是其还打算按照该军事模式在朝鲜半岛行事,韩国官方心生惧意,担心金日成访华会照搬旧有想法。尽管以前金日成的提议遭到中国的反对,但是这次中国是否依然反对,韩国人确实无从知晓。

   第二,韩国官方从金日成在欢迎宴会上的讲话中察觉出很大的威胁性,因为“和朝鲜以前的声明相比较,(这次的)在语气上更严厉、在语意上更明确”。按照韩国外务部的看法,金日成在推行冒险主义时比以前更进一步,公然展露他的好战意图,不仅声明支持韩国革命而且宣称如果爆发战争,朝鲜人“失去的只是军事分界线,收获的将是国家的统一”。这无疑使得韩国人更为担忧,因为通过支持韩国民众发动革命而引发的战争很容易就会被朝鲜方面所利用,从而演变成为一场统一战争。倘若金日成再成功地和其他共产党国家联合组建军事集团参与战争,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好在令韩国官方感到一丝安慰的是,他们从中国领导人邓小平的讲话中看出“中国人显然克制自己不去直接支持朝鲜的革命”。即便如此,从斯奈德向国务卿汇报的语气来看,韩国人依然担心朝鲜方面的激进行为,毕竟他们感觉中国人也许会间接支持朝鲜革命或者存在着同意和金日成组建军事集团的可能性。⑦

   第三,韩国外务部虽然不能确定到底是中国人还是朝鲜人发起了这次访问,但它在中苏竞争的大背景之下来看待此事。正是由于考虑到中苏在冲突中皆想争取朝鲜方面的支持,韩国人想起了1961年金日成在已发生分裂的中苏之间左右逢源的往事,当时这位朝鲜领导人先访问莫斯科,接着在一周后访问北京,并成功地与两个社会主义大国都缔结了同盟条约,从而使朝鲜方面的国家利益在国际上得到最大程度的保障。在韩国人看来,金日成这次完全可能如法炮制。假如中国人主动邀请金访问,那么苏联人也会不甘落后,可能随后邀请金访问莫斯科。而倘若朝鲜人发起此次访问,则金日成一定会努力争取中苏同时支持其意图和打算,即使不能获得中国的支持,也要尽力争取苏联的支持,因为金拥有利用中苏对立而大获其利的成功经验。

   无论如何,“韩国政府把金日成随后对莫斯科的访问视为是一种可能”。韩国外务部相信金日成不会完全倒向北京,朝鲜和苏联的关系依然十分友好。这种看法甚至都影响了美国驻韩国大使馆的行为。斯奈德大使汇报说美使馆“注意到最近平壤的电台对返国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代表团的报道,已强调苏联外交官在机场的出现”。这无疑是朝鲜和苏联良好关系的证据。⑧美国大使也和韩国官方一样,相信金日成率团从北京返回后很可能会在随后即访问莫斯科,因为只要从中苏对朝鲜竞争的视角来看,当苏朝友好关系持续时,无论金日成在北京是否达到预定目标,无论莫斯科还是平壤主动提议,金日成皆会在访华后再访苏,毕竟此举是朝鲜国家利益最大化之所在。⑨

   然而,问题在于苏朝关系并非斯奈德和韩国外务部官员认为的那样亲密友好。从东欧诸国解密的外交档案来看,应该说,美韩这些外交官们的判断有误。诚然,金日成确实想在访问北京后接着访问莫斯科,以从克里姆林宫那里获得他没有从中国方面获得的支持。但由于在“普韦布洛”事件和EC-121危机中朝鲜皆未事先通知苏联便攻击美国,从而导致苏联在美苏关系中变得被动且总要在事后派遣高官去平壤警告朝鲜不要单独行动,⑩苏朝关系开始趋冷。到1970年代初,这种关系有进一步趋冷之势,以至于苏联人极不信任朝鲜人,他们经常把现代化的航空武器和防空武器运送给其阿拉伯扈从国,却拒绝把这些武器输送给朝鲜。(11)

   当印度支那革命成功的时候,苏联在朝鲜半岛的政策是维持现状,并不打算在半岛复制印度支那的成功革命。所以当金日成在敏感时刻访问北京时,苏联领导人压根就没有打算邀请他随后访问莫斯科。而金本人当然亦十分清楚,苏朝关系不同于中朝关系,在临时匆忙的情况下不可能得到克里姆林宫的邀请,他自然也就不敢贸然前去访问。根据匈牙利驻朝使馆发回其外交部的报告,金日成在访问中国之后不到一个月,还想在1975年5月下旬访问苏联。然而他所建议的日程与苏联领导人的日程安排不相吻合,只得作罢。(12)

   因此,历史展现在我们面前的一幅画卷是:尽管金日成在5月下旬至6月初访问了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南斯拉夫、阿尔及利亚和毛里塔尼亚,但他未能前往莫斯科。这对苏朝关系而言是极不正常的现象。显然金日成也明白苏联人的意图,所以没有坚持要前往莫斯科。一位研究苏朝关系的美国专家认为很可能苏联领导人在冷落金日成。该学者用以论证的证据为:一名高级别的苏联官员在1975年夏季说,莫斯科已要求金把他计划的对苏联的访问推迟到当年晚些时候,因为苏联领导人那时“太忙”而不能见他,而另一位苏联官员在谈到金时则说,莫斯科认为他是中国应先处理的一个“烫手的山芋”。(13)既然苏朝关系当时并非外界想象的那样友好,那么美韩外交人员对金访华后下一个目的地的判断自然就是错误的。相应地,斯奈德等美驻韩外交官们对金日成在朝鲜半岛的下一步行为动机的推测便存在着逻辑上的错误。

   毋庸置疑,由上面的阐述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韩国政府对金日成访华有一个最基本的认知,用斯奈德的话讲就是,“韩国政府的现行路线”就是“强调朝鲜迫在眉睫的威胁”。(14)

   斯奈德与韩国政府要员会面

   就在美国大使了解到韩国官方对金日成访华所持基本立场的同时,一个令其感到意外的事情出现,即韩国政府内部还有重要人物对韩国的现行路线持不同的看法。此人便是韩国国会议长丁一权。在和斯奈德的私下会谈中,丁一权对金访华一事“持较为温和的态度”,而非赞同韩国很多评论家的看法:金访华的动机,“是为了使中国更加支持朝鲜向韩国施加更直接的压力”。(15)

   在丁看来,金日成的目的有三个:“其一,与中国人磋商在下一次联合国大会上采用何种策略,尤其是怎样处理联合国军和美国军队的问题;其二,请求中国在幕后支持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加入不结盟组织;其三,请求援助,使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能够应付日渐麻烦的外汇问题。”他眼中的金访华的动机和朝鲜方面的军事冒险毫无关联,而只是涉及纯粹的政治和经济因素。难道这位政治经验十分丰富的政治家居然忘了金访华前印度支那局势的剧烈变动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斯奈德在电报中说,丁并不完全否认这样一种观点:金日成也许会把印度支那崩溃后的情形视为马上出现的机会,用以考验美国的决心并增加对韩国的各种压力。不过,他认为金日成更可能仍把20世纪70年代末视为武力统一朝鲜的预定日期,同时将积极寻求提高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国际地位,尤其是在不结盟国家中的地位,并使美军撤出韩国。

显然,即便印度支那革命局势取得重大进展,但丁一权并不认为金日成会感到武力统一朝鲜的时机成熟了。在他看来,“朝鲜人的战略也许就是要说服中国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5064.html
文章来源:史学集刊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