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邓峰:美国驻韩国使馆对1975年金日成访华的反应

更新时间:2019-02-13 23:10:39
作者: 邓峰  
在即将来临的与美国的讨论中,在接下来的几年中解决美军从韩国逐渐撤出的问题。”换言之,丁一权判断金日成很可能会首先寻求朝鲜问题取得政治上的突破。而考虑到中国人和美国人已经得以缓和的关系,丁分析金访华大概是要求中国和美国会谈时充分顾及朝鲜人的利益,尽最大努力帮助他们解决美军撤离的问题。

   在斯奈德看来,丁的一番言论“有意无意地表现得像在否定韩国政府的现行路线”,所以美国大使对这位官方重要人物的想法感到有些不解。而丁一权大概也看出了斯奈德的困惑,因而解释说,他本人“是朝鲜人,曾在满洲生活多年。这些经历使他比大多数韩国人能更好地理解朝鲜人和中国人的动机”。应当说,鉴于丁一权从政多年的政治经历和丰富的政治经验,其对金访华动机的分析不无道理。但是美国大使依然对他的判断持半信半疑的态度。随后斯奈德又专门拜见韩国国务总理金钟泌,以探寻这位政府高官对金访华的评判。

   在和金钟泌的会谈中,斯奈德首先抛出要谈论的话题,引导此次会谈要围绕的核心问题。他说,美国使馆“已注意到金日成在周五宴会上的讲话与邓小平的反应之间在语调上的差异”,使馆“正从朝鲜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所表达的看法中非常仔细地观察这次访问”,但“现在为时较早尚不能得出最终的结论”。(16)他说这句话就是要金钟泌谈谈自己的看法。

   韩国国务总理则从中朝两国领导人宴会讲话的语调差异上判断,“中华人民共和国也许不会鼓励金日成采取挑衅性的行动去打击南方,因为害怕刺激日本人重整军备,而且因为渴望采取将会促使南方内部出现分裂的和平姿态”。这句话表明他认为金日成可能会对韩国采取军事上的行动,只不过在此问题上中国领导人和金日成存在着分歧。可是,接下来金钟泌的一句话更凸显了其对金日成可能采取军事行动的判断以及对中国人行为的不放心。他指出,“韩国政府已注意到陪伴金出访的高级别军方人士,并担忧中国人也许会私底下开放绿灯,使得朝鲜为了夺取汉城这个目标而发动有限的攻击,然后宣布停火,尽管他们公开地采取和平的立场”。对于韩国国务总理提出的这样一种可能性,斯奈德不置可否,没有再继续发表言论,而是同意美韩两国政府“应当保持非常密切的联系,就金日成访问北京的含义进行磋商”。(17)

   其实,美国大使明明从金日成的宴会讲话中听出了强烈的火药味,也没有什么好的应对方案。毕竟,按照金钟泌的分析,中国方面的立场和态度存在着很大的变数,在对中国的立场和态度做出清晰判断之前,美驻韩外交机构只能和韩国人保持密切联系。

   美国大使的判断及韩国媒体的评论

   在密切注视韩国官方反应的同时,美国驻韩国使馆关注的另一个要点在于金日成来北京后的公开行动,特别是金抵达北京的当天晚上所发表的宴会讲话。在4月21日致国务卿基辛格的电报(18)中,斯奈德大使认为金日成打算“在南北关系及朝鲜统一问题上采取严厉的和强硬的路线”,而且要努力尝试说服中国领导人提供支持,以便他能够“在朝鲜半岛上推行从根本上讲是持续敌对而非缓和的政策”。这个看法当然源于金日成在中方举办的欢迎宴会上发表的激烈的公开讲话。

   斯奈德发现,金的讲话尤其表明了其在朝鲜半岛未来局势发展中要实施强硬路线,而且,金并不理会“和朝鲜问题密切相关的韩国政府和联合国”,只突出美国扮演的角色,声称在朝鲜半岛战与和的问题取决于美国的行为——若美国撤军并替换韩国现政府,则“朝鲜将提供单方面的和平担保”。可是,在斯奈德看来,金日成知道美国不可能撤军,所以“在坚持美国撤离上没有给出时间限制”,但显然警告美国不要干涉韩国“人民正在做的事情”,而假如美国不干涉的话,韩国将会爆发“导致半岛统一的一场革命”,这正是金日成解决朝鲜问题的方案。也就是说,美国大使对于金日成有可能在韩国引发一场统一半岛的革命的企图而感到忧心忡忡。只不过,在《中朝联合公报》发布后,他的这种担忧消散了不少。(19)

   除韩国官方的情况外,斯奈德还汇报了韩国新闻界和学术界是如何看待金日成访华的。韩国媒体普遍认为金访华是为了获得中国在军事上支持他采取行动打击韩国。大多数韩国报纸皆批评金的宴会讲话具有挑衅性和威胁性。《东亚日报》甚至声称,“金日成打算利用韩国的反共运动以达到其共产主义的政治目标”。与新闻界的担忧相一致的是,韩国的朝鲜问题专家在研究“平壤近来行动”的会议上也得出结论:“金日成基于印度支那局势发展的背景对北京的访问,是一种迹象,表明朝鲜反对南方的战略‘现在已经被确定为利用军事力量统一的政策’。”在这些专家看来,朝鲜因六年经济计划的失败而“针对韩国采取咄咄逼人的攻击性措施”,一方面强化和南方的军事对抗,另一方面促进国际革命战略。(20)这些在很大程度上具有夸张色彩的观点反过来加深了韩国政府及其领导人的担忧,以至于他们刻意要将此种担忧散播给新闻界,进而在舆论上加大对盟友美国的压力,希冀获得美国方面的更有力支持,比如增加军事援助。

   按照斯奈德在4月25日发回国内的电报(21),“韩国媒体在4月24-25日基于‘接近政府的消息来源’所作评论而发出报道,推测金日成北京之旅的目标就是要让中华人民共和国默许‘平壤针对韩国也许会发动的任何挑衅’。四份晨报中有三份都把此类文章置于大字标题之下,作为头条新闻报道,同时宣称‘北京纵容(朝鲜)向南方侵略’”。其具体内容则援引“消息来源的话”指出,韩国政府已经对金访华作了评估,得出的结论是,“此次访问被设计为就是要谋求中国的默许而非寻求任何军事援助,因为朝鲜已经完成了战争准备”。而源于“消息来源”支持此结论的证据有:(1)朝鲜总参谋长吴振宇和空军司令吴克列随朝鲜代表团访华且和中国与其级别相对应的官员举行了会谈;(2)金日成和邓小平举行了会谈,而“邓是中国军队的指挥官”;(3)金发表了好战性言论且提到印度支那,表明他对北京的访问“主要是为了处理军事事务”。

   不仅如此,“消息来源”还提到中国会大力支持朝鲜,并且推测“东北亚四大国均势理论不再适用了,因为北京现在想要美国军队撤离”。总之,这个“接近政府的消息来源”向新闻界散播了一些危言耸听的说法,认为朝鲜在中国的大力支持下即将对韩国采取军事行动。由于这些言论实在有些太不靠谱,就连美国大使也觉得难以容忍。斯奈德在电报中将其评论为“肤浅的分析”,“歪曲了许多事实且从其他方面得出了不成熟的结论”。美国大使认为是韩国政府故意为之,“显然是由韩国政府在金访问的消息暂时平静期间向媒体提供的”。那么韩国政府这样做的原因是怎么呢?斯奈德认为其“目的就是为了让活跃的媒体保持对此次访问的关注,以使它作为来自北方的威胁增加的证据。”至于为什么韩国政府要刻意强调北方威胁的加强,斯奈德已觉得没有必要加以说明了,所以他在电报中就未做进一步的解释。

   韩国对《中朝联合公报》的反应

   与中国政府为金日成举办的欢迎宴会相比,韩国人同样高度重视金访华结束后中朝双方发布的联合公报。公报全文刊登在1975年4月28日《人民日报》第一版上。据斯奈德汇报,韩国对《中朝联合公报》的反应,就是重点关注公报中似乎支持这样一种观点的那些部分:“朝鲜采取军事行动打击韩国的危险增长了”。美国大使指出,“在评价印度支那局势发展背景下的联合公报以及朝鲜近几个月的话语和行动时”,韩国政府官员们和韩国媒体显然都相信“中华人民共和国默许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图谋打击韩国”。(22)

   随后,斯奈德详细阐述了韩国政府重要官员及韩国媒体发表了什么样的言论。例如,韩国文化与信息部部长及政府发言人易元敬在4月28日发表一则声明,声称联合公报所说的“当前国际形势发展有利于全世界的革命人民并且只要帝国主义存在战争就‘不可避免’,是金日成图谋进攻韩国的证据”。他还说“正在增长的新世界大战危险性的理由”,就是像公报所表明的中朝“打算用武力使朝鲜半岛共产化”。同时他把中国坚决支持韩国人民斗争的话语解释为“使用共产党说法的革命战争”。易元敬毫无根据地断言,“金和中国人已讨论了战略并且保证开展联合斗争以使朝鲜共产化”,并且得出危言耸听的结论:韩国的“安全形势在任何时候都没有现在更为严重或更为危急”。(23)

   在易元敬发表声明之后的翌日(4月29日),韩国外交部发言人也发表了一则声明说,“联合公报加强了朝鲜对武力挑衅和使半岛共产化的渴望,而非致力于缓解紧张及解决半岛的和平问题”。其亚洲司司长吴在熙声称“中华人民共和国事实上支持朝鲜的好战路线”。另一位外交部官员同样表示,“在韩国外交部看来,公报内容表明中国支持在韩国发生革命”。无疑,他们对联合公报的看法是统一口径了。至于媒体方面,美国大使馆关注三家著名报纸(《朝鲜日报》、《东亚日报》和《韩国先驱报》)的报道,其中尤以《朝鲜日报》的言论最为激烈。它把联合公报概述为“共产党中国的领导人重申并支持朝鲜政权长期密谋的要通过暴力和革命手段共产化并统一整个朝鲜半岛的战略”。(24)

   面对上述韩国政府及韩国媒体的说辞,斯奈德未作任何评论,仅仅客观转述而已。也许之前韩国政府故意向新闻界散播北方威胁加强的言论,已使得这位美国大使见怪不怪了。

   应当看到,由金日成访华带来的北方威胁增强的看法是韩国政府的普遍认知,而且在其最高行政长官朴正熙总统的心目中尤甚。当斯奈德在《中朝联合公报》发布后和韩国总统朴正熙会面时,后者怀着对北方要进攻南方的深深恐惧感来谈论其想法。尽管朴同意美国大使所说的对金访问下最终结论为时尚早,但他还是推测朝鲜可能会先发制人,发动出人意料的进攻。在朴看来,“金日成其实本来就没有寻求中国对其军事冒险的直接支持,因为对北京而言,提供这种支持将是很困难的。金日成也许是要求中国人同意其利用在韩国的革命运动,并且一旦出人意料的进攻实现了对汉城和韩国北部的最初控制”,便要求中国方面在政治上和外交上支持朝鲜,“可以预计中国人将会支持停火呼吁和随后的谈判而非提供装备和地面部队”。朴认为中国很可能会答应金的这些要求。

   然而,斯奈德不同意朴的看法,指出“朝鲜的进攻将会使美国军队卷入其中”,中国此时应该不会愿意和美国发生任何直接的军事冲突,且《中朝联合公报》的重点“似乎被放置于首先确保美国从韩国撤离”。只是美国大使的语气是和对方讨论协商式的,并未完全斩钉截铁地做出判断,因此,虽然朴表示同意斯奈德的说法,但他坚持认为,“也许金日成不会立即进攻而是等着美国撤离,但到那时他将试图在其发动进攻之前在(韩国)后方地区制造混乱”。无论如何,朴皆无法抛弃对金日成动机的恐惧感,他警告美国大使“必须保持极度警惕,因为共产党的计划是很难弄清楚的”。(25)

   不仅韩国总统朴正熙担忧中国支持下朝鲜威胁的增强,国务总理金钟泌也表达了同样的忧虑。即便在金日成访华结束后一个多月,金钟泌的这种认识依然很夸张地公开表现出来。据斯奈德6月16日发回国内的电文(26),金钟泌在6月14日的一次安全情况通报会上大肆声称,“金日成4月访华时获得了中国对入侵韩国的提前批准”。对于中国人不支持金日成采取武力行动的看法,金钟泌并不完全认同。他认为这仅仅是“有些人”的说法,而这种说法“源自对共产党‘伪和平攻势’的误解,并给了他们可乘之机”。那么,金钟泌这样讲的凭据是什么呢?

斯奈德的电报称,因为金钟泌“注意到中国和苏联‘争先恐后地帮助’北越把整个越南共产主义化”,所以就想当然地联想到朝鲜半岛亦存在类似于越南那样的“严峻的现实”,即中国和苏联“也会为朝鲜做同样的事”。而且,金钟泌还以朝鲜战争为例发出警告。他说,朝鲜战争爆发前朴正熙曾警告政府,朝鲜可能会在1950年3-6月间南侵,但朴的警告被忽视了。他要表达的意思很清楚:如今若不重视他发出的警告,那么就可能重蹈覆辙。正是基于这样的理解,斯奈德指出,“金拿朝鲜战争作为很好的例证,(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5064.html
文章来源:史学集刊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