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祁昊天:威胁迷思、美国角色与能力矛盾

——欧洲防务行动层面的供给与需求

更新时间:2019-02-12 20:36:34
作者: 祁昊天  

  

   内容提要:本文从安全供需视角出发,通过对欧洲安全问题攸关方在军事能力、潜力与军力对比态势等军事安全行动层面的分析,探讨欧洲防务自主化与一体化的发展方向。近年来,一些观点认为,欧洲防务迎来了发展机遇期。与此同时,我们也要看到,欧洲防务自主与一体化仍处于一种震荡反复与踌躇不前的状态。这主要有两方面原因造成:一是欧洲防务安全的自身供给是应对需求的理性选择结果,欧美防务的弱替代性和安全威胁的有限性造成欧洲防务发展动力不足;二是欧洲虽有明确的防务自主与一体化意愿,拥有优质的军事潜能,但其政治能力不足以支撑军事潜能的实现。在没有重大外部冲击或“黑天鹅”事件发生的情况下,欧洲无法充分利用当前防务自主与一体化的机会窗口。

  

   【关键词】欧洲防务 自主 一体化 安全供需“行动层面”军力平衡

  

   本文基于笔者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2018年9月20日举办的“欧美关系变化趋势”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及递交的会议论文修改而成,诚挚感谢与会专家提供的宝贵意见与帮助;感谢匿名评审专家对本文提出的中肯建议,文章中的错误与不妥之处概由笔者负责。

  

   近年来,一些观点认为,欧洲防务自主化与一体化迎来了发展机遇期,笔者亦认可这一观察。但无论是欧洲军事投入的增长乏力,还是各国在防务问题上的立场差异或震荡反复,都表明这一机遇期未被充分利用。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了现实与预期的差异?为何欧洲防务的发展总处于一种反复和踌躇的状态?

  

   毫无疑问,欧盟是一个集国内、国家间、地区间、民族间的矛盾、挑战与机遇于一身的特殊行为体,它的任何决策都要克服政治与时间成本。因此,欧盟自身的政治、组织阻碍可以作为防务发展反复踌躇的原因,也是最常被提及的解释。但是超国家行为体面临政治挑战是一个常量,且以单一因素解释欧洲防务未免过于单薄。本文尝试将政治能力置于国际安全环境、军事潜能与军力对比中,以一个融合多元要素的分析框架来观察欧洲的防务问题。

  

   鉴于欧洲防务问题的特点,本文拟引入“行动层面”这一概念。事实上,“行动层面”的实践在人类军事和战争史中从来都是一种自然而朴素的存在。而“行动层面”作为一个军事理论概念则源于亚历山大-安德烈耶维奇-斯韦钦提出的“行动艺术”,并由苏联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东线战役中首次采用。在英语语境中,行动层面概念在战争实践中的使用则源于英美对其军事传统只注重战略、战斗和战术的反思。在中文语境中,我们更习惯使用“战役层面”来表述。不同范畴与规模的防务问题其概念边界有所不同,在宏观战略层面强调策划、大目标,而微观的战斗与战术层面强调操作、小目标。行动层面作为针对中层作战及相关军事建设与准备的概念,是对前两者的连接与补充。它强调局部军事能力的配合运用、整合甚至融合,目标相对于战略层面有着时间上的阶段性和范围上的有限性,同时又高于微观层面如对某件具体兵器的操控等。需要指出的是,行动层面与战役层面并非完全对应,除了关涉“作战的”行动层面或艺术这类狭义表述之外,行动层面的讨论在广义上也涉及军队建设军备发展、技术潜力以及组织动员等与军队战场表现密切相关的问题。本文在行动层面的框架下主要探讨战场能力、军力建设与对比等,以在已有十分充分的政治、战略、外交研究基础上进一步理解欧洲安全问题的内在军事逻辑。

  

   基于上述分析框架和研究限定,本文将从安全供给与需求的理性选择、军事与政治能力矛盾这两个维度对欧洲防务问题进行考察。一方面,欧洲防务需求的判断常常存在夸大威胁强度的问题,而供给方面美国角色的矛盾性以及欧洲被低估的行动层面潜能则降低了欧洲独立防务的发展动力。另一方面,在拥有明确防务发展意愿与军事潜能的条件下,欧洲缺乏足够的政治能力。本文通过这两个维度的讨论尝试澄清两种误解:一是俄罗斯对欧威胁很大;二是欧洲的防务能力早已“马放南山”。由于篇幅和能力所限,本文无法完整分析欧洲防务的全谱系因素,将主要聚焦常规防务领域。全文分为五个部分:第一部分总述欧洲防务攸关方的矛盾立场、防务安全供需平衡、美欧防务弱替代性以及有限外部威胁的影响,兼做文献回顾;第二部分具体论述欧洲的安全需求,俄罗斯对欧洲安全压力的有限性;第三部分讨论欧洲安全供给中美国的角色及其对欧洲防务建设要求的合理与不合理之处;第四部分通过回溯欧洲防务自主与一体化的意愿表现,讨论其军事潜能同政治能力的不匹配?第五部分对全文进行总结。

  

一 欧洲防务攸关方与安全供需平衡


   从利益攸关方的角度看,欧洲防务主要涉及以下几个问题:跨大西洋关系与美国的角色、欧洲与北约的关系、欧洲内部协调以及外部威胁。在外部威胁方面,本文主要探讨俄罗斯的军事压力。虽然其他战略方向和安全议题如反恐、非传统安全、地区维和与地区干预等都是欧洲防务自主与一体化的关键领域,但在这些议题上,欧洲加大军事投入的紧迫性相对不大,因此不属于本文的研究范畴。另一方面,如后文将要分析的,俄格冲突、乌克兰危机以来欧洲防务建设迎来了明显的(虽然仍是有限的)加速期,因此在欧洲自身安全定位中,来自俄罗斯的压力是设置其防务建设目标的主要动因。总体而言,欧洲防务领域的利益攸关方都面临左右为难的处境。

  

   从欧洲方面看,欧洲国家总体上不愿美国收拢保护伞。一些国家乐于搭上美国的便车,特别是北约和欧盟新成员;另一些则希望采取美国军事存在与自身能力建设相结合的办法,实现两条腿走路,尤其是欧洲主要大国。如果欧洲满足于在北约框架内实现相对独立的军事能力,其成本与风险自然更加可控,但这对于欧洲大国来说意义有限。独立于北约的军事框架更能够满足法德等大国的战略需要,但政治、文化、技术等障碍也会更大,成本与风险更高。从美国方面看,虽然美国时常批评欧洲军事投入不足,但其更不愿欧洲在北约框架之外建立统一、强大、与美国和北约形成替代关系的防务力量。从俄罗斯方面看,虽然俄罗斯不断通过强硬姿态对冲欧洲和北约扩张的压力,但其强军努力却无法兑现,军事实力不断下滑。不过俄罗斯的衰落也可能带来意外收获:一是俄方威胁减小后美欧间猜忌的潜在可能性加大,美国对欧洲发展军力自主和一体化的忌惮便是表现;二是俄罗斯的衰落会进一步拉低欧洲防务投入的动力。

  

   上述矛盾可归类为安全需求与安全供给问题:在安全需求层面,俄罗斯带来的军事压力远没有外界认为的那么大。俄罗斯的军事力量已进入一个中短期内难以扭转的衰落期;在安全供给层面,一方面,美国是欧洲安全拼图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但对欧洲军事投入的要求及其自身贡献的外交宣示有不合理之处。另一方面,由欧洲人主导的欧洲防务虽有雏形却远未成型,欧洲的军事潜能虽相对威胁方拥有明显优势,却没有相匹配的政治能力作为支撑。

  

  

   如果进一步将安全需求的紧迫性、两种供给之间的关系这两个维度进行整合,可以得到如图1所示的四象限,现有文献分别在两个维度上有不同的观察。在横向维度上,替代判断认为,欧洲防务发展有可能与美国军事存在形成同质力量,并同美国与北约形成抵消关系。互补判断则认为,即便美国压缩在欧军事存在,随着欧洲独立防务能力提高,美欧也仍将继续保持任务、功能、角色互补的状态。在纵向维度上也有两种判断:一种认为俄威胁严重,另一种认为威胁有限,二者差异的核心在于对俄罗斯甚至苏联时期武装力量的辨识能力存在分歧。

  

   第一象限观点认为,欧洲将在安全威胁日益显著的情况下,特别是克里米亚危机之后,加强防务建设,并积极推动自主与一体化;第二象限同样指向欧洲防务的加强,但因限制在北约框架内,欧洲自主动力不足;第三、第四象限中的跨大西洋防务不会显著增强,而欧洲的自主防务也不会走得太远,两个象限的差别在于,第三象限中的欧洲将以搭美国便车为主,而第四象限中的欧洲则处在摇摆反复的防务自主与一体化进程中,本文所采用的解释也位于这一象限。

  

  

   如果美欧防务替代性高,则欧洲可依靠独立自主、全谱系的军事力量确保自身安全,但成本与风险无疑更高。如果美欧防务可以运行在弱替代性、相对互补的状态下,欧洲自主防务更有可能与北约形成协调。从行动层面来说(见图2),自二战结束以来的美欧军事力量在过去、当下以及可预见的未来都不是图2b所示的完全替代或完全互补状态,而是图2a所示的弱替代兼有互补状态。纵横轴分别表示美欧的防务投入,曲线的整体上移表现为欧洲防务水平的提高,而沿曲线之上的移动表示美欧相对投入比例的变化。如在北约防务框架下,欧洲所扮演的主要角色便是为美国提供后勤支援、装备维护、前沿部署准备、执行辅助任务等。如北约为欧洲成员国设计的“4个30”计划的海上部分便是支援美主力编队,进行巡逻、反潜、扫雷、护航以及在制海、防空、登陆等场景中配合行动。

  

   美欧防务能力弱替代性的政治和战略功能至少有三项:首先,美国和北约一直担忧欧洲在北约框架外发展替代性军事能力,因而打压功能重合的防务项目,反对欧洲的离心倾向;其次,欧洲可以帮助美国节省辅助任务的成本;最后,满足欧洲“花小钱办大事”的需要。

  

   下文将从军事安全的行动层面入手,讨论图1的供需四象限。欧洲拥有取得防务自主性、提高防务水平的潜力与意愿,但是俄罗斯的压力不足以对欧洲构成足够的实质威胁。美国的军事存在始终是欧洲安全的重要支柱,但在外部威胁有限的前提下,其军事存在本身也是矛盾的一部分。最终结果是欧洲的政治能力无法动员到与军事潜能匹配的水平,防务发展始终处于震荡反复中。

  

二 安全需求:有限的俄罗斯威胁外部威胁


特别是俄罗斯的军事压力是美国在欧洲保持成建制、成规模力量存在的主要原因。俄罗斯对外军事安全政策的日趋强硬,特别是在俄格冲突、乌克兰危机之后,日益成为欧洲加强防务的重要动因。这与以往欧洲一度考虑把俄罗斯作为欧洲整体防务协调机制的潜在成员迥然有别。2018年11月底,(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5041.html
文章来源:《欧洲研究》2018年0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