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余少祥:社会法的界定与法律性质论析

更新时间:2019-02-07 23:40:34
作者: 余少祥  

   【摘要】 作为一个新的法律门类,我国学界对社会法的认识存在很多争议,一直是在不同的意义上使用这一词语。从国际上看,社会法在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理解,甚至在同一国家也有不同的解释或称谓。社会法是国家制订和颁布的旨在保护弱者生活安全,提供社会福利,促进民生福祉,具有国家和社会帮助或给付性质的法律法规的概称。这一内涵是由社会法的法律性质决定的。在本质上,社会法是弥补私法和市场经济不足的新的法律体系,它调整的是形式平等而实质不平等的社会关系,是市场分配之外的分配法,体现了分配正义、校正正义和实质正义。

   【中文关键词】 社会法;界定;法律性质

  

   什么是社会法?迄今为止并没有权威统一的定义。据考证,这一新型法律观念首先产生于德国。1811年,德皇威廉一世在一次演说中,首次提及“社会立法(Social Legislation)”,随后这一概念被传入法国、日本和其他国家。作为社会立法的直接成果和现代法学的特定术语,“社会法(Social Law)”一词由法国和德国学者最早开始使用,汉字“社会法”的使用则最早出现在日本。在英美国家,由于历史、文化和法律传统不同,没有直接使用“社会法”的概念,只有“社会立法”的概念,[1]但其表述的法律思想和内涵是相同的,因此本文在同一意义上使用这两个词语。

  

一、社会法界定的理论纷争

  

   在我国,社会法研究刚刚起步。从现有文献看,学者们一直是在不同的意义上使用这一术语,使得其含义极为模糊,充满了纷争和不确定性。根据相关统计,国内对于社会法大约有接近40种不同定位,[2]各类定义和解释不胜枚举,甚至相互对立。总体上说,对于这一概念界定目前有四种主流观点。

   (一)社会法无法清晰定义,不具有法律学上的地位和意义

   这种观点认为,社会法只是一个法哲学或文化概念,是社会中的一种法律思想或思潮,没有确定的含义,不构成统一的学科名称。我国台湾学者陈继胜认为:“罗列社会法范围内的各法规仍难找出其共同的自主性,学术上无法成为法的理论体系,故社会法此一名词尚无法律学上的实质意义及地位。”[3]黄右昌认为,社会法乃指“所有基于社会政策之立法”,很难抽象概括出其同质性和共同特征。一方面,经济法乃“摇动公法私法的界限之一大关键”;另一方面,社会法对待之名辞,似为国家法,“其范围不止包括劳动法,甚至连经济法、民法亦属社会法之范畴”。[4]大陆学者樊启荣等认为,社会法仅仅是一种法律观念,“由于作为社会法所指称的‘社会’的确无一个明确而具体的边界,加之作为其哲学和思想基础的‘社会国’和‘社会权利’并无确定的内涵”,“社会法在内容上随之呈现多样化的风貌,在外延上随着实定法的变动从而产生扩大与缩小的不安定现象”。[5]王为农等认为,社会法“是学者们在研究当时社会中新出现的各种社会关系和立法现象时所构想出来的一个法学意义上的概念”,其含义“至今为止也仍然是不确定的”。[6]张世明认为,社会法“乃社会自己所制定之法,与国家机关所制定的恰好相对立”。[7]王全兴认为,社会法至今没有统一的名称和确定的含义,“国际社会法在英文与中文中尚未成为明确的用语”。[8]竺效认为,“我们无需也不能给社会法拟出一个既科学又统一的定义,只能通过历史的方法、归纳的方法和比较的方法来准确把握社会法的意义,并在今后的学术讨论和法律实践中指明所使用的‘社会法’用语的层次”。[9]高云鹏等认为,社会法是一个综合多种法领域的上位阶概念,“迄今为止作为社会法所指称的‘社会’尚无一个明确而具体的边界,社会法也还只是法学上所‘构想’之概念”。[10]也有学者提出,在学术上很难概括出社会法的定义,“寻求恰当社会法概念”的正确方法是“外延列举式的界定”,“社会法最起码在相当长的时期内,不是典型的法学领域”。[11]

   (二)社会法分为广义、中义、狭义等不同层次

   这种观点认为,社会法在不同的层面有不同的内涵,将社会法分为广义、中义、狭义等不同层次,主张从不同的层面、不同的角度理解社会法。如竺效将国内关于社会法的观点分为四种类型,分别称为泛义、广义、中义和狭义的社会法,认为只需“了解、辨别和掌握可以从哪些不同角度和层面上使用‘社会法’这一法学术语即可”。但他后来又说:“目前看来,必须根据实际情况而改变这一主张了。”[12]最后将社会法定位为劳动与社会保障法。陈信和将社会法分为广义、中义和狭义,认为“广义说失之过广,狭义说失之过狭,惟中义说较为合适一些”。但他又说,“中义说亦有不足之处,即它与现代‘社会发展’的要求存在一定差距”。[13]相比较而言,持“二分说”的学者更为普遍。如王为农等认为,应从两个方面把握社会法:从广义上讲,它是相对于已有的“公法”和“私法”而言的,指以公共利益为本位的“第三法域”内的立法及其表现形态;从狭义上讲,是指以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为核心的独立的法律部门。[14]张守文认为,广义的社会法是与社会事业、政策体系相对应的,一般包括社会保障法、劳动法、环境法、卫生法、住宅法等部门法;狭义的社会法仅指社会保障法。[15]李吉宁认为,广义的社会法,由以实现国民经济正常经营为目的的经济法,以实现社会利益平衡的社会保障法、劳动法,以实现人与自然关系平衡的环境法等组成;狭义的社会法,由社会保险法、社会救助与救济法、社会福利法构成。[16]郑尚元认为,至少第三法域中的环境法、社会保障法、劳动法、经济法等都属于广义的社会法,而狭义的社会法仅指社会保障法。[17]林嘉认为“社会法有广义和狭义之分”,“狭义的社会法,通常是专指社会保障法”。[18]

   (三)社会法等同于第三法域

   这种观点在日本一度流行,[19]认为社会法不是一个法律部门,也不能构成独立的学科,它是一个法域,是具有公、私法融合特征的法律法规的总称。[20]我国台湾学者韩忠谟明确将社会法界定为公法、私法之外的第三法域,认为社会法主要指团体性质之社会法。法治斌也持同样观点,认为举凡合作社法、农会法、工会法、团体契约法、土地法、出版法、专利法、著作权法等皆属之。[21]史尚宽认为,在经济之自由竞争阶段,规制经济关系的私法与规制政治关系的公法是明显对立的。后来,有了经济统制,渐有公、私法混合之法域,即为社会法,包括经济法和劳动法。[22]在中国大陆,较早提出“公法—社会法—私法”三元法律结构的是董保华等的《社会法原论》,认为“社会法就是第三法域,第三法域就是社会法”。[23]之前,也有学者将社会法界定为“法域”,但没有提供论证。如孙笑侠提出,由于传统两大结构要素存在不适应现代社会的情况,在现代市场经济中出现了第三种法律体系结构要素——社会法。[24]史探径认为,社会法是在修正私法绝对自治等旧法学理论的基础上提出的,它“不属于私法或公法,而是公、私法融合交错的一个新的法律领域”。[25]王人博说,社会保障法律规范是“政治国家实现其社会管理职能的重要手段”,其出现“导致在传统公法和私法之外又产生了一个新的法域”,“被人们称为社会法”。[26]《社会法原论》出版后,持“法域说”的学者一度有所增加。[27]如林嘉认为,“将社会法看作是一个法域更为合理”,“这样有助于法学的分类和探求法的发展轨迹”。[28]赵红梅明确“将社会法界定为独立于公法与私法外的第三法域,而不是涵盖劳动法、社会保障法、弱势群体保护法法律制度的法律部门”。[29]王广彬认为,社会法以“社会主义”为指导思想,“因为已有的私法和公法不能完全满足社会主义的要求,因而要求产生一系列新的法律部门。“这些新的法律部门构成了一个新的法域,大家名之为社会法”。[30]

   (四)社会法是一个新的法律部门

   这种观点认为,社会法不是一个法哲学或文化概念,也不是一个法域,而是具有特定内涵的完整的法律部门。但这个“特定内涵”是什么?学者们又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民国学者吴传颐从部门法角度阐释社会法,认为不能仅仅将其理解为“保护经济弱者福祉的法”,[31]还应从实质不平等、社会化的人等去理解社会法。郝凤鸣认为,社会法是关于社会保障之法律规范体系,它“既非公法与私法以外所有第三法域,也不包含全部之劳动法,仅限于与劳工福利、社会福利、社会保障或社会安全制度相关之法律规范”。[32]王泽鉴认为,社会法是以社会安全为主轴展开的,大凡社会保险法、社会救助法、社会福利法、职业训练法、就业服务法、农民健康保险法等均属于社会法研究的范畴。郭明政认为,社会法是一个法律部门。他举例说,德国也有学者将社会法界定为“公法与私法之间的第三法域”,但一直未能引起广泛响应。[33]在中国大陆,较早提出社会法“部门法”定位的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1993年8月,该所课题组提出,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法律体系框架主要由民商法、经济法和社会法三个板块构成。[34]不久,王家福在全国人大所做的“法制讲座”中进一步提出,社会法作为法律部门,主要包括劳动法、社会保险法和社会救济法等。[35]后来,全国人大几乎全盘采纳了这些建言,将社会法定位为与民商法、行政法、经济法、刑法等并列的“七个法律部门”之一。目前,不少学者持部门法说。如赵震江等认为,社会法“在20世纪60年代以后逐渐发展成为一个法律部门,它介于公法与私法之间,从整个社会利益出发,保护劳动者,维护社会稳定。社会法包括社会救济法、社会保障法和劳动法等”。[36]张守文认为,社会法应当是一个独立的法律部门,各国的社会立法都是以社会保障政策和制度为核心的,这使得社会法在狭义上常常被理解为社会保障法。[37]覃有土等认为,社会法是“为了解决许多社会问题而制定的有关各种社会法规的总称,用以保护某些特别需要扶助人群的经济生活安全,或是用以普遍促进社会大众的福利”。[38]叶静漪等认为,社会法是“着眼于保障和促进公民生存和发展权利、条件与能力的法律规范的总称,从我国目前的制度实践来看,可以认为主要包括了社会保障法和劳动法”。[39]也有学者提出,社会法大于法律部门。如郑尚元认为,社会法属于第三法域而不是第三法域的代名词,它是一个法律门类,是同一或同类“具有独特调整对象的现代法律”。[40]

  

二、社会法的界定与解析

  

   以上看出,国内学界对于社会法的认识存在很大差异,有的甚至自相矛盾。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学者们对所有的问题都没有共识,也不意味着社会法的内涵和外延无法界定。从总体上看,关于“社会法是调整劳动关系与社会福利关系的法律”、“社会保障和社会安全的法律属于社会法”等观点还是被普遍接受的。[41]也就是说,最“狭义的”社会法得到了大多数学者的认同。

   (一)国外有关论述梳理

作为社会法的发源地,德国社会法研究相对发达。一般认为,社会法的发展是保护社会中处于弱势地位的群体和国家推行社会福利政策的结果。[42]目前,主流观点是将社会法等同于独立法律部门的“社会安全法”,包括社会福利、社会补偿、社会扶助和社会保护法等。[43]此外,还有一个颇具代表性的观点是,社会法等于社会保障法,“一般提到社会保障法的概念时,往往是作为社会法的同义词使用”。[44]不过也有一些学者持反对意见,而且“社会保障法的概念在德国并没有被普遍接受”。[45]前西德汉斯·察哈尔教授说:社会法是“一种社会保障,是为一国的社会政策服务的,如社会救济、困难儿童补助、医疗津贴等有关的法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499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