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邓晓芒:忏悔、真诚与自欺

更新时间:2019-01-26 20:03:17
作者: 邓晓芒 (进入专栏)  
人生还不至于绝望。而忏悔所体现的自我意识的不断后退、不断审视自身和深入自身的结构,最终导致了一种对彼岸的信仰。

  

   中国人的信仰,由于没有个人的自我意识的独立性做支撑,常常沦为对现实社会关系的一种服从,甚至一种功利性、实用性的机会主义的考虑。而自我意识的独立性就体现在对自我的反思以及自我忏悔精神中,这是中国人从来所不习惯的。中国人只要在现实生活中有一个权威供他崇拜就够了,他不需要有一个彼岸的信仰,他的心灵不需要有一个纯粹精神性的对话者。而西方人需要一个上帝是有来由的,在历史发展过程中,西方人逐渐意识到自我的独立性、人格的独立性以及每个人灵魂的平等这样一些问题,他只能通过自己后退一步来认识自己,而不能通过自己在社会关系中的等级地位来把握自己。在这样一种不断后退、不断从旁审视自己的过程中,他需要有一个终点,因为不断后退对于想要给自我一个确定性的人来说是一种煎熬,通常的人是很难忍受的。于是西方人就设立了一个上帝作为最终的知人心者,作为对自己失去归宿的心灵的一种安慰。所以西方人的上帝本质上是一种精神性的归宿,而不是物质上的祈求对象。

  

   西方人需要一种这样的归宿,但是中国人不需要,中国人所有的问题都可以在世俗生活中得到解决,哪怕暂时不能解决,顶多就是推到未来的世俗生活、推到历史中去解决。未来的世俗生活就是历史,所谓“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这是中国人的理想。中国人的信仰就到这里为止,这实际上相当于一种日常的信念,就像相信死后太阳还会升起一样。“汗青”也是世俗的,“天道”也是现实生活中的,没有超越、没有彼岸的东西,“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张载)都是此岸的。所以,从超越性的角度来看,这不能算是真正的信仰,它只是一种信念(慧田哲学公号下回复数字该题讲座)。我们在日常生活中都需要有一种信念,但它还不是信仰,信仰应该是超日常生活的。这也体现了自我意识的超越性。我们前面讲到自我意识的两大特点:一个是反思性,一个是超越性。前面讲的超越性就是人与人之间凭借自我意识超越各自的肉体,彼此能够在精神上相通,那是横向的。而这里的超越性是纵向的,就是我可以超越当下,把我的过去和我的将来打通,用我的将来刷新我的今天和我的过去,用今天的我来审视过去的我,又用未来的我指导今天的我,而这未来的我就通向了永恒的上帝。这是一种纵向的超越性,这种纵向的超越性是让我们产生真正彼岸信仰的一个必要前提。

  

   当然我们不一定要信上帝,但我们是不是也可以有一种真正的信仰,相信纯粹精神性的东西呢?只要我们建立起一种健全的、立体性的自我意识结构,这应当不是什么难事。上帝就是纯粹精神性的东西,西方人用上帝这样一个权威来代表纯粹精神性的东西;我们不用这个权威,但是我们也应该有对人类纯粹精神生活的信仰,以便为自己的自我意识建立起精神的殿堂。

  

   我前面讲的人的精神生活的起源,“知、意、情”,或者“真、善、美”,都起源于人的自我意识,它们构成有限人类的无限的精神追求目标,成为人类超越自己的有限性之上的理想。我们即使不信上帝,也可以信仰“真、善、美”,绝对的真、绝对的善、绝对的美。当然这是人所达不到的,但是正因为这样,人才可以借此安身立命,可以不断追求而永无终结。无神论者也可以有一种宗教情怀,所谓religiousness,也译作“宗教性”,我更倾向于把它翻译为“宗教情怀”,这是美国的实用主义者杜威提出来的。他其实也不相信上帝,但是他认为,我们可以不相信上帝,但可以有一种宗教情怀,也就是像对上帝一样的一种情怀、一种追求,即对纯粹精神的一种追求,这样我们就不会被物欲所限制,就可以成为真正的自由人。人都是要有理想、有追求的,这种追求是超越一切、高高在上的一种精神的目标,虽然你永远达不到,但是它时刻鼓舞着你。只有这样,我们才可以成为自由的人,不为我们的日常生活、物质条件所束缚。

  

   最后,我们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人的自我具有一种摆脱不了的自欺结构,这是必须承认的,这也是自我意识的本质。即使你以各种办法去抹杀它、遮蔽它、无视它,但实际上你并没有摆脱它,相反你恰好坐实了它。你抹杀它,这本身就是一种自欺;你努力想摆脱这种自欺,但要完全摆脱是不可能的,你只有走出一条路来,离它越来越远。这就只有一种办法——正视它,直面这种自欺的结构,并且反思它,使你的忏悔成为你生活的常态。当然,我们中国人很难忍受像基督徒那样每天晚上都要对上帝祈祷,每次吃饭之前都要双手合十感谢上帝给我们带来面包,每个礼拜都要去教堂里面默想祷告。一般中国人是做不到的,中国人喜欢的还是自由自在,不愿意受精神上的束缚。但是,你心里面要有这个维度:你不会那样做,但有些人会那样做,而且对他们来说那是一门功课,完全放任自己了,那就容易堕落了。只有通过这样一种结构才能够建立起人格独立的模式,才能具有担当精神和进取精神。担当精神也就是敢做敢当,有忏悔精神你才敢做敢当,习惯于忏悔、习惯于拷问自己的灵魂,你才有担当精神。自我批判和自我忏悔是建立独立人格的基本要素,也是伪善的克星。

  

   这里讲的是关于自我意识。自我意识是比较难的,自我意识是涉及每一个人生存的东西,如果我们平时没有做过深层次的反思,那就会感到很难很复杂。但实际上这是必需的,今天的大学生应该有这样一种反思能力,应该经过这样一种训练。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4818.html
文章来源:哲学人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