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思斌:我国农村的分化性发展与张力性整合

更新时间:2019-01-26 19:58:35
作者: 王思斌  

  

   摘要:改革开放四十年,我国农村经济社会发生了重大变化。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促进了农民经营的自主化,农村劳动者参与以城市为中心的经济体系,促进了农村的社会分化,农村呈现出分化性发展的特点。在开放的市场经济条件下,农村社会整合包含着众多矛盾,具有张力性整合的特征。把农村放入城乡关系中进行分析对于理解中国的社会变迁具有一定启发。要促进农村经济社会的协调发展,使农村分化与整合相适应,需要在城乡一体化的思路下提高农村的能力和地位。

  

   关键词:中国社会变迁;农村的分化性发展;农村的张力性整合

  

一、农村社会视角下我国改革开放四十年社会变迁之概观


   从1978年11月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算起,至今我国的改革开放已经进行了四十年。四十年来,我国的经济社会状况发生了巨大变化,这是一个全面、深刻、持续的社会变迁过程。从社会学的角度看,这也是一个社会结构发生复杂分化、社会组织方式和格局多元化、社会问题不断解决和再生、社会发展成果积累和再探索的过程。1994年北京大学社会学系课题组的题为《改革以来中国社会结构的变迁》的文章从社会学的角度指出,改革开放15年以来中国社会结构的最根本变化是由总体性社会向分化性社会的转变,包括社会组织和管理方式、社会整合模式、政府间关系以及包括户籍制在内的身份体制的可能变化[1]。那么,25年之后我国的社会变迁是否具有上文指出的特征,或者说,四十年来我国的社会结构发生了怎样的变化,这是学术界和关心社会进程的人士所关注的。本文从农村经济与社会的角度,分析经济体制改革和社会转型给农村社会带来的变化,并力图从这一特定角度透视四十年来我国的社会变迁。

  

   从根本上来说,四十年来我国的社会变迁是从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从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从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体制变化的过程。这也是国家和人民力图摆脱贫困、走向富裕、以实现民富国强的实践过程。这个过程是从20世纪80年代初推行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开始的,它通过改变生产关系而引发了农村经济在一个时段的快速发展,而农民脱贫致富的强烈愿望和农村工业化的启动使社队(乡镇)企业得到发展,在一定从程度上改变着农村普遍贫困的状况,也沟通了原本分割的城乡关系。农村非农化、农村剩余劳动力的大量出现和城市改革的相对滞后又给农村劳动力进入城市创造了机会,大规模的农村劳动力进城务工经商,有力地支持着城市建设和改革,也改变着城乡关系,反过来也带来农村的变化。90年代中期,中央启动了城市经济体制改革,这以改变国营(国有)经济、集体经济的低效率为根本内容的改革,促进了城市经济的发展,也带来复杂的社会问题。自此,我国的经济发展逐渐变为以城市为中心,农村成为各种资源的提供者,农村经济社会发展在一段时间内被忽视。当外向型城市中心经济体系的发展遇到困难、农村发展因内外挑战而陷入困局时,政府从全面现代化的角度回过头来重新关注农村,推进“乡村振兴战略”,力图解决长期以来积累的农村问题,扩大内需支持城市经济发展,建构相对平衡的城乡关系,促进国家整体发展和现代化,这也说明农村在我国整体发展中占有重要地位。

  

   我国的重大经济社会进步、社会问题及其解决都与农村有着密切的、不可分割的联系。可以说,改革开放四十年是中国政府、社会和民众不断解决农村问题、调整城乡关系、推进国家现代化的过程。农村经济社会发展及社会问题是这一复杂过程的重要组成部分。从农村社会变迁的角度来看待整个社会的变迁,既是一个重要侧面,也具有相当的代表性。

  

   本文在理论上采取功能主义的分析视角,这是由我国四十年来改革开放是渐进性和自我调整过程的基本特点决定的。借鉴功能主义的理论,本文拟从分化与整合的基本视角来分析问题。分化与整合是功能主义社会学的基本概念。分化既包括系统内部结构要素的增加、系统规模扩大带来的分工,也包括系统及其各部分从承担较少功能变为承担较多功能。分化是发展的基础,但是系统要保持自己的稳定和有效运行就要求整合,即系统的各个部分、各种功能要互相协调。各部分之间不能实现较好的整合就处于张力状态,张力是结构之间不协调的、试图打破原有平衡的力量。良好的分化和整合会带来系统的发展,不良的分化、较差的整合会给系统的生存与发展带来问题和危机[2]。

  

   四十年来我国农村的变化充满着复杂的分化与整合,这既发生于农村内部,也存在于农村和城市之间;既表现在经济和社会领域,也包含于政治和社会秩序的维持之中。本文拟使用分化性发展与张力性整合的概括来说明四十年来农村发展变化的特点。这里的分化性发展是指农村通过分化而实现发展,同时也是有差异、不平衡的发展。张力性整合是指带有张力的整合,是系统未能消除张力的挑战而处于有限整合、包含多重矛盾的状态。在改革开放中,农村内部、城乡之间存在着众多矛盾和社会问题,改革开放就是要处理这些矛盾带来的张力,促进更高层次的整合,但是这种整合又总是处于各种张力的威胁之中。下面让我们来分析这一过程。

  

二、改革以来我国农村的分化性发展


   (一)农村基本问题及解决的努力

  

   改革开放之初,我国农村乃至全国的主要任务是解决贫困问题。计划经济时期实行的“单位制”“户籍制”造就了影响深远的城乡二元结构,当时全国农村的贫困发生率达97.5%。在这种情况下,发展经济、解决贫困问题就成为国家的首要任务,发展经济、解决城乡居民基本生活问题也就成为改革开放的基本入手点。20世纪80年代初,在中央的推动下,以“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为标志的农村改革迅速展开。接下来是取消人民公社体制,建立乡镇-村体制。“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实行“交够国家的、留够集体的、剩下是自己的”分配政策,这使家庭处于主动地位,极大地激发了长期以来被压抑的农民生产积极性。农业生产率的提高使农村剩余劳动力大量出现,农民的兼业化、非农化、外出务工经商日益广泛。后来,特别是在中西部农村地区,农民突破各种限制、外出务工经商几乎成为农民家庭获得较高收入的主要渠道,并造就了规模日益扩大、持久的“民工潮”现象。

  

   1993年党的十四届三中全会开启了城市经济体制改革。这一改革对农村经济社会也产生了直接、间接的影响。80年代至90年代中期在全国广大农村地区获得较快发展、具有社区经济特征[3]、且“三分天下有其一”的社队企业(后改称为乡镇企业),通过改制和市场竞争基本消失,集体经济走向衰落。中西部农民越来越多地以个体身份到城市和东部发达地区打工,中西部农村逐渐形成了“打工经济”。据国家统计局监测调查,2015年全国农民工总量为27747万人,外出务工者人均月薪3359元[4]。外出打工成为中西部农村青壮年劳动力获得经济收入的主要来源,也对农村经济社会的发展产生着复杂影响。我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后,工业化、城市化、国际化、高科技化进一步成为国家经济发展的引擎,城乡经济体系进一步向城市方面倾斜。粮食种植的高投入、低收益和外出务工获得较好工资收入的比较,使得农民也开始轻视农业,农地“抛荒”已非个别现象。农村的年轻一代在城市生活方式的诱导下,力图逃离农村。

  

   在解决农村贫困和低质量生活方面,政府所做的基本上是政策引导,比较实质性的是改善农村公共设施。“村村通”(通路、通电、通网络)改善着农村的基本面貌,废止“农业税”减轻了农民的负担。在大力推进城镇化的政策导向下,全国出现了扩建城镇运动,“征地拆迁”成为普遍的、政府与农民利益博弈的焦点。面对城乡之间的巨大差距和农村居民的迫切需要,政府出台了几个带有普遍意义的社会政策,以改善农村贫困群体、脆弱群体的生存状况。2006—2009年,中央政府部门出台了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等政策,这些为解决农村贫困问题、广大农村居民医疗方面的困难做出了努力,也产生了一定作用。农村居民的生活质量得到改善。

  

   (二)农村发展的分化与不平衡发展

  

   1.农村居民收入和物质生活的改善

  

   四十年来,在改革开放政策指引下,经过政府与农村居民的共同努力,农村面貌、农民生活方式发生了巨大变化,农村居民的物质生活水平总体上有了明显提高。据国家统计局调查统计,1978年我国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为133.6元,1988年达到545元,1998年达到2162元,2008年增加为4760.6元,2017年则达到13432元。我国农村的贫困发生率(2010年标准)1978年为97.5%,2000年为49.8%,2011年为13%,2012年之后我国加大扶贫力度,农村贫困发生率逐年降低,2015年为5.7%,2016年为4.5%,2017年则降为3.1%。[5]与此相应的是农村居民物质生活的明显改善。从缺衣少食到较高质量住宅的大量兴建,从商品紧缺到很多家庭拥有自己的汽车,从日复一日的田间劳作到可以外出旅游,都反映了农村居民生活方式的变化和生活质量的提高。我们还可以通过恩格尔系数来看农村的变化。1978年,我国农村的恩格尔系数为68%,2003年为46%,2016年这一数据为32.2%,2017年进一步降为31.2%[6]。可以说,总体上我国农村在向富裕类型迈进。农村贫困问题的解决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农村经济社会发展成就最主要的表现,除此之外,“村村通”工程的实施,极大地改善了农村居民的生活条件,电视的普及、微信网络开通,都对农村居民的物质文化生活产生了重要影响。

  

   2.农村内部的分化

  

   在分析我国农村总体发展时还必须看到这种发展的不平衡性,看到农村发展的分化和城乡之间的差距。中国共产党“十九大报告”指出:当前我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在乡村最为突出[7]。农村发展不平衡与本文研究的改革发展中的分化也有直接联系,而且很多不平衡实际上是多年来农村经济社会发展中矛盾和问题积累的结果。

  

   四十年来的改革开放为农村走出贫困、获得发展创造了机会,也给过分分化和农村内部问题的积累提供了条件。按照功能主义理论,一个系统的自然分化能带来相应的整合就会促进系统的发展,只有分化缺乏整合就会形成问题。四十年来,我国农村总体上从普遍贫困走向全面小康和富裕,但是农村内部有很大差异。不但在地区之间、村庄之间,就是家庭之间和代际之间,这种分化也是显见的。

  

地区之间的农村分化是长期以来就存在的。这里有自然地理原因,文化和社会因素也在起作用。东部地区和近城农村的发展条件较好,易于获得城市辐射并得到发展。(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4816.html
文章来源:《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年第0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