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卫先:绿色发展理念的环境法意蕴

更新时间:2019-01-22 23:16:48
作者: 刘卫先  

   【摘要】 在现代环境危机背景下提出的绿色发展理念,其核心思想就是使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相协调,也即实现“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并存的状态。在绿色发展理念下,传统法律仍应以经济发展为主要任务,其实现的是绿色发展所追求的“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目标。绿色发展所追求的“生态良好”目标只能由以环境保护为专门任务的新型部门法即环境法加以实现。环境法负责“绿色”的保值增值,传统法律负责经济发展,二者既明确分工,各有侧重,又相互配合,共同实现绿色发展。具体到环境法领域,绿色发展理念的意蕴主要是:转变立法目的;强调环境保护优先原则;采取总量思维,为经济活动设定边界;鼓励“绿色”投入,促进“绿色”增值;强调义务先行,权力主导,权利与责任积极配合。

   【中文关键词】 绿色发展理念;传统法制;环境法

  

   2015年10月29日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以下简称《十三五规划建议》)明确将“绿色发展”理念作为与“创新发展”、“协调发展”、“开放发展”、“共享发展”理念相并列的五大发展理念之一。绿色发展作为一种发展理念,只有在我国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中得到具体贯彻和落实,才能真正发挥作用。在绿色发展理念的贯彻落实过程中,我们必须首先解决该理念的含义、本质及其对社会法制的整体要求等问题。具体到环境法领域,绿色发展理念对环境法的发展也起到一定的指导作用,其在环境法中的具体化也是一个重要的理论与实践问题。本文拟对这些问题进行探讨,以促进我国绿色发展理念的法制化。

  

一、绿色发展理念及其中国化

  

   相对于“创新发展”、“协调发展”、“开放发展”和“共享发展”而言,“绿色发展”的含义并非一目了然。虽然“绿色”本身是一种非常明确的颜色,但由于“绿色”与“发展”的结合使“绿色”具有一定的象征意义,从而使“绿色发展”具有高度的抽象性和概括性,同时为确定“绿色发展”的含义带来了一定的难度。要想准确把握绿色发展理念的含义与本质,必须从绿色发展理念的缘起与背景着手。

   从世界范围来看,绿色发展虽然在理论上存在程度差异而且在实践上也存在模式差异,[1]但是,不可否认的事实是,绿色发展既与“发展”有关,也与“绿色”有关。“发展”体现了人类经济增长的需求,“绿色”体现了人类应对现代环境危机的需求。换言之,绿色发展在某种意义上就是人类的经济增长在现代环境危机背景下所做出的一种调整和改变,或者是能够应对现代环境危机的一种人类经济增长方式。尽管人类社会发展的内涵远远比经济增长丰富,但是在作为现代经济系统与生态环境系统矛盾恶化之集中体现的现代环境危机背景下,人类主张的绿色发展关注的核心理应是经济发展(增长)。因此,有学者将“绿色发展”与“绿色经济”相互替换使用。[2]绿色发展旨在解决的核心问题就是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之间的关系问题。

   自工业革命开始,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思想的解放增强了人类的主体意识,科技的进步增强了人们改造自然的能力。为了获得更多的物质财富和经济利益,人类以地球主人的姿态对大自然进行掠夺性开发和利用。与此同时,人类也播下了现代环境危机的“种子”,使现代环境危机开始萌发。在20世纪30至60年代,现代环境危机在西方工业化国家率先集中爆发,发生了震惊世界的“八大公害”事件,[3]造成了巨大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验证了恩格斯的“预言”[4]。随着环境问题的全球化,现代环境危机的应对和解决逐渐成为全人类共同关注的问题。人类开始反思传统的发展模式,尤其是传统的经济增长模式。罗马俱乐部于1972年向世界发布的一个报告——《增长的极限》,指出人口、经济的增长是有极限的,而这个极限就是地球环境资源的有限性。换言之,由于地球环境资源的有限性,人类的经济发展不可能按照传统的模式永续下去,处理好人类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之间的关系是当务之急。

   《人类环境宣言》认为发展不足和过度发展都会造成环境问题,指出发展中国家的环境问题大多是由“发展不足”造成的,而工业化国家的环境问题一般同“工业化和技术发展”相联系,[5]所以,在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关系上,该宣言强调应当“协调”经济发展的需要和保护与改善环境的需要,使二者相一致[6]。单方面强调发展和单方面强调环境保护都是不可取的。这实际上与可持续发展观念是一致的。《我们共同的未来》[7]将可持续发展界定为“既满足当代人的需要,又不对后代人满足其需要的能力构成危害的发展”,其包含“需要”和“限制”两个重要概念:“需要”,“尤其是世界上贫困人民的基本需要。应将此放在特别优先的地位来考虑”;“限制”,“技术状况和社会组织对环境满足眼前和将来需要的能力施加的限制”。[8]可持续发展的目的还是发展,以人类需求和欲望的满足为主要目标,尤其是要满足世界贫困人民的基本需要,因为贫困削弱了人们以可持续方式利用资源的能力,因此,世界经济,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的经济还需继续增长,也就是《我们共同的未来》所强调的“恢复增长”,即“扭转增长的停滞和倒退的趋势”。[9]但是,经济增长又存在两个方面的限制因素,一是生物圈承受人类活动影响的能力的有限性,二是社会技术状况和环境资源方面的社会组织不合理。因此,可持续发展在强调“恢复增长”的同时又强调“改变增长的质量”[10],“在决策中纳入环境和经济因素”,[11]确保发展不会危害“支持地球生命的自然系统”,使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相协调。《里约宣言》进一步强调了可持续发展中发展与环境保护的协调关系,指出可持续发展的目的就是使人类能够“健康而富有”地“与大自然协调一致”地生活在地球上,[12]为了实现这一目的,“环境保护”应当成为“发展进程中的一个组成部分”,不能同“发展进程”孤立;[13]在努力“消除贫穷”和“提高所有人的生活质量”的同时“减少和消除不能持续的生产和消费模式”[14]。《约翰内斯堡可持续发展宣言》将可持续发展进一步推向实践,再次明确指出可持续发展的首要“目标和根本要求”就是“消除贫穷、改变消费和生产格局、保护和管理自然资源基础以促进经济和社会发展”。[15]

   从体现可持续发展观念的重要国际性文件我们不难发现,可持续发展的核心思想和主要目的还是促进经济发展,只不过可持续的经济发展是与环境相协调的经济发展,与传统的经济发展有区别。可持续的经济发展实际上就是国际社会所倡导的作为绿色发展思想之核心的绿色经济。以至于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于2008年直接向世界各国发出“绿色经济倡议”,指出“20世纪的经济模式在减少贫困人口和破坏生态环境方面存在缺陷”,已走到尽头,“绿色经济模式能够创造巨大的经济、社会和环境收益”,是经济增长的动力。2011年,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发布《迈向绿色经济——实现可持续发展和消除贫困的各种途径》这一报告,将绿色经济定义为“促成提高人类福祉和社会公平,同时显著降低环境风险和生态稀缺的经济”。换言之,绿色经济实际上是既能实现经济发展又能确保环境资源可持续性的经济。至此,国际社会所强调的绿色发展理念的目标和要求已逐渐清晰。绿色发展理念与可持续发展思想一脉相承,旨在使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相协调,在促进经济发展的同时使环境副作用最小化。所以,从国际社会来看,无论是可持续发展还是绿色发展,其最终目的和大方向仍然是发展,只不过要求人类在追求发展的过程中考虑到资源环境的承载能力,尽力使环境副作用达到最小化。

   为了贯彻和实施可持续发展,我国早在1994年就根据联合国《21世纪议程》制定和颁布了《中国21世纪议程》。《中国21世纪议程》在“序言”中明确指出“走可持续发展之路”是中国的“自身需要和必然选择”,但同时也强调中国“必须毫不动摇地把发展国民经济放在第一位,各项工作都要紧紧围绕经济建设这个中心来开展”。但是,由于我国长期实行“三高一低”(即“高投入、高消耗、高污染、低效益”)的发展模式,我国经济快速发展的环境资源代价太大,经济发展的环境资源约束渐趋明显并不断加剧。所以,转变我国的经济发展模式,实行绿色发展,走可持续发展的道路,在我国显得越来越迫切。2003年,胡锦涛同志提出科学发展观,2007年中共十七大报告明确指出科学发展观的第一要义是“发展”,基本要求是“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就是要“牢牢扭住经济建设这个中心”;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就是“坚持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文明发展道路”。2011年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十二五”规划纲要》明确提出“绿色发展理念”。2012年中共十八大报告再次重申科学发展观的第一要义和基本要求,并提出“树立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生态文明理念”,推进生态文明建设。2015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指出生态文明体制改革的理念包括“发展与保护相统一”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该理念的进一步具体化就是“发展是第一要务”,“发展是硬道理”,但发展必须是“绿色发展、循环发展、低碳发展”,必须保护好“自然生态”,“平衡好发展和保护的关系”。2017年中共十九大报告再次重申“绿色发展”是新时期必须贯彻的五大发展理念之一,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坚定走“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文明发展道路”。

   从我国党和国家的相关文件可以看出,我国实施的绿色发展理念实际上与国际社会强调的可持续发展、绿色发展是一致的,即发展是首要目的,但发展应当与环境保护相协调,使发展的环境副作用最小化。但是,从习近平同志的有关讲话中,我们似乎可以发现我国绿色发展理念的更深含义。习近平同志在不同场合多次明确指出:“我们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而且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16]这两句话中的第一句体现的是发展与环保相协调的思想,既要追求发展,也要保护环境。这也是国际、国内有关绿色发展、可持续发展、生态文明建设的文件所表达的主流核心思想。但是,第二句话已经比绿色发展主流思想更进一步了,体现了环境保护优先于经济发展的思想,也即当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相冲突时,环境保护应当优先,经济发展应当让道与环境保护。

   总之,绿色发展理念的核心思想就是使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相协调,也就是“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并存的状态。单独强调任何一个方面都是不可取的。“脱离环境保护搞经济发展是‘竭泽而渔’,离开经济发展抓环境保护是‘缘木求鱼’”。[17]这是一个总体方略,并不意味着不允许在某些局部特殊情况下实行经济建设优先或环境保护优先的具体方案。

  

二、绿色发展理念下传统法制的改良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上层建筑反作用于经济基础。传统发展向绿色发展的转变必然导致相应的法制改变。当然,绿色发展理念的贯彻和落实也离不开相应的法制保障。与传统发展模式相适应的法制无法满足绿色发展的要求。绿色发展需要与其相适应的绿色法制。

   工业革命以来的人类经济发展是不考虑资源环境承载力的单纯追求经济数量的一种发展,这种发展不仅没有“绿色”因素(部分学者称之为“褐色”发展),而且还导致“绿色”的损失和消退。传统法制毫无疑问就是为“褐色”发展保驾护航的法制,为“绿色”的消退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传统法律是一种忽略环境这一中介要素的法律,以保护人的人身利益与财产利益为直接目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474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