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何哲:从金字塔型治理到球型治理

——人类治理变迁的历史性视角

更新时间:2019-01-21 21:25:22
作者: 何哲  

   之所以金字塔结构成为一种长期存在的人类治理结构,乃至近现代以来不断涌现的技术革命与社会管理思想的进步,都真正没有动摇这种内在的结构(例如资产阶级革命结束了封建专制统治,但是其官僚体系依然保持甚至加固了这种金字塔型等级制)。是因为这种金字塔结构具有深刻的时代需要和时代现实性。换句话说,从根本意义上,金字塔型结构是为了解决落后的信息条件下,社会大规模组织的必然手段。

  

   由于传统时代,无法解决远距离的社会直接通讯问题,同时也无法解决少数个体处理海量信息的能力困境。因此,社会就必须形成通过中心型节点来交换个体之间的信息并形成逐级处理和过滤信息并减少信息复杂度的模式。最后使得社会中的每个个体都能够传递并处理自己能力和职责范围内的信息。当然,金字塔型结构的形成,当然有统治阶层为了加强自身权力、地位与实现享乐的目的,这是从社会内部的主观因素,从社会外部来看待其组织形成的客观性要求,落后信息能力下维持全社会范围的信息处理和社会运转,是金字塔型结构长期维持的客观现实要求。

  

   三、金字塔型治理结构遭遇的困境

  

   然而随着时代发展,人类历史上长期稳定的金字塔型治理结构不断经受着深刻的内部与外部的冲击与变化,这主要体现在五大方面:

  

   (一)金字塔型结构无法有效解决命令-信息快速传递与响应问题

  

   理论上,在金字塔型结构下,所有涉及全局的重大问题,都应该逐级向上汇报并由金字塔最高层决定。因此,金字塔型结构,在当其管理的层级与组织规模相对较小,例如只有两三层时,具有较高的信息与命令传递响应能力。而其传递与响应能力则随着金字塔层级和规模的增大呈指数增加。因为当层级增加一倍时,假定每个金字塔内的部门规模不变,则的总的部门数和体系规模增加为原来的8倍(23),由于全局问题的决策还需要征求多个内部部门的意见,则其沟通的次数,消耗时间和决策效率则同样相应增长。这些都是由于传统体系下信息与管理能力手段有限的结果。

  

   (二)金字塔型结构无法有效解决治理的适应性变革问题

  

   金字塔型结构的优点在于其强大的稳固性,但其缺点也在于其强大的稳固性和刚性。由于金字塔内每个单元都只处理某些具体的事务,并长期专注于此。为了提高管理效率,还将连续的管理事务划分为某些具体的专业片段,并由金字塔内的某些具体部门负责管理。这种体系在静态的社会下可以长期保持其稳定性。例如漫长的农业社会和相对稳固的工业社会早期,然而随着社会结构的不断变化,大量新的社会事物不断出现,导致原先的管理金字塔没有相应的管理职能,这时候,只靠调整原先的金字塔内部功能,则很难实现(因为刚性训练导致能力不足和资源不足)。只能通过新设立部门的方式解决。则又往往导致金字塔规模增长过快,整体效率进一步下降,最后又不得不削减职能人数。从历史来看,传统时代的治理金字塔始终处于这种不断增加规模以求适应又不断精简以求效率的循环振荡之中。

  

   (三)金字塔型结构无法有效解决体系内部跨部门协同问题

  

   金字塔型结构内部的基本关系是上下级的信息汇报-决策命令关系,而不存在水平的沟通关系,水平的沟通关系,只是负责通报情况,而不履行具体的任务职能和接受命令。因此,从最小的金字塔型结构基础而言,水平方向的沟通与协作就不是金字塔结构的必要组件。而整个金字塔型结构同样没有负责专门协调的正式架构。因此,当需要多部门协调时,实际上等于在其内部临时生成了一个管理金字塔,并由一高级别领导协调,这一结构在任务完成时取消。然而,由于这一临时金字塔存在着能力不适应、责任不明确、激励不清晰等问题,所以只能在短期内有效(如应急体制),而无法长期有效。如果需要多水平部门的长期化协作,则就会演化形成新的固化的金字塔结构组件,这就又会导致整个体系的复杂化。

  

   (四)金字塔型结构无法有效解决社会权力参与与分享问题

  

   金字塔型结构始终是一个自底向上传递信息并自顶向下传递命令并执行的体系。对于奴隶贵族国家与封建王国时代,最顶层是世袭的奴隶贵族和王权,并无任何对外部的社会权力分享。资产阶级革命后,西方建立了资产阶级民主制度,虽然看起来构建了公民授权的原则,然而,由于公民数量众多和非专业化,只能依然形成庞大的金字塔型结构进行国家治理。以至于美国总统被称为世界上权力最大的人。西方民主最终成为精英手中的政治手段,更遑论资本在选举中的操控作用。金字塔型结构在过去的各种人类时期都无法真正解决权力参与与分享问题,因为,在传统时代,即便真正想实现人民主权,受制于落后的信息传递与处理能力,人们还是不得不将权力集中在少数人手里。唯一保留的权力是定期的重新选举,然而在大量的公共事务上,依然缺乏有效的权力参与与分享。

  

   (五)金字塔型结构无法有效解决社会多领域治理分离问题

  

   由于传统金字塔型结构的社会中,只存在唯一与社会同构的金字塔型治理结构,这一结构同时包括政治、经济、知识精英,将全社会通过官僚等级化方式形成稳定的科层体系[[4]]。然而,当新兴的领域和新的治理要求出现时,传统的官僚等级化就无法提供相应的位置来容纳新的领域精英。同时也无法形成新的有能力的机构来进行治理。因为这会极大增加金字塔型结构的复杂度。农业时代,通过地主庄园制,政治精英与经济精英是基本重合的。工业革命后,新兴的资产阶级通过资产阶级革命获取了政权,形成了稳固的经济与政治的双重联系。然而,二十世纪中后期,不断新兴的知识领域和新信息经济领域以及社会组织领域,都产生了大量的新的精英和治理需求,这其中有些无法通过原有等级化的体系实现权力的分享解决,有些并不需要传统的政治权力的干预和认可。原有金字塔结构同时面临着在新兴领域失效和无意义的问题。

  

   四、人类社会的转型与治理变革

  

   尽管金字塔型结构在过去数千年的历史中牢牢占据治理的核心形态,然而这一结构在面对以网络、大数据、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信息技术引发的社会转型时,第一次遇到了严重的冲击,并可能最终实现解构与转型。其根本原因在于,新信息技术彻底改变了原先传统社会必须形成中心等级科层化结构的社会存在基础,从而引发了治理结构发生同构性的变革。

  

   (一)从中心型社会向非中心型社会转型

  

   如前所述,由于传统社会中无法构建基于每一个体到每一个体的信息连接体制以及实现伴随着信息交换的相应的直接物质交换,因此,传统社会是通过构建从大到小的中心型散射状结构来实现整个社会的信息连接与物质交换的。对于任何两个节点的通讯而言,如远在偏远山区的个体,其信息发送是先发送到小的区域中心(如集镇),再到更大的中心(小城市),再逐级到较大的城市,再根据发送目的地逐级下降到对方相应的中心,最后抵达目的地。物质的交换也是这样的,通过从小到大,再到小的逐级的中心型市场交换实现。管理与政治架构也是如此。这些同构的中心型结构本质上都是为了解决庞大社会中的最优信息传递问题。因此,中心型社会作为金字塔型社会的水平截面,是有深刻的历史客观性的。

  

   然而,互联网的出现彻底改变了社会中任何两两个体之间必须要基于中介体系才能实现信息传递的困境,构建了遍布社会的致密的网络信息架构,最终形成了非中心型的网络信息结构和社会结构。目前而言,尽管人类互联网的架构也是存在层级关系的,但一方面,互联网在各国间存在着复杂的信息交换关系,形成了相对稳健的多中心的架构,包括从IPV4到IPV6的发展,都致力于打破网络体系的单一的顶级控制权,形成一种环状的非中心交换网络。另一方面,层级的网络信息交换体制,并不影响社会中任何个体之间的直接连接,光速的信息传输,使得任何个体之间的连接不需要考虑在地球上通过哪一具体层次信息路由结构。社会中每两个个体之间的交换,都是平等和高效的,也不需要第三方的人和组织体系的支撑。那么,整个社会就逐渐从中心型的社会信息结构转为非中心型社会信息结构。与信息结构相对应,在经济、社会、知识创新等领域,也会逐渐适应这种结构转型,最后影响到治理结构的同态转化。

  

   (二)从层级型社会向整体型社会转型

  

   当社会横向的信息联通渠道变得简单与多样后,社会通讯网络也会逐渐向纵向延展。在传统时代,社会层级与层级之间有着较为明显的信息隔离,上层社会只能通过固定的信息收集与过滤渠道,或者通过偶发的主动接触下层社会(如古代的微服私访)来了解到其他阶层社会的整体信息。这种逐层过滤的信息体制,既是一种必要的管理手段,更是低下的社会信息能力条件下的现实必然。与之相对应,社会下层的个体,则更难以接触到上层的信息和整个社会的全局信息。

  

   然而,网络为代表的新信息技术彻底改变了这一局面。网络构建了个体与个体之间的直接信息交换渠道,从而回避了传统时代必须要通过上一层或者专业的第三方交换信息的局面。这就导致了,所有的信息不必汇集到社会的上层管理者手中,社会自身就能够流通大量信息。并且,网络同步也形成了社会自我发布信息与交换信息的渠道,例如从最早的BBS,再到微博、微信、视频网站等,都构架了大大小小数量众多的非中心型社会信息交换体系。而这一交换信息体系,对原来社会的不同阶层在权限上都是开放的,上层阶级并不比下层阶级获取更多的信息。甚至由于上层更依赖于传统的有限的信息渠道,反而只能获取更少的信息。也就是说,社会信息的分布与掌握能力,逐渐从原先上层远高于下层,变成了上下层基本均等的现状。在整个社会阶层的任何一点,只要连接上网络,具有足够的阅读和信息检索能力和一定的推理能力,都可以得到大体相等的社会全局信息。这使得在信息分布上,社会就呈现出一种整体的信息形态。

  

   除了信息分布的整体性,网络更构建了上下层直接的个体连接。在传统时代,上下层的分层是依赖于血缘、权力、资本等,在智力、体力上,人类的各个阶层不存在根本性的先天差距。当打通阶层的个体连接形成后,源源不断的跨阶层的信息与活动交互就会形成。原先的社会下层会得到足够的信息和教育以及工作训练,使其在后天的知识储备和判断能力上与原先的上层社会没有任何区别。社会越来越无歧视地对待不同群体,也会使得整个社会逐渐消除阶层鸿沟。整个人类社会就会逐渐重新更为密集地融合在一起。世界范围内,公正平等的社会价值观念,将不只会停留在思想观念上,更因为互相的接触和能力的均衡,而变成现实。

  

当人类社会在横向完成了从中心型结构向非中心型结构的演化,而纵向完成了层级结构向整体结构的演化后,社会的金字塔型结构就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型,相应的社会治理形态,也会发生根本性的转型,新的治理结构形态就会自然产生。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471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