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高一飞:陪审团一致裁决原则的功能

更新时间:2019-01-17 17:41:02
作者: 高一飞 (进入专栏)  

  

   内容摘要:陪审团一致裁决起源于英国,但英国一致裁决原则却在1967年刑事司法法中被修改,这一法律规定:如果陪审团未能在2小时内达成一致裁决,可以是绝大多数人同意的裁决。美国联邦法院系统坚持要求陪审团达成一致裁决,但各州自主选择陪审团需要一致裁决。陪审团一致裁决具有协商民主功能、权利保护功能、发现真实功能、实现法治功能,但这些功能是否可以实现都遭遇了质疑。陪审团一致裁决原则的发展趋势是,大部分有陪审团的地区都放弃了一致裁决的要求,但美国联邦法院系统仍然坚持。这具有重要的象征意义,被称为是司法正义中 “上帝声音最可靠的显示”。我国可以借鉴美国的做法,无论是否有陪审员参加,对于死刑的判决与复核,都应当是一致裁决,如果不能作出一致裁决的,不能判处或者核准死刑。

  

   关键词:陪审团一致裁决;协商民主;多数人暴政;排除合理怀疑;普遍正义

  

  

   11比1、10比2、8比4、6比6、3比9、1比11、12比0……最终被告被宣判无罪,一名陪审员的坚持扭转了案件的结局。这是电影《十二怒汉》所讲述的故事,但对于美国司法来说却并不陌生,因为现实中这样的情节也在上演。这个故事的基础正是一致裁决原则。

  

   “在人类迄今发明和推行的所有政治制度中,民主是弊端最少的一种。也就是说,相对而言,民主是人类迄今最好的政治制度。”[1]选举和立法机构中的民主表决一般不可能要求取得一致的同意,最终只能根据大多数人的意见作出决定,只有承认“大多数人的统治”就是“人民的统治”,才能使“人民的统治”成为可能。[2]

  

   陪审团一致裁决具有协商民主功能、权利保护功能、发现真实功能、实现法治功能,但这些功能是否可以实现都遭遇了质疑,因而在发展中,在其发源地英国出现了衰退的情况,其他大部分有陪审团的地区都放弃了一致裁决的要求,然而,在美国司法中,联邦和大部分州的陪审团裁决仍然要求所有参与人同意,即要求一致裁决,其原因何在?在本文中,我们将分别针对每一个功能,描述其积极倡导者的理由和质疑者提出的这一功能的局限,并提出自己的看法。

  

   一、陪审团一致裁决原则在英美司法史中的功能

  

   从陪审团一致裁决功能的发展历程来看,在一致裁决原则的发源地英国,一致裁决的功能中是比较单一的:认为这样的裁决最接近真相,是“上帝声音最可靠的显示”。而在美国,一致裁决被认为是“被告人所享有的宪法上的自由权利不得被剥夺”,被赋予了更多的功能,但是,这些功能也都遭到了质疑。

  

   (一)在发源地英国的功能:发现真相

  

   600多年来,一致裁决已经成为陪审的一个显著特征。关于一致裁决原则长期被陪审团所采用的原因,历史并没有给予明确的答案。有证据证明这一规则曾长期流行于中世纪的裁判机构中。教会非常重视裁决的一致性,认为其是实现司法正义过程中“上帝声音最可靠的显示”。[3]在最初形成过程中,中世纪陪审团选择一致裁决还有其审判方式的原因,由于陪审员选自邻近的人,他们在审判中被推定为事件的证人,这种陪审团也被称为“知情陪审团”,因此,从逻辑上来看,不一致意味着至少一方存在伪证,所以力争裁决达成一致。[4]所以,此时的陪审团一致裁决,其主要功能是为了防止伪证,发现真相。

  

   第一个文字记录的一致裁决出现在1367年英格兰法庭,12名陪审员中唯一的异议者宁死不愿放弃自己的立场,即使如此,法院仍然拒绝接受不一致的裁决。[5]此案之后,为保证陪审员们达成一致裁决,法官拒绝在达成一致判决之前为他们提供饮食、火和蜡烛,甚至将其关在马车里随法官在各地巡回审判[6],希望通过肉体上的痛苦促成一致裁决尽快达成。随后,一致裁决原则在英国刑事审判中得到了普遍的遵守。

  

   然而,英国一致裁决原则却在1967年刑事司法法中被修改,允许10比2的多数裁决。随后,英国1974年颁布的《陪审团法》明确规定,在刑事法院或者高等法院,下列情况中可以采用多数裁决:陪审团人数不少于11人时,有10人同意该裁决,或在10人陪审团的情况下,有9人同意该裁决。如果最终没有形成法定比例的多数人意见即陪审团形成了“僵局”,陪审团将被解散,由控诉方决定是否重新审理。[7]1996年的司法统计数据显示,只有20%的定罪是被告人表示不认罪之后在刑事法庭被多数裁决的。其中,部分案件由专业法官组成合议庭审判,部分案件由陪审团审判。当陪审员做出裁决时,陪审团的主席必须在公开的法庭上宣布裁决是否达成一致,如果没有达成一致,就宣布法律规定的多数裁决。[8]

  

   英国放弃一致裁决原则,取而代之以10比2的多数裁决规则引发了学者们强烈的抗议。有学者甚至抗议称“多数裁决的观念动摇了证明有罪必须排除合理怀疑这一英国法基础原则的根基。”[9]围绕改变多数裁决的争论,学者们提出了犯罪控制问题和被告人的正当程序权利问题,官方坚持多数裁决的理由是为了防止职业罪犯通过威胁或贿赂陪审团成员脱罪;也有人认为,多数裁决让极端分子的观点在陪审团决定中打折扣。然而,批判者认为,这种变化是由节省重审费用的意愿而驱动的,它还破坏了一个基本原则即认定被告人有罪必须在排除合理怀疑的基础上作出。[10]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英国陪审团中仍保留了一致裁决的基本内容,即陪审团应尽量达成一致裁决,只有在无法达成一致裁决的情况下才适用多数裁决原则,而审理法官应该鼓励陪审团尽量达成一致裁决。在刑事法院陪审团评议的时间(根据案件的性质和复杂程度来决定一个合理的评议时间)不得少于2小时。此外,上诉法院颁布的诉讼指引规定,如果陪审团未能在2小时内达成一致裁决,那么应该至少将他们重新召回评议一次。最后,如果连法定比例的多数裁决都未能达成,那么陪审团就应当被解散,重新召集一个陪审团来裁决此案。

  

   (二)在美国联邦法院的功能:保障自由权利

  

   几百年来,一致裁决原则在英国曾得到严格的遵守,而这也为美国的一致裁决原则提供了典范。17世纪初,随着英国殖民活动的扩张,陪审团制度也漂洋过海来到了美国,伴随着陪审团制度在美国的发展,一致裁决原则也在美国落地生根。一致裁决原则被美国真正接受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由于对英国陪审团制度不甚熟悉,17世纪的美国曾短暂允许采用多数裁决规则。

  

   最起码在17世纪时,还有康涅狄格州、宾夕法尼亚州以及南北卡罗拉纳州4个州在宪法中规定可以接受多数裁决。[11]但是,学者认为,这几个州的做法显然是由于对普通法程序不熟悉所致。[12]但到了18世纪,人们认为裁决必须一致。19世纪后期,刑事陪审团裁决必须一致成了陪审团裁判的明确要求。[13]正如联邦最高法院在1898年所指出的,“制定宪法的明智之士和赞成这一观点(一致裁决)的人认为刑事诉讼中的生命和自由只有经12个陪审员的一致裁决才能得到适当的保障”。[14]1897年一个案件上诉到最高法院,其对民事案件一致裁决的必要性提出质疑,但最高法院回应这一挑战时指出“(一致裁决)不需要先例来支持,在普通法中一致性是陪审团审判的独有的、本质的特征之一”。[15]

  

   到了18世纪,一致裁决原则在美国已成为共识。尽管美国宪法未对一致裁决原则予以规定,但联邦法院通过一系列案例明确了该规则:1898年汤普森诉犹他州案的判决明确“非经12人组成的陪审团的一致裁决,被告人所享有的宪法上的自由权利不得被剥夺”[16];1948年安德雷斯诉美利坚合众国案的判决明确“当适用联邦宪法第六、第七修正案进行陪审团审判时,陪审员内部必须意见一致方可做出裁决”[17]。该规则也有成文法明确规定,1946年颁布的《联邦刑事诉讼规则》第31条a款规定:“裁决必须是一致作出的,它应当由陪审团在公开的法庭上递交给法官。”因此,在联邦法院,一致裁决原则的适用是明确的。

  

   民事陪审团和刑事陪审团在一致裁决的问题上要求是不同的。宪法第七修正案认为所有联邦民事陪审团审判需要一致裁决是符合宪法规定的,然而,自1937年以来《联邦民事诉讼规则》(FOD.CIV.PROC.48)已经允许非一致裁决,即允许多数陪审员同意的裁决。另外,美国联邦宪法第七修正案不适用于州法院,联邦宪法从未要求在州民事审判中适用一致裁决,现在,只有17个州要求在法院一般管辖的民事案件中适用一致裁决。

  

   虽然联邦法院仍然要求陪审团一致裁决,但联邦最高法院认为,对于各州来说,一致裁决原则属于自由选择的范畴。联邦最高法院早在1912年的乔丹诉马萨诸塞州案的判决中就明确表示:“由各州制定的法律可以规定,陪审团不采用一致裁决原则,并不违反法律的正当程序。”[18]在此之后,路易斯安那州和俄勒冈州先后于1928年和1934年修改了各自的宪法,规定在各自的刑事审判中,除死刑案件外,陪审团可以做出非一致裁决。[19]

  

   1972年,通过来自俄勒冈州和路易斯安那州的案件,联邦最高法院裁定:宪法允许各刑事陪审团分别以10:2或9:3的差额裁决不判死刑的案件。[20]

  

   法院认为一致性不是审判所必需的,它的终止既不会减少裁决的可靠性,证明仍需要超过压倒性多数陪审员的合理怀疑,[21]也不会减小陪审团裁决的代表性,因为持多数观点的人和持少数观点的人仍像以前一样进行审慎的商讨。[22]

  

   当然,联邦最高法院1972年的判决并没有打开多数裁决的闸门,但是这些判决标志着一致裁决的地位下降:允许各州自主选择是否适用一致裁决。

  

   二、体现充分参与:协商民主功能及其局限

  

   何为民主?目前似乎并不存在一个为人们所普遍接受的民主概念,关于民主的讨论多而繁杂,“各种民主思想,犹如一片巨大的、无法穿越的灌木丛。”[23]在此,笔者不深入探讨民主的内涵,因为“民主始终代表着一种弥足珍贵的政治原则或政治理想,民主的涵义始终是发展的,不要指望在一本政治学或法学的词典中构造民主涵义的囚笼。”[24]民主的涵义难以捉摸,但是人们对现代社会民主的类型已有共识:源自于古希腊的多数民主、密尔积极主张的代议民主[25],以及新兴的远程民主、协商民主。而一致裁决原则的理论基础正与协商民主不谋而合。

  

协商民主是学术界对民主理论的最新发展。1980年,约瑟夫·伯塞特(Joseph Bessette)在“协商民主:共和政府中的多数原则”一文中,提出了“协商民主(deliberative democracy)”的概念。[26]伯纳德·曼宁认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463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