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周俊:勉为其难的比较:中国与日本高中足球的政治经济学

更新时间:2019-01-17 13:03:28
作者: 周俊  

  

一、引言


   对中国而言,日本是一个地理位置接近,心理距离却十分遥远的国家。历史纠葛中形成的复杂情绪就像是一层朦胧的滤镜,使中国对日本的认知犹如雾里看花、水中望月。对日本足球的认知也是如此。

  

   每年的年初,中国的舆论界都会刮起一阵“日本高中足球联赛”的旋风。对中国人来说,校园足球只是微不足道的游戏,甚至可能是玩物丧志的表现。相反,日本的校园足球竟然能够拥有百年的历史,数万人的上座率,4000多所学校的参与,不亚于职业水准的高水平竞技,凡此种种都让中国人目不暇接,诧愕吃惊。人民日报(海外版)评论道,“几年前,日本高中足球联赛视频在互联网流传,水平之高让不少国内球迷羡慕嫉妒恨”(参见:《人民日报》(海外版)2015年3月21日,《足球改革展现中国信心》)。日本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国家?日本的校园足球到底是什么样子?曾经长期落后于中国的日本足球为何能够突然崛起?为什么值得我们“羡慕嫉妒恨”?想必这是人们心中共同的疑问。

  

   近来,关于日本高中足球的评论文章并不少见。例如,《日本足球腾飞秘诀是足球进校园》(新华网2015年4月2日),《中日足球的天壤之别,只因少了一个大空翼?》(《解放日报》2018年7月5日),《探访日本高中足球联赛冠军》(新华社2018年7月18日)等带有中国官方性质的评论文章都高度评价了日本高中足球的发展。

  

   同时,日本校园足球相关的纪录片也开始在中国出现,民间的媒体开始用自身独特的视角,近距离的观察“传说中”的日本高中足球。例如,《东瀛追球》、《足球少年养成》都是非常有积极意义的初步尝试(CCTV5也曾经推出讲述日本高中足球故事的纪录片《足球道路10:日本热血联盟》)。

  

   然而,无论是相关的评论文章,还是纪录片,更多的只是在介绍情况、铺陈现象。或许是因为语言文化的隔阂,以及“什么时候中国的校园足球也应该做的和日本一样出色”这种主观的愿望过于强烈,人们并没有注意到日本足球正在发生的结构性变化,也忽视了日本校园足球本身的特殊性与缺点。

  

   2019年1月13日,笔者曾在《澎湃新闻》撰写《异域采风录:传统与现代碰撞下的日本高中足球对中国的启示》一文,对日本高中足球进行了初步的探讨。但是,由于受到篇幅的限制,在论述上难免有过于简略的缺点。因此决定在该文的基础上,进行一定的修改与补充。需要说明的是,体育以及足球并不是笔者的研究方向,但却是多年关心之所在。考虑到体育与足球所具有的跨领域性——因为这实际上涉及政治、社会、经济、文化、国际比较等多个领域,所以笔者希望能在保持自省态度的同时,借此机会阐述对日本高中足球的一些不成熟的思考。

  

二、日本高中足球的概况

  

   对于中国足球的业内人士而言,日本高中足球的概况想必并不陌生。不仅媒体常有报道介绍,中国足协的工作组也时常会远赴日本进行实地考察。但为了行文之便,以及补充一些细节,在此做一简单归纳。

  

   在日本,每年的全国性高中足球比赛主要有3种。第1,通年进行的高圆宫杯18岁以下足球联赛(日语:高円宮杯U-18サッカーリーグ),包含超级联赛、王子联赛和地方联赛三个级别,2011年开始正式运行。最高级别的超级联赛分为东、西两个赛区,次级的王子联赛分为九个赛区,再次级的地方联赛根据日本各都府道县的实际情况进行,各级联赛之间采取积分回合制的升降级制度,呈现为金字塔形构造。这项比赛可以说是日本青少年足球队的主战场,相当于我们经常看到的英超、意甲等日常的联赛。无论是高中足球队,还是职业俱乐部青训梯队都可以参与是高圆宫杯足球联赛最主要的特征。也就是说,这是一种横跨校园体系与职业俱乐部体系的新尝试。

  

   第2,每年夏季举行的日本全国高中综合体育大赛足球比赛,简称高校总体(日语:全国高等学校総合体育大会サッカー競技大会,インターハイ),始于1966年。这项比赛只允许高中参加,职业俱乐部青训梯队不能参赛。足球项目采取单淘汰制,日本各都府道县的冠军晋级全国大赛。全国大赛同样采取单淘汰制,共55个名额,东京都、大阪府、神奈川县、琦玉县、千叶县、爱知县、北海道分别有2个名额,其余地方只有1个名额。实际上,如果采取形象的比喻的话,高校总体更像是每年日本高中的“奥运会”,不仅有足球比赛,还包括篮球、排球、网球、田径、体操、拳击、相扑、柔道等诸多项目,其目的在于促进各项体育竞技的横向交流,形成校园体育的风尚。

  

   第3,每年冬季举行的日本全国高中足球锦标赛(日语:全国高等学校サッカー選手権大会),始于1918年。比赛采取单淘汰制,日本各都府道县的冠军晋级全国大赛。全国大赛同样采取单淘汰制,共48个名额,东京都有2个名额,其余地方只有1个。如果说,高圆宫杯18岁以下足球联赛犹如日常的联赛,全国高中综合体育大赛足球比赛犹如奥运会,全国高中足球锦标赛则像是世界杯。

  

   因为,全国高中足球锦标赛的社会关注程度最高,更为商业化。中国舆论广为关注的日本高中足球联赛就是指的日本全国高中足球锦标赛。严格来说,这项赛事采用的是单淘汰的杯赛制度,因此翻译成联赛并不准确(联赛指的是积分回合制),称为锦标赛更为恰当。需要指出的是,以上3种日本全国性的高中足球比赛中,竞技水平最高的实际上是高中球队与职业俱乐部青训梯队共同参与的高圆宫杯18岁以下足球联赛。

  

图2 日本全国高中足球的三大赛事(笔者制图)


三、现代日本足球的内核是高中校园足球

  

   在英语中,表示足球的词汇约有2个。英系国家偏向于用football,美系国家偏向于用soccer。在日语中,表示足球最常用的词汇是サッカー,由英文的soccer转型而来。另外アソシエーション・フットボール也偶尔使用,这是来源于英文的association football。以上两个词都是所谓的外来语。日语本身最为传统的,至今也在使用的词汇实际上是汉字“蹴球”(读音:しゅうきゅう),这实际上是受到了中国传统文化——蹴鞠的影响。

  

   2004年,国际足联首次确认足球起源于中国古代的蹴鞠。在传统中国的文化中,蹴鞠只是一项宫廷内的游戏,仅仅流行在贵族与官吏之间。尽管如此,蹴鞠仍然传播到东亚各国,其中主要是朝鲜半岛和日本。在日本,蹴鞠甚至普及至民间,成为一项广受欢迎的运动。时至今日,日本的神社仍然有纪念蹴鞠的活动。我们可以看到,蹴鞠的国际传播实际上是依托于传统中华文明在东亚的强势地位,从中心向四周辐射。当然,这也和佛教的传播路径有一定的关系。

  

   然而,蹴鞠已成往事。19世纪以来,西风东渐。传统中国面临“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以中华文明为中心的东亚朝贡贸易体系在“西风”的冲击下逐渐解体,以威斯特伐利亚体系为基础的近代西欧文明开始成为世界秩序的中心。此时,现代足球依托于强势的西欧工业文明,开始在世界各地普及,从而进化成高度商业化、竞技化、职业化、国际化的一项运动。今天,以欧洲五大联赛和欧洲冠军联赛为象征,可以说西欧仍然是现代足球的中心地带。

  

   此意义上而言,日本在世界足球版图上远离西欧中心,实际上是一个后发国家。因此,对日本来说,现代足球是一个外来的舶来品。如何理解和消化现代足球,几乎等同于如何理解和消化西欧文明这一命题。从现状来看,日本足球市场的运营范式、资本运作、合同制度,实际上基本采用了西欧市场模式的框架。

  

   但是,必须要指出的是,从日本足球发展的历史轨迹而言,日本具有自身独特的传统,高中足球的兴盛就是一个缩影——在世界范围内这都属于极为特殊的现象。众所周知,在西欧市场模式下,现代足球的基本因子是职业俱乐部,组织与个人的连接纽带是契约(合同),足球人才的输送也主要依靠俱乐部体制下的青训梯队。立志足球的青少年实质上是远离校园,进入职业俱乐部的青训梯队接受正规化、专业化的训练,优者成为职业足球运动员,劣者淘汰从事其他行业。这是西欧模式的基本状况,也是足球发达国家的普遍特征。

  

   日本的情况则和西欧模式不同,校园足球实际上占据着日本足球的核心位置,这也是日本足球最重要的传统。例如,日本全国高中足球锦标赛起始于1918年,比日本足协的创立还早了3年,至今已经举办了97届,历经了近百年的沧桑。唯一的停办仅仅发生在太平洋战争的4年间。换而言之,日本是先有高中足球比赛,才有全国性组织的日本足协,高中足球实际上起到了带动全局的作用。时至今日,高中足球赛场仍然为日本足球人口的增加起着极为重要的作用。以日本东京都为例,2018年东京都的足球总人口为94,128人,高中校园的球员为16,164人,占比17%。而职业俱乐部青训梯队球员(高中年龄段)仅有614人,占比0.6%(参见:日本东京都足球协会官网数据库)。

  

   我们再以1998年法国世界杯球员的履历为例,观察日本高中足球的重要性。例如,冠军法国队的22名球员,全部来源于职业俱乐部青训梯队,没有1人是来自校园足球。日本队的情况完全相反,22名球员中有多达21名来自高中足球赛场,却只有1名球员来自俱乐部青训梯队。这名来自俱乐部青训梯队的球员是呂比須·瓦格納(Wagner Lopes),是一名来自巴西的归化球员。

  

   熟悉日本校园足球的人,自然会知道一个最常见的激励标语——“心、技、体”。正如“心”被摆在词汇顺序的首位所表现的那样,日本足球最重视的是精神层面的修养与人格的塑造,这也彰显了日本传统文化占据着足球领域的核心地位。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4629.html
文章来源:学人Scholar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