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冯绍雷:“能级非对称”下,中俄美三国如何“演义”

更新时间:2019-01-16 00:35:53
作者: 冯绍雷  
现在网络上言无不尽,但伴随着大量假新闻产生,真相难觅。

   这些都对中美俄三边关系带来了挑战,但是也有着机遇。从长远看,抵制建制派过度意识形态的炒作,给人带来启示;从多边主义立场的大规模撤离,带来混乱,但也腾挪出调整的空间;基于民族国家立场的要价,底线清晰;包括在若干地区的合作姿态,并非不是建立稳定合作的机遇。

  

中美俄关系的当下和未来的走向

  

   2018年,是中美俄三方关系演变进程中第一个具有特殊意义的年份。

   2018年的关键转变:美以中俄为主要对手、普京再任,十九大召开

   这是美国官方文件把中俄确定为主要竞争对手后的第一年,是普京第四任总统任期的第一年,也是中共十九大召开后的谋篇布局的第一年。这三件事情几乎同时发生,标志着一个较长历史阶段的开始。这个阶段带有过渡性,国际发展机遇期依然存在。但是,被美国视为主要对手后,中美之间抗争程度与频率不可避免地会有所提升。这也是一个自1990年代中期中俄战略伙伴关系建立、中美关系大体上以“非敌非友”的定位发展以来,我们第一次触碰的实质性的重大战略变化。

  

   世界近代历史的多样化轨迹,显示中俄和平共处的深厚渊源

   在三边关系里的中俄合作,有着深刻的内在逻辑。回顾有关地区近代史发展,学界至少认为有三种模式。主流的观点以欧洲为中心,欧洲的发展带动了全世界。第二种看法,存在着中国为主导的“东亚朝贡体制”。中国几千年文明的辐射,使得周边地区地区维持了长期的稳定。

   而若干年来专攻欧亚地区的“内亚学派”的兴起,则强调在欧洲和东亚之外还有一个轴心:蒙元帝国在欧亚大陆扩张所造成大陆枢纽部位的政治格局,及大陆东西两侧激发起的后续政治变迁。1689年,作为蒙元帝国的两个主要后继者,清朝康熙皇帝和彼得大帝签定的《尼布楚条约》,不仅是中俄双边关系上第一个平等条约,至少确保了在19世纪后期沙俄大规模地向中国进行扩张之前,近两百年左右的时间里这一地区的和平与稳定。而且开创了一段既不同于东亚地区原有传统,也不同于西欧民族国家体系的新的国际局面:这两个帝国都是中央集权制度,但这两个专制政权不同程度上学习和吸收西方,彼得大帝大规模模仿西方体制,而康熙对于西方文化的关注也令人印象深刻。

   所以,今年在纪念中俄建交70周年之际,值得关注中俄的共处合作有着这样深远的历史背景。

  

   中美俄互动四大特征:长期影响和制约各自内政外交

   中美俄之间互动的总体特征是什么呢?我认为:“能级非对称、冲突易发生、力量宜均衡、合作有可能”的结构性特征,将会在一个很长时期中影响和制约各自的对外战略和内部发展态势。

   经济上能级不对称,首先在于美国的科技和经济力量总体上还是超过中俄。从中美俄之间的每一组双边关系来看,中俄、中美之间总体上较为互补,而美俄之间经济关系过于薄弱,贸易额仅为1%左右。中俄2018年双边贸易突破1000亿,一定程度上还得益于能源价格的一度提升。此外,中俄经贸关系也还是没有摆脱较多依赖能源资源的结构惯性。

   政治上呈不太均等的状态,中美俄之间不同的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依然使得三方各呈鼎足之势。美国没有摆脱对中俄的政治偏见。而中俄在改革传统体制,美国朋友有多少改变呢?中俄主张的是意识形态不妨碍双边关系,但美国主流观点是强化意识形态和结盟关系,抗衡中俄。

   安全领域来说,中俄背靠背有着广大的空间。但海陆地缘政治的确存在深刻的差异。从乌克兰危机到格鲁吉亚战争,欧亚大陆上的大国周边地缘政治复杂性远超过美国所居住的安全岛的环境。这样一种观念之下,很多东西被人为敌对化。相反,由于一半面向海洋,一半面向内陆,是否暗示着中国立场的构建可走一条既跟纯粹的海洋性国家不一样,同时又和纯粹内陆大国也不一样的道路?可以在海陆地缘政治冲突中起调节作用呢?

  

   “能级不对称”下,中方在中美俄三边关系的关键作为

   在“能级不对称”前提下,美国出现的不确定性所导致的总体不明朗走向将会延续;美俄关系也难以在短时期得以调整。但是2018年的变化表明:事在人为,关键取决于中方能否高屋建瓴、理性务实地调处中、美、俄三边关系。

   第一,关于未来国际秩序,值得从理论上和体制机制上加以探讨。

   基辛格在新作《世界秩序》中认为,构建世界秩序的关键,一是权力均衡,大国之间互相均衡才能建立国际秩序,二是合法性。但他认为,哪家都有一套对于世界秩序的看法和立场,但是,世界秩序只能有一个。中美俄相互之间有没有一个能够切磋的共同的基础呢?我认为还是存在的。美国关于世界秩序问题早已有过汗牛充栋的讨论。值得注意的是,2009年普林斯顿大学权威专家约翰·伊肯贝瑞曾乐观地提出,无论是从世界秩序的时序发展以及它不同的内容谱系来看,百多年来的变化表明,西方体制是逐渐地趋于接受多元化的国际秩序,是朝这个方面在发展。当然,这是在国际金融危机条件下,伊肯贝瑞著作中说的话。近年来,他与其他学者类似,立场趋于强硬。

   但不管怎么说,我认为,世界秩序问题上,还存在着讨论空间。可以以此为未来的中美俄三边关系发展提供铺垫。中国学界可以通过这一领域的思考和具体研究,深化与各方的沟通。未来世界秩序问题的讨论,有可能成为多样化进程与普遍化进程相互连接的一个空间。

   第二,战略安全领域的三边关系新变化。

   美国不光早已退出反导协议,而且正在加速推进退出中导协议,势将引起国际安全秩序的深刻变化。此举第一要务旨在恐吓欧洲,其二为了打压俄罗斯,其三,一定程度上瞄准中国,并且想在中俄之间起到分化作用。中国有必要站在维护国际与地区安全的高度,坚决抵制美国的退出。首先,欧洲不甘心与重陷中导射程下的巨大威胁,俄罗斯不甘心于被美方抛离“中导协议”,美国内部反对军费增长的呼声、包括亚洲地区日韩东盟等方对于地区安全局势恶化的高度关切,这都表明美国的退出将大大与各方意愿背离。同时,有必要进一步以理服人,中国并不是在美俄巨大核武库同一等级上的核国家;中国有限的核装备目的在于自卫。

   另一方面,从长计议,可以从构建未来国际与地区安全秩序的大国责任的高度,以更为建设性的态度和符合和均衡各方利益的安全主张,把无端压力尽可能转化成构建未来(包含控核、非核、废核、无核)新的国际秩序的动力。

   第三,次区域形势扑簌迷离,但依然有可能成为未来中、美、俄互动的可选领域。

   朝鲜半岛无核化的进展,表明了中俄合作的有效性,美国及其盟国实际上还是无法离开中俄共同主张的三阶段方案的基础,中俄合作有必要向中美俄三边深化沟通与合作的方向迈进。无论是在联合国安理会、还是在原有的六方会谈的框架内,中美俄三大国身份乃是未来地区构建的重要保障。

   此外,在阿富汗,不光因为特朗普政权难以维持对该地区安全承诺,急于脱身;俄罗斯既想介入,但也因历史教训而有所顾忌;中国在当地有着传统合作关系,应力所能及地为维护当地稳定与发展作出努力。在此背景下,有必要尝试发展三边对话机制,为次地区的安全稳定寻求出路。

   第四,中俄合作有其内生性的深刻动力。

   中俄都是处在发展中、转型中的大国。中俄合作有必要更加朝向现代化建设的长期目标。要充分发掘中俄合作的潜能。一方面俄经济发展持续地面临艰难挑战。但另一方面要看到,世界银行等几个国际权威的金融评估机构最近两年俄罗斯宏观经济的评价接连提升。几年前,普京有过豪言壮语,他决心把当时处于124位的俄营商环境要提高到20位以内,这是世界银行的年度指标。从近年来的实际指标看,已经大大跃进到30-40位的区间之内。又比如,普京最近发出的有关国家经济建设的一系列构想,如城市化规划、发展高科技和新兴产业的国家构想,包括农业与远东西伯利亚地区发展的加速推进,等等。

   今年是地区合作年,如何把已有的承诺,转化成切实的合作成果;如何将现有合作项目与上述长远规划呼应,需要做出切实的部署。

   【本文首发于文汇APP】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460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