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柯领:为什么“美是教育的本质”

更新时间:2019-01-08 21:02:06
作者: 柯领 (进入专栏)  

     一

     问:在你的《追问教育的本质》一书里,为什么没有“美的内涵与外延的定义”?

     (一)2011年1月1日我的第一本书《追问教育的本质》在中国“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了,我很兴奋,打电话对十几个在中国教育界的朋友说:大家请注意,中华民族的“第二个孔子诞生了”,我这本书在中国大陆的出版就意味着中华民族精神的强大与真正的崛起从2011年开始了。

     中华民族也因此分成两个部分:上部分的中华民族:孔子创立的,现在中国大陆政府与台湾政府还在用的,以“德为本教育体系”下的中华民族(中国大陆政府的教育方针是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人,台湾政府的教育方针是培养“德、智、体、群、美”全面发展的人)——这是一群“既缺少野性也缺少高贵”的,奴性十足的,男人普遍缺少阳刚、女人普遍缺少健美的,身心虚弱的,层次较低的,严重缺少理想主义、缺少仰望星空、缺少审美精神、缺少世界文化胸怀的,缺少浪漫精神与缺少创造性的,内心缺少定力、缺少工匠精神、偏偏倒倒、东奔西跑找工作谋生计的,旧一代的中华民族,还是地方性的中华民族。

     下部分的中华民族从2011年开始了(在美是教育的本质与培养“美、德、智、体、劳”全面发展的人的理念主导下):“以美为本教育体系”下的中华民族——这是一群既“野性又高贵”的,身心强悍的,又浪漫又有创造性的,既能“仰望星空、有工匠精神、又能脚踏实地苦干与巧干”的,既有“理想主义激情,又有审美精神、有世界文化胸怀”的,中西方文化合一的,内心充满定力的,雄纠纠,气昂昂的,找工作很容易的,薪水低了不干的,活出了个性、活出了风格、活出了“任性”、活出了“撒娇”、活出了美感、活出了幸福的,新一代的中华民族,已经成了世界性的中华民族。

     我还打电活对一个中国大陆的校长说,请你记住,2011年这是中华民族精神开始强大的第一年,也是中国的“文艺复兴”开始的第一年,中国大陆的教育部一定会用我创立的“以美为本的教育体系”来指导教育改革的,今年不用明年也会用,明年不用后年也会用,不可能不用。我还说,自古以来就是“知难行易”,认知客观世界的规律是最难的,为了写出《追问教育的本质》一书,我从1985年开始,由对中国教育强烈不满、梦想、设计方案、下海办学、实践探索、理论总结,来美国后进行中美教育对比,最后完成写作与出版,花了我26年的时间。一旦我们搞清楚了客观世界的规律,实践是很容易,没有掌握规律以前,我们是盲目性的奴隶,一旦掌握了客观规律,我们就心中有数就成为了必然性的主人。象美国布什政府开始于2002年《不让一个孩子掉队》的教育改革方案,一定会失败,中国教育部开始于2001年的《新课程教育改革》方案,也一定会失败一样,因为这批教育改革的总设计师们整体上没有把握教育的总规律,在我的心中,中国目前一流的教育专家的教育思想与教育理论水平,还处于“师长”水平,象《新课程教育改革》方案的总设计师钟启泉教授、《新教育改革》的总设计师朱永新教授、《新基础教育改革》的总设计师叶澜教授这三大中国教育改革体系的设计者,以及中小学的创新改革家,如李吉林,李希贵,罗崇敏,等等,在教育思想与教育理论方面都只是“师长水平”,要在教育思想与教育理论方面形成一个世界公认流派的才是“军长水平”,这样的人全世界只有几个,如美国哈佛大学的认知研究中心的加德纳教授的“八大智能的教育理论”,巴西的弗莱雷教授的“民主主义的批判性的教育思想”,英国剑桥大学怀特海教授的“后现代的教育思想与三段教育论的教育理论”,奥地利的鲁道夫·史坦纳创立的华德福“艺术化的教育思想与教育理论”,德国尼采的“艺术拯救人生”的教育思想,海德格尔的“人诗意地栖居”的教育思想,马尔库塞的“美学将拯救人类”的教育思想,德国以斯普朗格教授为主的“文化教育学派”的教育理论,日本的小原国芳的全人教育思想与六位一体的教育理论,等等;而我是全世界教育的“总司令”,也是人类最后一个大教育思想家,我的以美为本的“美的教育思想”与“美的教育理论”,把以上教育家的教育思想与教育理论全部包涵了而且生发出了一个整体的结构:在美的教育思想主导下的“幼儿、小学、中学、大学”的可操作性的课程结构与实践的模式。中国下一轮的教育改革如果不让我这个人类教育的“总司令”参与,不用我的“美的教育思想”与“美的教育理论”来指导教育改革,任何中国的教育改革都会必然失败,都是河沙地上修建筑,过段时间就会倾斜与垮掉,这就是“规律的魅力”,正如民间的说法,不听长辈劝,吃亏在眼前。这位校长对我说,你真的是那么自信吗?我说当然,我的书现在全国的书店都在卖,而且我在网上也看到了,全国的主要大学的图书馆,各个省的主要图书馆,有部份中小学图书馆也都收藏了我的书,中国教育部有一个教育战略研究中心,专门跟踪世界教育学术研究的前沿,象我的书《追问教育的本质》这是教育中的第一世界难题,如此敏感的书名,教育部战略研究中心一定会购买我的书,我说,你不信,你就看一看以后的发展,你是校长,你一定会收到教育部改革的文件的,其中一定会逐渐强调“体育与美育”的基础教育的中心地位的,因为这是规律。后来过了几个月我得到这个校长的告知,中国的教育部2011年5月21日向全国的中小学发出通知,强调美育的中心地位,推出“2+1”项目,把体育与艺术作为基础教育的核心学科,要求基础教育阶段每个学生至少要掌握两项体育技能与一项艺术技能。显然,中国终于醒悟了,睡狮醒了,中国的“文艺复兴”终于从根部、从幼儿、小学与中学,从基础教育领域开始了,令人鼓舞,值得期待。这是许多人文知识分子与教育专家多年共同努力奋斗的结果。

     我的《追问教育的本质》一书出版五年了,2015年的一天我看到了一个人给我的新浪博客留言,说希望与我建立联系,他是四川省教育厅“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处”的负责人之一,他说四川省教育厅由他主持的一个在攀枝花市进行的教育改革项目:在你提出的“美的教育思想与美的教育理论”的主导下,在小学与初中以“体育与艺术”为中心的教育改革,进行四年了,非常成功,把体育与艺术可以进行量化考核,而且把考试成绩放进初升高的挡案中,中国教育部基础教育司要求他们把成功的改革经验总结成文字呈报给教育部,由他主持把这项教育改革总结成了很多文字与考试的内容和试卷通过邮箱发给了我,说在你的“美的教育思想与美的教育理论”的主导下进行的改革,要求我看完后,给他们提意见。哇,好多内容啊,我花了几个小时来看,最后,我给他们提出了我个人的看法:从整体教育改革设计与实践来看,这个方案非常好,比我想象的还好,你们可以把不好量化的体育与艺术进行了全面细致的量化考核并且把成绩进入初升高的总分计算,这个很好,我只是觉得,你们的美术考试与音乐考试的部份内容有些“土”,意识形态的内容太多了,中国“土里土气”的美术内容与音乐内容太多了,音乐里的歌曲还有“红星照我去战斗”这种文化大革命时期,我小时候唱的歌,音乐美术都应该向欧洲的“高雅文化”看齐,大约80%的音乐与美术应该选欧洲的“经典作品”,中国的传统作品与现代作品占20%左右,这才是一个最优化的结构。这位主持人说、没有办法,我们是根据教育部的教育内容大纲要求编制的考试内容与考试题目的。这位项目负责人后来在2015年的夏天与我在成都相聚时,对我说,“我们四川省在攀枝花市的教育改革实验方案呈报给了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受到了基础教育司的一个副司长的高度评价,说既有理论指导,又有实践模式,还有考核指标与成绩,在全国是最好的“成功教育改革实验方案之一”,教育部在适当的时候会向全国推广我们的教育经验的”,这位教育改革的项目负责人还对我说,“我把你写的《追问教育的本质》一书还买了好多本送给教育部的好多部门,希望他们也看一看,受到启蒙,大家共同把中国的教育办好。你的《追问教育的本质》的书影响了我,我非常认同,我又影响了四川省的教育厅与中国的教育部,可是,我们俩个一分钱都没有得到,前几天还看到了贵州省教育厅的以美育为中心的教育改革文件,完全是照抄我的报告,实际上就是把我写给四川省教育厅与呈报给中国教育部的以美育为中心的教育改革报告,修改了几个字就作为文件发下来了。”,我对他说,我们确实没有得到一分钱,但我们悄悄地为祖国的教育改革做一点事情,也是很荣幸的了,没有得到实际利益,但内心得到了“成就感与幸福感”,这也是很好的事情了,这就是我们的最大回报。来,我们一起吃四川火锅吧,活在当下......

     (二)我的《追问教育的本质》一书,出版三个月后我在美国旧金山拿到了出版的新书,我发现书里关于“美的内涵与外延”的定义的一大段内容被出版人或出版社删除了,我提出的“美是教育的本质”与要培养“美、德、智、体、劳”全面发展的人的“美的教育思想”与“美的教育理论”是一个严谨的逻辑体系由三大部份构成:美的教育的本体论——美的教育的认识论与方法论——美的教育的实践论,现在“美的教育的本体论”这部分内容没有了,也就是说,这本书没有了头,只有身体和脚。我有些愤怒,打电话询问出版人与出版社的责任编辑,为什么如此重要的内容被删除了,他们都回答说,“不知道,以后再版的时候,把这段重要的内容加进去就可以了”。我只好说:好吧。后来,也有三十多个读者,询问过我,“美是教育的本质”与“培养“美、德、智、体、劳”这个观念很好,我们在实际的家庭教育中也是这样子教育孩子的,可是你的书里没有回答“美是什么”,“美的内涵与外延”你的书里没有论述啊。我回答说,我不知道为什么这部分内容被出版人或出版社删除了。

     (三)2018年12月21日我在“中国教育百人会”微信群里作了如下的发言:

     美是“心灵时间”与“心灵空间”的扩大。有审美修养的人,精神生活是世界性的;缺少审美修养的人,精神生活是地方性的。由于长久缺少审美教育,目前中华民族主要还是地方性的民族,中国人主要是肉体走向了世界,精神并没有走向世界。所以,西方人基本上不听中国的音乐,也基本上不看中国的文学作品与电影、电视,因为中国人的心灵还主要是地方性的,不具有示范性与文明的影响力及其传播性。我在中国出版教育学的书,强调教育要以审美教育为中心,提出“美是教育的本质”与要培养“美、德、智、体、劳”全面发展的人,就是希望中国通过教育改革,让中国人的内心世界能够美起来,中国人的精神能够走向世界,中华民族能够成为世界性的民族。

     (四)2018年12月21日在“中国教育百人会”的微信群里,有一位叫邓良的老师对我的“美的教育思想”与“美的教育理论”作了如下的评论:

     柯领老师,某个角度而言,我赞成关于审美的第一重要性定位。这是作为一名文艺青年所乐于强调的。——我自己,首要地是在文学的世界里,一步步成长起来的,自己所珍视的“心地”,以及生命里所充满的“内容”,还有作为不息探索的渴望(那股生命之火),我都乐意称之为“审美”。中国文化,审美这个根子其实也深,日后阅读孔孟等人以及中国诗词,都屡屡有会意。而西方哲学,也一直有这脉,近代以来又成显宗,如克尔凯郭尔、海德格尔等的存在主义阐发。在这个背景下,作为思想者或教育者,看重“审美”是自然的、应当的。或者说不为奇的。回到理论建构,我更期待明晰的定义,以及对概念的展开。审美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个问题在美学史上就有很多争论,如不能深刻有效解决这个问题,审美这个概念就始终是笼统的。由此而来的提倡,固然有提醒作用,但真正的理论启发,让中国教育因而有新篇章,恐怕就难。

     谢谢邓良反馈的看法,你提的问题,我的书里面都有祥细的体系性的论述。有机会您可以去找来看一看。

     2019年1月5日,邓良老师在阅读了我的《追问教育的本质》一书后在“百人教育会“微信群里给我作了如下的反馈:

  柯领老师,通读完您的《追问教育的本质》,从观点来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w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445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