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祖陶 舒远招:黑格尔精神哲学的人学意义

更新时间:2019-01-08 16:02:11
作者: 杨祖陶 (进入专栏)   舒远招 (进入专栏)  

  

   在讲解了黑格尔的主观精神哲学、客观精神哲学和绝对精神哲学之后,我们最后看看其精神哲学有何独特的意义。在此,我想从人学角度来阐释黑格尔精神哲学丰富的人学意义。当然,这一阐释不可能离开对黑格尔精神哲学所包含的辩证法思想的发掘。黑格尔的精神哲学不仅是一种人学,而且是一种富有辩证意味的人学,因此,我们始终不能忘记其“人学辩证法”的珍贵价值。

  

   一般认为,黑格尔的精神哲学是建立在其客观唯心主义基础上的,他以所谓永恒的、无人身的纯思维、即理念作为他全部哲学的出发点。他把自然和人的精神的千差万别的现象,都看作这个永恒理念为了认识自己而外化自己和扬弃外化回到自身的外部表现。由于黑格尔哲学固有的这种唯心主义思辨的“原罪”(马克思语),他就不仅给自然和人的精神蒙上了层层面纱,而且往往为了其体系的需要而以虚构的联系代替应当去发现的事物之间的真实联系。但是,黑格尔的唯心主义是辩证的唯心主义,他把辩证法和唯心主义结合起来了,因此,就在他上述的唯心主义出发点中,同时也在西方哲学史上第一次提出了把整个自然的、历史的和精神的世界看作一个不断运动、变化、转变和发展的过程的观点,提出了揭示这种运动和发展的内在联系的任务,并在这方面作出了空前的贡献。这是他的伟大功绩,也是他留给后人来进一步发展和推广的遗产。[1]恩格斯的这个观点,是我们对黑格尔的作为人学的精神哲学进行研究和评价的应有出发点。

  

   一、作为人学的精神哲学

  

   黑格尔的精神哲学作为主观精神哲学、客观精神哲学和绝对精神哲学构成的有机总体,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加以审视,但从根本上看,这个总体就是黑格尔关于人的学说。[2]原因很简单,因为黑格尔精神哲学的对象不是无人自身的精神,而是与人的身体有机联系在一起的人的精神。

  

   (一)黑格尔之前西方哲学家的人学探索

  

   在西方哲学史上,人很早就是哲学思考的对象。普罗塔哥拉提出“人是万物的尺度”就是一例,而苏格拉底更是把阿波罗的神谕“认识你自己”作为哲学所应思考的首要问题提了出来。但只是从文艺复兴时期起,人的问题才突出出来。理性派由于把人看作互相对立的精神实体和物质实体的二元结合而陷入困境,经验派、特别是机械唯物主义则干脆把人看作是机器。因此,卢梭不无理由地发出了这样的感叹:人最少研究、最无知的就是人自己。他认为,把人和动物区别开来的,与其说是理智,不如说是人的“自由主动者的资格”[3],即人的自由意志。

  

   卢梭的这个思想启发了康德。在康德那里,人的问题成了他思考的中心。他在其“三大批判”和《单纯理性范围内的宗教》等著作中回答了人能够认识什么、人应当做什么和人可以希望什么这三个问题之后,又提出了与之相联系的一个总问题:人是什么?他在《实用人类学》中对此的回答是:人是这样一种地球生物,他能够通过自己的创造行动使自己从“天赋有理性能力的动物”成为一个现实的“理性的动物”,而这是在人类的世代延续中,通过社会中的劳动和社会的、政治的、法的制度和整个文化的进步实现的。[4]

  

   康德的这个思想,为他的后继者解决“人是什么?”的问题指明了唯一正确的方向。但是,只是经过费希特和谢林,直到黑格尔精神哲学才建立起系统的关于人的学说。

  

   (二)精神哲学是一种关于人的本质的学说

  

   黑格尔本人曾明确指出精神哲学就是关于人的哲学,如前所述,他在《精神哲学》绪论中一开始就把精神哲学与“认识你自己”这个德尔菲神庙上的箴言、即与人的自我认识联系起来。

  

   黑格尔并不满足仅仅指出精神哲学是人的一种自我认识,他并且指出:精神哲学这种关于人的知识,“不只是一种对于个人的特殊的能力、性格、倾向和弱点的自我知识,而是对于人的真实方面——自在自为的真实方面,即对于人作为精神的本质自身的知识”[5]。在此,他把人的“自在自为的真实方面”与人的“本质自身”(das Wesen selbst)等同起来,同时又把人的这个“本质自身”理解为“精神”(der Geist)。对他而言,精神是人的本质,所以,关于人的精神的哲学,就是关于人的本质的学说——精神哲学就是关于人的精神本质的学说。

  

   正是基于“人的本质是精神”这一理解,黑格尔才把他的关于人的哲学,即把他的关于人的本质的哲学命名为“精神哲学”。不论是关于主观精神的哲学,还是客观精神和绝对精神的哲学,都属于人的本质之学。我们因而也可以说,黑格尔的精神哲学在力图揭示人的精神本质的意义上是一种人学。

  

   在黑格尔看来,主观精神是一个从最初只有自然的质、自然的变化和被动的感受能力到最后发展成为具有理论能力和实践能力的自由精神、即自由意志的过程,其中的任何一个环节,无论是自然层面的或是精神层面的,哪怕是这个过程的顶点——自由意志或所有这些环节的总和都不能看作就是现实的人,因为这只是现实的人的一个片面、即其主观精神方面,这样来看的人还只是抽象的、片面的人。

  

   自由意志的实现或人之成为现实的人是在外部世界、即所谓客观精神的发展中,也就是在人与人的法的、经济的、政治的等等的关系中,在所有这些关系的历史发展中,而所有这些社会关系就构成人的现实性,现实的人是在历史中行动着的人。

  

   但是,在黑格尔看来,人之为人还不止于此。真正的人是在社会历史中行动而同时发挥思维的主观能动性“回顾”自己的本质——自由——的实现过程、认识自己本身及其和宇宙(绝对精神)的同一性、最终达到无限的、绝对的、完全的自由境地的人。

  

   二、精神哲学中的“人学辩证法”

  

   在精神哲学这种关于人的本质的学说中,黑格尔表达了极为丰富的人学辩证法思想,他对人的主观精神、客观精神和绝对精神都是从运动、发展或历史的角度来描述的。因此,我们可以分别从其主观精神哲学、客观精神哲学和绝对精神哲学三个方面,来理解和把握其人学辩证法。对黑格尔而言,这种人学辩证法并不只是我们认识人的精神本质的一种主观的认识方法,而是同时存在于人的精神本质的辩证运动之中的客观辩证法。

  

   (一)主观精神哲学展现了人类认识运动的辩证法

  

   黑格尔的精神哲学作为主观精神、客观精神、绝对精神的总体,也是他关于人类认识绝对真理的认识论思想:人的主观精神只有作为社会的人在社会历史的发展中,即只有透过客观精神而与之结合起来,才能达到绝对真理,而这种认识也经历了从感性直观的形式(艺术)到表象思维的形式(宗教)再到纯粹思维的漫长历程。但是,黑格尔的严格意义的认识论研究,是在其主观精神哲学中展开的,这种认识论充分展现了人类认识运动的辩证法。

  

   我们知道,近代西方哲学才开始把对认识的研究提到首位,而康德对于人类认识能力的批判研究,则标志着认识论研究走上了成为一门独立哲学学科的道路。作为康德哲学的后继者,黑格尔在充分肯定其功绩的同时,也指出了其必须予以克服的缺点。这就是说,康德离开认识的实际发展过程,把认识主体(先验自我意识)、各种认识能力(感性、知性、理性等)作为现成给予的东西来研究。康德的做法,黑格尔曾讽刺为“不下水学游泳”。黑格尔的《逻辑学》作为本体论、认识论、辩证法(方法论)和逻辑学的统一,无疑也就是他克服康德“不下水学游泳”的认识论著作。但在这里,认识是就概念是主客同一的纯概念的自己运动来研究的,就是说,在此研究的是认识的逻辑形式或逻辑规定。当然,《逻辑学》以《精神现象学》为前提,即纯概念的到达是人的经验认识、即主体和客体统一的长期发展的结果。但《精神现象学》仅仅局限于始自“意识”的运动,却未涉及“意识”的前提即自我是如何来的,且对于认识的知性阶段的后续发展、即更高级的理性认识阶段,只限于点到其原则为止,未作更多的发挥。

  

   黑格尔主观精神哲学系统地研究和阐述了人的认识的主观条件、能力和发展过程:

  

   1.在人类学中探讨了从只有被动感受能力、主客未分的自然灵魂经过感觉灵魂和现实灵魂而发展到纯粹自我、从而有了主客之分的过程。自我是认识得以开始的主观条件,它是灵魂在其发展过程中克服可能的“病态”和“极端”、经过反复的练习(习惯)而最后产生的。

  

   2.有了主客之分,才有主体和客体(外部世界)的认识,才有精神的“现象学”的运动,即从直接的感性确定性到经验科学的经验认识的发展。

  

   3.为了达到对事情的本质和全体的认识,就必须上升到黑格尔主观精神学说中的“心理学”所研究的理性认识(黑格尔称为用概念进行的认识)。这就是从具有理性内容的直观开始,经过表象阶段的分离和深入(回想、想像力、记忆)而达到主客统一的纯思维,而这纯思维又是和实践精神、即意志的能力或活动同一而不可分的。

  

   在黑格尔看来,人的各种认识能力都是作为认识、意识或精神自身发展的阶段出现的,是从自然、物质到精神的飞跃所产生的精神所固有的、然而还是潜在的“观念性”向其现实形态的发展和完善化。在这整个过程中,每一个阶段都是以往阶段发展的结果,但它们并不是抛弃了过去的阶段,而是将其内容扬弃在自身之中,是这些内容的发展和提高;它们本身也不是绝对的、故步自封的,而是在自身内包含向更新更高的阶段发展的动因和萌芽,因而是走向新阶段的开始。人的认识过程,就是这样一个由内在矛盾环环相生、层层递进、从量变到质变的否定之否定的过程。

  

   当然,由于黑格尔所受的时代局限,加上其唯心主义出发点,他的主观精神哲学中的认识论思想也有一些在现代看来已经过时的或纯属虚构的东西。但是,它所蕴含和体现的宏伟的辩证法思想在今天依然保持其力量和价值,是我们为了真正理解和发展马克思主义认识论所必须认真研究的。现代西方哲学在认识的某些个别环节上(如语言、意向性等)有了更深入的研究,但往往由于把认识过程的一些环节或方面夸大为全体而陷入困境。为了摆脱这种困境,以不同的方式和途径回到黑格尔认识论的辩证法,“与黑格尔同在”(伽达默尔语)就几乎是不可避免的了。

  

黑格尔把主观精神哲学称为“一般心理学”,他的意思是,主观精神哲学不是对人的心理现象作经验科学的研究和描述,而是作哲学的研究,他因而从实体和主体、主体和客体、思维与存在的对立同一的哲学观的高度来考察人的一切心理现象。但他并不因此而忽视心理现象的生理基础,相反地,他对此十分重视,甚至谈到应当有一门“生理心理学”,而心理学的发展完全证实了黑格尔的科学预见。黑格尔由此出发,(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444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