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赵俊臣:我是怎样申请成功并主持完成全球环境基金中型项目的?

更新时间:2019-01-08 14:28:49
作者: 赵俊臣 (进入专栏)  
觉得要想让财政厅当时的分管副厅长同意项目,也就只有他的上级发话才行。由此,我报告我们社科院院长何耀华教授获同意后,直接找省委分管我们社科院的副书记王天玺汇报,得到支持,并获取了一份他亲手写给财政厅厅长的便条,内容是让财政厅支持该项目,这才把问题解决。1998年7月28日,云南省财政厅正式行文报国家财政部国际司,请求项目立项。

  

   后来我与在省委机关工作的朋友谈起魏晓雄,原来他是在利用审批权力索贿,我没有给他行贿,他就不给办事。后来的事实证明了这一判断。魏晓雄2000年6月11日因涉嫌受贿罪被云南省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同年7月21日被刑事拘留,2000年8月4日被执行逮捕。法院最终将他判刑10年。

  

   后来又发生UNDP北京办公室分管官员并不热心。马克•布罗迪就游说UNDP总部官员给北京这位官员发来一封邮件,表明支持中国云南项目,让他也支持。

  

   1999年2月8日,UNDP项目官员苗红军来电,称国家财政部已批准YUEP项目前期准备文件,原件用特快专递寄来。1999年3月1日,UNDP项目官员丹尼思传来一份GEF/UNDP资助的不丹项目概要样本,让门参考修改YUEP项目概念。所谓项目概念,类似项目大纲,约2500字,主要写明项目背景、宗旨、活动、达到的目标等。

  

   好事多磨终于有了结果,2000年9月13日,GEF首席执行官穆罕默德(Mohamed EI-Ashry)签字批准YUEP项目概念。

  

   2001年6月,YUEP项目实施书三方代表签字:中国国家财政部代表巨奎林、我的领导云南省社会科学院院院长何耀华,UNDP北京代表克思婷。莱特纳(Ms kerstin leitner),项目正式确立。

  

   七、项目创新1——以直接民主方式选举并运作社区自然资源共管组织

  

   试验示范项目在于创新。所谓项目创新,最重要的判断标准就是第一次试验示范,或第一批系统地试验示范或在某一个侧面进行了深入地试验示范。

  

   YUEP项目是生物多样性保护,当时国内的保护是政府一家,而相对于政府一家管理生物多样性以及森林、自然保护区、水、草原等自然资源,自1980年代起,国际上流行当地社区共同管理,简称社区共管。

  

   云南是第一个引进并试验示范、推广并本土化社区共管自然资源的理论与方法的省份。1995年12月8日,中国第一个由村民自我管理、自我发展的生态环境保护组织——高黎贡山农民生物多样性保护协会在云南省保山市芒宽乡白花岭村成立。

  

   高黎贡山农民生物多样性保护协会有两个特殊条件是其它地方学不到的:一是受到麦克阿瑟基金会和国际专家会费的资助,如果资助没有了怎么办?二是百花岭村是观察候鸟迁徙停歇地,每年吸引了3万多名观鸟爱好者来拍摄,2017年为村里带来的收入达1000多万元,农民人均纯收入已突破1万元,其中最多的1户年收入超过20万元。其它地方显然没有这样条件。

  

   我们YUEP项目的创新之处,在于建立的以村民为主体的社区自然资源共管组织,而当地县、乡政府林业局、保护局等机构官员则参与到社区自然资源共管组织中,以平等身份与村民委员共同讨论管理好本社区内的自然资源,并协调好社区内的各种关系,及时解决各种矛盾、冲突,成为村民与政府部门交流、沟通的平台及机会。特别是试验示范的社区共管组织中的村民成员由村民组合竞选,其程序和我国现行的村级选举不同:

  

   一是成立村自然资源共管组织选举委员会,由其主持本村自然资源共管组织成员的选举和监督工作。

  

   二是海选候选人,而不事先指定候选人。

  

   三是直接票选,不搞“豆选”。

  

   四是候选人发表竞选演说。所谓竞选演说,就是在正式投票选举之前,参选者向选民发表讲话,介绍自己如能当选后的行动,即施政纲领,并当场接受选民的质询。

  

   五是选举人秘密写票和排队投票。

  

   六是移植安徽社科院辛秋水研究员发明的组合竞选制。所谓组合竞选制,是指被推选的候选人需在张榜公布的候选人名单中自愿物色并组合其他候选成员,以“竞选班子”名义参加竞选。YUEP项目村自然资源共管组织负责人选出后,由其提名副手、会计、出纳候选人,交由村民大会再次选举。

  

   七是选出的村自然资源共管组织组织讨论制定协会章程和村保护公约、基金运作方案等。

  

   2007年12月,我将YUEP民主选举做法推广至美国大自然保护协会资助的广西金秀大瑶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参与式保护与社区可持续发展试验示范项目,也顺利进行了有村民直接选举村自然资源共管组织的实践,实现了赋权于贫困山区少数民族农民的初衷。

  

   选举结果,给我们多项启示:一是贫困地区的少数民族农民有强烈的民主要求和民主选举能力;二是都曾出现过有个别村级干部如村委会主任、支部书记落选的情况,一查原因,原来他们曾经有过谋私行为,真正体现了“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因此, 那种 “农民素质低”、“农民没有民主意识”、“农民不会行使民主权利”、“农村不适合推进民主进程”等流行论点,是没有根据的。

  

   八、项目创新2——共管组织运作的社区保护与发展基金

  

   使村自然资源共管组织具有可持续性,就必须使其有足够的活动经费。迄今,无论中国政府资助,或是国际组织援助的中国农村社区发展项目都有一定的资金投入和时间的局限,一旦项目结束,没有资金投入了,项目也就没了可持续性。YUEP项目区两个县都属于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 两个项目乡绝大多数农户的经济收入处于绝对贫困线以下,政府财政和村集体经济都靠不住。为此, 项目设计、实施了社区保护与发展基金。

  

   YUEP社区保护与发展基金是社区村民自己的基金,由村共管组织按照小额信贷的模式运作,即小额度、短周期、较高利率、不要抵押担保、5户联保等。其结果,一是解决了贫困农户贷款难的问题,而受到欢迎,二是基金贷款利息的一部分用于社区共管组织的日常活动,从而解决了基层项目组织机构的活动经费这一老大难问题,因此有着长期运作的动力与机制的保证,使社区共管组织乃至项目有了可持续发展的经费保证;到2005年,项目共在48个村、为2211户农户、累计贷款168万多元;农户贷款成功率95%,还款率100%,证明了贫困农民金融意识和金融能力强、诚信度高。

  

   YUEP社区保护与发展基金的本金,由省政府配套给项目的资金支付,留在村内由村民长期所有。

  

   2001年YUEP社区村基金试验,5年后即2006年国务院扶贫办和国家财政部决定在全国范围内选取140个村进行贫困村互助合作基金试点,基本上复制了YUEP社区保护与发展基金的办法,至2008年10月已推广到全国贫困地区。不过,贫困村村基金是由现行的行政机构运作,也就不能不出现惯有的缺陷。据汪三贵等对2011 和2013 年5 省30 个互助资金试点村调研数据分析发现:(1)户主或家庭成员是乡、村干部的农户以及人均收入高的农户更易获得互助资金贷款;(2)互助资金中精英俘获程度为0.31,存在较为明显的精英俘获现象;(3)理事会和监事会成员中乡村干部比例越高、互助资金年均全体社员大会开会次数越少、贫困村到本乡(镇)政府所在地最近的距离越远、贫困村高中文化程度劳动力人数越少,互助资金精英俘获的程度就越高。

  

   九、项目创新3——村民监测生物多样性

  

   至目前,我国监测生物多样性采用了三种形式,一是国际专家监测,二是国内专家监测,三是国内专家培训的村民监测员监测。YUEP创造了村民共管小组组织全体村民参与监测的新方法。这种方法首先由专家根据项目点的实际情况和保护生物多样性的目的,设计出两种监测表格—村民监测表、薪柴监测表,用来跟踪村民的详细活动。监测的内容主要为:跟踪植物、动物的生长与变化情况。

  

   所谓村民监测,是在专家监测、确定指示物种或关键物种,对社区村民进行生物多样性知识培训的基础上,开发出由当地社区村民低成本运作的监测评估系统。该系统采用国际专家的先进监测方法,汲取国内专家生物多样性清查与监测的最新成果; 同时,社区村民经过生物多样性监测评估知识及技术的培训后,可定期不定期地对社区内的关键指示物种进行监测、评估,及时更新、补充生物多样性物种变迁信息。村民监测活动一般一年实施两次。

  

   村民监测生物多样性的特点,一是监测的专业性。村民经过专家的定点培训后,对生物多样性的认识已经有一定的基础,又有专家拟定的监测对象—各类指示物种或关键物种,以及确定的监测路线,因此仅需要根据专家所提供的表格就可以填写出与专家差不多的监测结果。二是监测的及时性。村民们可以在适当的时候对已有的各种生物进行定时监测,同时也可以发现一些专家们所不知道的生物。例如,有些菌类是在下雨后才出现一会儿,专家往往监测不到,只有依靠村民来完成这些任务。另外,鸟兽等动物的出没不定时性,也需要通过村民的监测及时完成。三是监测的全面性。村民所进行的生物多样性监测目标包括植被类、植物类、大型真菌类、兽类、鸟类、两栖类等,这些通过专家所制订的监测表就可以反映出来。而一些不在已确定的监测对象之列的生物,还需要村民更加详实地进行监测。

  

   项目的实践证明,相对于专家、专职人员监测,村民监测具有熟悉当地情况、不间断地随时监测、互相甄别监测信息、监测成本低等优点。

  

   十、项目影响1——项目国际推介研讨会

  

   2004年9月9日,YUEP云南省项目办与UNDP北京办事处、美中环境基金、中国社会林业网联合,在北京新大都酒店召开“YUEP项目国际推介研讨会”。

  

   在国际推介研讨会上,分别由我、罗荣淮、宣宜、宋媛、张体伟、乔召旗、托马斯于•意儿,提姆•莫孟德、乌莱旺•泰其涌作了主题报告,介绍了经验。

  

参会的中央和国务院机关官员有:求是杂志,(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441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