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胡小明:机会导向的智慧城市

更新时间:2018-12-28 08:29:26
作者: 胡小明 (进入专栏)  
政府、企业、个人都可以设计局部的智能化系统,但又都不可能设计完整的智慧城市方案,因为城市存在着太多的不确定性,智慧城市的发展就像互联网的发展一样,并没有统一的规划与控制,自组织发展的结果却能使之越加智慧,政府要建立智慧城市的发展共识,智慧城市的繁荣需要更多依赖社会的自组织创新。

   5.智慧城市是被智能服务优化的城市

   连接能力大提升推动着全球的组织化革命,这场革命无所不包,使智能服务跨地域跨时间无所不至。信息技术的连接一切促使人类去改进一切、创新一切,智慧城市将是不断组织优化提升效率的城市。

   现代信息技术将传感器、物联网、移动终端、应用系统与后台的云、大数据、人工智能结合在一起,形成超强的服务能力,改变全球的服务结构,涌现出前所未有的综合服务能力,这种涌现使人类能够调动全面的知识与技术实现智能化服务,智慧城市是被智能服务持续优化的城市。

  

六、机会导向的企业家思维


   1.企业家思维的特点

   企业家的思维方式与政府官员有很多不同,不同的思维方式各有优势也各有片面性。面对强调创新的智慧城市,企业家思维非常重要,企业家思维最大优势就是创新。

   政府官员思维主要倾向是避免犯错误,集体领导的政府模式很难创新,特立独行的创新方案难以通过层层审批;企业家认为创新思想是无须审批的,企业家是从具体的环境出发寻找突破机会,企业家思维特别关注环境的特殊性,相信利润存在于被忽略的细节之中,一旦发现利润机会就会全力争取,敢于承担创新风险是企业家创新能力的核心。

   2.机会导向推动创新

   企业家思维的特点是机会导向,企业家认为产业腾飞要依赖社会条件的成熟,过早过迟都不能成功,机会包含时机因素,企业家眼中的机会是自己看到了而别人还没有看到的能够腾飞的未来业务,或者是别人也能看到但是不如自己竞争力强的新业务,在信息技术大发展的时代,机会主要来自组织创新。

   互联网竞争无障碍的特点已经形成赢家通吃的局面,能够长期生存的业务需要有核心竞争力与更长的产业链支撑,它是产业组织能力的竞争,及早发现组织创新机会是优秀企业家特有的能力。

   3.重视产业生态环境

   信息技术大发展时代的创新机会越来越多,竞争越来越激烈,创新业务的长久生存更加依赖整体生态环境,产业竞争呈现组织化趋势,生态链越发精细化,独立的技术创新需要纳入到完整的产业链中才能生存,这些都要靠有规模的企业来带头组织,许多创新中小企业都在围绕着行业的带头企业有秩序地组织成生态链,新时代的企业竞争不再是孤立的竞争,而是不同的生态链联盟间的竞争,如苹果系与安卓系的竞争、不同标准5G的竞争,产业生态环境的完善与竞争是企业家思维重点关注的内容。

   4.企业家与政府官员的思维互补

   具有政治大局观的企业家与具有商业意识的政府官员都是极为难得的人才。企业家重视机会与利润,有利于短期经营的成功,但是长久的成功必须要多从对社会长久的贡献考虑,要维护企业的公益形象,政治与经济需要平衡。同样政府项目也需要机会意识,机会不成熟的项目很难成功,超出政府能力的项目同样不能成功,“大一统”信息工程的失败警示政府学习企业家的思维方式,信息化建设也是一个经济学问题,没有经济学头脑是办不好的。

  

七、面向未来的顶层设计


   1.机会导向的顶层设计

   目前多顶层设计是数据导向的顶层设计,这种顶层设计聚焦政府工作的改进,对智慧城市需要万众创新却重视不足,智慧城市是全社会共同建设的事业,政府业务只是其中一个部分,机会导向的顶层设计强调全社会共同参与智慧城市建设,要努力创造机会让企业与居民充分发挥创新才能。

   机会导向深信民间具有无限的创造力,网上购物、手机支付、信息搜索等难题均是由阿里、腾讯、百度等民企完成的,只要有足够的机会空间和良好的营商环境,企业与居民就能够创造出意想不到的服务创新,机会导向的顶层设计努力创建更多机会,支持各种资源(包括设备、数据与人)的通畅连接,优化企业营商环境,促进城市万众创新的繁荣。

   2.从设计项目升级为设计机制与生态环境

   电子政务顶层设计是针对具体项目的顶层设计,智慧城市顶层设计是推动创新繁荣的顶层设计,两者处于不同的层次,智慧城市要面对大量不确定性问题,不能够按照信息工程方法精确设计,这种高层次顶层设计是以机制设计为中心,要为运行服务系统设计反馈改进激励机制,使城市智能服务繁荣可持续。

   机会导向顶层设计跳出具体项目的设计,关注智能服务生态环境的建设,促进项目间的配合,各种服务的有效配合是提升效益的重要措施,顶层设计从信息技术综合涌现的新背景思维,能够看到更广阔的效益空间。

   3.为城市大脑设立可行性边界

   一些智慧城市顶层设计在规划城市大脑(由大数据中心与城市运行管理中心构成),设计者相信只要数据齐全,城市大脑就能实现政府科学决策与科学管理。这种假定很不实际,在不确定的世界中数据收集齐全是不可能的,政府只能在数据不足的环境下决策。

   城市智慧是分布式的,城市问题不可能集中由一个城市大脑处理,智慧城市充满不确定性,许多事情不可预测,重要信息并不都能数字化,这使得城市大脑与大数据中心作用受限,不能过高期望。

   城市大脑是确定性思维的产物,只能在确定性任务中发挥作用,城市大脑必须回避支持科学决策等不确定性要求,而应当在边界明确目标明确的具体化任务中多做贡献。

   4.城市繁荣的标志是万众创新

   智慧城市的评价标准不应是技术,技术只是手段,手段不能做为目标的评价标准,智慧城市的评价标准也不应是静态的指标,城市智慧永远是发展的,停滞意味着智慧的终结,智慧城市意味着城市的活力,活力即智慧。

 2018/12/24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420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