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伯聪:对工程的社会学研究:曲折历史、现状和未来

——兼及社会学领域的中国话语

更新时间:2018-12-26 23:58:11
作者: 李伯聪  

   内容提要:一百多年来,关于应该如何认识和处理“对工程和经济的社会学研究”在社会学中的位置问题,经历了曲折的历史进程。圣西门认为实业家和实业制度是社会科学最重要的主题,孔德认为社会学是唯一性的和整体性的研究人类社会现象的科学,代表着人类知识的最高阶段,表现出了“社会学帝国主义式”的雄心,并因此而贬低和批评经济学是“伪科学”。可是,在19世纪末的经济学和社会学的多重矛盾斗争中,经济学家占了上风。社会学家以“退出”对经济现象的学术研究为代价换取社会学在大学体系中的教席位置,使社会学成了“剩余科学”。可是,经济学中的“索洛剩余”又提示在对经济现象的学术研究中,经济学之外还有大量“剩余”需要社会学家进行研究。20世纪80年代,社会学家在对经济现象进行社会学研究方面终于东山再起。由于经济活动重在通过抽象劳动创造交换价值,而工程活动重在通过具体劳动创造使用价值,这就使得不但需要研究经济社会学问题,而且需要研究工程社会学问题。在中国学者开拓出工程社会学这个新的社会学分支后,工程社会学应该成为社会学领域中国话语的重要表现形式之一。

   关 键 词:工程社会学  圣西门  孔德  剩余科学  社会学帝国主义  经济学帝国主义

  

   自孔德首先提出社会学这个概念到20世纪末,社会学走过了一个半世纪以上的发展历程。目前社会学已经有了一百多个分支学科——城市社会学、农村社会学、科学社会学、技术社会学、犯罪社会学、婚姻社会学、家庭社会学等等,蔚为大观。可是,在这一百多个分支学科中,“工程社会学”却成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缺席者”。

   工程活动是现代社会中最常见、最基础的社会现象和社会活动,社会学家不可能看不到它。无法想象在社会学发展历史上没有人关注——甚至高度关注——对工程活动的社会学研究。那么,在一百多年的发展历程中,为何社会学家竟然未能创建出“工程社会学”这个分支学科呢?为何要把工程作为社会学的重要研究对象竟然这样困难呢?这就正如一首流行歌曲所说的那样“想说爱你不容易”了。

   “对工程的社会学研究”经历了极其曲折的历程,其间甚至出现了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但学术和学科发展自有其内在而不可抗拒的逻辑:在21世纪之初,工程社会学终于在中国开创了。

   2010年,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虽然在科学技术水平上,中国还不是世界最先进的国家,但中国一百多种重要工农业产品的产量都占据世界第一位,中国已经无可置疑地成为世界工程大国。正是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中,中国学者的《工程社会学导论:工程共同体研究》(2010)①和《建设工程社会学导论》(2011)②成为世界上首先出版的两本工程社会学学术著作,推开了开创工程社会学的大门。

   作为一个新兴的社会学分支学科,工程社会学目前正处在其开创和发展的初期,其基本范畴、理论体系、应用场域都有待进一步明确和开拓,但其发展前景是十分广阔的。特别是,对于中国学者来说,它可能也应该成为在社会学领域中的中国话语的重要表现形式之一。

   工程社会学中需要研究的问题很多,本文将着重回顾和分析对工程进行社会学研究的曲折历史,顺便简要介绍工程社会学的现状和展望其未来。

   巴黎的先知圣西门:实业家和实业制度是社会科学最重要的主题

   有人把杜尔哥、孔多塞、圣西门、孔德称为“巴黎的先知”③。本文只谈圣西门和孔德。

   对于圣西门和孔德的关系,在社会学界,人所熟知。圣西门是“社会科学”的创始人④。孔德曾经是圣西门的门徒并担任圣西门的秘书,二人关系密切。尽管后来二人闹翻了,但皮克林认为,“圣西门的许多思想都可以在孔德的著作中找到,可是,孔德以更系统的方式发展了它们。”⑤孔德最初曾经把“社会学”称为“社会物理学”,但后来却坚决地使用了“社会学”这个名称。《圣西门传》一书中说,孔德“以为社会学这门新科学是他发明的,他喜欢把它称之为‘社会物理学’,‘社会学’这个术语,圣西门没有用过,但是‘社会物理学’这个术语,他(圣西门)却说过。他一生中大部分时间就是用来写作‘社会物理学’的。”⑥

   本文在此无意否认或贬低孔德的贡献,但圣西门的“社会科学”和孔德的“社会学”在研究范围、主题和方法论方面有许多相同之处,尤其是,在圣西门和孔德的心目中,“研究社会现象”的“科学”“只有一门”,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认为圣西门的“社会科学”和孔德的“社会学”具有颇大程度的“等同性”或“相似性”。

   圣西门生活的时代恰逢第一次工业革命在英国取得成功并传播到法国和法国发生大革命之后。在圣西门看来,“社会科学”(或“社会物理学”)的最重要的主题就是“实业家”和“实业制度”。

   什么是实业家?圣西门说:“实业家是从事生产或向各种社会成员提供一种或数种物质财富以满足他们的需要或生活爱好的人。”依据这个“定义”,圣西门指出,农民、马车制造匠、细木工、制造鞋帽的工厂主、商人、海员、银行家都是实业家。⑦可以看出,圣西门的这个解释与工程社会学中对“工程共同体成员”(包括工程师、工人、管理者、投资者、企业家、其他利益相关者)的解释颇为相似,甚至可谓已在一段程度上开后者之先声。

   圣西门认为实业阶级应该在社会上占首要地位,“因为它是最重要的阶级:因为没有其他一切阶级,它也能存在下去,而其他任何阶级如果没有它,就不可能生存下去;因为它是依靠自己力量,即靠亲身劳动而生存的。其他阶级都应当为它而工作,因为它们是由它创造出来的,而且是由它来维持它们的生存的。”⑧

   可是,当时社会的实际状况却是“目前的社会组织把实业阶级置于最末位。社会制度对次要劳动甚至对游手好闲的尊敬与重视,依然大大超过对最重要劳动、即对最直接的有益劳动的尊敬与重视。”⑨而圣西门最关心的事情就是如何才能建立起实业体系、实业制度以改变这种状况。圣西门认为,实业体系的基本原则是“把科学、艺术和工艺方面的一切个别的活动尽可能有效结合起来。”⑩“实业制度是一种可以使一切人得到最大限度的全体自由和个体自由,保证社会得到它所能享受到的最大安全的制度。”(11)

   可以说,圣西门思想和著作的第一主题就是向实业家阶级呼吁、宣传和阐述他的思想、观点和理论。他主张:“一切都是实业所为,一切也都应当为实业而为。”(12)

  

孔德的“社会学帝国主义”雄心

  

   孔德是社会学的开创者,他在学术史上首先使用了社会学这个术语。可是现在只有少数学者关注孔德开创社会学时的雄心,许多学者都忽视了孔德对经济学的贬斥态度,忽视了孔德此举的意义和影响。

   1.孔德对社会学的性质及其在实证科学体系中位置的认识

   孔德认为人类精神的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神学阶段、形而上学阶段和实证阶段。他认为宇宙中有五类现象:天体现象、物理现象、化学现象、生物现象和社会现象,相应地也有天文学、物理学、化学、生物学和社会学这几门不同的科学。这几门科学的关系不是平行关系,而是顺序有先后、次第有高低的关系,前一门科学是后一门科学的基础。在这个科学分类系统中,社会学是最高级的也是最难研究的科学。

   孔德认为,社会学是研究社会现象的唯一的科学。作为社会学的开创者,孔德对社会学寄予了太多和太大的“学科帝国主义式”期望。正如肖瑛指出的那样:“社会学具有一种强烈的‘帝国主义’情结,这种诉求与生俱来,生生不息。”(13)孔德的“社会学帝国主义雄心”突出表现在两个方面。在方法论上,孔德认为实证主义应该成为科学事业的唯一合法和一以贯之的方法,而社会学就是这种方法论最为发达的表征;在学科研究对象和任务上,孔德认为社会学应该成为一门足以适当解释整个人类历史的理论,作为唯一性的和整体性的研究人类社会现象的科学,社会学代表着人类知识的最高阶段。

   2.孔德对经济学的攻击和贬斥

   虽然孔德本人表达了强烈的“社会学帝国主义式”的雄心,而当时“社会科学界”的实际情况却是经济学已经成了一门牢牢站稳脚跟并且产生了广泛学术影响和思想影响的学科。在那时,已经出现了不少著名的经济学家,并且发展势头很猛,而社会学还只是社会科学界的一个“新来者”。这种学科力量状况和发展形势对比与孔德的“社会学帝国主义雄心”之间出现了尖锐矛盾。

   为了“捍卫”他的社会学帝国主义理想,孔德对经济学进行了猛烈的攻击和不遗余力的贬斥。正如斯威德伯格所指出的那样:“在孔德的框架内,‘经济学’并没有独立的地盘,实际上《实证哲学教程》一书中就含有对经济学的激烈攻击——‘伪科学’(alleged science)就是孔德对其的称谓。”对于经济学,孔德认为“人们唯一的选择就是抛弃它,并以社会学这一‘天下科学之皇后’取而代之。”(14)

  

社会学发展进程中的严重挫折与社会学被迫成为“剩余科学”


   在孔德之后,虽然孔德倡导的社会学也有新的发展,但经济学的发展水平和势头都明显地更胜一筹。特别是在19世纪下半叶,经济学领域出现了边际革命,把经济学的学术水平和社会影响都大大推进了一步。

   1871年,英国的杰文斯出版《政治经济学理论》,奥地利的门格尔出版《国民经济学原理》,1874年瑞士的瓦尔瓦拉出版《纯粹经济学要义》。边际学派的这三位奠基人代表性著作的出版标志着经济学发展史上兴起了影响深远的边际革命。在19世纪80年代,边际革命的潮流席卷欧美各国,随之出现了一大批著名的经济学家。

   就学术观点而言,在经济学内部,边际学派面临着与传统的古典经济学的矛盾关系;在学科的外部,经济学还面临着孔德开创的社会学的压力。在这种形势下,马歇尔成为一位经济学领域中集大成式的学者,他不但完成了经济学内部边际主义与经济学古典学派的融合与整合,而且作为一位经济学家有力地回击了孔德对经济学的外部挑战。

   1.经济学家对孔德观点的批判

   马歇尔在1890年出版了影响深远的《经济学原理》。他在书中立足于学科划分和学科分工而直接批驳了孔德对经济学的责难。

   马歇尔说:“他们(孔德等人)力劝经济学家放弃经济学研究,而专心致志共同发展统一的无所不包的社会科学。但是人类社会行为的范围太广大繁杂,是不能单独由一门科学加以分析和解释的。孔德自己和斯宾塞以无比的知识和卓越的天才曾从事于这一工作。他们以他们的广泛研究和建设性意见在思想上开辟了一个新纪元;但在统一的社会科学的建立上,他们甚至很难说是迈了第一步。”马歇尔强调了学科分工的正当性和合理性,他说:“当卓越而性急的希腊天才家坚持寻求单一的基础以解释一切自然现象的时候,自然科学的进步很慢;而现代自然科学有了长足的进步,是由于它把广泛的问题分割成几个组成部分。”(15)

与马歇尔关于学科分工的观点相呼应,经济学家约翰·内维尔·凯恩斯于1891年又提出应该以价值判断为标志将经济学划分为实证经济学和规范经济学。由于经济学研究中广泛使用了数学方法以及经济学家在学术研究中直接面向现实经济问题而进行有理有据的科学研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4180.html
文章来源:《学海》2018年 第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