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黄玉顺:互害之病的儒学疗救

更新时间:2018-12-23 22:22:29
作者: 黄玉顺 (进入专栏)  

  

   儒家之“义”实质上有两条正义原则:

  

   1、正当性原则

  

   孟子指出:“居仁由义……仁,人之安宅也;义,人之正路也。”[21] 孟子所说的“居仁由义”,即从仁爱、博爱的精神出发,才能走上正当的道路。显然,博爱精神乃是走上正道的保证。这就是正当性原则:超越差等之爱,追求一体之仁。互害行为显然是不正当的,也就是不正义的,因为它缺乏一体之仁的博爱精神。确实,在互害现象中,我们经常看到的是对他人的利益、乃至生命的冷漠、麻木;尽管其中也有前现代的宗法社会、家族社会的那种差等之爱的亲情,但绝没有现代性的一体之仁的博爱。

  

   2、适宜性原则

  

   当然,仅有正当性原则是不够的,博爱的实现还需要适宜性原则,因为即便是同样的仁爱情感,在不同的社会条件下的实现方式也是不同的。例如同样是爱民的情感,在宗法家族社会是君主的“爱民如子”,而在现代社会则应当是“一视同仁”,即一切人同等地爱一切人。所以《中庸》指出:“义者,宜也。”[22] 韩愈也讲:“博爱之谓仁,行而宜之之谓义。”[23] 这就是说,博爱精神的适宜、适当、恰当的实行,这就是“义”,即适宜性原则。这就要求人们“见利思义”[24],即在利益面前应当想到正义原则;而互害现象则相反,就是“见利忘义”、“唯利是图”。

  

   (三)礼:规范与制度

  

   不仅博爱精神必须落实在正义原则上,而且正义原则必须落实在制度建构上,这也就是孔子所说的“义以为质,礼以行之”[25],亦即孟子强调的“义→礼”的观念序列。所谓“礼”,在儒家话语中,乃泛指社会规范及其制度,其中包括伦理道德的规范、法律的制度。例如儒家经典《周礼》之“礼”,就是讲的一整套规范建构及其制度安排。儒家对制度规范之“礼”的认识有两个层面:

  

   1、礼的普遍正当性。任何社会群体生活,都需要有一套规范与制度,因此,礼是普遍而永恒的,并非中国古代特有的东西。荀子指出:“人之生,不能无群,群而无分则争,争则乱,乱则穷矣”[26];“故制礼义以分之,以养人之欲,给人之求”[27]。唯其如此,孔子强调“克己复礼”、“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28] 互害的乱象,说明缺乏“礼义”——正义的制度。

  

   2、礼的适宜性。礼或社会规范与制度并非一成不变的东西;古今中外没有任何一套具体的社会规范与制度是普遍而永恒的。为此,孔子提出了“礼有损益”的思想,指出:夏商周三代之礼是不同的,将来百代之礼也必将是不同的。[29]“互害”问题也是如此,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不是回到前现代的道德与制度,而是建构现代性的道德与制度。

  

   总之,“互害”现象的出现是由于前现代的道德与制度必然地崩塌了,而现代性的以市场经济为基础的道德与制度却没有真正建立起来。按照儒学原理、特别是孟子“仁→义→礼”的理论逻辑,这就需要弘扬仁爱、博爱的精神,顺应社会生活的现代转型,根据正当性原则、适宜性原则,建构真正充分的市场经济的法律制度及其道德规范。

  

   [①]《孟子·滕文公上》,中华书局1980年影印版。

   [②] 参见黄玉顺:《孔子怎样解构道德——儒家道德哲学纲要》,《学术界》2015年第11期。

   [③] 韩愈:《原道》,《韩昌黎文集校注》,马其昶校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年版。

   [④] 赫胥黎:《进化论与伦理学》,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

   [⑤] 严复《天演论》最初于1897年12月在天津《国闻汇编》刊出。

   [⑥]《孟子·梁惠王上》。

   [⑦]《孟子·尽心上》。

   [⑧]《孟子·尽心下》。

   [⑨]《孟子·公孙丑上》。

   [⑩]《孟子·离娄下》。

   [11]《论语·颜渊》,中华书局1980年影印版。

   [12] 参见《孟子·滕文公上》关于“爱无差等”的论辩。

   [13] 扬雄:《法言·君子》,韩敬译注,中华书局2012年版。

   [14]《荀子·子道》,王先谦《荀子集解》本,中华书局1988年版。

   [15]《孟子·尽心上》。

   [16] 黄玉顺:《中国正义论的形成——周孔孟荀的制度伦理学传统》,东方出版社2015年版,第372-373页。

   [17] 韩愈:《原道》。

   [18]《论语·学而》。

   [19] 王守仁:《大学问》,《王阳明全集》,吴光编校,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年版。

   [20] 黄玉顺:《生活儒学:只有爱能拯救我们》(10集),山东教育电视台于2016年1月中下旬播出;收入《从“生活儒学”到“中国正义论”》(文集),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7年版,第105-179页。另见:黄玉顺:《只有儒家的仁爱才能拯救我们》(访谈),《儒风大家》2011年第2期。

   [21]《孟子·离娄上》。

   [22]《礼记·中庸》,中华书局1980年影印版。

   [23] 韩愈:《原道》。

   [24]《论语·宪问》。另见《季氏》“见得思义”。

   [25]《论语·卫灵公》。

   [26]《荀子·富国》。

   [27]《荀子·礼论》。

   [28]《论语·颜渊》。

   [29]《论语·为政》。

  

   原载《探索与争鸣》2018年第11期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412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