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林晓光:安倍家族:差点“一门四相”

——当今日本政坛“五大家族”之一

更新时间:2018-12-23 21:57:05
作者: 林晓光 (进入专栏)  
是前首相福田赳夫的得意门生,曾任中曾根康弘内阁外务大臣,执掌福田派后该派改名安倍派(现森派),是日本自民党继三角大福中时代后”安竹宫“时代的三人之一,因病逝未能登上首相的宝座。

  

   母亲安倍洋子是岸信介的长女,被日本政界称为“日本政治活证人”。22岁时嫁给当时还是年轻记者的安倍晋太郎,深信自己能帮助丈夫出任内阁总理大臣。丈夫去世后,“培养自己儿子成为日本首相”便成为她生活中的唯一目标。洋子对政治非常敏感,加上安倍晋三非常孝顺,日本政界称她为“影子实力者”。安倍的岳父松崎昭雄是森永糖果公司社长,是日本财界的重量级人物。叔父西村正雄曾在1996年至2002年担任日本兴业银行董事长,是安倍晋太郎的同母异父兄弟。兄长安倍宽信,日本第一大综合商社三菱商事中国分社社长。2013年底,安倍洋子亲自指定安倍宽信的儿子、23岁的安倍宽人作为安倍政治世家的第四代继承人。

  

   安倍昭惠,于1987年6月与安倍晋三结婚,是松崎昭雄的女儿,也是母亲安倍洋子亲自为安倍物色的,并试图以及为蓝本将她培养成安倍的得力助手。但在安倍晋三成为首相后,她公开承认自己的想法与丈夫不同,认为自己是“家庭内在野党”。她还在东京一处商业区的后街经营着一家小小的居酒屋,名叫“UZU”。

  

安倍晋三的为政举措

  

   安倍经济学(英文:Abenomics)——是指安倍晋三2012年底出任首相后实施的一系列经济刺激政策,核心是超宽松货币政策、扩大财政支出和经济改革组成的“三支箭”,灵活的财政政策、大胆的金融宽松政策、吸引民间投资为目的的经济增长战略,意在通过这些举措实现恢复企业业绩、提高就业率及工资收入,最终扩大个人消费,形成个人消费增长和企业业绩互相促进的良性循环。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宽松货币政策。2013年年初,安倍任命黑田东彦为日本央行行长,后者推出“质化和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日元汇率开始加速贬值。2013年5月16日,日本内阁发布了2013年1季度GDP的速报值,表明一系列经济刺激政策给金融市场注入活力,让企业和消费者振作起来。但2014年4月,日本政府将消费税从5%提升至8%,经济增长逐步陷入停滞,政府财政赤字庞大、地区经济发展不均衡等问题凸显,政策效果减弱。2015年9月24日,安倍表示“安倍经济学”进入第二阶段,其核心是发展经济、改善社会保障、支持儿童培育等“新三支箭”,加强政策措施以提振日本经济,计划增加提供特殊护理服务的养老院数量,减轻生活无法自理的老人和因需要照顾家中老人而放弃工作之年轻人的负担。得益于日本央行实施的大规模金融宽松措施,日元贬值美元升值带来日本出口企业业绩明显复苏,就业情况有所改善。截至2017年7月,日本景气复苏长达56个月,是日本战后第三长的景气复苏期。

  

   TPP协定——2013年3月15日晚,安倍首相正式宣布日本将参加《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PP)的谈判。安倍政府认为,日本面临低生育率、老龄化和长期通货紧缩,TPP协定能帮助日本利用亚太市场的活力振兴经济,推动经济结构改革,以重要参与者的身份引导规则制定,且出口增长和国内私人消费的增加足以抵消TPP对农业的负面影响。加入TPP协定也是日本追随美国战略重心转移、拓展日美同盟之举。但随着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宣布推出该协定的谈判。2016年11月4日下午,日本众议院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特别委员会以自民党多数赞成,通过了TPP批准案。同年11月14日,安倍晋三表示,在美国处于政权交接过渡期的情况下,必须由日本来主导使TPP尽早生效。2017年5月,安倍多次表态将与其他国家合作,推动协定在不含美国的11国框架下生效。2018年,在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的大力推动下,没有美国的CPTPP协定签字。

  

安倍晋三政治

  

   积极修宪——战后的日本宪法明确表示日本放弃战争,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交战权,因此被称为“和平宪法”。但安倍晋三公开表示,“我国的安全保障与宪法之间的背离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现行宪法第九条有关“放弃战争”的条款是日本“正常化”道路上必须搬掉的“拦路石”,力主将“和平宪法”修改成一部被在野党所称的“走向战争的宪法”。2006年9月1日,安倍晋三明言:“如果成为自民党新总裁,我将在修改宪法的政治日程中发挥领导作用。”

  

   2013年1月30日,安倍在众院全体会议上明确表示,考虑对规定修宪条件的宪法第九十六条进行修改。根据自民党提出的宪法修正草案,将第九十六条规定的修宪所需条件由分别获得参众两院2/3以上议员赞成票放宽至过半数赞成。2013年2月15日,安倍出席自民党宪法修正推进总部会议时称,将修宪定位为“需解决的重大课题”,表现出其在任期内实现修宪的强烈意愿。

  

   2016年2月3日,安倍在众院预算委员会会议上提及有必要修改规定“不保持战力”的《宪法》第九条第二款,声称宪法“制定于被占领期间,有的内容已不符合时代”“七成宪法学者持自卫队有违宪嫌疑的观点,有意见认为应当改变这一状况,抱着应由我们自己改变的信念公布自民党的修宪草案”。安倍强调,自卫队“自创设以来,长达60年在国内外开展各种活动,如今已获得国民毫不动摇的支持”。他认为自民党的修宪草案“展示了宪法未来应有的姿态,包括修改第九条第二款明确写进自卫权,规定新设目的在于自卫的组织等。”2017年3月,提议修宪草案被自民党列入当年活动方针。日本社会对修宪存在不同声音。公明党党首山口那津男公开表示,该党坚决反对政府修改宪法第九条,并将在执政联盟中发挥“刹车”作用。他认为,组建国防军不能“操之过急”。考虑到外界质疑和政府支持率下挫,安倍放缓了修宪的节奏,于2017年8月3日表示,修宪没有时间表,今后仍会以经济为先。

  

   历史认识——2014年12月,日本政府计划在迎来战后70周年的2015年,推出阐述日本二战后平和历程等内容的“安倍谈话”。安倍表明将继承村山谈话,但同时就谈话内容提出:“希望积极阐述战后的历程、以及日本将作为怎样一个国家,如何为地区和世界做出贡献”。2015年8月14日,安倍发表战后70周年首相谈话声称,日本已一再表达了懊悔和歉意;先前内阁的立场依旧不可动摇;必须从历史中学到教训;不应重演恐怖的战争;世界应该彻底告别殖民统治;战后出生的日本人不应背负谢罪的宿命;对战争中死者表达真切的哀悼。这份“安倍谈话”代表了日本政府对于历史和战争的官方立场。

  

   防卫政策——解禁集体自卫权。所谓集体自卫权,是指与本国关系密切的国家遭受他国武力攻击时,无论自身是否受到攻击,都有使用武力进行干预和阻止的权利。这既是军事问题,也是宪法问题和外交问题。根据日本宪法第九条,日本放弃以武力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即禁止行使集体自卫权。修改禁止行使集体自卫权的宪法解释,只需内阁做出解读,不需经过法律程序,因此受到日本右翼势力的欢迎。2015年10月,安倍力推国会通过了《新安保法案》,从法律层面解禁了集体自卫权,为日本未来出兵海外铺平了道路。

  

   废除文官统制——1954年,日本成立防卫厅与自卫队时,出于对二战前日军一系列“暴走“行为的反省,决定设立“文官统制”制度,以防止武官介入政治,让文官在平时参与对武官的管理。随着自卫队地位提高,武官对此的反对声音增加,2009年废除了作为“文官统制”核心的“参事官制度”。安倍政府于2015年修订《防卫省设置法》,废除了此前掌管自卫队行动作战的文职部门“运用企划局”,由统合幕僚监部(相当于总参谋部)统一负责,并将只属于“西装组”(文职官员)的对防卫大臣的辅佐权扩大到“制服组”(军职人员),这意味着“制服组”将成为自卫队作战等各项行动的主导核心,“文官统制”制度正式被废除。

  

   安倍外交——在处理对外关系问题上,安倍一贯强烈要求实行集体自卫权,加强日美同盟,强调在处理与周边国家关系中,要充分考虑日本的国家利益,不惜采取强硬立场,主张主动出击。在对中国外交上,安倍认为,日中之间不只是靖国神社问题,重要的是如何让中国的“威胁”和“反日影响”不会继续扩大。在东海油气田争端上,他表示要不惜动用武力。在台湾问题上,坚持“以台制华”,而岸信介即是日本“台湾帮”的开山鼻祖。2004年12月,正是安倍等人的活动促使日本政府不顾中国的强烈反对,允许李登辉访日。对俄政策,安倍积极谋求改善日俄关系,以期解决两国存在争议的领土问题,继而缔结和平条约。对韩外交,安倍以首相的名义对韩国慰安妇受害者表示歉意,缓和了两国多年的紧张关系,但拒绝重修日韩关于慰安妇的协议,扬言报复韩国法院就劳工问题要求日本企业道歉赔偿的判决。

  

   日美关系——2012年12月18日上午,当选日本首相的安倍与美国总统奥巴马通电话,再次确认“日美同盟是东北亚地区和平和安全的基石”,并表达了希望早日访美、与奥巴马举行会谈的意愿。据日本时事通讯社报道,和奥巴马通电话后,安倍会见了日本经团联会长,称将同“日本唯一的盟友美国”深化关系。日本保守势力上台让华盛顿重燃加强与日本军事合作的期望,安倍被认为更支持美国在日驻军。2013年2月22日,再次当选后的安倍首次访美,与奥巴马在华盛顿白宫会谈,探讨了安全和经济两大议题。在安全方面,主要讨论朝鲜进行核试验以及日本与中国的钓鱼岛争端等问题;经济议题则重点围绕日本加入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PP)谈判事宜。会后双方发表了联合声明,确认如果日本加入TPP谈判,将涵盖所有商品,且不必事先承诺单方面取消所有关税,双方再次确认同盟关系的重要性。

  

2015年4月26日——5月3日,安倍晋三再度访美并在美国参众两院联席会议发表演讲,成为首度获此殊荣的日本首相。此次访美的成果清单包括:奥巴马再度公开重申美日同盟安保涵盖钓鱼岛;安倍向美国推销高铁技术;日美外长、防长参加的安保磋商委员会会议(“2+2”)成功举行,并达成《日美防卫合作新指针》,美日合作确保从亚太至印度洋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对安倍的历史观,美国一改先前的谨慎态度,展示出某种形式的美日历史谅解;美日领导人重申推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谈判的政治意愿,以期尽早达成协议。 2016年12月27日,安倍三度访美并到访珍珠港。他与奥巴马一同向牺牲的美军官兵鲜花,并回顾了过去4年(奥巴马任期内)美日在安全、经济和应对全球挑战等领域的合作。安倍对珍珠港事件中阵亡的美军战士和其他二战遇难者表示“衷心和永久的哀悼”,但没有道歉。2017年2月9日,安倍晋三在美国新总统川普就职后首次访问美国,双方会谈后发表联合声明称,美国致力于使用包括常规武器和核武器在内的全部军事实力保卫日本,这一承诺“不可动摇”。(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412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