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传利:观察世界复杂现象的指导性线索

——马克思主义的阶级观点和阶级分析方法

更新时间:2018-12-17 14:08:22
作者: 王传利  
妖魔化马克思主义的阶级观点和阶级分析方法,这只是瓦解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的斗志,反对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一道拿起马克思主义阶级观点和阶级分析方法的武器,而他们却一直没有放松对社会主义国家疯狂地搞阶级斗争,一直没有放松对不愿意屈从西方指挥棒的一切爱好和平的人士和国家大肆搞阶级斗争。

  

   我国实行改革开放政策以来,西方敌对势力以国际贸易和国际文化交流为掩护,向我国输入西方价值观,着力培养西方价值观的传播者和代言人。近几年来,频繁发生了西方敌对势力以威逼利诱手段策反我国大学生、外交人员,向我国的军队科研、银行商务、国家安全等部门大肆渗透的案件。一些教师、学者、网络写手,呲必中国,端共产党的饭碗,砸共产党的锅。香港回归祖国后,敌对势力将香港当作对中国内地进行颠覆、渗透的桥头堡。2014年发生的非法“占中”闹剧,就是香港少数激进团体在外部势力怂恿支持下,打着“民主化”旗号,围绕行政长官普选问题,精心策动的一场“颜色革命”。随着我国前所未有地靠近世界舞台中心、前所未有地接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西方反共反华势力对我国的渗透破坏活动愈加猖獗,加紧实施高校讲坛、网络平台上“文化冷战”和“政治转基因”工程。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铸魂与“蛀”魂、固根与“毁”根,爱国与卖国的较量,将空前尖锐、激烈和复杂。从国家安全面临的威胁来看,主要存在国家被侵略、被颠覆、被分裂的危险,改革发展稳定大局被破坏的危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进程被打断的危险。如果忌讳、刻意回避马克思主义的阶级观点和阶级分析方法,对发生在眼前的阶级现象置若罔闻,那简直是黑白不分、是非不明的糊涂虫!简直是脑残的被西方价值观俘虏的应声虫!

  

   针对西方敌对势力在攻击社会主义制度时经常挥舞起“人权”“民主”的大棒,邓小平同志曾一针见血地指出:“他们那一套人权、自由、民主,是维护恃强凌弱的强国、富国的利益,维护霸权主义者、强权主义者利益的。”〔3〕江泽民同志也曾指出:“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什么抽象的超阶级的民主,也没有什么绝对的民主。民主的发展总是同一定的阶级利益、经济基础和社会历史条件相联系的。”〔4〕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当今世界,意识形态领域看不见硝烟的战争无处不在,政治领域没有枪炮的较量一直未停止。”他批评“有的人奉西方理论、西方话语为金科玉律,不知不觉成了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吹鼓手”。可见,在我们抵制和反对西方资产阶级思想渗透时,马克思主义的阶级观点和阶级分析方法是必须坚持而不能丢弃的重要思想武器。

  

   二

  

   观察当今世界,之所以依然离不开马克思主义的阶级观点和阶级分析方法,还因为存在着霸权主义恃强凌弱的战争及其对发展中国家的残酷掠夺。如果离开了阶级斗争观点和阶级分析方法,人们无法把握包含全球两大矛盾即南北矛盾和东西矛盾的变化及其规律,无法说明当今世界存在的阶级现象。

  

   自从哥伦布开辟新航路以来,世界大致形成资本流向世界、利润流归西方的局面。所谓资本流向世界,是说具有发达工业的欧洲资本主义国家海外殖民扩张,人们潮水一般地涌向北美、南美和亚非,源源不断地获得资本主义发展需要的资金、原料、市场、劳动力,促进了宗主国的经济扩张和国家建设。马克思说:“美洲的发现、绕过非洲的航行,给新兴的资产阶级开辟了新天地。东印度和中国的市场、美洲的殖民化、对殖民地的贸易、交换手段和一般商品的增加,使商业、航海业和工业空前高涨,因而使正在崩溃的封建社会内部的革命因素迅速发展。”〔5〕所谓利润流归西方,是说资本主义像章鱼一样,把资本的触角伸展到世界各个角落,吮吸落后国家人民的血汗,榨取落后国家人民的利润和宝贵资源。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贡献了血汗的殖民地或半殖民地国家,没有获得发展的红利,得到的是贫困、饥饿、疾病和悲凉,而作为占领者压迫者的西方国家,掠夺占有发展中国家的发展成果,获得了繁荣、富裕、享乐和奢靡。正如代表发展中国家利益的一些学者所指出的:发展中国家之所以不发达,是因为有发达国家的发达;发达国家之所以发达,是因为有发展中国家的不发达。

  

   对于发达的资本主义来说,只有不断地变落后国家为殖民地或者半殖民地,压迫落后国家的人民,获取资源,才能发达;对于落后国家来说,只有摆脱殖民地半殖民地的境地,人民获取自由解放,才能获得发展的基础条件。上个世纪,社会主义革命在一些国家取得成功,有力地打击了国际垄断资本统治的旧秩序。受社会主义革命的成功所鼓舞的被压迫民族,掀起了风起云涌的民族民主革命运动,对帝国主义及其代理人进行“革命”,大量的殖民地和半殖民地国家成为拥有独立主权的国家,废除了少数资本主义列强国家强加的大量的屈辱的不平等条约,有效管理和控制外国资本的输入,掀起不结盟运动和南南合作运动,极大改变了资本流向世界、利润流归西方的世界格局。帝国主义生存的一个重要依据就在于侵略和掠夺,革除其掠夺的社会基础或者旧的世界秩序,就等于要了帝国主义的老命。社会主义国家和民族独立国家,必然成为帝国主义建立国际旧秩序的严重障碍,这就形成了全球范围内发生的内在的、必然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东西矛盾和南北矛盾,就造成党的十八大指出的“世界仍然很不安宁”“霸权主义、强权政治和新干涉主义有所上升”〔6〕的局面。

  

   当今世界,谁都无法否认,存在着少数亿万富翁骄奢淫逸的生活方式与第三世界的无数饥民在死亡线上痛苦挣扎境况所形成的鲜明对比。党的十九大提出:“加大对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最不发达国家援助力度,促进缩小南北发展差距。”人类社会已经进入了经济全球化时期,但南北国家经济上的差距并没有缩小,反而越来越大了。2014年世界经济论坛冬季达沃斯会议举行的前夕,世界经济论坛发布报告认为,长期贫富差距扩大将是未来十年最可能造成严重全球性危害的风险。慈善机构乐施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世界最富有的85个人拥有的1.7万亿美元财富,相当于世界收入较低的一半人口拥有的财富之和。目前,美国拥有3亿人口,占世界人口的4.5%,但其GDP近十年来一直占世界的25%左右,而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占世界人口的11%,GDP只占1%。在当今世界,全球有28亿人每天的生活费不足2美元,这个数字几乎占世界人口的一半。其中更有12亿人每天的生活费不足1美元,缺失干净的饮水,疾病缠身,苦苦为生存而挣扎。资产阶级的辩护士们鼓吹人生来就是自由平等的,可是,富国日本人均寿命高达82岁以上,而安哥拉人均寿命仅有38.1岁。能够解释清楚全球发展不均衡加剧现象的有力武器,不是资产阶级的自由平等博爱那一套说教,而是马克思主义的阶级观点和阶级分析方法。即便是比较客观一点的西方学者,也不得不承认马克思的阶级学说并没有过时。美国《时代》周刊网站在2013年3月25日刊登题为《马克思的复仇:阶级斗争如何塑造世界》一文,文章认为,马克思不仅诊断出资本主义的缺陷,而且诊断出这些缺陷导致的后果。如果决策者找不到新的办法确保经济机会的公平,全世界的工人可能真的团结起来,通过阶级斗争维护自身利益。

  

   当今世界,谁都无法否认,还存在着高额费用支撑着的庞大军队、警察队伍和足以摧毁地球若干次的核武库。根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发布的世界军费开支报告,从2012年开始,世界军费开支总和出现了21世纪以来的首次负增长,〔7〕但2017年的世界军费开支总和仍高达1.73万亿美元。美国军费开支长期居世界首位,2017年为6110亿美元。2018年军费预算为7000亿美元,比排在其后的9个国家的国防预算的总和还要多,占世界总军费开支的35%左右。正是因为有着强大的军力作为后盾,美国在推行单极全球战略为己谋利时一向态度蛮横,置国际准则于不顾,甚至不惜发起战争与他国兵戎相见。2018年10月,美国副总统彭斯说,美国政府计划在2020年前建成美国太空部队,这是美国第六大军种。特朗普总统也强调,太空是一个作战领域,就像空中、陆地和海上一样,美国在那里将像在地球上一样占据主导地位。除了庞大的军队外,当今世界还存在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庞大的警察队伍,还有防范严密的监狱。军队、警察、监狱是阶级统治的工具,大量存在的军队警察和监狱,每时每刻都在证明当今世界存在着阶级统治和阶级压迫。这是谁也无法否认的事实,除非他口是心非地当众撒谎。

  

   当今世界,谁都无法否认,还存在着庞大的谍报机构,从事跟踪、暗杀和策反,并每时每刻监听着敌对国家乃至盟国。美国前情报人员斯诺登向媒体提供机密文件表明,美方“棱镜”计划的监听对象,除法国和意大利等欧盟国家外,范围还扩大至日本、墨西哥、韩国、印度、土耳其等国。只要有相应的电子邮件地址,美国情报机构可以对任何人进行监控。当然,重点监控对象是中国。西方国家经常炒作“中国黑客威胁论”,事实上,“棱镜门”证明了美国才是“举世皆知的最大网络窃密者”,是最大“黑客帝国”。与此相应的是,2012年3月19日,中国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发布的《2011年中国互联网网络安全态势报告》指出:2011年美国以9500多个IP地址控制中国境内近885万台主机,有3300多个IP控制境内3400多家网站。〔8〕在2014年11月20日的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中国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负责人透露了一组颇为惊人的数据:美国已经控制我国内地共计6118个网站。2014年上半年我国境内被植入后门网站中,有48.8%是被境外IP地址所控制。显然,西方敌对势力将互联网看作输出其价值观和制度模式,对我国进行思想文化渗透,甚至策动“颜色革命”的利器。西方豢养了大量网络职业黑手,在网上大肆传播反华反共言论,诋毁和批判中国主流意识形态和民族文化,宣扬新自由主义、历史虚无主义,极尽渲染、刻意放大我国改革开放过程中不可避免出现的各种问题之能事,甚至制造各种社会谣言,煽动不辨是非的人们抵触、仇视我国的根本政治经济制度。这是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之间发生的没有硝烟的激烈的有时是你死我活的交锋和搏杀。

  

如果说殖民地时代光天化日之下肆无忌惮地掠夺杀戮的血污还没有清洗干净的话,那么,披上“普世价值”华丽马甲的当代帝国主义者们在新世纪又粉墨登场了。西方将他们所谓的民主自由博爱包装上“普世价值”彩衣向世界人民传销时,确实让一些不明事理的人们神魂颠倒,好像西方强盗们贩卖非洲黑奴、屠杀美洲印第安土著、火烧中国圆明园之类的让人痛彻肺腑的悲惨场景没有发生一样。他们信誓旦旦地声称,普世价值将带给世界人民以幸福的西方文明,这也确实忽悠了一批喝了西方赏赐的糊涂汤而成为不明事理的庸人,但同最响亮的最漂亮的词句相对应的到处都是最可怜的现实。按照西方自由民主平等博爱建立的世界秩序竟然是一幅让人极度失望的讽刺画!民主化作美军炸弹刺刀下的阿富汗和伊拉克人民的呻吟。经历了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和近年来的席卷西方的金融危机的全世界人民发现,西方标榜的自由成为西方金融大鳄对世界人民血汗财富的残暴洗掠。如果丢弃马克思主义的阶级观点和阶级分析方法,我们能够看穿“普世价值”华丽的外表,将其内涵和本质说清楚吗?  与高呼“世界充满爱”的浪漫诗人或歌唱家不同,活跃在国际舞台上的现实的清醒的政治家们,不论是社会主义国家的领导人,还是资产阶级的政治家,宁愿相信“国际间只有共同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国际社会有相当数量的“友好气氛中”签订的“友好条约”,有些是属于个别国家间友好历史传统或者具有友好基础的表达,有些未必就是真正的“友好”关系的体现,而仅仅是挑战双方特定阶段实力较量结果的文字上的确认,(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402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