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黎振宇:著名学者扬之水讲学人往事(下)

更新时间:2018-12-10 23:55:08
作者: 黎振宇  
哪里找去呢。可我不。贺麟是风云守道,有风云之气,但仍守道;我是守道而已。 (1993年11月29日)

  

   学人君按:建国后民国学人入党大有人在,比如贺麟、金岳霖、季羡林等。冯友兰虽提出入党申请,但领袖回信云:“我们是欢迎人们进步的。像你这样的人,过去犯过错误,现在准备改正错误,如果能实践,那是好的。也不必急于求效,可以慢慢地改,总以采取老实态度为宜。”最终未能入党。

   贺麟于1982年入党,时年80岁,当年11月4日《人民日报》第四版发报道《著名哲学家贺麟入党》。1986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北京大学哲学系等单位联合在北京举行了“贺麟学术思想讨论会”。因为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周谷城、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汝信、民盟中央副主席叶笃义、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所长邢贲思等的出席,使张岱年曾不无艳羡称其“规格”之高“在中国当代哲学界是破天荒的第一次”,享得了当代学人有生之年难得的殊荣。


12.“平民贵族”王世襄

  

   昨日王世襄先生到服务日来看书,身着一件旧布衫,敞怀露着里面的白背心,手提一只破旧的尼龙菜筐,兴致勃勃把刚刚写成的短序念给我们听,其诙谐和幽默,令人忍俊不禁。(1987年5月26日)

  

   学人君按:王世襄先生是“大玩家”又是“大学问家”,从寻常可见或者不入学人法眼的鸽、鹰、犬、蟋蟀、家具、乐器、漆器、匏器、刻竹、金石、牙角、雕刻、匠作则例等等,皆独具慧眼,可见学问。至于为人处世,王世襄更是深具平民气质,不做作,率性而为。

   黄苗子在《烟云小记》中对王世襄有这样一段描述:“那时世襄荃猷伉俪的俪松居在北屋,老家人还在,琴书椅案,收拾得清洁幽雅,只有主人不修边幅,大布之衣有时束一条蓝腰带,怀里唧唧有声,乃是大褂里秋虫呜唱,那时还没有暖气这玩艺儿,冬天架烟囱,生蜂窝煤炉子,这在世襄是不在话下的。王世襄有一部老脚踏车,后座加一块木板,老先生能够一天来回四五次,把心爱的明式家具、紫檀交椅、唐雕菩萨座像这些稀世文物,沉重地、小心翼翼地捆在车后,自己骑着送到照相馆拍照,使旁观者感到险象环生。”

  

13.刘海粟是汉奸?

  

   给他(冯亦代)带去数张三联印制的贺年卡,上有刘海粟的墨迹“若比邻”,冯老一看,立刻说:“不要!不要!我不要他题写的东西!文化界我最讨厌的就是这个人!他是汉奸。”(1986年12月26日)

  

   学人君按:刘海粟先生是知名画家,但其人品、艺术造诣一直颇具争议,“汉奸”之名也流传甚广。得汉奸之名,主要是指刘海粟于抗日战争期间在上海沦陷区与日本、伪国民政府官员来往密切。此外,刘海粟与老师周湘、师母孙静安以及徐悲鸿等人的恩怨也是“剪不清、理还乱”。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自行查证。下附徐悲鸿在1953年向时任文化部副部长周扬揭发刘海粟“汉奸”罪名信札的部分。

   其一:

   周扬先生:白石翁为答谢做寿,特赠先生画一幅,嘱为转致,兹遣人送上,请查收。

   前几日,我为抗议汉奸刘海粟出任华东美专校长,曾与先生面谈,并至长函备忘(又附览刘国画两册)。今觉意犹有未尽,再述如下:刘海粟充当汉奸,其罪行轻重如何,吾人姑不置论,其丧失民族气节,则是事实。此乃吾人最蔑视者,所谓“虽孝子慈孙,百世不能改”之污点。再则,刘海粟抄袭他人作品以蒙蔽人民,铁证如山,为清除文艺界之恶劣作风,此乃典型事件,我当坚持抗议到底!愿知先生意见。又刘画两册乃借自院中,请即见还,以示同人。

   此致  敬礼   徐悲鸿    六月五日

   其二:

   周扬部长:今日先生谈拟开座谈会,令刘海粟检讨,我回来思量,以为不必要,原因是:这可能成为像刘海粟在上海时自吹自捧的“检讨会”,不解决问题。我以为应叫他坦白下列各点:(1)上海沦陷时间与日本人有那些勾结?参加过那些媚敌活动?担任过何种职务?(2)共盗窃过那些作品?(如果写明仿某人作品不算盗窃)一一列举出来。(3)谁贩卖形式主义?谁毒害了青年?是我还是他?谁是谁非?应严格检讨。

   以上各点,须在一星期内交出材料与文化部,如果他能忠诚老实交代,我同意宽大处理。如果他还隐瞒或辩护,足证问题严重,文化部应严加追究查办,我想先生当能同意。我当继续收集有关材料,在他坦白期间暂不发表。

   此致   敬礼   徐悲鸿   顿首  七月八日

  

14.北京的“三味书屋”


   佟麟阁路新开了一家“三味书屋”,经营者是一对辞去了工作的中年夫妇。店堂极宽敞,且古色古香,服务也极热情,只是书还不是很多。(1988年6月22日)

  

   学人君按:  三味书屋坐落于北京西城区西长安街与佟麟阁路交叉口(民族文化宫对面),是长安街上唯一一家临街的民营书店。三味书屋创立于1988年,曾常年开设各类讲座、音乐会活动,是北京有名的文化地标。徜徉于三味书屋,颇有远离喧嚣,“躲进小楼成一统”之感。

   学人君曾在书店偶遇李世强、刘元生伉俪,二位老人家如今年愈八旬,依旧精神矍铄、风度翩翩。在寸土寸金的长安街,三味书屋得以存活,关键之一在于二老咬牙在八十年代将此房购下,多年来不少商家想用百万年租金租用此地另作他用。两老均以婉拒,坚持着惨淡经营,而如今一天的营业额常常不过数百元。但两位先生自称是“乐观派”,当了多年的“右派”,对于物质已别无所求,惟愿保有着这一片文化灵魂。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3910.html
文章来源:学人Scholar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