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稻葵:改革开放四十年经济学总结

更新时间:2018-12-10 12:14:59
作者: 李稻葵 (进入专栏)  
商业银行不断改制。金融深化这个过程的本质是以本币为基础的金融深化,让老百姓心甘情愿的长期持有金融资产,然后企业和政府拿了资产才能搞基础设施建设,才能办企业。

   金融深化,我们粗算150万亿的金融资产是百姓持有的,同时这些钱逐步的布局到了各个行业去,中国为什么能够搞这么多基础设施建设?背后是金融深化,光靠财政钱怎么够,这是中国的改革开放,菲律宾也可以学,谨慎管理好自己的金融,让老百姓有一个比较稳定的预期,愿意持有货币,你才能一点一点干这个事情。

  

   五、从改革开放四十年到中国经济学学科发展

   我们首先简单的回顾一下我们的历程,严复是北大之前的校长,他是经济学乃至西方社会科学引入到中国的功臣。严复早年是福建人,当过水手,后来去英国海军学院学过,后来开始搞科学,开始翻译,翻译亚当·斯密的《国富论》。

   王亚南,1901年生,湖北黄冈人,是第一次和郭大义(音)翻译了《资本论》,还自己照着《资本论》写了《中国经济元论》,非常不容易,在抗战时期坚持写书,文革初去世,自学成才,很不容易。陈岱孙,清华大学的骄傲,早年清华大学本科预科出去,然后读书,老师是美国当时经济学家,本科的导师叫康芒斯,毕业之后去哈佛大学做论文,写的是麻塞诸塞州的公共财政,写的很细。回国以后做清华大学经济系系主任,一直到1997年去世。这是第一批老先生,把西方的理论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引入中国。

   孙冶方,也是老同志,也是把马克思主义理论引入中国,当年孙冶方仔细研究苏联政治学,毛泽东有段时间拉着孙冶方和邓力群仔细研究,花很长时间,毛泽东跟他们一块学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程。毛泽东还做了很多笔记很多批示,你们查一查邓力群的回忆文章,毛泽东对他那本教科书还是有很多批判的。

   再往下就是我们更年轻的一代。

   严复是上上世纪初生人,19世纪生人,王亚南和陈岱孙都是上世纪初生人,00后,孙冶方也是00后,再往下就是30后老前辈。厉以宁、吴敬琏,这一批也是引进了西方的的现代经济学思想。现在当然情况不同了,这些都是改革开放,厉老吴老都是改革开放引入了西方政治经济学思想,也指导了我们的改革开放,但是刚刚我说了,我们现在面临新使命,需要把实践总结好,变成普遍意义可复制的经验介绍给西方。

   怎么做好这个工作呢?

   第一从认识论出发,所有的经济学理论必须来自于实践,不能凭空想,从模型里推不出来的,所以必须面向实践,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就把实践搁进去了。

   第二要从经济史和经济思想史这个大脉络里面梳理出一些经验。我要简单回顾一下过去近300年经济史和经济思想史发展基本规律,要好好梳理,要对照中国现实做一些思考。我想把英国工业革命和亚当·斯密的理论我们做一个比较,英国工业革命之后的经济实践和亚当·斯密比较,英国工业革命前后,还有英国工业革命之后和马克思理论,马克思经济思想我们做一个对照,再把德国意大利经济崛起和当时他们的经济思想做一个对照,我们把奥匈帝国的没落和奥地利学派做一个联系,我们把美国经济崛起和当时美国经济思想做一个对照,最后日本经济崛起和当时的经济思想,我们很快来梳理一下。

   首先英国经济发展早期政府干预相对比较少,但是坦率来讲英国政府也是帮助当时资本所有者办了很多事,包括圈地运动,政府是帮忙的,虽然政府表面没有干预,实际上是帮忙的。

   当时的经济学论文,大卫·李嘉图包括亚当·斯密,他们讨论核心东西是什么呢?土地问题,他们讨论的核心问题是地主是坏蛋,地主收了地租因此资本家的利润就少了,工人的工资基金不变,资本家的利润是在地租和利润之间分配,地租高了利润低了。当时实际上政府在帮新兴的资产阶级,不能说政府没有干预。

   同时英国殖民扩张,同时贸易与资本输出,他强大,他的工业品有竞争力,搞资本输出。但是同时经济危机,我们总结几乎每七八年发一次金融危机,经济危机主要是从金融开始,而且工人贫困。

   马克思《资本论》里大量的篇幅记录工人阶级的生存状况,那个里面大量的工作是实证工作,是细而又细的。马克思查了大量的英国监狱的记录,马克思查了国会的记录,马克思查了英国的监狱营养水平和一些工厂的营养水平,发现很多工人的营养水平还不足监狱水平,意思是工人太惨了,所以才有后来的理论。

   英国的这段历史产生大卫·李嘉图替资本家讲话,认为经济发展得靠资本,进而产生了后来的马克思批判资本主义为工人讲话。马克思说的很明白,我政治经济学是替工人说话的经济学,经济现实和经济思想是配套的,马克思说经济危机,确实是每七八年发生一次,马克思说这个制度玩不下去了,你老发危机,确实是这么回事。

   英国的贸易政策开始是保护的,英国开始有部分保护,比如造船业,亚当·斯密时代英国对造船是保护的,英国规定在亚当·斯密时代说有和英国搞国际贸易的英国公司必须用英国制造的轮船,为什么?如果没有这条英国造船业就输给了荷兰,英国造船业输给荷兰的话军舰就造不出来,说的多直白,你看《国富论》,但是到了1849年英国的制造业强大了,不需要保护了,放开了,就把这条去掉了,非常非常符合现实,所以经济实践和经济思想是配套的。

   德国意大利是第二波工业革命的国家,后来者。德国意大利怎么玩的这个游戏呢?德国意大利19世纪20年代开始搞,但是没有统一市场,当时德国经济学家李斯特呼吁要搞统一市场,一直到1871年德国才统一,统一之后这个时候德国人干什么呢?政府保护政府干预,德国没有搞自由市场经济,搞的是政府保护,才有了后来的工业,如果不去保护的话被英国人干掉了,就搞不了工业了。

   同时,政府出钱帮助铁路建设,政府和私人企业家一块搞建设,也是政府干预的,很多扶持垄断企业等等。所以对应德国和意大利的崛起是什么呢?是德国历史学派,李斯特早期的德国历史学派,后来还有施莫勒他们讲其针对的对象是亚当·斯密,他们认为亚当·斯密完全不对,经济发展必须要和历史结合,他骨子里讲的是要政府干预,骨子里讲的是不能只有贸易。

   很可惜,为什么德国历史学派不流行呢?因为德国人起来之后搞了一战二战,给全球带来了伤害,谁还学你,你虽然经济发展了,没有人办好事,这个老师虽然很牛武艺很强净欺负学生,把学生打怕了,学生还学你干嘛?当然战后德国人搞了社会市场经济,政府要有一定的干预,把市场经济的劣处要干掉。

   意大利一样,早年意大利经济搞的很好,全球第一条高速公路是哪里?意大利。谁干的?墨索里尼,墨索里尼把意大利搞的工业化了,搞的非常好,但是为什么墨索里尼用的是德国的东西为什么不说意大利经济思想呢?你是法西斯,没有干好事。

   奥地利学派是一战之后奥匈帝国解体了,维也纳成了一个无所不有的自由世界,各种艺术家,各种学者,非常热闹。这个时候他对德国反抗,德国干的是统一政府干预,我就要反抗你,奥地利人对德国有敌对情绪,这个时候才出现了奥地利学派。我们现在很熟悉的边际效用,微观经济学都是从这来的,认为这个是基础,强调一切从个人理性出发,每个人都是理性的,所有的经济理论必须尊重个人自由,它的根基是当时的奥地利意识形态。

   奥地利学派后来对美国影响很大,美国经济起飞了,靠的是贸易保护,美国人开始搞的是贸易保护,美国的崛起是贸易保护出来的,美国南北战争的结果是主张贸易保护的北方,主张自由贸易的南方,一直到上世纪20年代美国联邦政府最大的税收是关税,不是其他的税收。猛收关税,这个是他经济起步的原因之一,所以美国在二战前仍然还不是国际的。

   它的经济思想现在不那么提了,叫康芒斯,我开始讲的陈岱孙的本科生老师,他主张制度学派,他认为政府必须要介入市场经济,要帮助工人维护利益,否则制度玩不下去了,工会很重要。但是这个学派美国人现在也不认了,你问康芒斯是谁一般美国人不知道,还有凡勃伦,凡勃伦是芝加哥大学,偏社会学派,他认为人的很多消费都是奢侈型的都是过度消费。

   美国二战前还有克拉克,克拉克奖被称为小诺贝尔奖,比经济学诺贝尔奖还难得,以前两年一次,现在变成一年一次,而且每次只能选一个人,而且一般来讲谁得了克拉克奖之后一定会得诺贝尔奖。他实际上是强调边际效用,把奥地利学派弄来了。

   从道理上讲,我们知道熊彼得、弗里德曼,这些人都是从奥地利继承来的,美国从思想根源来讲是从欧洲来的,凯恩斯、亚当·斯密、奥地利都影响了美国,从思想上讲,汉森是哈佛大学教授,搞的凯恩斯学派,把凯恩斯引进来。萨默斯是萨缪尔斯的侄子,他们思想来讲奥地利学派影响比较大,凯恩斯学派也有点影响,但是越来越小,主要是奥地利学派。

   我总结四条,中国经济的实践如果要想产生真正的具有长远影响力经济理论和思想的话这么四条必须要满足。头三条是学者之外的。

   第一条是持久、公认的经济发展成功经验。如果搞一半摔跤了出现金融危机了谁还学你,比如现在不太谈日本人的了。

   第二条是必须惠及世界的经济发展。不能像德国一样把自己搞强大了打别人,这样不行。“一带一路”倡议如果真的让一些非洲兄弟发展起来的话我们经济学思想就更容易传播。

   为什么上个世纪60年代很多的前殖民地国家,包括印度,都去搞计划经济呢,一个重要原因,他们都是被英国人欺负的,都是前殖民地,对宗主国有一定的意见,我凭什么跟你学,我要跟你不一样,因为他是被人家欺负过。印度很多左派,印度经济学家左派为主,反抗英国。我们的经济学如果要在全球流行起来的话,一个必要条件是我们的经济发展一定要惠及到其他国家,不能只是我好你们不好,这不行。

   第三经济实践的可复制性。如果你老强调我们是共产党,我们是统一思想的,我们是有革命传统的,人家说我复制不了,我们这没有党校,我们这没有中央委员怎么办呢?中国人是牛,我学不了,这就没有普遍性了。

   最后一条要有活跃宽松的学术氛围。这是维也纳给咱们的启示,维也纳那个时代很厉害,学术繁荣,维也纳心理学、艺术、物理学都是很厉害的。

   最后要避免两个误区:

   第一个不能讲中国经济学。从前我在早年个别场合讲过这个概念,现在我觉得要仔细考虑,不能是中国经济学。马克思研究的是英国,马克思说我研究的不是英国经济学,我讲的是资本主义世界的一般规律,亚当·斯密说我研究的是苏格兰我看的是爱丁堡我看的是格拉斯哥的情况,但是我不是格拉斯哥经济学,不是爱丁堡经济学,不是苏格兰经济学,也不是英国经济学,就是经济学,所以不能按国界分,我们要提炼普遍性。

   第二避免从外到里。我总结的东西如果必须要获得现在美国主流杂志承认,那么我们永远干不出来,就好像如果你想设计一个新的时装,这个时装和现在的不太一样,你说你去巴黎去米兰搞个展览,人家把你踢出去。你要有一定的距离,有自己的时装展览,你玩到一定程度之后别人才来认你。这个东西不是我说的,是库恩讲的科学的革命,科学的革命必须要造反,必须要有一帮人在内部不满造反才行,才认同新的东西,这是库恩的说法。

   所以我的观点是要坚持从中国实践出发,还要坚持对外开放和交流。

   最后总结一下,四句话。

   第一改革开放40年要从经济学层面上总结。

   第二要从人类社会发展的深层关怀的角度进行总结,你得回到终极问题,经济发展是干嘛的,社会发展是干嘛的,你得回到终极关怀,这才能够有普遍意义。

   第三改革开放40年基本经验的初步总结是合理协调政府与经济的关系,刚刚我说的四条还要进一步深化。

   第四中国经济学学科发展站在了一个新的发展起点上,如果说我们前辈们,他们把西方主流的现代经济学思想引进来,从亚当·斯密到马克思,现在我们站在一个新的起点。

   我们重要的工作是把自己的实践总结好,把自己的理论总结好,总结出具有普遍意义可复制的理论,这样子才能更好的反过来指导我们的改革开放,指导我们的实践,同时也能在国际上赢得理解甚至支持,谢谢各位。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390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