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稻葵:改革开放四十年经济学总结

更新时间:2018-12-10 12:14:59
作者: 李稻葵 (进入专栏)  
IMF的权威度和能力都相对下降了,世界银行不就是5000多亿美元的资产吗,国开行2万亿,国开行加上进出口行6000亿美元在海外的沉淀资产,所以世界银行相对作用在下降,IMF也一样,就6000亿美元的武器弹药,而且现在很多打光了,所以世界银行现在成了啥了?

   我开个玩笑,可能讲的有点过头,大家包涵。成了论坛的参与者,什么论坛都来,中国搞论坛马上过来,G20马上过去,成了一个论坛观点的表达者,自己的实力相对下降了。

   为什么下降?是没钱吗?不是,中国愿意给钱,中国给他不要,我们要给世界银行追加投资他不要,为什么不要?美国人不同意。美国人说你要了不是把我的投票权稀释了吗?所以美国不愿意注资其他谁也别注资,这就成了目前的尴尬局面。所以我说世界经济和贸易正在形成三大集团,一个北美包括墨西哥加拿大,一个欧洲德国是中心,一个中国,这是三个集团在逐步形成。WTO衷心希望能够做起来,但是我有点怀疑,美国不配合。

   为什么要从经济学层面总结改革开放40年?

   一是应对国际格局,这么一个格局下必须讲清楚中国的模式是什么,中国的道理是什么。另外我们必须把改革进行到底,现在我们要追问一个问题,我们的经济体制改革的终极目标是什么?有人讲改革永远在路上,很对,没错,非常支持。但是总得稍微描述一个终极目标。美、欧、日、韩的经济体制适合未来的中国吗,我们未来的目标是什么呢?总得要描述一个。

   不谈大的国家治理,鞍钢老师谈国家治理,我谈经济,简单一点,我们的经济体制得有一个目标,不能老在礼堂老搞装修,天天搞不完,大概什么样子,给一个效果图也行,不能老是在装修,这恐怕不太合适。你越讲不清楚别人越要怀疑你,你在中国要干吗,是不是要恢复到以前的计划经济,这怎么办?这是一个。

   还有一个要应对中美贸易摩擦,应对WTO的困境,应对西方人对我们的质疑,说你搞的不是市场经济,你玩的是权贵资本主义、老朋友资本主义、国家资本主义,所以我们不能让他们给咱们贴标签,自己的话讲清楚,这是很重要的。话语权不能缺位,但是话语权不只是讲故事才能讲出来的,中国的故事要讲好,故事的背后是什么呢?是理论。

   就像我说你看好莱坞电影,阿诺德·施瓦辛格多厉害,给你一个故事讲出来你看的很精彩,人家故事的背后有一个理论,你看完了电影怎么总结呢?正义最后会战胜邪恶,在正义战胜邪恶的过程当中不妨使用一点武器,短期内可以不听警察的,短期内可以抗击一下政府,最后还是赢的。这个故事背后是一个理论,鼓励大家对抗邪恶,而且不惜用一些短期来看非法的手段。所以好莱坞背后有理论,我们不能只讲故事,我们要把理论讲出来。

   还有一条,这是更高的要求,要为世界奉献中国智慧,这是我们国家领导提出一个要求,确实也是。为什么要贡献中国智慧呢?我国从公元500年前是古文明国家之一,但是我们是另一个体制,是另一套文明,我们必须讲出自己的故事,确实和人家不一样,这是我国智慧,因为我们的根不一样,我们的根和西方人是不一样的,我们不讲鬼神,敬鬼神而远之。

   有人说你这个不好,没有信仰。我说信仰是啥,我对老祖宗尊重也是信仰,凭什么非说你是信仰我不是信仰呢?所以必须要用国际通用的语言解释中国的实践,要提炼出具有普遍意义的,操作层面可复制的经济学理论,这是我的关键词。不能只说中国特殊,这不行,人家不信你。

  

   三、如何从经济学层面总结改革开放四十年?

   首先必须要厘清成功经验和失败的教训,不能胡子眉毛一把抓,把失败的教训当成经验。要搞案例调研,要有反事实推断,假如当时没有这么干会不会有其他更好的方案,这是严谨。还要厘清过渡性安排和稳定的制度安排,这个要厘清,不能把过渡性的东西作为永远的。这是第一条,成功和失败的教训要分清。

   第二条是要有比较宽阔的国际视野,国外以及历史上是怎么做的,我们怎么做的,我们与他们有何不同。第三条最后的评判标准,我个人认为就是人家国际上的教科书会不会因为我们的经济实践和我们的理论而适当的改变,这是最终的标准。以前关于这个事我讲过,后来很多网友说你天方夜谭,妄想改变人家的教科书你胡说。

   2008年第一次金融危机爆发的时,哈佛大学教授曼昆在讲经济学原理的时候学生罢课,拒绝听,说你说的事和窗户外面发生的事一点关系都没有。还有人说我上了你的课感觉非常尴尬,好像还没有工程系的学生解释的清楚,人家比我解释的清楚,上了你的课反而解释不清楚了。这是一个事实。

   第二个事是此时此刻英国主流经济学家已经发起一场运动,要重新写教科书,而且居然英国财政部出钱支持,他们是网上写,很多人写,就追求包容性经济学原理,而且在全世界各地推广,而且还办了学习班,南非和葡萄牙。所以我说的事不是天方夜谭,是正在发生的事,我们不能抱着过去二、三十年美国的教科书,说你说的不对,美国这是金科玉律,是改变不了的,这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这是不了解西方,真正了解西方要知道他想什么,正在产生什么变化,为什么变化,这才是真正了解西方。所以我反驳一下上次讲完了之后网民对我的意见,也感谢网民对我的意见。

  

   四、改革开放四十年经济学总结之初探

   简单探讨一下,这是一个重大的工程,我们下个月初会发布一个中英文报告,也请来了很多的诺奖获得者给我们点评。我非常简单的梳理一下四件事我们认为值得总结,他们是在国际商应该说带有普遍意义的,也具有一定的可复制性。

   我先梳理一下已有的工作,我们是搞学术研究的,不能说我是第一个,绝对不是,之前很多前辈很多学者也做过很多研究,我们要向他们致敬。谁做过研究呢?钱颖一、许成刚他们曾经写过中国特色分权式改革,指中国为什么改革成功,是因为1958年毛泽东提出要分权,不要搞太死,因此中国是分权式改革,可以做实验。有道理非常好,但是有一条你这个是中国特色人家怎么学,人家不能重新回到1958,重新请一个毛泽东,这个无法复制。

   第二林毅夫反复讲新结构经济学比较优势。这个有道理,确实中国改革开放走了一条符合自己比较优势的道路,政府也发挥了很多作用,不断帮助企业走比较优势的道路。但是我觉得跟西方人讲似乎可以讲多一点,比较优势早知道了,好像还有什么新东西还有什么新特色,经济学上新东西大卫李嘉图讲过了。

   文一老师讲过市场经济制度本身是个公共产品,需要政府提供。这个有道理,总结的很好。北大的周黎安老说是地方政府搞选拔赛,让各个地方政府进行PK,谁GDP搞的好谁就提拔,政治就对经济发展感兴趣了,很好,有道理,但是能不能普遍化一点,因为别人说我学不来,印度财政只有两级,到市一级就上级拨款了,而且我地方干部是选出来的,上级提拔不了,我怎么学你这个东西,学不了。这个东西有中国特色,但是很难跟外面讲,别人听懂听明白了,但是还是学不了。

   再有北大姚洋老师说搞中性政府,我们的政府不搞利益集团,没有利益集团,代表全人民,这个和鞍钢老师说法不谋而合,叫做人民政府。这个我想有道理,但是跟西方人讲,他听明白了但是也学不会,说我学不来,没有这个历史,搞不了共产党。这怎么办,别人听明白了,但是很难复制。所以我们需要创新,我们需要更多的理论和实践结合,需要普遍意义的总结,需要可复制可操作层面的研究。

   有四件事经过分析,在中国有普遍性。

   第一个是经济要发展必须要帮助新企业的创立,尤其是要调动地方政府积极性。

   怎么调动呢?不光是搞锦标赛,还有一条非常重要,你的税收,多搞点短期内间接税。什么意思?你的税收直接来自于企业,不要主要对百姓收个人所得税。以前我们改革早年,今天很大程度也是,地方的税收和你的经济发展是密切结合的,因此政府必须要给企业帮忙,这件事是很简单道理。

   美国的税主要是来自于个人所得税、房产税,这是对老百姓收的,对企业不怎么收,企业所得税从33%降到21%。我们这只要企业一开工就收税,当然我绝对不是说收税高很好,要适当对企业收税,而且这个税是交给基层政府,这样基层政府有积极性帮助企业解决各种各样的问题。我讲的这个直白一点粗俗一点,好像男孩子必须得对女孩子有想法,政府必须得对企业有感情才行。

   第二个是宏观调控。

   这方面也有心得,改革开放这么多年宏观怎么调控的?我们宏观调控两大类,经济过热时候一定要削减项目,强制性的,通过经济手段甚至行政手段要压缩重复建设的一些项目,这方面中国有很多经验。西方有没有经验?一看西方的企业多好,西方企业行业自我调节,其实不完全。

   比如美国航空行业,70年代末完全放开了,折腾40年今天才开始逐步进入稳定。过去40年美国的航空行业总是过分进入,总是有航空公司破产,这个过程明显太慢了,30年才搞定。我们纺织行业产值过剩,90年代政府强制性不能扩张。我们的钢铁行业刚刚搞完,钢铁行业过剩产能的退出,就要采取一些手段,强制性命令,加快产能布局。

   因为没有政府直接调控的话,企业家怎么想,我们可以写一个微观经济学模型博弈论模型,叫做消耗战,反正我扛着,我只要能扛到最后我有现金流,我就是赢家,你们扛不住你们下去。如果这个行当里有10个企业,我借了钱扛,最后熬成3家了我就牛了,不就是美国航空公司的故事吗?人人都想扛,航空公司为什么扛了这么久?航空公司占了一个便宜,我们都是先买机票后坐飞机,不赊帐,经常交了钱还不坐飞机,钱给他了。所以航空公司一边破产一边不差现金流,这就悲剧了,社会资源浪费了,这点得学习中国,适当的要限制他的进入,或者强迫一定的企业退出,而且政府要给一定的人员安置。

   第三条是有管理的开放。

   我们的开放是政府有超前意识的开放,我举个例子,因特尔做芯片的,早在大连投资了,按比较优势中国人搞什么芯片,造汽车都嫌早了,做纺织,搞什么芯片。但是你想想看,为什么要吸引因特尔过来,为什么1988年开始搞汽车,这么穷的国家搞什么汽车,做鞋帽算了。为什么?

   超前开放目的是让我们学习,虽然你不跟我搞合资,我看看也行,我派两个经理过去给你当管理也行,我看完了之后知道搞芯片需要这么个流程,那个芯片在里面要走一个月才能出来,原来这么回事,原来需要这么多资金,我吃不了猪先看猪跑也不差,再学习怎么养猪,我得这么干,这是我们积极的超前的开放,而且是促进学习。

   我们的目的是学习学习再学习,而不是仅仅那点比较优势,正是有了学习我们经济才不断升级,我们才有企业家知道怎么去维护客户的关系,企业家怎么能够搞人力资源管理,我们的工人知道怎么样上班守规矩,我们地方政府知道怎么按流程办事,学习是我们对外开放的重要经验。

   第四条是关键市场的培育。

   重点是两个,一个是房地产市场,从无到有,1990年开始,1990年还是福利分房,到今天搞出了300多万亿人民币的资产,这可是真金白银,当然它的问题还有很多,但是毕竟是18年搞出来一个这么大的市场,这也不简单。这里面有政府重点扶持的,早年土地的使用怎么转让,比国外效率高。

还有金融市场,金融市场也是重点市场培育的,很早开始一边搞实体经济,一边搞金融,1984年中央银行和商业银行分开了,之前本来银行和财政部是一家。然后中央银行和商业银行分家,商业银行里拨出政策银行,政策银行再去开发银行不断发展,(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390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