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约瑟夫·奈:假新闻还会存在吗?

更新时间:2018-12-08 21:44:07
作者: 约瑟夫·奈  

  

   摘要:欧洲选举的经验表明,新闻调查和对公众的提前提醒,可以帮助选民们防范虚假新闻。但实际上,与虚假新闻的斗争,很可能仍将是其供应商与它们利用的平台新闻公司之间猫捉老鼠的游戏。

  

   “假新闻”目前已成为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对任何不利事件加以解释的代名词。 但同时它也是一个分析术语,用于描述故意以传统新闻报道形式呈现的虚假消息。

   这并不是一个全新的话题了。早在1925年,著名杂志《哈珀斯》就发表了一篇关于“假新闻”的危害的文章。如今,有三分之二的美国成年人从社交媒体上获取大部分的新闻,而社交媒体的存在依赖于一种容易被外部操纵的商业模式,在这种模式下,其新闻讯息的算法很容易被用于盈利或贯之以恶意目的。

   无论是业余爱好者、犯罪分子还是各国政府机构,许多国内外组织都擅长运用逆向的工程技术平台来解析信息。值得一提的是,俄罗斯是最早懂得如何将社交媒体武器化、并利用美国自己的公司来对付美国的国家之一。

   面对网上海量的信息资源,人们很难分辨出该关注些什么。注意力,而不是信息本身,成为了现代人稀缺的本能资源。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将允许通信的微目标化,使人们接收到的信息仅限于“过滤泡”前提下的志趣相投。

   西方社交媒体提供的“免费”服务是基于某种盈利模式为前提的,用户的信息和关注实际上就是一种无形的产品,然后被卖给广告商。新闻算法的目的是为了了解是什么让用户保持参与度,这样他们就可以得到更多的广告来源,产生更多的收益。

   愤怒等情绪会刺激人们的新闻参与,令人愤慨但虚假的新闻比准确的新闻更能吸引受众。一项研究发现,Twitter上的新闻谎言被转发的概率比准确真实的新闻高出70%。同样,今年早些时候,一项针对德国示威活动的研究发现,YouTube的新闻算法系统,将用户引向极端主义倾向的内容,因为这是“点击量”和收入最高的场域。传统西方新闻媒体的事实核查往往跟不上时代的步伐,有时甚至会适得其反,因为它会让更多的人注意到谎言本身。

   从本质上来讲,社交媒体的盈利模式可以被国家和非国家行为体视为武器。最近,Facebook因在保护用户隐私方面的漫不经心表现而饱受诟病。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承认,2016年,Facebook“没有为我们时常面对的协同信息运营问题做好准备”。然而,该公司后来声称,“从那之后学到了很多,并开发了结合技术和人员的复杂新闻系统,以防止诸如美国选举之类的问题干扰我们的服务及用户的体验。”

   这些努力包括:自动发现和删除虚假账户的开发程序;Facebook上散布虚假信息的页面不像过去那么突出醒目;就删除虚假账户的数目发出透明度报告;核实政治新闻及广告发布者的国籍;招聘1万名网络安保人员;加强与网络执法部门和其他公司的协同协调,以应对一切的可疑活动。但是,问题最终还是没有得到解决。

   社交媒体公司与国家和非国家行为体之间的竞争仍将继续,这些行为体会投资开发它们的系统。就目前来看,像人工智能这样的技术解决方案并非是灵丹妙药。因为假新闻通常更耸人听闻、更为离谱,所以它的传播比真实新闻更远更快。Twitter上的虚假信息被更多的人转发,而且比真实信息转发的速度要快得多。由于重复运作和滚动播报的缘故,即使是在事实核查的情况下,也可能增加个人接受这些信息为真实新闻的可能性。

   在为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做准备时,这家位于俄罗斯圣彼得堡的互联网研究机构花了近一年多的时间,创建了诸多个伪装成美国当地新闻机构的社交媒体账户。有时,这些报道偏向某一位候选人,但它们往往只是为了给人一种混乱和厌恶美国民主的印象,并压制美国选民的投票率。

   1996年,美国国会通过了《通信规范法》,当时还处于襁褓中的社交媒体公司,被视为一种旨在促进用户相互交流、并带有中立色彩的电信供应商。但这种定位模式显然已经过时了。在政治压力下,大的新闻公司开始更加小心地监管它们的网络,并打击明显的假新闻,包括那些通过僵尸网络程序传播的假新闻。

   但表达自由,受到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First Amendment)的保护——带来了一些棘手的实际问题。虽然机器程序和非美国受众没有《第一修正案》(First Amendment)赋予的权利(在任何情况下,美国私营企业不受《第一修正案》的约束),但美国国内团体和个人拥有这种权利,他们可以充当影响其他外国受众的中间人和媒介方。

   无论如何,外国行为体所造成的损害可能比美国人对自己本身造成的损害要小。假新闻和外国对真实新闻来源的模仿问题很难短时间得到解决,因为这涉及到美国重要价值观之间的利弊权衡。由于担心受到审查制度的攻击,这些西方社交媒体公司希望避免受到立法者的监管,立法者常常批评和抵制它们的疏漏和不当行为。

   欧洲选举的经验表明,新闻调查和对公众的提前提醒,可以帮助选民们防范虚假新闻。但实际上,与虚假新闻的斗争,很可能仍将是其供应商与它们利用的平台新闻公司之间猫捉老鼠的游戏。它将成为各地选举背景噪音的一部分。保持警惕将是保护民主国家的代价。

   (文章来源:推特原文;国关国政外交学人微信公众平台编译)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3859.html
文章来源:国关国政外交学人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