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肖静宁:当年听"辅导员"作报告

更新时间:2018-11-29 09:35:18
作者: 肖静宁 (进入专栏)  
那就是中共淮海区党委成立。杨纯在讲到中共淮海区党委成立这件事时,充满了喜悦和自豪。

   1940年秋季,中共淮海区党委正式成立,金明任书记,杨纯说她任组织部长、总农会会长等职。她说淮海区党委成立是开辟淮海抗日根据地的一件标志性大事,大家深受鼓舞,斗志昂扬。她说自己仍然永不停歇地奔赴各个群众工作的战场,雷厉风行,大刀阔斧,深入细致地发动群众,由点到面,波浪式发展,建立健全各级基层政权和农、青、妇、儿童团、文艺宣传等群众组织,在涌现出的积极分子中发展党员,建立健全农村基层党支部。杨纯说在一年半多的时间里,淮海抗日根据地不断扩大和巩固,形势喜人,夺取更大胜利的信心越来越大了。

   杨纯报告最后说,自己能为"淮海抗日根据地"的创立、巩固和发展,从1939年到1945年整整奉献了6个青春年华,历尽生死考验,不负重任,是她漫长的革命生涯中最引为自豪的!她说随着革命形势的迅猛发展,听从党的呼唤,1945年她告别了淮海,踏上新的征程。

   杨纯的报告一结束,我们都报以最热烈的掌声。她语重心长地勉励我们,告诫我们,幸福生活来来之不易,是党领导下无数革命先烈用青春与热血、用宝贵的生命换来的,你们有这样好的学习条件,在政治上一定要树立崇高的革命理想,做革命事业的可靠接班人。医学是救死扶伤的崇高事业,你们要走又红又专的忠诚地为人民服务的发展道路。我们都被深深打动。

   杨纯"辅导员"的这次报告是在1957年的春季进行的,几个月后1957年夏季的反右派的风暴来临了!回头望,我隐约感到这次报告仿彿是给我们两个大班的同学们提前打了政治预防针。因为我班绝大多数同学没有什么出格的鸣放,顺利度过了1957年的夏季风暴,这当然是一种巧合。

  

   二

   现在回想越来,与我们的"辅导员"杨纯在战火中出生入死,百炼成钢,大刀濶斧,雷利风行,一呼百应的行事风格不同,她在1958年的"大跃进"中表现的理性与冷静令我思索与钦佩,虽然我能接触到的只是凤毛麟角的表面现象,却是我构思这篇小文章的主要出发点。

   据有关记载,1957年11月13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提出了"大跃进"的口号。1958年5月党的八大二次会议正式通过了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号召全党和全国人民,争取在15年或者更短时间内,在主要工业产品的产量方面赶上和超过英国。会后,全国各条战线迅速掀起了"大跃进"的高潮。8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在北戴河举行扩大会议,提出1958年钢产量要在1957年535万吨的基础上翻一番,达到1070万吨,作为1958年实现"大跃进"的主要步骤。在农业上,提出"以粮为纲",不断宣传"高产卫星"、"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粮食亩产量层层拔高超出人们的想像0。在工业上,为实现全年钢产量1070万吨的指标,全国几千万人掀起了"全民大炼钢铁运动",并且"以钢为纲",带动了其它行业的"大跃进"。交通、邮电、教育、文化、卫生等事业也都开展"全民大办",把"大跃进运动推向了高潮。

   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我们北京医学院也掀起了"大跃进",大办钢铁、教育革命、拔白旗,向党交心、红专大辩论的热潮。教学秩序全打乱了。我们班级的大跃进是从移风易俗、除四害的爱国卫生运动开始的,不愿落后的我非常积极,虽然过去从来没有擦过玻璃,却能爬上高楼把玻璃擦的窗明镜亮。最有意思的是除四害,当时把麻雀也列为四害,大家兴高采烈地成天拿着脸盆拼命地敲,后来有专业人士指出麻雀是益鸟才不敲了,当时检查卫生是非常严格的,为了宿舍的整洁获得好评,我们把多余的东西都藏到宿舍后面的小树林中,回想起来,虽然是小事,也是一种华而不实的表现。杨纯在学生中有极高的威信和号召力。可是我回想起来,她对同学们自发的行动从来没有火上浇油,推波逐浪,只是对做的好的给些许赞同。

   今天说起来都令人难以置信。我们医学院也大办钢铁了,不知那位能人居然在操场壘起了"炼钢炉",大家四处找原材料,哪里有啊,只是找些废铁铲、铁棍、铁皮,有的把铁床、铁椅、铁盆、铁梯子都弄来回炉了,当时我们处于一种狂热之中,这样做对不对,我从来也没有想过。记得炼出第一炉"钢渣"时,几个同学、包括我在内敲锣打鼓把炼的"钢"扎上红带子,欢欢喜喜地向杨纯报喜,第一次她只是笑笑,点点头说,好,好!并没有什么赞扬。后来每出一炉就报喜一次。我的记忆非常清楚,有一次她说, "我听到敲锣打鼓心就慌",大家熙熙攘攘的也没有在意,我却记住了。久经战火考验的革命家,怎么会听到敲锣打鼓心就慌呢?这实际上表明了她对待大跃进的理性思考和态度。其实,她这样说也是有风险的,那时是不允许给群众运动泼冷水的,如果一上纲就不得了。

   大跃进的趣事车装斗量,大跃进是全方位的,大家找差距,有的班干部提出,有的同学体育课成绩不合格要赶上,好在我早已获得"劳动卫国体育制度奖章"(预备级)。我班一调干生是党员,年龄较大,已经做了母亲,体育拖了后腿,压力很大,没日没夜练跳高,睡眠又不足,真是着难。杨纯得知后说,等教学秩序正常后请体育老师多指导再练吧,现在看来这是多么人性化的关怀。那时大家头脑都发热,记不清是班上谁规定的,每个同学每天要写一首歌颂社会主义的诗,并且读给杨纯听。有的同学实在是写不出,杨纯听说了,就对班干部说,热爱社会主义、歌颂社会主义的方式很多,不一定每天写一首诗。我觉得,杨纯真是与同学心贴心,从小事可以看出实事求是的作风。

   杨纯的理性与稳重实在值得敬重。前面提到的反右派,我班按理是没有右派的,后来为了追求数字,下达指标,我们大班(甲班)不得以抛出两个右派分子,大家心中还是有些婉惜。

   大跃进中还穿插了拔"白旗",北京医学院也是很稳,只拔了个别老教授的白旗,方式温和讲理。我后来才知道,湖北某著名大学拔白旗热火朝天,与领导的推动分不开,你追我赶,互相攀比,你拔一个,我就拔两个……,在该著名大学竟出现了"帅字大白旗",在学生中也拔白旗,出现了所谓的"白旗班",就是这个班的学生全是白旗,这是何等荒唐的事啊!

   在中国漫长的农村包围城市的革命斗争中,我们取得了辉煌的胜利,夺取了政权,建立了新中国,虽然一边倒向老大哥,完成了一大批重大建设,迅速改变了国家的实力和面貌。但是,我们毕竟封闭太久,与世界强国、世界文明隔绝太久,已大大脱节,我们根本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怎样的,用大跃进群众运动的方法土法上马搞建设、"以钢为纲",十五年超过英国,是极不现实的,这是一个值得深刻反思的历史教训 。我认为像1958年那样的大跃进是不会重演的,但是,类似大跃进的思维还是普遍存在的,为了追求速度、进度、政绩,统计数字不得不弄虚作假。不用多说,据官媒揭露,有几个省上报的GDP注入了水分。连GDP都造假,我们社会的公信力还有什么可说的。

  

   三

   我与杨纯基本上没有个别接触,除了上面写的那次讲革命经历的报告,还有就是她作为党的领导平时作的许多报告,在大跃进中也只有蛛丝马迹的印象。1959年我在完成医学本科学业后被组织上推荐报考研究生,由于这是停招三年后第一次恢复招研究生,而我是那一届研究生中第一个进行论文答辩的,也就受到关注,以至偌大的阶梯教室座无虚席。后来在我的同窗于英心那里才得知,杨纯也到场了,她对身旁的于英心说,"这个研究生的口齿怎么这样伶俐?",于英心说,她是北京医学院诗社社长呢,杨纯同志点点头连声说嗯,嗯。

   当于英心告诉我这件事时,心中暗喜。现在想来,杨纯同志是女大学生出身,在敌后多个根据地当过党委书记,宣传部长,具有自身特殊的优势,还在当时的《淮海报》经常写文章 ,宣传群众,号召抗日,功勋卓越。我的研究生论文答辩得到她这样的夸奖,心中还是很开心的。

   说到当时成立诗社也是不容易的,组织宣传工作都要自己跑,还到北京大学去邀请著名语言学家王力先生讲诗歌的基本知识,我也没有介绍信,直接跑到王先生家中说明来意,先生欣然应允,当天与先生一道乘31路公交车到教室,当然也没有什么报酬之说。据悉,王力先生已于1986年仙逝,2013年12月29日北京大学举行了《纪念王力先生百年诞辰》的学术活动,我在此对王力先生表示迟到的缅怀,并祝愿先生在天国安宁。

   我们诗社当时朗诵的是革命诗歌,还有苏联的、特别是依萨可夫斯基的诗。我记得当时我朗读的是歌颂刘胡兰的诗,前两句是:

   吕梁山上一片蓝

   仿佛那战斗的烟雾还没有消散

   ……

   虽然我从来没有写过有关领导的文字,与领导也极少接触,但党委书记杨纯兼作"辅导员"的事至今令我难以忘怀。她是家庭优越的女大学生出身的职业革命家,淮海抗日根据地每一寸土地都留下她战斗的足迹,她不仅从思想上完成了脱胎换骨的转变,我在网上看到照片,就是在外形上与当地的大姐、大嫂也别无二致,真正劳动人民化了。

   她1945年离开淮海根据地后,又奉命开辟新的根据地,为了革命的需要,坚决服从组织的调动,在1942年与从国统区奔赴延安的知识分子出身的张彦结合成家。后来共同南下,建国后先在上海主管工业,后调到北京医学院之前,他们共同在周总理办公室工作。杨纯在北医工作8年,她把北医定位为医学院中"重点中的重点",为学院的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1965年杨纯调入中央对外文委任副主任、党组成员。

   令人万分痛心的是,她这样执着的、忠诚的、优秀的革命家却在10年文革中受到残酷的迫害。更有甚者,1970年,她的相伴38载的、相濡以沫的爱人张彦同志在外交部被造反派迫害至死。看到这样的消息,我的心在流血!

   坚强无比的杨纯在粉碎四人帮后,继续为党工作,任卫生部副部长等职。在她失去爱人、独处35年之后的2005年1月19日因病与世长辞,享年88岁。在淮海的战斗年代,刘少奇首长曾赞扬她是"新四军中最能干的女将"。在她病重期间及逝世后,胡锦涛、江泽民、曾庆红、吴仪、俞正声、贺国强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以不同方式表示了慰问和哀悼。

   去年是杨纯诞辰100周年,《淮海晚报》发表长篇文章——《杨纯在淮海》(作者王继华,2017.3.19)颂扬她在淮海根据地可歌可泣的光辉斗争事迹,表达了老区人民对她的怀念与热爱之情,令我十分感动!

   现在,我作为当年在北京医学院就读的一个受教得益的普通大学生,在杨纯101诞辰之际,送去我发自内心的缅怀与崇敬!

   当我得知,杨纯生前立下遗嘱将自己的遗体捐献给医学科学事业时,更是感慨万端!她把自己的一切毫无保留地奉献给了她毕生追求革命事业,一腔热血,两袖清风。最后连自己的遗体也捐献了。这是一个多么纯洁、纯粹、高尚的人!我为之深深震撼!

   衷心祝愿杨纯在天国安详安宁,灵魂不死,精神永存!

  

   肖静宁于珞珈山麓 2018-11-25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3720.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