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韩大元:当代科技发展的宪法界限

更新时间:2018-11-29 00:02:29
作者: 韩大元 (进入专栏)  

   摘要:  法学的使命不是赞赏科技发展带来辉煌的成就,而是要审视科技可能带来非理性的后果,以及如何通过法治降低科技发展可能带来的风险与非理性,如何通过宪法控制科技对人类文明、尊严与未来的威胁。在当代这样一个价值多元化、科技发展具有不确定性的世界面前,我们要更加珍惜人类文明的价值,更加重视宪法功能和宪法价值,更加强化宪法的价值共识——人类共同体的价值和人的尊严的价值,让宪法真正成为这个时代最具有价值共识的最高法、高级法。

   关键词:  人工智能;隐私权;人的尊严;宪法共识

  

一、演讲题目的思考

  

   最近宪法学研究方面有很多热点问题,在国际社会也出现很多新的宪法问题。其中,如何用宪法价值约束科技的非理性是大家普遍关注的问题,特别是美国出现facebook泄露近8000多万用户信息的事情后,这种担心更加重了。

   在全球范围内出现的重大宪法问题是,如何在科技发展的背景下保持人的尊严。我们看到经济发展,特别是科技技术发展、信息化和各个国家之间科技竞争越来越激烈,但人的价值在某种意义上不是越来越提升,而是越来越边缘化。人类所创造的文明在自己创造的科技面前、信息化面前反而使得主体的价值越来越贬低,越来越减损。

   所以,我们需要共同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人生的意义在哪里?人类的未来在哪里?目前很多法学院、科研机构花很多力气研究人工智能、大数据、算法等,中央政府也放弃“科技中立”的立场,出台人工智能方面的政策,直接介入科技发展的进程中。司法机关纷纷推出智慧法院、智慧检察院等。我们要考虑,所谓AI是否需要我们花这样大气力研究?我们研究的目的是什么?过了十年、二十年后法学院还需不需要呢?如果人工智能可以代替律师的工作、法官的工作、检察官的工作,我们还需要培养法官、检察官吗?一般的法律服务市场里,AI确实可能替代我们一些重复性的劳动。当所谓的机器人来代替人类传统的生活方式时,包括部分法律服务市场的工作时,我们要想一下,那个时候人类会怎么样?学法律的人至少要考虑五十年以后的世界,法律并不仅仅是为了今天的生活而安排的,而是为了对明天的生活有合理期待,所以我们需要认真思考科技与法治、技术与人的尊严等基础性问题,包括法治的现代功能。过去我们过于依赖于事后追责为核心的救济机制,包括国家赔偿。但在信息化的时代,当人的尊严、人的价值处于边缘化,生命、健康的价值受损而无法“恢复”的时候,再有效的事后救济也无法挽回已经失去的生命,无法挽回受伤害的人的尊严和人的思想自由。在这种情况下,要思考怎么样把法治功能从事后的救济提前到事先的预防功能,强化立法性功能,预防对人的尊严、生命与健康的伤害。

   美国政府最近对叙利亚进行打击,理由也很简单,说叙利亚政府使用了一个化学武器。这里暂且不谈这个理由是否成立,在国际社会有一个基本的共识,化学武器是任何情况下都不能使用的,但是核武器并不是绝对禁止。五个核大国,包括中国在内,我们是有核武器的,但我们的目的是通过核武器来维持和平衡世界的秩序,你有核武器,我也有核武器,你打我,我也打你,靠核武器的威慑建立平衡。所以,大国之间力量的所谓平衡,未必都是以和平为基础而建立,而是靠强大的核武器的威慑力。但是有些武器是绝对不能开发的,比如化武。自主的机器人绝对不能开发,自动的机器人是可以的。自主的机器人,如所谓的杀人机器人是不能开发的,因为它有独立的伤害人的决策能力;自动的武器,人类是可以控制的。

   在人类历史上,我们正面临着一个最大的考验:是选择坚持人类控制技术的文明发展史,还是要改变人类文明史,让所谓的无机生命代替有机生命。人越来越工具化,人的尊严越来越边缘化,似乎我们愿意把很多事情交给机器人做,那就想一想五十年后、一百年后人类会怎么样。我们要重新写人类文明史,当无机生命主宰我们的未来时,我们的法学、医学、文学,我们的创造文明到底有什么意义?这个意义上,当我们谈到21世纪的宪法挑战时,首先要谈到的问题就是在科技面前如何保障人的尊严性。宪法上的尊严性虽然是德国的概念,但它也成为了世界的基本共识。宪法上的尊严就是指人具是主体性的、目的性的存在,绝对不能客体化。但在现实生活中,我们感到,有时人越来越感受到人越来越客体化,为了国家、为了某种目的可以牺牲我们的健康和生命,甚至有的时候在整个国家发展面前,人成为一种客体化的东西,日益远离宪法上的尊严价值。

   最近我一直思考一个问题,在科技发展的背景下,我们当然要充分肯定科技发展给人类文明带来的积极作用,但法学的使命不是赞赏科技发展带来辉煌的成就。人类之所以需要法治,就是要思考科技可能带来什么样的非理性的后果,如何通过法治降低科技发展可能带来的风险与非理性,如何通过宪法控制科技对人类文明、尊严与未来的威胁。科技的非理性必然造成人的尊严的侵害,如何预防侵害,如何坚持人的尊严价值立场?要回答这个问题,文明需要回到宪法的基本共识。所以,今天的演讲重点谈一下科技对人的尊严的侵害与宪法控制手段,这也是讲座题目定为“科技发展的宪法界限”的原因。

  

二、对议题的研究进路


   下面简单说一下我思考这一问题的总体思路。十多年来,我一直在思考宪法与科技的关系问题。我认为,宪法学的基本命题和核心的价值就是任何时候都不能把人性边缘化,以牺牲人性尊严为代价带来的任何发展,所谓的改革本质上是不符合现代宪法的基本价值,也就是远离了我们追求法治的理想,损害了人类的尊严,违背了人权发展的逻辑。任何时候,无论以任何理由,把人性边缘化而取得的任何一个辉煌、任何一个所谓的成果,都不符合我们所追求的法治理想,更不符合社会共识。

   我的基本学术立场是:科技发展要基于人的尊严和宪法共识。任何时代科学技术都有双重性,既造福于人类,又损害人类。在座的各位同学,可能都有手机,我们的生活似乎离不开手机。我问一个问题,人类什么时候开始有了手机技术?五十年代、六十年代、七十年代、八十年代?目前世界上有多少人用手机?中国的手机用户到底有多少?不知道你们是否考虑过,当你决定用手机的时候,一天生活离不开手机的时候,你会失去隐私。大家都想一想,你用了手机后,对你的生活方式、思维方式、人际交往方式带来了哪些影响?也许负面的东西大于正面的东西,所以手机一方面确实给我们生活带来了一些便利,但是另一方面也给我们的尊严保护、隐私权的保护带来了风险与挑战,如果不加有效控制,将导致人的尊严的边缘化,人类会失去存在的意义与价值,人类就没必要存在了!而要控制科技的非理性,在发展科技技术的同时,能够保护人们应有的尊严,消除给人类带来的风险,或者把风险降到最低限度,我们必须要选择一个制度安排,而这个制度安排就是“宪法治理”。

   在这一点上,现代科技技术发展历史和宪法发展历史是大体对应的。没有宪法不可能有科技技术,而没有科技技术推动的宪法,也会失去动力。将宪法价值与科技价值加以平衡的重要平台就是宪法,有了宪法共识才能让人类继续生活在自由、幸福、有尊严的环境中,确保人类永远主宰未来,不会由技术来主宰人类,让人类的生活更加安定,不再恐惧,不再焦虑,不要害怕未来怎么样。

   也可能有同学会说,我们可以关心五十年、七十年以后的事,但为什么要关心一百年以后的事情。答案就是,如果不以宪法控制科技的非理性,一百年以后我们将面临无法想象的社会。去年微软公司已经宣布,他们将发明AI+基因改组技术,因为健康很大程度上要取决于基因,但是通过AI技术可以改组人们的基因,把不好的基因重新改组,这样人的寿命越来越长,也许能活到一百二十岁、一百五十岁。秦始皇当年想实现的长生不老的理想,在AI技术上完全可以实现。但是同学们想一想,如果大家都活到一百岁,一百二十岁,人类会怎么样呢?地球能够承载的人口数是有限的,大概是90亿,不能超过95亿。如果人类的老龄化到了社会无法承受的时候,人类的生存空间也会出现问题。我们是否需要靠技术无限制地延长人的寿命?在现代科技技术发展的背景下我们需要思考这些问题。

  

三、历史的视角:科技与宪法发展史

  

   学法学的同学都知道,人类最早的人文社会科学知识并不是经济学、新闻学,而是神学、医学和法学。我们确实需要思考为什么法学、神学和医学在一起,神学、医学和法学的共通点在哪里。南师大是全国有名的法学院,你们肯定为选择法学而自豪,因为人类最早的大学博罗尼亚大学、雅典大学,就三个学科,其他学科是没有的。所以,只要人类存在,法学学科是会存在的,因为人类生活需要法学、医学和神学。一百年之后、五十年后,其他学科就不好说了。所以同学们选择法学是对的,你是为一百年后的生活做好了准备。三个学科共同的特点是:从人出发回到人。医学为什么存在?神学为什么存在?人类灵魂的安宁、身体的健康、社会疾病的治理靠人。其中法学是把神学、医学价值融合在一起的综合性学科,没有法治的保障,人类的灵魂是不得安宁的。关于医学,国家要保障每个人的生命、健康安全,社会中每个人的健康权、生命权得到保障,需要有好的医生治病。社会的病靠法学来治疗,所以法学不仅是三个古典的人文社会科学知识的组成部分,同时也是把三个知识融合在一起的哲学。所以,任何一个时代,只要人类存在,法学就是必不可少的,没有法学,其他知识也失去了价值基础、规范基础、知识基础。从启蒙时代开始,到第一次工业革命、第二次工业革命、第三次工业革命及正在经历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宪法一方面推动科技的发展,另一方面又尽可能降低科技发展所带来的非理性和对人的尊严的侵害。

   (一)启蒙与前启蒙时代:科学、理性与宪法观念

   十六世纪四十年代到十七世纪末的科技发展,特别是近代科技发展史与宪法学是如何对应的。如果没有宪法的理念和知识,为人们带来灵魂安宁跟保护,我们所说的以实验为基础的近代科学就不可能产生。

   (二)第一次工业革命时代:科技发展与理性主导的宪法的响应

   同学们高中时就学过了第一次工业革命,为什么发生了第一次工业革命?这个工业革命产生了什么影响?如何解决第一次工业革命所带来的大量非理性的社会问题?只能靠宪法,所以才有了1787年的美国宪法、1795年的法国宪法,开始对科技进行保护。当科技发展无法自我解决矛盾的时候,人类需要更高级的规范来加以约束,一方面把科技发展纳入学术自由,另一方面用宪法的力量来约束,学术自由不能滥用,学术自由也有界限。所有的科技只能用于造福于人类的幸福生活。

   (三)第二次工业革命时代:列国竞争与国家主导

   第二次工业革命后,电的发现、内燃机的出现,使得我们的信息、沟通越来越便利,包括自由主义、民主主义、社会主义的各种市场、各种价值观能够随着科技的发展、信息化的发展出现。这种时候如何融合社会主流的价值观,到底什么主义对人性的发展更有利?科技本身就提出这样一个课题,所以产生了今年在世界现代发展史的最大一个事件。

我不知道同学们是否了解1918年的苏俄宪法?人类历史上的第一部社会主义宪法就是1918年苏俄宪法,(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370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