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俞可平:政治哲学何为

更新时间:2018-11-28 22:20:39
作者: 俞可平 (进入专栏)  

  

   问:俞老师,早就听说您回北大后主要做“天国的学问”,重点关注政治哲学和政治思想史的研究,还专门成立了专注于政治学基础理论研究的“北京大学中国政治学研究中心”。很多人不明白您为什么要这样做。就我所知,在国内政治哲学并不是显学,很多人甚至还不清楚政治哲学是什么。您能谈谈政治哲学究竟是什么吗?

   俞可平:其实,我研究生是在厦门大学哲学系就读的,专业就是政治哲学。从现实政治研究转向政治哲学研究,也算是一种学术的回归吧。政治哲学可能是最早的交叉学科之一,它既是哲学的一个分支学科,也是政治学的一个分支学科。政治哲学主要研究政治价值和政治实质。政治哲学属于政治理论的范畴,它是关于根本性政治问题和政治发展规律的理论,是其他政治理论的哲学基础。

   政治哲学的研究对象是人类的政治价值和普遍性的政治原理。政治价值和政治原理的具体内容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和不同的社会制度中是极不相同的,因此政治哲学的具体内容在不同历史时期和不同的社会制度中也各不相同。但诸如国家、政府、权力这些重大现实问题和诸如自由、民主、平等、正义、人权这些重大价值问题,通常是政治哲学所共同关心的主题。

   政治哲学不属于经验研究和应用理论,而是一种规范理论。它也关注现实政治的根本问题,但它主要不是关于现实政治的应用性知识,而是关于现实政治生活的一般准则以及未来政治生活的导向性知识,即主要关注政治价值,关注为社会政治生活建立规范和评估标准。换言之,它主要回答政治“应当怎样”的问题。例如,什么是最好的政治制度,什么是理想的政治生活,什么是善治,政府机器应当如何运转, 什么样的政治家才是优秀的政治家,等等。

   但是,以为政治哲学与经验事实材料毫不相干则是错误的,因为任何正确的抽象都离不开一定的经验依据,要真正弄清楚“应当怎样”,就首先必须弄清楚“是什么”和“为什么这样”。因此,政治哲学在研究政治价值的同时,也关注政治事实。不过,它所关注的不是一般的政治事件和政治现象,而是带有根本性意义的政治事实。例如,国家的性质是什么,政治的本质特征是什么,什么是民主政治,等等。

   问:古希腊有很多思想家被称为政治哲学家,伟大哲人亚里士多德的名著《政治学》就创造性地提出了政治学的研究范式。政治哲学是政治学的一部分吗?政治哲学与政治科学又是什么关系?

   俞可平:政治学(politics)泛指关于人类社会政治现象和政治发展规律的一般知识,它是人类最古老和最重要的学问之一。人类自从有了国家,有了政治生活,也就有了相应的政治理论或政治思想。历史上政治学一直与法学、哲学、伦理学、文学等交织在一起,并且一直受到统治阶级的高度重视。传统的政治学其实也包含了政治哲学,历史上许多伟大的政治思想家,既是伟大的政治学家,也是伟大的政治哲学家。亚里士多德就是政治思想史上最杰出的代表人物之一。

   政治科学(political science),系指近代以后发展起来的一门独立学科,它着重于借助科学的方法,以经验事实材料为基础探究政治发展规律,有严密的逻辑结构和独特的概念体系。政治科学主要关注的是政治事实,着重回答“是什么”的问题。从这种意义上说,政治哲学不属于经验理论的范畴,甚至也不属于狭隘的科学主义者所说的政治科学的范畴。

   政治哲学为整个政治学研究奠定哲学基础和指导思想。政治学是一门实用性极强的科学,它与政治现实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归根结底是为现实政治服务的。政治学研究者生活在现实社会中,不可避免地带有自己的价值观,并且总是自觉地或不自觉地在研究中体现某种价值偏向;任何政治学研究总是在一定的政治哲学指导下进行的,并且总是反映着特定的政治哲学。

   问:相较直接指向或服务政治实践的其他分支学科如政治制度、行政管理等而言,政治哲学作为基础理论学科对人类的政治进步和社会的现代化进程有什么意义?

   俞可平:很多人讨厌政治,其实人类至今仍然离不开政治生活。只要有政治生活,就需要政治思维和政治哲学。亚里士多德说,人天生是政治动物。亚里士多德本人是许多学科的奠基人,例如生物学、物理学、气象学、逻辑学、修辞学、伦理学、教育学和政治学等。如果让他说哪门学科最为重要,他一定选择政治学。因为他自己在《尼可马洛伦理学》中明确说,政治学关系到共同体的公共利益,在所有学科中政治学是主要学科(master science)。当代西方有一位很重要的政治学家伯纳特?克里克(Bernard Crick),他是牛津通识读本《民主》的作者。他在上个世纪写了一本很有影响的名著,叫做《为政治辩护》,也表达了同样的意思。他说:只要社会的资源满足不了人类的欲望,那么,政治学而不是经济学便是主导学科。

   作为政治学理论基础的政治哲学,主要通过以下三种方式对人类的政治进步和社会现代化进程产生影响。

   其一,阐述人类的理想价值,指明人类进步的方向和目标。自由、平等、公正、民主、法治、和谐等既是人类的基本政治价值,也是政治哲学的根本问题。政治哲学为这些政治价值制造必需的合法性,告诉人类为什么必须坚持这些政治价值。其二,为人类的政治判断提供基本的评价标准,使人类的政治发展遵循理性的和进步的轨道。例如,什么是国家治理现代化,衡量国家治理现代化的标准是什么?其三,政治哲学给人们以政治的启蒙,告诉人们人类没有救世主,每个人自己就是国家的主人,自由是人类的本性,正义是至高无上的道德律令,等等。政治思想家通过提出问题和解答问题,通过对现实的分析和批判,宣示自己的主张,引导社会的舆论,使人们能够在重大的问题上逐渐形成共识。

   问:20世纪五六十年代,美国行为主义政治学的不少代表人物断言,随着科学主义的兴起,政治理论和政治哲学已经没有存在的价值,政治哲学即将死亡。但事实证明,政治哲学作为一门科学的存在,迄今为止仍然方兴未艾,政治哲学的使命远没有终结。请问政治哲学有什么功用?此外,在政治生活中,政治意识形态以潜在的方式影响着人们的政治思维、政治判断力和政治行为。那么,政治哲学与政治意识形态之间是一种什么关系?

   俞可平: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美国发生了一场“后行为主义政治学革命”,重新强调政治思想和政治哲学的作用,政治哲学得以再度复兴。这是因为,无论对于人类的政治生活,还是对于政治统治来说,政治哲学都是不可或缺的。

   从政治统治的角度看,政治哲学的主要功用是为统治阶级制造合法性或正当性。这里所说的合法性是指政治学的合法性,而非法学的合法性,即政治权威或秩序被自觉认可和接受的状态。因而,政治哲学是政治意识形态的核心内容,与统治阶级的政治利益有着最密切的关系。自从人类社会出现政治现象之后,它就逐渐产生了,并且一直受到统治阶级及其理论家的高度重视。历史上所有伟大的思想家几乎都涉及政治哲学问题,绝大多数思想家本身就是杰出的政治哲学家或政治思想家。

   我们现在特别强调意识形态工作,这可能是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所不曾想到的。马克思恩格斯虽然重视意识形态,但在他们眼中意识形态其实是一个贬义词。因为在他们看来,意识形态是为统治阶级服务的工具。政治意识形态是统治阶级自上而下灌输给公民的,它要求公民无条件信仰;而政治哲学则是政治理论家对某些根本性政治问题的理论论证和阐述,它试图通过说理的方式使公民信奉一定的政治价值。由于政治哲学的最终目的是为政治生活提供指导方向和价值标准,它始终为社会的统治阶级所重视,是政治意识形态的基础和核心。可以说,任何政治意识形态必然以一定的政治哲学为基础,而任何政治哲学也必然反映着一定的政治意识形态。

   问:在一般人眼中,西方历史上一直重视政治哲学,而且有明确的分期,如古典时期的城邦国家思想、中世纪的神学政治思想、文艺复兴的理性思想、近代以后的自由民主思想等。相比之下,在中国,古代政治哲学似乎不受重视,既没有成熟的形态,也没有明显的阶段性。这是为什么?

   俞可平:并非完全像你所说的那样,中国传统社会也有丰富的政治哲学思想,而且每个时代的政治哲学也同样有其时代特征。例如先秦的政治哲学思想极为丰富多样,诸如小国寡民、大同世界、王道霸道、民贵君轻等等,都是重要的政治哲学观点。秦以后中国推行漫长的专制主义统治,人们的政治思想受到极大的禁锢,相对而言政治哲学不像西方那么繁荣发达,不过同样也有与专制政治相适应的各种政治哲学思想。在我看来,我们对传统中国政治思想和政治哲学的研究还相当薄弱,需要大力加强。

   问: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与世界前所未有地全面接触与融入,政治理论与政治实践不断发展。请问,中国政治哲学研究的现状如何?与西方发达国家的政治哲学研究相比,有什么特点?如何推进我国的政治哲学研究?

   俞可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政治哲学一度被马克思主义政治理论所取代。1952年在高等院校的院系调整中,政治学被当作“伪科学”取消。随着政治学作为一门学科的取消,独立的政治哲学也随之消失。1979年,在邓小平同志的直接要求下,政治学、法学、社会学、国际政治学得以恢复。随着政治学的恢复,政治哲学也逐渐得到重视,许多大学的哲学系和政治学系均开设有政治哲学课程,并且培养政治哲学专业的研究生。近年来,政治哲学开始受到更多的重视,研究成果的质量明显提高,与国际政治哲学界的交流也日益增多。

   与发达国家的政治哲学研究相比,目前国内政治哲学有几个不容忽视的特点。一是高度碎片化,分散于哲学、政治学和马克思主义三个学科,三个学科的政治哲学研究者之间很少交流,更缺乏整合。其二是高度意识形态化,一些人仍然简单地把马克思主义政治理论直接等同于政治哲学,人为地设置很多的研究和教学禁区,严重模糊了政治与学术的界线。其三,作为上述两点的必然结果,对现实的重大政治问题,缺少政治哲学的深入思考,例如关于自由、平等、公正、民主、人权、治理等人类重大政治价值,缺乏我们中国学者独立而系统的思考,在国际政治哲学界缺乏中国学者的话语权,不能在政治思想上对人类做出较大贡献。

   推进中国政治哲学的研究与发展,首先需要正确看待政治哲学与意识形态的关系,不能把两者完全等同。政治哲学确实与政治意识形态关系密切,是意识形态的核心和基础。但两者毕竟不是一回事,尤其不能把对政治哲学的研究也当作是意识形态工作或政治思想工作。对政治哲学的研究首先需要遵循学术的规律,要有自由宽容的学术环境。

   其次,要加大对人类普遍性政治发展规律和共同政治价值的理论研究。每个国家必然有自己的政治发展道路和政治特色,这是毫无疑问的。但同样不应有疑问的是,人类社会有共同的政治发展规律和普遍的政治价值。这是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观点,不承认这一点就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中国特色与普遍规律两者不可偏颇。现在我们过于强调中国特色,而忽视了普遍规律和普遍价值的研究,甚至把许多人类共同的价值当作了西方的价值。

最后,政治哲学的研究需要多学科的整合,从而克服目前严重的碎片化倾向。在中国学界,应当搭建更多的政治哲学学术交流平台,例如创办政治哲学的刊物、开设政治哲学的课程、举办政治哲学的各种研讨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3698.html
文章来源:《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学报》2018年第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