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俞可平:政治哲学何为

更新时间:2018-11-28 22:20:39
作者: 俞可平 (进入专栏)  
等等,努力建构起一个政治哲学的学术共同体。

   问:有学者认为,在今天的中国,政治学研究中包括一些有共性的课题,比如有关民主体制的产生、巩固和质量等。但更多的研究议题是对现实的直接探讨,基本是问题导向或事件驱动的。请问政治哲学的现实意义或实践意义是什么?它对当代中国经济发展、社会转型、政治改革、国际角色等的具体影响和作用是什么?

   俞可平:政治哲学尽管研究人类社会的根本性政治问题和普遍的政治规律,看起来是“天国的学问”,但与“尘世”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对当下的中国政治发展和国家治理现代化来说,它至少有以下这样一些重要价值。

   第一,有助于增强执政的合法性。强调依法治国和法治国家当然很重要,大家已经有共识,但这只有法律意义的合法性。对于国家的长治久安和政治互信而言,政治的合法性其实更重要,从根本上说法律的合法性要服从于政治的合法性,这也是当法律不适应社会发展的需要和大众民意时,必须及时修改的根本原因。政治合法性的来源随着时代而变化,过去是血缘、暴力和神化,在现代政治条件下,民主、绩效和善治等日益成为合法性的主要来源。中央领导一直强调,“我们党的执政地位既不是与生俱来的,也不是一劳永逸的”,其实已经意识到传统的执政合法性正在面临挑战,“打天下坐天下”的传统政治合法性已经远远不能适应现代民主政治的需要了。我们需要对执政合法性进行新的论证,这就需要加强政治哲学的研究。

   第二,有助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深入人心。确立12个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近年来我们在思想文化建设方面的最重要工作。这方面中央的宣传力度很大,到处都可以看到关于这24个字的标语口号。然而,在许多地方和部门,对核心价值观的态度似乎也仅仅停留在宣传口号上,远未真正贯彻落实。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有六个是政治价值:民主、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和谐。然而,有多少领导和学者真的把它们当回事?又有多少关于民主、自由、平等的独创性研究?在不少人眼中,甚至民主、自由、平等都快成为敏感词了,哪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样子?前些天我为牛津通识读本《民主》的中译本写了个序言,叫作“为民主辩护”,还有人对我说:你怎么还在为民主辩护?这说明,民主、自由、平等、法治、公正、和谐这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远没有真正深入人心,没有使人觉得离开它们就不可能有社会主义,更不可能有社会主义现代化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论证这些核心价值观对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内在联系,恰恰就是政治哲学的重大任务。

   第三,提升中国智库或思想库的水平和影响力。近些年来,我们十分强调智库的建设和作用,中央专门发过一个关于建设中国特色智库的文件,各个高校和机关纷纷建立各类智库,据说仅“一带一路”的智库就不下200个。但目前中国的智库出现了严重的偏差,最主要的是缺乏思想性、独立性和前瞻性。许多领导和学者狭隘地把智库当作是单纯的政策研究和咨询机构。其实智库的实质是“思想库”,首先得有思想,特别是政治思想或政治思维,这就离不开政治哲学。现行的智库缺乏思想性,这当然与管理体制有关,但也与许多专家学者从未受过系统的政治哲学训练直接相关。真要使智库具有思想性,就要加强政治哲学的教学与研究。

   第四,有助于掌握政治话语主动权。“软实力”的概念近些年在国内受到热捧,其实所谓软实力就是我们以前常说的文化影响力、理论感召力或学术影响力之类的东西。下个月我们将邀请“软实力”(soft power)概念的发明者约瑟夫?奈(Joseph Nye)教授来北大做访问,就“软实力”与“巧实力”(smart power)做一个对话与演讲。毫无疑问,话语权是软实力的重要部分。这些年中央特别强调要掌控话语权, 为此花大笔经费来打造话语权,取得了一些效果,但在我看来并未达到预想目标。很多人以为提出几个“中国特色”的概念或术语,就是掌握了话语权,这完全是误区。话语权的基础仍然是原创性的理论和思想,没有说服力的理论与思想做基础,所谓的话语权也只是自说自话,不会有真正的影响。要有原创性的政治理论和政治思想,就离不开政治哲学的研究。

   问:刚才您提到了政治哲学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间的关系,您能对此更进一步阐释一下吗?

   俞可平: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是中国梦的基本内容。中华民族的复兴与中华民族的进步是不可分割的。我们既要强调复兴,也要强调进步。因为我们不仅要恢复中华民族昔日的辉煌,还要在新的时代条件下与时俱进,产生符合时代要求的伟大思想。任何伟大的民族,其之所以伟大,不仅仅是经济和军事的强大,更要拥有伟大的思想和理论。我们说德国、法国、英国都是伟大的国家,首先并不是因为它们拥有强大的经济和军事力量,更是因为这些人口还不及我们党员人数的民族拥有众多影响整个人类的伟大思想家。我们中国共产党至今的指导思想仍是马克思主义,其创始人也是德国人。所以中华民族的复兴和进步,不仅要实现经济和政治的现代化,不仅要有强大的经济和军事实力,同样要有伟大的思想和杰出的思想家。没有政治哲学和政治理论的繁荣,就难以产生伟大的政治哲学和政治理论,就难以产生我们中华民族自己的伟大思想家。

   在现实的语境中,人们一般对“理论家”、“思想家”、“学问家”不加区分,这当然无可厚非。但严格地说,它们之间是有区别的。学问家指的是那些术有专攻、业有所长、学识渊博的学者专家。他们本着独立研究的精神,往往与现实保持着一定距离,有些研究甚至远离现实生活。但他们的学识是人类知识长河中的涓涓流水,其影响超越时空而绵延不断。理论家和思想家则有着强烈的现实关怀,其思想和观点往往直接针对现实问题。他们之间的区别在于,理论家的作用更多在于解释和辩护现实,思想家的作用更多在于分析现实和谋划未来。理论家和思想家都有自己的观点和学说,但理论家更看重现实价值,思想家则更强调历史意义。理论家和思想家都是适应时代的要求而产生的,但理论家的影响力通常取决于特定的政治需求,思想家的影响力则取决于整个时代的需要。

   思想具有穿透时空的影响力。古今中外那些伟大的思想至今仍然放射着闪亮的光芒,启迪着人类的智慧。像孔子、老子、孙子的思想不仅对现在的中国人还深有影响,而且在西方世界也有其不可忽视的影响。像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卢梭、康德、洛克、马克思等人的思想,不仅在西方世界深有影响,对东方国家同样也影响深广。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与进步,不仅要有伟大的学问家和理论家,还要有伟大的思想家和哲学家。从这个意义上说,推进政治哲学的研究,直接关系到中华文明的复兴。

  

   本文原载于《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学报》2018年第5期《政治哲学何为——俞可平教授访谈录》。北大政治学(微信号:PKURCCP)为方便阅读,略去全部注释,并有删节和调整。编辑:费海汀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3698.html
文章来源:《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学报》2018年第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