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国柱:贸易战与美国对华战略走势

更新时间:2018-11-25 20:51:28
作者: 刘国柱 (进入专栏)   史博伟  

  

   贸易战背景下美国对华战略环境转变与政策走势

  

   美国挑起贸易战既反映了美国国内对华战略环境的变化,也反映了特朗普政府对华大战略的调整。美国国内对华战略环境的最大变化就是出现了形形色色的“修正主义”思潮,即修正以往战略界和建制派的对华战略和政策。这种“修正主义”思潮以及对美国对华战略与政策的影响起码表现在两个方面。

  

   其一,在“修正主义”思潮影响下,美国战略界及建制派的看法发生转变,认为随着中国的崛起以及中国在国际政治舞台上的作为,中美关系的发展已经到了一个新的转折点,需要重新思考美国的对华大战略和中美关系。尽管美国政界及智库对未来美国对华大战略及美中关系走向并未形成一致看法,但总体趋于悲观,平衡甚至遏制中国影响力的呼声日渐抬头,反映在美国对华政策上就是逐渐将中国定位为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

  

   2015年3月,美国前副国家安全顾问、小布什政府驻印度大使罗伯特·布莱克威尔和小布什政府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阿什利·特利斯发布了《修正美国对华大战略》的报告。他们认为,美国与中国接触的政策是在加强这个美国竞争对手的实力,这一政策不能再持续下去了。他们呼吁:“对中国采取一项新的大战略,以平衡中国实力的崛起,而不是继续协助其崛起。”在这一过程中,他们不再强调支持与合作,而更多地强调压力和竞争,甚至认为,“激烈的美中战略竞争已成为新常态。”这一结论比特朗普政府的类似论断还要早两年多。

  

   这种“修正主义思潮”体现在美国大战略上就是,特朗普政府2017年底和2018年初分别颁布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和《美国国防战略报告》将中国列为美国最主要的战略竞争对手和挑战者。报告认为中国正在试图“挑战美国的地缘政治优势,并试图将国际秩序向对其有利的方向扭转。”特朗普政府颁布的这两个战略性文件,完成了美国对华战略定位的修正。

  

   对华贸易战正是美国将中国作为战略竞争对手在经济领域的反映。美国在贸易战中对《中国制造2025》发展规划提出的过分要求,所担心的正是中国制度优势可能带来的对美国目前技术与产业优势的挑战;美国对中国在知识产权领域的无端指责,同样担心的是美国对华技术优势的流失;而对于中国留学生赴美留学专业的限制,更是体现了美国对中国所谓获取美国技术长远的担忧。

  

   其二,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逐渐融入国际社会,但并未按照欧美国家期待的方向发展,更没有出现欧美国家所期待的变化尤其是国内政治变化。这在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政界、智库和学术界已经形成较为广泛的共识:美国长期奉行的对华政策已经失败。这样的现实需要美国重新审视并修正其对华政策,建立一个更强大、更持续的对华战略。在2017年11月1日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举办的一个政策研讨会上,参加讨论的智库学者从不同角度分析了这一问题。瑞安·哈斯指出:美国国内普遍认为,过去三十多年来美国所奉行的战略没有达到人们的预期。中国的崛起并没有按照美国的战略来进行改革。另一位学者米拉·胡珀也认为,中国并没有像美国想象的那样走向自由化。奥巴马政府时期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前助理国务卿科特·坎贝尔、曾经担任美国前副总统拜登副国家安全顾问的厄利·拉特纳也联合撰文称:美国一直期望能够决定中国的进程,但总是过高估计自己的能力……外交和经济接触并没有带来中国政治和经济上的开放……自由的国际体系并没有像预期的那样可以诱惑或是制约中国。中国在追求自己的发展道路,而在这个进程中,美国的一系列期待落空了。

  

   鉴于通过接触政策改变中国的愿望落空,建制派要求美国政府重新审视并修正美国的对华战略与政策,建立一个新的、更强大、更持续的对华战略。特朗普政府要求中国取消一切非关税壁垒,停止对外国投资执行“技术换市场”的做法,要求中国政府停止为《中国制造2025》提供政策支持和财政补贴,都反映了美国对华战略和政策的修正和调整。

  

   可见,无论是美国国内对华战略环境还是特朗普政府对华战略的调整,都反映出中美关系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这一时期的重要特征就是中美双方结构性矛盾日益突出,尤其是崛起大国与守成大国之间的矛盾,两种不同经济制度、发展模式与理念的矛盾与冲突,将取代传统中美关系中的“日常性麻烦”,成为影响中美关系中的主要因素。

  

   文章原载于《当代世界》2018年第11期,注释略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361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