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何哲:人工智能时代的人类社会经济价值与分配体系初探

更新时间:2018-11-25 20:18:23
作者: 何哲  
内燃机利用燃料和燃烧后气体的化学变化,再通过对活塞的推、拉动作实现机械能的输出。而这在工业时代以前是通过人力或者畜力、水力等实现的。

  

   第三,是反复重复的劳动。受制于人的疲劳,人无法高强度的长时期完成重复性的劳动。通过机器实现对人的重复性劳动替代,能够提高劳动效率和避免劳动损伤。

  

   第四,是大强度或者大尺度的劳动。对于加工大尺度工件或者需要高强度施压的劳动,机器很好的实现了替代。如通过层层传递,实现对大型机械的控制,从而在大型矿山中进行劳作,极大提高工作范围和效率。或者是高强度的加工,例如飞机船舶的龙骨,需要高强度一次成型,不能拼接,就只能通过数万吨的巨型水压机进行。

  

   第五,是高精度的劳动。在极细微的环境下,人无法通过自然视觉和手进行加工,就需要借助光学仪器和精密机械进行加工。如微米级的高精度的机械切削,纳米级的集成电路加工,生物领域细胞层面的基因改变等。

  

   尽管工业时代后,机器已经逐渐融入了人类的所有劳动中,但依然有以下几类劳动不能由机器独立完成:

  

   第一,不能自动进行多环节自动耦合的复杂劳动。多环节的复杂劳动需要更为复杂的运动控制系统和更为精妙的机械组合。而这些,需要人类给予精心的设计。并且在多个环节中进行管理控制和人工干预。

  

   第二,不能替代人类进行管理活动。在劳动生产领域以外的管理活动如计划、组织、协调、预算等活动,机器远不能完成。

  

   第三,不能进行复杂环境的判断和决策。虽然在工业革命后,人类同样发现了自动控制原理,如锅炉的温控等,但其根本是利用负反馈设施进行简单的控制。更为复杂的逻辑控制已经是进入到七八十年代信息化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而其他更为复杂的环境判断和决策,机器更是无法进行替代。

  

   第四,不能进行高度思考性的脑力劳动。在电子计算机出现以前,机器几乎不能替代人类进行脑力性活动,机械式计算机虽然也可以进行加减乘除甚至简单的积分运算,但本质都是机械通过刚性的机械传动进行的累计。而在电子计算机发明之后,才逐渐能够在科学计算,逻辑推理,文本处理等脑力劳动中进行一定的辅助活动。

  

   第五,不能进行面对面接触性的服务性劳动。在经济活动中,除了生产环节,还遍布着各种服务环节,包括前期的研发、设计、调查,中期的物流、库存,后期的推广、营销、售后等各个复杂的服务性劳动,这些机器都不能完成,而需要以人为主体进行,特别是在研发端和销售服务端,人的劳动要占到绝大多数。

  

   因此,可以看出,在人工智能出现以前的传统机器时代,人类虽然越来越多的使用机器进行劳动替代,但人类始终在整个经济全过程处于核心位置,机器无论如何重要,但所提供的劳动依然是辅助性的。

  

   (二)人工智能对人类生产性劳动逐渐替代的阶段性发展

  

   自人工智能出现以来,这种机器从事单纯辅助性劳动的情况正在发生着潜移默化的改变。人工智能至今已经有七十多年的历史了,广义而言,从1946年世界上第一台电子计算机正式被发明以来,人工智能的萌芽就已经诞生。因为电子计算机第一次能够用数字化的逻辑计算来部分替代人类的脑力活动。此后,人工智能不断发展,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的第一次高潮,诞生了图灵测试以及最初的编程语言;再到上世纪80年代,大规模集成电路的普及和计算科学的发展,日本甚至要提出构建具有自我思考能力的第五代计算机;进入到二十一世纪后,伴随着互联网与计算科学的进一步发展,以及人类面对庞大数据的分析与处理需要,人工智能进入了飞速发展阶段[[5]]。2016年人工智能战胜围棋世界冠军李世石成为标志性事件,因为,围棋算法无法通过传统的穷举法进行分析,而势必引入大量的模糊判断和整体局面分析,从而标志着人工智能迈上了新的台阶,而此后的人工智能发展,以日新月异的速度在更新。

  

   整体而言,目前学界与工业界认为人工智能的未来发展可以划分为三个阶段,即弱人工智能阶段,强人工智能阶段,超人工智能阶段。

  

   1. 弱人工智能时代

  

   所谓弱人工智能,又称之为狭义人工智能(Artificial Narrow Intelligence,ANI),即是指人工智能只能够在某一方面的人类工作上协助或者替代人类,如图像识别、信息检索、信息判断等,而不具备全面复合自我学习能力,无法全面的与人类智慧相比。

  

   弱人工智能时代的历史已经很长,广义而言,从上世纪五十年代至今,都属于弱人工智能时代。在这一阶段,机器只局部性的具备了具体的若干智慧属性的功能,能够部分替代人类的脑力劳动。而人类本身依然牢牢掌握了对整个经济链条的控制权,人依然是核心的,而机器则依然是物化和资本品的属性。因此,可以说,在弱人工智能时代,人的劳动并没有被根本性的替代,而是机器更多的部分协助了人的劳动。人的劳动特别是生产决策,人工智能的研发,产品与生产线的设计等,依然在商品的价值中占据重要位置。

  

   2. 强人工智能时代

  

   所谓强人工智能,又称通用人工智能(Artificial General Intelligence,AGI),是指人工智能体具备了普遍的学习和自适应训练能力,具有高度的对外界环境的感知和新事物的理解与学习能力,能够自我学习新的领域和自我完善。在这一阶段,人工智能已经具备了和人一样的学习与理解能力,人类所能够完成的绝大多数劳动,人工智能都可以自主完成。

  

   强人工智能何时到来,在学术和业界争议较大,最为乐观的认为,考虑到人工智能目前的飞速发展,在2020年左右,人工智能就将具备普遍的自我学习与自我进化能力。而较为保守的估计则认为在2050年左右,人工智能才会赶得上人类的智慧。

  

   强人工智能的到来,将使得人类第一次面临着严重的劳动替代问题。在生产领域,绝大多数的生产都是由强人工智能自动完成的,人类更多的只是提出需求,而设计、制造、运输、配送的全过程,几乎都是机器自主实现的。并且,在面对面的服务性活动中,高度逼真的人形机器人,也能够实现对人类的替代,并做到更精确、更及时、更贴心、成本更低。

  

   3. 超人工智能时代

  

   所谓超人工智能(Artificial Super Intelligence,ASI),是指在强人工智能的基础上,通过海量的数据整合和高度的学习与自我进化能力,具有远远超越人类智慧水平的人工智能[[6]]。在这一阶段,机器以日新月异的指数型速度进行自我演化,传统人类无论是个体还是整体智慧,都无法与机器相比。

  

   对于超人工智能是否能到来,目前依然有所争论,因为人的进化是宇宙几十亿年的结果。超人工智能是否会在几十年内就会到来,依然是高度不明确的。有学者估计,在2060年,超人工智能有可能出现。

  

   无论怎样,超人工智能一旦诞生,意味着新的智慧形态的进化完成。生物形态的智慧将不再是目前唯一的智慧形态。而在超人工智能阶段,人的智慧在物质产出方面已经没有必要性。这就意味着,无论是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人都不再成为物质产出的必然主体。人依然可以从事各种形态的劳动,但是,这种劳动更多是自娱自乐性的,而不再成为社会主体的物质产品获得方式。而对于绝大多数的服务活动而言,高度智慧人工智能与高度拟人态的机器人,将同样可以提供无所不在的服务。劳动之于人,终于失去了其经济意义。在这一阶段,物质的稀缺性和服务的稀缺性都将成为历史概念。人类社会处于普遍的生产性劳动失业当中,那么,物质应该以何种方式衡量其价值,并通过何种方式进行全社会的分配从而不至于导致两极分化和消费活动中的浪费,将是人类即将面临的严重问题。

  

   三、传统经济系统货币价值体系运作的逻辑与优缺点

  

   迄今为止,人类经济体系运作的主体逻辑一直都没有实质性的改变,即通过物质的交换体系来实现劳动的分工与合作,并促进更好的生产力的发展和效率改进。一开始人类通过物物交换,然而很快,人类就发明了作为一般等价物的货币,货币的产生与现代人类的产生几乎是同步的。从那时起,经历了农业时代、工业时代乃至所谓的后工业时代,人类通过货币来衡量商品价值,并实现经济体系的组织和分配,成为贯穿人类经济发展的主线。即便是计划经济的尝试,也没有取消货币的存在。因为这种体系是在落后技术与社会组织条件下的大面积经济生产与公平分配的最优策略,因而具有强大的生命力[[7]]。在其背后,隐含着三个核心的现实前提和问题。

  

   (一)物质与物质生产是稀缺的

  

   这里的物质,主要是指能够满足人类物质需求并可进行交换的物品。在传统时代,由于人类生产能力的较为低下和生产要素的缺乏,从而导致了从整体而言,满足人类社会的物质产品相对于人不断增长的需求是稀缺的。物质稀缺性对应的也是物质生产的组织与技术体系的稀缺性。总而言之,在传统时代,物质是有限的。这种有限性就意味着在使用和分配物品时,就必须要根据需求的紧迫性和效率性来进行。而在传统时代,对于个体需求的紧迫性和效率性以及兼顾公平性最简单的评价方式,同时也是最不坏的方式,是通过货币价格的方式,来实现程序平等的交换。当然这种交换,往往会产生利益的不均等,或者造成分配向资本集中,但是其对于生产的促进和商品的全社会流通是有更大的益处。因此,传统时代通过货币价值体系来衡量与分配产品,也是物质稀缺性的根本现实所决定的。

  

   (二)人的劳动是物质生产的核心

  

   正是由于物质的稀缺性,那么就决定了人们不能轻而易举的获取生存所需的物品。因此,生存物品的来源就必须要通过个体某种形式的努力,这种努力在自然经济时代,就是个体劳动,个人要从事农业和手工业劳动才能为自己获取产品。而在商品经济与社会分工发展起来,一个人必须要通过参与某种形式的生产性劳动,才能够从整个经济体中进行交换获取必要的生存物资。因此,劳动的意义就有双重性,一是从个体角度,是个体获取必要生存物资的手段和量的衡量;二是从社会发展角度,通过这种方式来实现整个社会劳动的组织,为整个人类社会的生存与进步协同工作。因此,传统货币价值体系从生产意义而言,就是通过货币价值来实现全社会的劳动协作。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360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