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平:中国的改革开放和中国道路

更新时间:2018-11-24 01:47:56
作者: 陈平 (进入专栏)  

   观视频热情的朋友们,坚信中国道路的同志们,大家好!我今天讲的是《中国的改革开放和中国道路》。

   为什么讲这个题目呢?因为有些人一讲改革开放,就说是“三个化”,自由化、私有化、市场化。假如说对外一开放,全世界国家都齐步前进,变成富裕国家了,那还要不同的经济学派争什么?就是因为市场经济有不同的模式,没有一个模式可以保证你是肯定赢的。

   我今天要讨论的呢,就是比较两种模式,一种模式我把它叫做“中国式的自主开放”,还有一种呢,就叫做“西化的或者依赖的开放”。只有自主开放,才能够走出以前的恶性循环,达到新的境界。凡是想要模仿西方道路的国家,依赖性的开放,最后都成了西方跨国公司的殖民地、半殖民地。

   今年给大家带来最大的困惑是谁呢?就是特朗普嘛!特朗普在那里打选战,说加入WTO,中国赢了,美国输了。美国原来是高举着全球化、自由化的大旗,现在要倒过去搞保护主义了。我问大家:这说明美国强大,还是美国衰落?

   国内的一些朋友,如果是迷信西方模式的人呢,也很有意思,认为一说美国人一发动贸易战,那中国输定了。中国怎么办?要深化改革,怎么个深化法?唱老调子“市场化”、“法制化”。我说你那市场化向谁学?美国的法治能预防金融危机吗?要回答特朗普的问题,书本上是没有现成答案的。

   那么我就拿自己亲身的经历来给大家回顾,中国道路到底是怎么走过来的。

   1950年我刚上小学,那是68年以前的事了。那个时候我们全国的小朋友少先队员省下零用钱来捐一架米格飞机,叫“中国少年儿童号”。为什么?当时中国没有办法造自己的飞机,捐一架飞机打美国。那时候中国的钢产量才60万吨,美国8700多万吨,是中国的150倍。中国人民志愿军敢在朝鲜上跟美国较量,打平了美国,才有中国后来70年的和平发展。

   40年以前,我正好是从成昆铁路调回中国科学院,做核聚变研究。那个时候西方列强封锁中国,我们当时在科学院做实验,95%的时间不是在做科研,是在做仪器,为什么呢?西方封锁,所以科学院只好经过香港,走私进来德国的仪器,我们把它拆了仿造。当时我们觉得这样多浪费时间,但是你没想到40年以后,恰恰是西方封锁,造就了中国一批自力更生的军事工程师。

   拿到西方的仪器不害怕,逆向工程把它拆了。过几年更新了,他们的专利被取代了。所以特朗普在说我们中国人偷了西方的技术,说错了,是中国人太厉害了!恰恰是你们封锁中国,逼得我们自力更生,造就了两代科学家。一旦改革开放,中国立马就超过了原来享受西方阵营特权的国家。你去问问印度的科学家、拉美的科学家、中东的科学家,哪一个国家能有中国的科学家工程师这种不信邪的勇气?

   中国去年的钢产量1.3亿吨,美国钢产量比68年前还掉下来一点。然后按购买力平价算的GDP,按照我的定义,就是联合国的分类是错误的把工业里面最有科技含量的交通业、通讯业放到服务业里去了,这不是荒唐吗!我把它拿回来放在制造业一起,我们叫广义工业,按照汇率计算的广义工业,中国在绝对数量上和相对比例上,也是世界第一。中国的出口竞争也是世界第一,所以今天中国这样的地位,假如还有一些人不敢和美国竞争的话,那我只能说一句话:“那叫没出息!”

   我今天要回答大家一个问题,中国改革开放,成功的秘诀到底在哪里?你要理解改革开放成功的秘诀,一定要有比较的参照系。我们国内的媒体经济学家,一讲中国,喜欢跟日本、韩国、新加坡比,我说,“对不起,你没学过物理学”,物理学最重要的事情要讲数量级。中国的人口超过发达国家人口的总和,日本就相当于中国的两个省,韩国大概一个省,新加坡大概一个市,怎么能够和中国比?

   你要和中国这么大的体量比,你只能和美国、欧盟、苏联这样的大国,还有历史上的帝国,譬如说波斯帝国、奥斯曼帝国相比。我就来给你们比较两种开放的方式,五四时代有一派的主张叫全盘西化,全盘西化的主张在中国从来没有能够实现过,但是世界上有一个国家完全实现了,就是曾经到现在都让西方人感到畏惧的千年帝国,如今的土耳其。土耳其在一次世界大战打败以后几乎亡国,但是出来一个将军凯末尔,打败了英法联军,保持了土耳其核心区域的独立完整,但是边疆区都被肢解了。

   土耳其的改革实现了胡适全盘西化的梦想,而且做了五四运动没有做成的事儿,连文字也改了,把原来类似于阿拉伯的文字,改成拉丁文字,结果怎么样?土耳其是最早被西方接纳加入“北约”的,但是土耳其在欧洲人面前永远是二等公民。几百万土耳其人在欧洲打工,干的是和墨西哥人在美国一样,白人不愿意干的、又脏又累的活。想要发展自己的独立的国防,没有戏,你只能买美国武器。你买俄国武器、买中国武器就要干涉,特朗普甚至宣布要对土耳其制裁,马上土耳其货币贬值、股市动荡。

   第二呢,就是我当年非常佩服的国家,我们50年代的时候,觉得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苏联曾经是世界第二的大国,但是在90年代失掉了道路的自信。戈尔巴乔夫是在西方没有解散北约的前提下,单方面的解散华沙条约,单方面的废除柏林墙,单方面的对西方开放,叶利钦走得更远,把苏联瓦解了,而且兴兴奋奋跑去申请加入北约。

   但是可笑的是,叶利钦都没有地缘政治的基本概念。俄国这么大要加入北约,美国人敢让你进来吗?你进了北约,当头的是美国、英国、法国,还是你俄国?当然是天方夜谭,所以叶利钦被拒绝以后才发现上当了。转身就跟中国改善关系,然后扶植普京上台,可惜晚了!今天我们看俄国,它仍然保持前苏联时代留下的核武装,军事上仍然是世界第二大国。 但是在经济上,已经从当年的第二名降到第七名,甚至第九名了,可惜啊!

   张维为老师讲的“中国要有道路自信”不是一句空话,这是血淋淋的历史教训,希望大家记住!那中国改革开放怎么会走出自己不同的道路呢?

   有的经济学家想象改革应该是有一个宏大的计划,我印象最深的是当年戈尔巴乔夫,请了哈佛的教授设计500天改革方案,学了美国人的立法,改革不做试验,就律师、经济学家、政客,在那里起草法律条文,结果方案还没做好,苏联已经垮了。

   那么我自己非常有幸,改革开放的时候,我是改革开放的见证者和参与者。1978年开全国科学大会,我就被科学院从中国科学院合肥分院,借调到全科大会筹备组,就干评审项目,干了一个月。当时我就发现中国报上来了很多的项目,尤其是军工企业的项目,都是重复浪费的。因为中国没有建立专利制度。很多事情上海的老工人早就知道的,你在内地的一个军工厂还不知道。1978年,当时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工作人员,还是中科大的一个研究生,就给科委的领导上书建议设立专利制度。没有任何阻力,科学院立马就采纳了。

   1979年中央又涉及到农业改革,我们都知道人民公社,为什么有那么多的矛盾,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是人民公社有一项政策,毛主席提出来叫“以粮为纲”。这是中国打土地战争,人民战争的经验。如果帝国主义侵略的话,我们没有粮食是没法打仗的,所以人民公社是要求每一个省都要粮食自给。这样一来,种粮食不赚钱,农村的经济就搞不活。所以当时国家科委有一些领导提出建议说要搞活农村经济的话,必须要放松“以粮为纲”,但是军队老同志就有顾虑,怕这样一来的话,将来敌人入侵怎么办?

   那时候国家科委领导就来找我了,说你写了那么多关于经济史、科技史的文章,能不能写一篇文章回答这个问题。我说行啊!一个晚上我就写了一篇文章,比较了中国的土地战争和西方的贸易战争的差别。贸易战争打的就不是粮食和人口,打的科技进步,所以中国现在要现代化就一定要开放,开放以后才能发展科学技术。

   老帅们一看有道理,这个问题就过去了,然后才有后面我们讲的包产到户,允许多种经营长途贩运。所以中国领导人能够有信心先对内搞活,是从中国的实际问题出发的,不是从西方的教条出发的。这点我认为是中国的改革和东欧的改革完全不同的地方。东欧的改革自上而下的改,搞死掉了,然后失掉制度自信,就干脆放弃社会主义制度全盘西化。

   中国的改革和开放不是同步进行的,它先是对内开放。最近闹的世界天翻地覆的事情,几十万拉美的非法移民到美国的边界,特朗普搞得紧张得不得了,要动用15000军队,超过阿富汗驻军和伊拉克的驻军。你们晓不晓得中国的改革多困难?当时邓小平出山以前,几千万知青回城,然后后来搞活经济几亿农民工进城,中国没有大的动乱。你们说中国是不是一个奇迹?中国对内的开放,从来不是一步到位的,是逐渐放宽的。先放知青回城,然后恢复高考,然后几十万留学生出国,这个事情是惊天动地的。

   因为你要知道,当年,包括苏联和印度都是限制留学生出国的,为什么呢?因为头脑外流。只有邓小平说:“让他们出去!只要我们把中国的事情搞好,他们会回来的。”所以当年斯大林如果有邓小平那样改革开放的勇气,今天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谁胜谁负的问题,大概要重新写过了。中国放开了留学生出国,然后放开了包产到户,乡镇企业就起来了,国企改革就推动了,才给开放特区奠定了基础。

   中国是选择性的开放,没有像有些国家全面开放。我记得当时西方的录音机、彩电、照相机进来,国内羡慕得不得了。如果你打开门的话,那中国的技术比东欧还要落后,肯定全军覆没。所以我记得非常清楚,当年中国加入WTO的时候,西方的主流经济学家、中国的主流经济学家都异口同声地说不能开放,中国加入WTO开放哪个行业,就沦陷哪个行业。当时西方预言中国三个产业将要全军覆没——农业、金融、汽车。这三个行业沦陷了,中国独立的工业基础还有吗?肯定没有了。

   过了20年,特朗普在说,中国加入WTO,美国人当年预言中国要改变颜色,美国要占领中国的市场,现在呢?发现中国的商品靠着规模经济像洪水一样冲击西方发达国家,他们现在要变成防守了。所以我觉得中国的改革开放的话,实际上是非常高明的,但是这里面也走了曲折道路。转折点在哪儿?1988年和1989年。那时候西方的著名的经济学家,譬如说自由派的大师弗里德曼,还有休克疗法的鼻祖哈佛大学的萨克斯,到中国来推销他们在拉美的经验,就是价格改革必须一步到位,他们叫休克疗法。中国当时有的领导人觉得很有道理,宣布中国准备价格闯关,结果中央文件刚一发布,还没执行呢,老百姓全都去抢购,中国领导人立马表现了“摸石头过河”的智慧,马上就退回来了,然后就意识到,改革开放实际上是风险非常大的事情。

   所以中国在那个时候,就有年轻人提出来“双轨制”的建议,被中央采纳。为什么要“双轨制”,一方面保留计划经济的体制稳定性,另一方面开放特区引进新的科技和管理,这样你就能够兼顾社会的创新和稳定性,非常成功。你们记不记得刚刚改革开放的时候,中国有两种货币,除了人民币以外还有外汇券,外汇券的兑换率在市场上和官方的兑换率是不一样的,这相当于一种隐形的保护关税。今年特朗普加关税,他要保护美国的夕阳产业,中国当年选择性的开放,要保护初生的民族产业,所以我觉得中国做得很高明。

中国短短的几年时间就从贸易的逆差变成贸易的顺差,然后顺差大的时候,汇率就自动并轨了。现在中国已经变成世界上外汇储备最多的国家了。那么相对比呢,东欧的开放有三种类型,第一个例子就是西方人吹得最厉害的波兰改革。团结工会把波兰共产党颠覆了,然后接受西方经济学指导,一夜之间搞自由化,放开外汇管制,放开价格管制。波兰的朋友就告诉我们说,他们吃亏了,因为波兰对西方开放,西方没有对波兰开放,结果波兰市场上进来了大批外国货,连手纸都是进口的。波兰自己有竞争能力的农产品,还有化工产品出不去,西方讲你有污染了,你不合标准了,你包装营销渠道有问题了,所以波兰的通货膨胀就起来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358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