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平:中国的改革开放和中国道路

更新时间:2018-11-24 01:47:56
作者: 陈平 (进入专栏)  

   中国1988年社会不稳定的时候,通货膨胀率25%到30%,然后中国一转弯以后,经济基本上是稳定的。波兰把西方的经济学当宗教一样信仰,越是碰壁越是觉得我心不诚,还要继续往前撞,最后通货膨胀率600%,是中国的20倍,持续时间七年。

   俄国改革开放,也听了同一批哈佛教授的话,那闯关的积极性就更起劲了。结果呢,俄国的通货膨胀到了到了中国的130倍,4000%,持续时间七年,货币贬值多少倍5500倍。乌克兰更绝了,货币贬值76000倍,苏联辛苦了70年积累的国家资本,然后被跨国资本1块美元就买走了俄国的6000美元,或者是乌克兰的6万美元的资产,你说他们国家经济还不垮吗?盲目相信外国顾问的开放,波兰是一个典型。

   俄罗斯还有好玩的事情,现在我们不是讲民主吗,当年俄罗斯搞私有化的时候,也实行大民主,要老百姓投票,咱把国有资产分了,那大伙当然都赞成了。几万亿的国有资产,每个人算下来都可以分到几万美元,那我不是天上掉馅饼吗!国有资产一分,各个部委全都解散,整个经济瘫痪,股票市场暴跌,结果大量的老百姓手上的股份集中到少数金融寡头手里面,所以现在的俄国经济为什么起不来?国家资产就变成少数的金融寡头所控制!即使普京以政治理由没收了个别石油寡头的资产,但是也形不成中国今天混合经济底下,多种经济竞争的健康的场面。

   当年东德和西德要统一的时候,两边的经济学家都有一个共识,说东、西德的制度差距太大了,应该是渐进统一。甚至有人建议,应该学习邓小平的“一国两制”,如果当年西德学了中国的“一国两制”,今天的德国就远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道理是因为东德经济一半出口社会主义国家,你突然之间一夜之间宣布,以后交易要用硬通货,美元或者马克来交易,东欧国家没有硬通货,出口市场全部完蛋。东德生产的价廉物美的东西比不上西方的时尚,好了,国内的市场也没有了。社会主义国家里面技术最先进、教育水平最好的全军覆没,然后东德陷入经济萧条十年,拖累了整个德国经济的发展,也导致今天欧盟的欧元的疲软。

   为什么中国的改革开放能成功?我认为有两个因素是决定性的。第一,你做战略决定是考虑长期发展,还要考虑短期利益;第二,做这个决策的是国家的战略,还是利益集团的私利。我认为在这两个重大问题上,中国的道路、中国的体制有比西方更强的优越性。我们今天中国人干了很多成功的事情,但是理论上说不清楚,所以我们干对了的事情,让西方理论家一批评,全成了问题了。

   今年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奖给一个经济学家叫罗默,他提出了“内生增长理论”,整个资本主义的发展推动力是资本积累。原始的资本积累是非常残酷的,就是殖民主义。现在,西方国家要给自己脸上贴金,说我们富是有道理的,你们穷是活该的,为什么呢?知识变成了人力资本了,那么先进的工业国家,知识积累多,那当然你们后进国家就赶不上了。你说这有道理吗?有一点道理,但是不完全有道理。

   如果知识资本是累积的话,那今天大英帝国的霸权应该还在,就没有后来德国、苏联和美国,更没有中国赶超的可能,所以罗默是在1986年,提出他的内生增长论,本人在1987年提出“代谢增长论”。知识不完全是积累的,知识是新陈代谢的,旧的产业衰落了,跟着它的知识也就淘汰掉了。新的产业起来又创造了新的知识,知识的范式也会改变,正因为知识是新陈代谢的,所以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完全有可能后来居上。决定胜败的不是资本的多少,是学习的速度。

   今天我们看到了,即使美国、欧洲在创新上面领先,但是中国的学习速度高于西方的创新速度。我们中国今天就有规模的优势,有多品种的范围的优势,有产业的集群,更重要的,还有集中精力办大事的社会大协作的优势。所以中国今天的崛起,绝对不是特朗普所说的,是偷来的,而是学来的。而这个“学”还有我们中国老子的创造。我现在把老子推崇为我们 “复杂科学”的鼻祖,是比柏拉图还要伟大的哲学家,所以我们中国人有可能引领下一代的科学革命!

   谢谢!

   (作者系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来源:观察者网)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3589.html
收藏